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资管行业发展白皮书》 资管行业进入发展拐点

王丹 黄坤 徐维强
2021-03-30 00:54:15
来源: 时代周报

2020年,大资管行业进入“真”元年,资管细分行业政策以及配套细则基本已经出台,新格局、新生态逐步确立。

资管新规过渡期倒计时

2018年4月,《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下称“资管新规”)出台,资管行业正本清源,行业标准和发展方向都更加明确,非标转标、净值化管理等成为了金融机构的转型核心,自此,中国资管行业进入调整期,也进入规范发展和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

2020年开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增大,对资产管理行业也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同年7月,经国务院同意,中国人民银行同国家发改委、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部门决定延长资管新规过渡期至2021年年底。如今,所剩时间不足10个月,资管行业转型进入倒计时。

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中国资产管理领域的各类机构积极进行整改,未来一年或将成为新的起点。

面对新的监管环境、新的市场需求,资管机构正在调整自身经营策略,增强创新求变、敏捷应对的能力,以更快地占据市场。包括加快弥补自身短板。

譬如银行理财子公司、信托公司正在加快弥补自身的投研体系建设不足、信息系统建设滞后以及净值化管理缺位的短板;券商资管正在弥补自身主动管理能力不强、内部协同效应不突出的短板;公募基金正在弥补自身渠道建设、产品创新能力的短板;私募基金正在弥补自身规范发展、发掘市场机会的能力;期货资管正在弥补在金融衍生品投资、量化投资等细分领域的竞争能力。

推动产品创新,更好地满足客户需求。银行理财加快推动养老理财、ESG主题理财、FOF等理财产品的研发;信托公司正在布局固收+、TOF、打新、指数增强等证券投资信托产品;券商正在打造基于FOF、固收+、权益投资等为核心的产品体系;保险资管努力建设面向个人客户的投资理财产品。而且,日益完善的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日益丰富的金融资产以及风险管控工具,为资管产品产品创新提供了更为有利的外部环境。

资产管理市场冷热不均

从2020年资管产品发行趋势看,总体较为旺盛,但是结构问题依然突出,显现出冷热不均的问题。

资管机构间的资产管理规模呈现分化态势。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保险资管、期货资管实现增长,而且保持较快增速;而信托、券商资管、银行理财、基金子公司资管规模继续保持收缩状态,这体现了各类资管机构在资管新规下的环境适应能力。在此背景下,国内资管机构的市场份额和竞争格局正在发生变化,原本位居第二位的信托公司已经被公募基金、保险资管超越。

中国基金业协会日前发布了2020年资产管理业务统计数据,截至去年年底,基金公司及其子公司、证券公司、期货公司、私募基金管理机构的资管业务总规模达到约58.99万亿元,较2019年年末的52.23万亿元增长了6.76万亿元,涨幅约13%。

其中,受益于市场行情,公募基金规模增长最猛,达到19.89万亿元,占比为33.72%;其次是私募基金规模为16.96万亿元,占比28.75%。

2.jpg

券商基金私募资管规模出现下降。2020年证券公司及其子公司私募资管业务规模继续缩减,从2019年年底的10.83万亿元降至2020年年底的8.55万亿元。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私募资管业务规模也从2019年年底的8.53万亿元降到了8.06万亿元,微减了4700亿元。

截至2020年12月底,期货公司及其资管子公司私募资管业务规模为2197亿元,较2019年增长53.85%。其中,通道类产品规模下降,主动管理类产品稳步增长。

信托加速证券化。在“非标转标”方面,一类是信托产品直接参与证券市场投资;另一类是信托公司将非标资产池或投向非标资产的信托受益权打包,通过交易所、交易商协会发行ABS。

资管行业展望

2021年是我国“十四五”规划起步之年,也是我国进入建设现代经济体系的关键时期,资管行业需要发挥更大作用。

其一,围绕促进我国资管行业回归本源,实现高质量发展的监管努力仍将继续。监管部门将进一步压缩融资类信托规模、通道业务规模;完善、信托公司资本管理、理财子公司的日常监管制度;深入推动买方投顾、REITs等资管产品服务试点和推广,推动更多机构资金参与资本市场投资;加强互联网资管、地方交易所、第三方财富管理监管,实现所有涉及的资管业务均要持牌的监管要求;进一步化解影子银行业务风险、房地产金融风险,加强各类资管产品销售规范性监管,推动资管产品打破刚兑,强化投资者权益保护。

