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海洋营收严重依赖基金补贴,原料短缺推升成本,主营业务毛利率下滑

徐思敏
2021-03-25 12:10:53
来源: 时代商学院

时代商学院特约研究员 徐思敏

我国作为“世界工厂”和资源消耗大国,对各类资源需求旺盛,资源短缺和资源利用低效已成为制约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瓶颈。废弃资源综合利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我国可持续发展中合理利用资源和防治污染这两个关键问题。

杭州大地海洋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地海洋”)正处于废弃资源综合利用行业,主要从事废矿物油、废乳化液等危险废物的收集、资源化利用与无害化处置业务。3月18日,该公司创业板首发上会获通过。

时代商学院查阅相关资料发现,大地海洋的营业收入严重依赖基金补贴,报告期内其应收账款周转率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东江环保(002672.SZ)、中再资环(600217.SH)、格林美(002340.SZ)、启迪环境(000826.SZ)】均值。此外,由于我国发布“洋垃圾”禁令导致废弃资源供应紧张,大地海洋的主营业务毛利率逐年下降。

3月18日,时代商学院就上述相关问题向大地海洋发函询问,但截至发稿该公司仍未回复。

一、营收严重依赖基金补贴,资金周转效率低

2003年,大地海洋成立于浙江杭州,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均为唐伟忠、张杰来,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危险废物业务和电子废物拆解处理业务。

招股书显示,2017—2020年上半年,大地海洋的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2.58亿元、2.69亿元、3.58亿元和3.83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06.51%、82.05%、80%和195.14%。

大地海洋的应收账款主要由应收基金补贴款构成,报告期各期末,该公司应收基金补贴款账面余额占应收账款账面余额的比例分别为92.21%、92.39%、95.74%和97.91%。

对此,大地海洋在招股书中解释称,近年来,受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征收与支出不平衡的影响,基金缺口逐年增大,基金补贴延迟数年发放,已成为所有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企业普遍面临的难题。报告期内,公司收到的基金补贴均为2017年之前确认的应收基金补贴款。

尽管基金补贴款延迟发放为行业普遍现象,但由于大地海洋的营收对基金补贴款存在严重依赖,与同行相比,大地海洋的资金周转效率较为低下。

招股书显示,2017—2020年上半年,大地海洋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13次/年、1.24次/年、1.43次/年和1.06次/年,而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分别为3.6次/年、3.69次/年、3.41次/年和2.48次/年。

显然,报告期内,该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对此,大地海洋在招股书中解释称,主要是由于公司应收账款中,应收基金补贴款占比较大,其发放周期较长所致。

因此,时代商学院认为,大地海洋的营收严重依赖基金补贴,虽然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是受政府监管的专项基金,无法收回的风险较低,但是基金补贴发放延迟年限过长,公司将存在大额应收账款,持续占用公司的营运资金,进而对大地海洋的资金周转和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二、废弃资源供给紧张,主营业务毛利率下降

根据废弃资源的利用方式,大地海洋的业务可细分为危险废物的资源化利用、危险废物的无害化处置和电子废物的拆解处理。

2017—2020年上半年,大地海洋电子废物的拆解处理业务收入在各期营业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54.6%、56.75%、57.43%和70.95%,占比最高。

报告期内,大地海洋主营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37.03%、33.82%、31.08%和32.78%,2017年至2019年逐年下降,2020年上半年有所上升,这与电子废物拆解处理业务的毛利率的变化趋势是一致的,同期该公司电子废物拆解处理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28.29%、25.97%、23.43%和29.16%。

此外,大地海洋在招股书中还列示了2017—2020年上半年同行业公司【中再资环(600217.SH)、启迪环境(000826.SZ)】电子废物拆解处理业务的毛利率均值,分别为21.72%、28.58%、29.16%和33.89%。除了2017年,其余各期大地海洋电子废物拆解处理业务的毛利率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

对于2017—2019年电子废物拆解处理业务的毛利率逐年下降,大地海洋在招股书中称主要有以下两方面的原因:其一,由于2018年我国发布“洋垃圾”禁令,导致再生资源市场供应紧张,公司拆解产物销售单价大幅提高,但电子废物采购价格也随之快速增长,基本抵消了拆解产物销售单价上涨对毛利率的影响。其二,由于公司2018年进行了厂区搬迁,厂房租金、购买的配件及设备调试等费用有所上升,导致电子废物拆解处理业务成本上升。

而针对2020年上半年电子废物拆解处理业务的毛利率有所上升的情况,大地海洋称主要因为受新冠疫情影响,拆解企业的总体拆解量有所下降,而同期,杭州及周边区域内电子废物的淘汰和置换需求并未受明显影响,电子废物供给较为充足,竞争对手杭州威立雅拆解需求的减少导致当地电子废物采购价格有所下降,从而降低了公司2020年1-6月的原材料成本。

总的来说,大地海洋主营业务毛利率的下降可归因于由废弃资源供应紧张和厂区搬迁引起的单位成本增幅高于销售单价(含基金补贴)增幅。而2020年上半年毛利率上升是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短期影响,长期来看,电子废物拆解产物仍将延续供不应求的紧张态势。在此态势下,大地海洋面临的竞争只会更加激烈,未来毛利率仍存在下降风险。


【严正声明】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撰写,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未经时代商学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及其他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获得授权转载,仍须注明出处。(联系邮箱:sdshangxueyuan@sina.com)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