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伊士运河大堵塞的175个小时

马欢 黎若禧 王芷萱
2021-03-30 00:34:49
来源: 时代周报

北京时间3月29日下午5时30分,苏伊士运河正式恢复通航。自3月23日7时40分因“长赐”号搁浅而断航后,苏伊士运河已经整整175个小时没有通航了。

3月29日下午6时,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AC)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我们现在为所有船只通航做好了准备!”

在堵塞了近一周后,救援工作终于有了重大进展。据彭博社报道,因为堵塞,苏伊士运河上目前已有近450艘船舶滞留。

3月29日下午2时,中远海运集装箱运输有限公司相关人士曾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该公司滞留在苏伊士运河的船只Johanna Schulte号,仍未收到可以移动的通知。

史上最严重堵塞事故

当地时间3月23日,中国台湾长荣海运公司(Evergreen Marine Corp,以下简称“长荣”)旗下的巨型货轮“长赐”号因天气原因“卡”在了埃及苏伊士运河里,造成航道严重堵塞。

对于被“卡”原因,长荣公司表示:“突然的强风导致船体偏离水道,撞到河底,进而搁浅。”但苏伊士运河当局认为,当时的风力最高仅70公里/小时,并不至于影响那么大,搁浅原因很有可能是“技术故障”和“人为失误”。

这是苏伊士运河历史上最严重的堵塞事故。搁浅后,“长赐”号一直被卡在运河中无法移动。它的船头楔入了运河的东岸,船尾则楔入西岸。

“长赐”号身长400米,比埃菲尔铁塔还要长出76米之多。此次搁浅相当于额外加了一个塔尖的埃菲尔铁塔整个倒塌进了苏伊士运河中。而埃菲尔铁塔重量只有7000吨,而“长赐”号的重量达22万吨,相当于30个埃菲尔铁塔。 

在全球诸多媒体对此次“堵船”事件的报道图片中,都出现了巨大船身下的一辆看似微不足道的挖掘机。这台著名的“小型挖掘机”的身高仅仅4米,和“长赐”号相比,俨然就像一台小玩具。

截至当地时间3月28日下午2时,以这台小型挖掘机为主的挖掘团队已经清除了超过2.7万立方米的沙子,按照一米的厚度计算,可以堆满两个400米跑道的操场。

然而,这尚不足以让“长赐”号移动分毫。

为了将这艘巨轮摆正,一支“精英救援小分队”倾巢出动,除去岸边这台努力的挖掘机外,还有10艘拖船在巨轮前后分布,5艘拉船头,5搜拉船尾,希望能拖动这艘巨轮。

自3月27日起,拖船的救援工作持续了两天,这头“巨兽”依然一动不动。

数百艘货轮滞留在运河两端,正在给全球贸易带来巨额损失。《华尔街日报》则估计,这些货轮滞留导致的损失金额每天高达120亿美元。

由于苏伊士运河无法通航,叙利亚于3月28日实行了燃料配给,以保障国内不断减少的石油供应。叙利亚当局表示,配给制对于“保证继续向叙利亚人提供基本服务,如面包店、医院、供水站、通信中心和其他重要机构”是必要的。

罗马尼亚动物卫生机构表示,11艘载有牲畜的该国船只目前被困在苏伊士运河上的港口中。该国非政府组织动物国际警告称,约有13万只动物可能会因运河堵塞时间持续而死亡。 

为了缓解运河堵塞的压力,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曾重新开放了一段较老的航道,以分流部分船只,但这条航道只能通行较小的船只,大型货船仍然被困。

此前,国际海运工会(ICS)秘书长盖伊·普拉腾(Guy Platten)表示,部分航运公司已经开始让货轮改变航线,绕道非洲好望角,但这意味着航行时间将多出12天。

最终,挖掘工作解放了“长赐”号的螺旋桨和发动机,依靠自身的动力辅助以及强大的拖船“卡洛·马格诺”号的加入,“长赐”号终于在北京时间3月29日12时30分左右成功上浮,船身开始缓缓摆正方向。

巨型鲸鱼

如何疏通被巨型货轮“卡”住的运河?

