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医院倾家荡产?小股东驾车撞死集团董事长,民营医院成“烫手山芋”

李傲华
2021-09-02 22:04:29
来源: 时代财经
华龙总医院事件折射出的是民营医院集体面临的行业困境。

现实里的商战剧情又一次突破了编剧们的想象。

微信图片_20210902202903.jpg华龙总医院外景。图片来源:华龙总医院公众号。

8月31日,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公安局发布一则警情通报称,8月30日,恩施市华龙城停车场的一起刑事案件致使两人受伤。犯罪嫌疑人喻某某已被公安机关控制;龙某某经抢救无效死亡;崔某某正在救治,无生命危险。

据多家媒体报道,被撞者龙某某是恩施当地知名企业家华龙集团董事长龙华阶,其旗下产业涉及茶叶、房产、医疗等多个领域。另一名伤者则是华龙城小区保安,撞人者为华龙总医院股东。

网上流传的一张朋友圈截图显示,喻某某曾经发文称:“不知不觉在华龙医院投资六年多了,虽然我不是大股东,但是对我来说已经是倾家荡产的投入了,现在想起来已经后悔莫及,深深有一种被欺骗欺负的感觉。”

fd039245d688d43f1c84843b7514de120ff43bd8.jpeg网传朋友圈截图。

根据红星新闻报道,近年来华龙总医院发生了亏损,喻某某想退股,但被龙华阶拒绝,两人产生矛盾。

8月31日和9月2日,时代财经分别致电华龙总医院方面求证,但相关人士均表示“不清楚,一切等待警方通报。”恩施公安局方面则回复时代财经称,一切以宣传部门发出的通报为准。

相关医院先后十次被强制执行

天眼查显示,恩施华龙总医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3.38亿元,有9名股东,第一大股东为恩施华龙城大酒店有限公司,其中唯一姓喻的股东名为“喻宏伟”,持股比例5%。喻宏伟曾经先后投资5家企业,其中有2家企业显示已注销,华龙总医院是喻宏伟目前公开可查的最大一笔投资,投资金额约为1690万元。

微信截图_20210902153946.png图片来源:天眼查

华龙总医院官网信息显示,该医院创建于2018年10月,是集医疗、教学、预防、保健和医养结合于一体的大型社会办医疗机构,是经恩施自治州人民政府同意、湖北省卫生和健康委员会批准建设的三级综合性医院,是省、州、市(县)三级基本医疗保险定点医院和州内30余家保险公司的商业保险定点医院。

医院总规划投资30亿元,建筑面积达30万平方米,床位4000张。首期已完成投入15亿元,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可开放床位2000张(其中医养结合1000张),计划年门诊接诊量50万人次以上、住院病人2.5万人次以上、医养结合1000人次以上、体检及健康管理2.5万人次以上、手术量达1万人次。

中国非公医疗医生集团分会副会长谢汝石对时代财经表示,从床位数来看,华龙总医院是大型的民营医院。“一般来说,床位数量能达到1000以上的,即使是公立医院,也算得上是大型医院了,何况是民营。”

但从公开信息来看,华龙总医院的经营面临诸多难题。

天眼查信息显示,恩施华龙总医院有限公司自身风险多达64条,其中先后10次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立案日期均为2021年。

微信截图_20210902155710.png图片来源:天眼查

裁判文书网可以搜索到多份华龙总医院与医药公司、医疗器械公司等的合同纠纷。比如2021年4月,华龙总医院因拖欠货款,被恩施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向山东新华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支付97.1万元及相关利息。

而在2019年,华龙总医院还因为拖欠社保费用,被国家税务局总局恩施市税务局向法院申请执行。华龙总医院方面辩称,医院刚刚开业,每月收入微薄,截至目前各县市医保农合未回笼资金超过1310万元,并承诺医保农合资金到位后会立刻解决所欠社保费用。

社会办医黄昏已至

华龙总医院事件折射出的是民营医院集体面临的行业困境——无力应对公立医院的强势竞争,就诊患者稀少,前期投入的巨额资金难以回本。

2013年12月,国家卫计委、中医药管理局对外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社会办医的若干意见》,提出优先支持社会资本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加快形成以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为主体、营利性医疗机构为补充的社会办医体系。

社会办医的浪潮由此拉开了序幕。

根据普华永道的报告,2013年全年国内只有26起医院并购案,总金额21.5亿元,到了2016年,并购的医院数量已经上涨至108家,并购金额161亿元。其中,民营医院的并购数量从2013年的23家一路上涨至2018年的99家。

但急着涌入医疗市场的各路资本很快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

2017年,有“民营医院第一股”之称的恒康医疗净利润大幅下滑46.32%,2018年和2019年,恒康医疗巨亏13.96亿元和25.04亿元。2020年8月,恒康医疗被债权人申请重整,至今恒康还处于重整过程当中。

而今年5月有消息称,北京国资决定挂牌转让持有的73.13%首都医疗股权,转让底价2.59亿元。首都医疗在2014年由北京国资牵头成立,注册资本为13.6亿元,有国资加持,也曾经风光无限。但2016-2019年,首都医疗分别亏损3.41亿元,2.88亿元,4.97亿元,北京国资遂将其股份降价“甩卖”。

一家又一家民营医院的倒下,使得境内医院投资热度降至冰点。到了2020年,境内医院的并购金额降至119亿元,同比下降44%。

谢汝石表示,近年来资本对医疗市场的热情明显减退。“以前会遇到非常多前来咨询医院收购的人,但最近几年明显减少。不管见到什么医院都扑上去买的那股风潮,已经过去了。”

根据卫健委的统计数据,截至2021年3月底,全国有医院3.6万家,其中公立医院1.2万家,民营医院2.4万家。与2020年3月底比较,公立医院减少76家,民营医院增加1246家。

早在2015年,民营医院数量就已经实现了对公立医院的反超,但从就医人数来看,民营医院数量虽多,但人气并不旺。2021年1-3月,全国医院诊疗达到9.4亿人次,其中公立医院诊疗8亿人次,占总数的85%,而民营医院的诊疗人数仅为1.4亿。

“我们缺乏民营医院生长的土壤。”谢汝石表示。

在他看来,随着国家对公立医院的支持力度加大,公立医院越来越强势,民营医院的生存空间被压缩。其次,目前国内大部分的民营医院,尤其是大型的综合医院缺乏明确的市场定位,妨碍了医院的发展。医院投入资金大,回报周期长,一家医院通常需要5-8年才能收回成本,经营团队和投资团队之间的矛盾也就难以调和。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外卖平台不能承受之重:骑手找不到雇主,一年上百亿的社保谁买单?
医院号贩子卷土重来,专家号被炒高10倍,挂号像“在李佳琦直播间抢购”
两地上市潮:“精神病第一股”康宁医院再闯A,中国抑郁障碍女性多于男性
腾讯天籁行动公布三大进展,科技创新推动无障碍社会建设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