融资超2.4亿元的网红书店“翻车”:拿地花了1.4亿元,如今发不出工资

李馨婷
2021-11-17 12:34:06
来源: 时代周报
官司缠身

11月14日,周日,本应是店铺人流量最可观的时候,但广州K11购物中心的言几又门店却大门紧锁。闸门内,店铺一片昏暗,书架上空空荡荡,一箱箱打包好的书杂乱地堆放在地上。

屏幕快照 2021-11-16 下午4.54.01.png

(言几又K11门店内景 时代周报记者摄)

店门口的公告显示,门店于11月1日起正式闭店,原因是公司正常运营策略调整。

公告只是轻描淡写,但实际上这家网红书店正处于困顿焦灼之中。自11月以来,言几又欠薪、欠租、拖欠合作方款项等控诉在网络发酵。

“现在已经11月中旬了,我还没收到8月份的工资,我的同事甚至被欠了两个月的社保和5个月的公积金。”言几又华南地区某门店前员工晓敏(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言几又几乎没有按约回过款。要么是回款晚于合同约定时间,要么就是回款时只转一部分钱,2019年以后,基本不再回款。”曾和言几又合作过的供应商张乐(化名)也说道,言几又至今仍欠她27万元的货款。

11月12日晚间,言几又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公司在经营战略调整与疫情突袭等情况下,现金流吃紧,短期内不得不关闭部分门店以及分批次发放员工工资。

同日,就公司具体经营情况,时代周报记者致电言几又相关负责人,对方称目前暂不接受采访。

三年前,言几又是融资超2.4亿元的网红书店,三年后,言几又负面缠身。短短三年,发生了什么?

官司缠身

11月初以来,多位网友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言几又拖欠数月薪资及社保。

今年3—8月,晓敏在言几又华南地区一门店担任店员,短短半年来,她的工资屡遭拖欠。根据晓敏向时代周报记者出示的银行转账明细,晓敏每个月的工资都会拖延2个月才到账。9月份,晓敏离职,不久后,她曾工作的门店便停止了营业。“据我所知,言几又只给一部分在职的员工发了工资,离职人员则能拖则拖。”晓敏说道。

屏幕快照 2021-11-16 下午4.54.36.png

(言几又K11门店 时代周报记者摄)

焦灼的不止是离职员工。

张乐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18年6月1日—2019年12月31日,她的公司与言几又签约合作,由言几又代销公司的手机壳产品,每月结算上个月的销售金额。 

但如前文所述,言几又几乎没有按约回过款。多次催付未果后,2020年,张乐起诉言几又,要求拿回27万元的货款。尽管胜诉,但回款至今仍未到位。

“据我了解,对于2020年还在合作的供应商,言几又会结款,但对于更早期合作的供应商,则选择性忽略。”张乐透露,3年来,与自己对接的言几又相关部门人事变动频繁,就算是部门管理层,任职时间也仅在一年左右。

天眼查显示,目前,言几又的母公司上海言几又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上海言几又”)与多家子公司都涉及多宗诉讼纠纷。其中,言几又方基本为被告,案由以合同纠纷为主。

梳理裁判文书网信息,可以发现,多位供应商与言几又的合作时间均与张乐重合,也都遭遇了欠款问题。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各公司被拖欠的货款金额在数万元到数百万元之间。

屏幕快照 2021-11-16 下午4.55.23.png

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上海言几又及其多家子公司都存在被执行人或失信被执行人、限制消费令等信息。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今年以来,言几又创始人、多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捷已8次被列为被执行人。

屏幕快照 2021-11-16 下午4.55.46.png

晓敏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言几又的资金周转不畅已影响到门店经营。“由于门店经常拖欠商场租金,商场基本每个月都有一两天停电,不让我们门店营业。因为有拖欠供应商的先例,部分出版社也不和我们合作,很多书无法进货。”

大店陆续关闭

这一年多来,言几又已在全国关闭多家门店。除去广州K11门店,2020年5月以来,言几又的成都凯德天府店、宁波印象城店、广州天河万科店、北京荟聚店、深圳kk mall店与成都大悦城店均已停止营业。

这与几年前言几又的风光形成鲜明对比。 

言几又诞生于2014年,是集实体书店、咖啡文化、文创产品、文艺沙龙、特色体验空间为一体的文化生活体验空间。

屏幕快照 2021-11-16 下午4.52.01.png

(图源:言几又官网)

在书店业整体低迷的情况下,言几又曾凭“设计感”“文化空间”概念获得较高的市场认可度。天眼查显示,言几又分别在2014年、2015年、2017年与2018年获得4轮融资,融资总金额超2.4亿元。

根据2019年的宣传文章《突破边界的言几又》,2018年言几又的进店客流量接近3000万人次。文章中,但捷表示,2019年,品牌将实现盈亏平衡,并计划在全国新增超过100家门店,除了一线以及新一线城市之外,还要拓展16个二线城市。

但两年过去了,截至目前,言几又在全国实体门店数量仅近60家,远低于但捷的目标。

在资深书店从业人士叶冰(化名)看来,言几又的困境与自身定位与运营策略有密切关系。

“在言几又刚出现的时候,国内主打设计感、文化空间概念的书店还较少,但这些年来,国内类似风格的书店层出不穷,言几又的辨识度与竞争性也就大大降低。”叶冰表示。

叶冰进一步指出,言几又的拓店策略有失妥当。目前言几又全国门店营业面积达70000余平方米,平均下来,品牌单店面积超1000平方米。“一般,实体书店的运营面积都在300~500平方米,才能保证基本的坪效。言几又不仅门店面积大,运营成本更高,其重点布局的一二线城市,也是网红书店竞争激烈的地方。”叶冰说道。

大手笔拿地

尽管是行业内少有的曾经有过巨额融资的书店,但言几又在资金使用方面可谓激进。

言几又几轮融资总金额约为2.4亿元,最后一轮融资完成在2018年。同年4月20日,四川言几又置业有限公司(下称“言几又置业”)以1.42亿元的总价拿下了成都天府新区一宗商服用地。

WechatIMG17775.png

根据出让要求,言几又须在该宗地范围内修建建筑面积不少于19万平方米的国际文创中心,其中书店商业综合体须不少3万平方米,项目总投资(不含土地出让价款和持证准用价款)不得低于30亿元,而且竞得人需自持项目物业不少于70%。

对照供应商与言几又方面的诉讼信息,可以发现,在拿地当年,言几又已开始拖欠回款。根据一份判决日期在2020年12月16日的《四川经典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言几又文化有限公司、但捷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言几又拿得的地块已在2019年6月6日办理了抵押登记。

另据媒体报道,截至今年2月,上述地块仍未动工。

同时,天眼查显示,目前为止,上海言几又已经有超10次股权出质动作,质押金额最大的一次发生在2020年7月31日,出质股权数额高达1.1亿元。

从网红书店到引来多方声讨的品牌,言几又该何去何从?

根据官方微博声明,言几又正在进行“经营战略调整”。据媒体报道,言几又在2020年后开始尝试轻资产模式,即与商业地产合作,帮园区提升文化属性,以争取租金减免、装修补贴和合作运营等优惠。2021年5月,言几又在长春开业的东北首家书店就是这种模式。

放弃大店模式,转向轻资产化运营,能够拯救言几又吗?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网红滤镜破灭!言几又的地产生意也凉了?白菜价成都拿地,如今或被无偿收回
线下书店现“关店潮”?你可能错了,去年全国多了2488家
书店员工拒绝“农民工”进入 社会学家文军:“人格尊严”教育缺失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