上述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工作人员表示,苏伊士运河通航的关键在于一支专业国际救援团队的加入,“在该团队的努力下,针对‘长赐’号的救援工作极为有效”。

该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该团队为荷兰海上救援公司SMIT Salvage。此前,这家公司在其他国家的救援行动中曾战绩累累:2001年,成功打捞沉没的俄罗斯核潜艇;2012年,解救了意大利搁浅的“歌诗达协和号”。该团队拥有南非著名打捞大师尼克·斯隆,他领导了2012年“歌诗达协和号”搁浅的救助工作。

美国坎布尔大学海运历史专家萨尔·莫科格力亚诺(Sal Mercogliano)表示,“长赐”号的头尾深陷运河两侧河床,要让这个庞然大物重新上浮,工程难度很大。

BBC分析认为,一方面要动用多辆拖船推拉,让货轮的船头脱离河堤;另一方面,货轮周围的河道需要疏浚,船体旁边的沙石淤泥必须清除。此外还要减轻船体重量,搁浅的货轮才有可能重新上浮。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一开始安排了8艘大型拖船试图将“长赐”号拖出,但没有成功。救援人员不得不采用挖掘的方式清除堵塞的沙石和淤泥。

考虑到船的重量,如果不将泥沙清理掉,拖船无法将其移动分毫。

无奈之下,当局不得不求助于荷兰的海上救援公司SMIT Salvage。

SMIT表示,“长赐”号完全横跨运河,几乎没有空间把它从两头拖走,只能先在船周围疏浚沙石和淤泥。

Boskalis首席执行官贝尔多夫斯基在接受荷兰电视台采访时表示,脱浅工作相当困难,“长赐”号卡在V形水道两侧的浅水部分,船上还满载了2万多个集装箱,“这简直是一条在滩涂搁浅的巨型鲸鱼”。

专家表示,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能借到一阵外力,救援工作可能会更顺利—那就是涨潮。

当地时间3月27日正是苏伊士运河的涨潮日,“长赐”号原预计在当晚利用涨潮脱困,不过最终仅移动了17米。即使如此,救援人员仍感到振奋,因为这是自巨型货轮搁浅以来,移动幅度最大的一次。

行业专家表示,当地时间3月29日凌晨,苏伊士运河涨潮到顶点时,运河水深将增加46厘米。如果加紧对船头进行疏浚,配合涨潮,“长赐”号将有希望浮上来。

当然,如果情况依然没有缓解,那么对航道交通的影响也会更糟—因为下一次涨潮起码要等到12天之后了。参与救援的造船工程师表示,如果涨潮都没有办法让“长赐”号脱浅,那么搁浅的货轮就需要卸下部分货物以减轻重量,但这可能又需要耗费好几天时间。

有参与救援行动的一名拖船操作人员表示,他们是在“与时间赛跑”。

当地时间3月29日凌晨5时42分(北京时间29日中午11时42分),随着拖船上的工作人员中爆发出阵阵欢呼声,“长赐”号船身终于出现了肉眼可见的移动。

经过近一周的艰难工作后,这艘庞然大物终于重新浮起来,并开始接受初步检查。

尽管“长赐”号终于脱困,但苏伊士运河要完全恢复通航则还需要时间。据法新社报道,大约三天半后,苏伊士运河才可回复正常运行。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航运服务公司GAC公司的消息人士称,苏伊士运河疏通后将全天运行。“运河一恢复运行,它将全天工作,尽快让所有排队等候的船只通过。”

时代周报记者在船只追踪网站“VesselFinder”上注意到,有一艘属于中远海运集装箱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远海运”)的远洋运输船只Johanna Schulte号已经在苏伊士运河被困超过4天。

3月29日下午2时 ,中远海运相关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Johanna Schulte号上的货物质量与船员们的生活基本不会受到影响,但由于该公司的远洋船只出海计划为每7天一班,所以Johanna Schulte号的延误,会导致后续其他船只的出海时间受到影响。

该人士还表示,目前中远海运还没有接到船只可以移动的通知,待苏伊士运河成功通航后,该公司将对远洋船只的出海和货物交付时间进行调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