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业限制诉讼案频发,腾讯纠纷多,哪家互联网大厂对离职员工最“狠”?

张照
2021-06-15 18:23:31
来源: 时代数据

又到一年毕业季。今年高校应届毕业生达到909万人,再创历史新高。

但最让毕业生们焦虑的是,能否顺利进入互联网大厂工作。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进入一家互联网大厂工作意味着丰厚的薪水和光明的前景。

据中青校媒调查显示,有超过八成的大学生希望在毕业后进入互联网大厂工作。随着毕业季进入尾声,还未拿到offer的毕业生抱着非大厂不去的心态加入到大厂们的校招冲刺中。

微信图片_20210615181504.png


正是如此,互联网大厂也就成了刚毕业的年轻人职场生涯的第一站。与此同时,在过去的一年中,“35岁危机”、“计时如厕”、“加班猝死”等舆论事件在大厂中频发,很多老员工纷纷选择离开大厂,其中不乏一些核心高管。
 


2020年以来30多位高管从大厂离职

据时代数据不完全统计,自2020年以来,已有30多位高管从BAT、华为等10家互联网大厂离开。其中,有9人未公开离职后去向,有3人退休,有3人自己创业、找寻人生新赛道,还有12人进入其它互联网公司担任高管。

微信图片_20210615181642.png

微信图片_20210615181647.png


 

竞业协议成高管离职后的“痛”,腾讯纠纷最多

有人说,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开始,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不愁无用武之地。然而,对于某些核心岗位上的员工来说,离开往往是噩梦的开始。

前不久,一则腾讯员工被前东家科大讯飞起诉的新闻上了热搜。据悉,科大讯飞以该名腾讯员工违反竞业协议为由,索赔超过2640万元违约金,最终一审判令该员工赔偿科大讯飞1200万元并从腾讯离职。

竞业协议,全称竞业限制协议,又称竞业禁止协议,通常是约定在员工离职后的一定时间内不得到与公司有竞争关系的企业就职,对此公司也会按月发放一定数额的补偿金,如违约离职员工就要返还补偿金,并承担违约赔偿。

在当今互联网时代,竞业协议已屡见不鲜,科大讯飞起诉腾讯员工索赔上千万元的案例也只是冰山一角。2018年,腾讯前员工因违反竞业协议被老东家起诉,判赔1940万余元,创下竞业协议纠纷案件最高赔偿纪录;2020年,联想前副总裁跳槽小米,被裁决向联想赔偿违约金525万余元。这些巨额诉讼案大都在大公司与其前高管之间展开。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竞业协议仅限于高级管理人员,高级技术人员和其他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但目前来看,竞业协议已经开始从高管向普通程序员“下沉”。今年3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两份民事判决书,腾讯前员工孙某、吉某某被判返还补偿金之外,分别向腾讯赔偿竞业限制违约金97.64万元与107.95万元。

一位从事竞业限制违约案的资深律师介绍,在互联网圈,有一个“潜规则”:“腾百别惹、阿华手松”,即:腾讯、百度是起诉大户,相比而言,华为、阿里相对宽松,很少起诉。在知网搜索“竞业协议+阿里/腾讯/百度”,得出来的数据是:腾讯17篇、百度9篇、阿里1篇。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等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BAT及华为四大家起诉竞业违约情况迥异:6年来,腾讯至少发起了17场诉讼(包括前员工不服判决和腾讯主动诉讼员工),追缴竞业补偿款248万元,竞业违约金1933万元;百度发起诉讼6起,追讨补偿金183万元,违约金1181万元;华为只有一起,追讨补偿金41万元,83万元;阿里为零。

微信图片_20210615181651.png


 
大厂保护伞

据一篇名为《调查 | 全网通缉员工的互联网大公司们》的文章中归纳:在腾讯和字节跳动的竞业协议中,基本都将彼此填写在竞争公司的第一栏;淘宝的竞业协议仅有拼多多和京东两家;滴滴在美团开始做打车后,将美团列为竞争对手;拼多多和腾讯签署了互不挖角协议;百度对于战略、算法、高级技术以及接触服务器的岗位都非常慎重。

另据脉脉的调查数据显示,随着字节跳动的持续扩张,已成为大多其他互联网公司员工跳槽的首选去处;同时,百度继续为其他互联网大厂输出重要岗位人才。

微信图片_20210615181654.png


作为挖人者,自然抛出各种橄榄枝,但实际操作中,各家公司对违约赔偿金要求有很大不同,员工(特别是高管)离职时一定要认真阅读各类协议条款,一笔签下去,意味着法律上的重大责任。

据时代数据不完全统计,头部互联网大厂对离职员工的竞业期限基本定在1年左右,竞业补偿基本为离职前月均工资的30%~50%。至于违约赔偿方面,最恨的要属美团,会要求离职员工赔偿离职前税前1年年度工资总额的10倍;此外,字节跳动、拼多多还有期权竞业2年的特别要求,美团也有类似规定。

微信图片_20210615181658.png


谈到竞业限制协议,一些人有思想误区,认为它是帮助企业压制员工,其实,一份合理的竞业限制协议是企业和员工的“双保护”。上海一中院发布的竞业限制违约案白皮书说得很清楚:竞业限制协议规范约束双方行为,既要保护用人单位合法利益,又要维护劳动者择业自由权。既要避免用人单位竞业限制范围过大,也要避免劳动者任意违约,尤其企业高管层离职时一定注意守约,否则难逃巨额索赔。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