其二,金融市场波动下降。2021年,全球经济社会有望逐步回归常态。整体来看,今年市场对于疫情后的宏观经济走势相对乐观,加之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不会很快转向,有利于金融市场平稳向上。

其三,投资主体加速进场。一方面,我国养老金体系的第三支柱可能会有实质推动;另一方面,以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为核心的创新机制,有可能实现与其他国家和区域在资管领域的更广阔合作,促进海外资管产品引进来,而国内资管产品“走出去”,有利于吸引更多海外资金,提升我国资管机构的全球化布局和市场竞争力。

其四,资管机构竞争加剧。在转型发展过程中,大多数资管机构都不约而同地布局证券投资领域,这既是监管的导向所在,也是紧抓我国资本市场改革的机遇,也必然引发更大的市场竞争。因此,资管机构会逐步明确市场定位,对于规模较大的资管机构可能会定位于综合性产品服务商,而对于中小资管机构,可能更会定位于精品型产品服务商。

其五,产品创新层出不穷。我国资管市场产品仍较单一,还需要进一步根据客户需求、投资机遇变迁等要素,创新研发资管产品,实现差异化、特色化发展。

公募基金篇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月底,我国境内共有基金管理公司132家,其中,中外合资公司44家,内资公司88家;取得公募基金管理资格的证券公司或证券公司资产管理子公司共12家、保险资产管理公司2家。以上机构管理的公募基金数量为8037只,合计份额17.47万亿份,资产净值合计20.59万亿元。

权益基金是2020年以来规模增长最强劲的基金类型。截至2021年1月底,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规模分别为2.07万亿元和4.86万亿元,相比2020年年底增长75.14亿元和5042.68亿元。

今年1月,债券基金成为唯一缩水的品类,总规模2.67万亿元,相较2019年年底,规模缩水926.69亿元;货币基金1月规模增长2126.16亿元,达8.26万亿元;QDII基金规模增长242.12亿元,达1531.06亿元。

马太效应显著

公募基金马太效应愈演愈烈,“强者恒强”格局得以强化,市场资金越来越集中于头部基金公司以及明星基金经理,管理规模呈现“二八分化”。

截至2020年12月31日,按非货币型基金计算,非货币基金规模排名前10的基金公司的非货币基金规模占比达38.91%,排名前20的基金公司规模占比则增加至60.64%,排名前30的基金公司规模占比72.60%,其余110多家基金公司合计管理规模占比小于28%;管理规模大于1000亿元的基金公司共有35家,管理规模占比达77.36%。

非货币基金规模较2019年大幅增加,但资金主要流向了头部基金公司,2020年非货币型基金规模较2019年大幅增加近4.65万亿元,增速达64.07%,其中非货币规模排名前10的基金公司规模增长63.33%,排名前20的基金公司规模增长66.34%,排名前30的基金公司规模增长60.87%。新发基金主要流向了头部基金公司,2020年发行规模前20的基金公司合计发行规模超1.86万亿元,占比接近60%。

新发基金资金也向明星基金经理涌入。2020年发行规模前20的基金经理发行规模总计达5164.23亿元,占比27.12%。明星基金经理业绩带动规模暴增,已出现“千亿”基金经理。截至2020年年底,近20名基金经理管理基金规模超过500亿元。

业绩可圈可点

2020年是公募基金行业见证奇迹一年,“炒股不如卖基金”渐成投资者的共识。

以2020年业绩来看,公募基金整体表现好于主流指数。Wind数据显示,2020年,权益基金整体获得44.82%收益,主动权益基金收益率为47.6%。89只基金收益率翻倍。海通证券数据显示,全部基金公司2020年均获正收益。

在2019年和2020年,权益基金整体表现好于沪深300指数,这两年都出现了年度收益超100%的主动管理型权益基金。也因此,新发基金时常出现爆款,今年1月更出现历史上少见的主动管理型权益基金,一日吸金超2000亿元的盛况,刷新了历史纪录。

