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Fun没有购买商业险!用户垫付几万元维修费半年未退回

胡文静
2021-04-27 17:51:07
来源: 消费者报道
2015年开始,共享汽车借助共享经济的东风一度成为风口。但随着盈利难、管理问题等,共享汽车逐渐淡出大家的视野,曾经盛极一时的共享汽车头部品牌GoFun出行(下称“GoFun”)在这个春天显得尤为不平静。融资失败、大幅裁员、拖欠薪酬、全国撤项等负面信息扑面而来,其服务也屡遭用户诟病。


《消费者报道》接获多宗关于GoFun的投诉,其投诉内容包括网点数量及车辆数量大幅缩减、平台乱扣费、余额无法提现、押金等费用退款难、车辆卫生和安全存隐患等,甚至有用户垫付了维修费用却迟迟不到账。如今,GoFun早已不复往日风光,服务方面不尽人意,使得用户的体验越来越差。

图片

 
垫付款无法兑现,GoFun出行没有购买商业险


“我租了他们(GoFun出行)的车发生了追尾碰撞事故,当时垫付了维修费,最后GoFun却一直拖着不给退维修费,我已经被拖了大半年了。”来自四川绵阳的黄先生很是苦恼,通过GoFun出行App租车并支付了相应的基础服务费却没有得到应有的保障。根据“GoFun出行”费用支付规则,黄先生使用平台方自营车辆,支付了基础服务费后无需承担保障范围内行车致使第三方人身或财产损失在人民币20万元(含本数)以内的部分及本车车损金额在1500元(不含本数)以上的部分。
 

图片

消费者供图

 
图片
消费者供图

图片

 “GoFun出行”费用支付规则
 
黄先生回忆称,当发生事故后已第一时间按照平台规则进行处理,及时通知平台方并申请事故出险。“我联系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及时回应了。平台方最开始是让我把全车的维修金给垫付了,没想到垫付后事故专员就对我各种冷淡,发消息也不回。”黄先生告诉记者,他一共垫付了3万多元的维修费,“当时他们和我说下个月就能把钱报回来,我想也没什么,就选择垫付了。”

然而5个多月过去了,黄先生至今都没有收到垫付款。据了解,黄先生就此事曾向北京12315发起投诉,但北京12315介入协调后仍退款无果。更让黄先生意想不到的是,GoFun出行(北京首汽智行科技有限公司)并没有向保险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公司)续交保费。

在多次催促GoFun退还其已缴纳的车辆维修费用未果后,黄先生联系了保险公司了解情况,最终得知GoFun并没有购买商业险。

黄先生所遇到的情况并非个案,《消费者报道》留意到,不少来自不同地区的用户在社交平台上反映GoFun出行没有购买商业险一事,垫付的维修费就此“打水漂”。

“当时出事故的时候是去年11月份,现在已经是4月份了,都过去了半年多,还没有人跟我联系过。”说起这几个月的经历,来自四川成都的刘女士感到十分无奈。

据了解,刘女士于2020年11月17日通过GoFun出行租车,驾驶时发生了交通事故。随即联系了GoFun的工作人员申请事故出险,对方表示刘女士需要先行垫付车辆的维修费,后续保险公司会将车辆维修费退还给刘女士,退款周期为30-40天左右。

刘女士根据对方的要求先行垫付了3363元的维修费,从此便踏上了长达将近半年的催促退还维修费用之路。通过刘女士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GoFun出行投保的是人保分时租赁险(车辆只有租赁期间才产生保费,且用户的保费由GoFun出行统一收取。)。也就是说,GoFun出行向保险公司缴纳保费的方式为每月一结,保费延迟一个多月到账,保险公司只有保费到账了,才能做账,进行理赔。

图片

 
此外,刘小姐曾收到GoFun出行的短信通知,短信内容涉及其租赁车辆的交强险及商业险的信息。值得注意的是,工作人员最终只提供了交强险的保险单张,并未提供商业险的保险单张。至于GoFun出行最终是否有向保险公司缴纳商业险的保费,刘小姐表示不得而知。

图片

 
为何垫付款一拖再拖?《消费者报道》针对以上情况向北京首汽智行科技有限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公司发送采访函问询,截至发稿时间没有任何回复。

此外,《消费者报道》了解到,成都市锦江区住房建设和交通运输局就类似投诉进行了多次协调,并于2021年2月25日对北京首汽智行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汽智行”)下属控股子公司的四川首汽交投汽车共享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汽交投”)相关负责人进行了约谈。调查结果显示,由于首汽智行公司内部的原因(首汽交投分公司无独立财务,资金需求需要向北京总部申请,总部一直未拨付购买保险的资金),成都子公司首汽交投一直未向保险公司缴纳保费,导致保险人的保险垫付款无法兑现。

共享汽车行业“一地鸡毛”,多家共享车企低调离场


GoFun出行是首汽集团旗下GOFUN科技的子品牌之一,创立于2015年8月,于2016年2月正式上线。

2019年,GoFun科技CEO谭奕宣布GoFun即将开始 B 轮融资,目标是 5亿~10亿元。不过,这笔融资最终未能进账。据了解,GoFun未来还有上市计划,正在与国内投资银行进行相应规划,期望尽快启动IPO给投资人带来最大价值回报。

然而,GoFun并没有迎来春天。自2019年下半年起,GoFun相继退出了重庆、深圳、天津、郑州、济南、昆明、成都、贵阳等城市运营,2020年起退出长沙等城市运营。除此之外,GoFun科技CEO谭奕已于今年一月离职、CTO晏科文已于近日离职,同时由于融资不到位,GoFun员工遭遇大规模裁员和拖欠员工薪资等情况相继被曝光。一时间,曾拥有过高光时刻的GoFun深陷泥潭,正处于生死边缘挣扎当中。

图片


有数据显示,自2014年以来的7年时间,国内共享汽车赛道融资事件共产生162起,披露融资金额302.73亿元。其中2016-2018年是投资最热的3年,其中2017年达到高峰,当年融资事件达到42起,融资总金额达到145.44亿元。2019-2020年,赛道融资事件、融资金额双双下降,资本渐趋理性,其中2020年共产生融资事件8起,披露融资总额40.84亿元。

2017 年以来,包括 EZZY、友友用车、巴歌出行、途歌 TOGO 等在内的多家共享汽车企业陆续倒闭,立刻出行人去楼空,包括绿狗租车、滴滴旗下小桔租车等企业暂停租赁服务。2021年2月,盼达用车也因公司经营原因一纸公告宣布离场。

图片


面对共享汽车的“寒冬”,GoFun出行能否回到当初的鼎盛时期,走出泥沼之境,恐怕需要解决当下的种种问题,继续摸索更多可持续盈利的方式,赢回用户对GoFun出行的信心。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被指“戴面具割韭菜”,水滴上市首日破发跌20%,创始人:我们不是慈善组织
李嘉诚错失的新能源风口:长江汽车烧光51亿后破产
“掏空”舍得酒业仍难自救,地产大佬周政商业帝国“塌方”,北京烂尾楼22亿送拍
天际汽车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合力打造渠道和智能产品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