中长期来看,近5年、近10年甚至近20年,期间A股市场出现过大牛市、大熊市、震荡市,也出现过不少极端情况,但仍有一些基金创造了不错的业绩。

Wind统计显示,截至12月31日,近5年有25只主动偏股基金(分级基金仅算母基金)业绩超200%;近10年有13只主动偏股基金收益率超过400%;近7年偏股型基金平均收益率为172.96%,年化收益率达15.41%,而同期上证综指和深证成指的累计涨幅分别为47.98%和51.59%。

券商篇

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119家券商和20家券商资产管理公司,其中14家证券公司公募牌照已获批。截至2020年12月31日,证券行业总资产和净资产分别为8.90万亿元、2.31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2.50%、14.10%。

回顾过去30年,证券公司作为资本市场的主角,从萌芽到快速增长,从粗放式增长到合规发展,从国内经营到走向国际化,其发展历程无不折射出中国资本市场30年所经历的成长与蜕变。“十四五”时期资本市场继续全面深化改革在即,券商将更有力地担负起连接上市公司与投资者的重任。

新格局下“再出发”

资本市场改革红利持续释放,有力推动券商经纪、投行、自营等业务业绩高速增长。据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证券行业2020年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4484.79亿元和1575.34亿元,增幅分别为24.41%、27.98%,127家券商实现盈利。

不过资管新规落地两年多,券商资管规模持续缩水。截至2020年年底,证券行业受托管理资金本金总额10.51万亿元,已被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规模超越。

从券商业务结构来看,金融监管治理成效显著。证券公司以通道业务为主的定向资产管理规模近年来持续萎缩。新业态下,券商提升主动管理能力成为关键,头部券商优势明显。

财富管理转型

2020年,股市回暖带来经纪业务收入提升,但在持续的佣金率下滑压力下,财富管理成为了券商转型的重要突围方向。

布局高净值客户群、丰富产品体系、科技赋能助力服务等众多新模式和新探索在市场萌生,中证协指出,证券行业加快财富管理业务转型,服务市场投资理财需求,且初见成效。

数据显示,2020年,证券行业实现代理买卖证券业务净收入(含交易单元席位租赁)1161.10亿元,同比增长47.42%;实现代理销售金融产品净收入134.38亿元,同比增长148.76%。

截至2020年年末,券商的代理销售金融产品业务实现134.38亿元的净收入,同比增长了148.76%,而行业平均风险覆盖率则达到252.34%,优于监管层要求的100%风险覆盖率。

2020年,券商资管发行集合理财产品规模下降约三成,大集合产品公募化改造提速,对标公募行业重塑制度体系,创新产品层出不穷。Wind数据显示,2020年年末,已有逾千亿券商资管大集合产品已完成公募化,券商资管旗下的公募基金数量已超过400只,其中不乏“爆款”。

同时,“一参一控”限制放宽、“资管新规”延长过渡期,也为券商大集合产品的公募化改造提供了更大便利,预计约7000亿元存量大集合产品将在2021年年底转变成公募产品,券商资管行业正在进行重构和生态优化。

金融混业竞争进入白热化,为扩大资管业务客群、扩充资管产品线,多家券商争先排队申请公募基金牌照。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8家券商资管子公司取得公募牌照,分别是东证资管、国泰君安资管、华泰资管、中泰资管、长江资管、浙商资管、渤海汇金、财通资管。另外,还有中银证券、山西证券等6家券商持有公募基金牌照。

未来趋势展望

科创板落地、注册制改革、对外开放加快、金融科技赋能,均为国内券商行业在战略转型、差异发展、国际布局等方面提供了历史契机与挑战,证券行业的分化与整合或成未来大势。

2020年券业合并风声频起,终未能成行,但证券行业的整合预期已被推向高潮,并购重组箭在弦上。

2020年,证券行业双向开放提速,多家券商加速筹谋国际化布局。监管松绑也将助力境内中小券商“走出去”。从国际化布局看,除了对境外子公司增资外,收购境外公司股权、发行GDR(全球存托凭证)、拆分子公司境外上市、斩获海外业务资格也成为券商国际化布局的重要举措。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