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2年内三换央行行长,土耳其债汇股三崩,民众买必需品只挑最便宜的

兰怡潇
2021-03-23 20:08:11
来源: 时代周报
埃尔多安的经济学又崩了

睡了一宿醒来逛超市时,土耳其的百姓常常发现食物价格又悄无声息上涨了。而这些日子以来,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常态。

股市拥有最灵敏的嗅觉。3月23日开盘后,土耳其基准股指开跌5.4%,触发熔断。

此前一天,3月22日,土耳其股汇债遭遇“黑色星期一”,伊斯坦布尔100指数重挫9.79%,10年期国债收益率飙升38.5%。

3.jpg

土耳其100指数走出断崖式缺口

崩盘始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两年内第三次撤换央行行长的举动。

3月18日,土耳其央行宣布加息。但两天后的20日,埃尔多安解雇了原央行行长阿巴尔(Naci Agbal),任命卡夫乔格鲁(Sahap Kavcioglu)为央行新行长。

这一消息随后引发里拉迅速贬值。北京时间3月22日早盘,里拉跌幅达16%,创去年11月以来新低。

SEB银行的分析师哈马隆德(Per Hammarlund)告诉BBC,“现在当局将要二选一,要么调节利率稳定市场,要么实施资本管制……鉴于埃尔多安日益专制的态度,似乎最可能的还是资本管制。”

市场尚在猜测埃尔多安下一步的打算,但土耳其民众已经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压力。

里拉贬值、严重通胀

过去这些天,欧洲央行继续购债,美国正在实施1.9万亿美元纾困金,并着手准备新基建计划。资本市场一派宽松氛围。

与之大相径庭的是部分新兴国家。3月17日,巴西央行将基准利率上调至2.75%;3月19日,俄罗斯央行将基准利率提高至4.5%。显然,这些国家都在收紧货币投放。

这些国家之所以加息,主要是面临双重困扰:本币贬值,通胀严重。

巴西货币雷亚尔自去年起开始贬值。同时,巴西的大米价格在过去的11个月里上涨了70%,黑豆价格上涨了40%。

同样地,土耳其一直面临里拉贬值和通胀的压力。2018年起,里拉贬值加速。时至今日,今日土耳其的通胀率则接近16%。

双重困扰下,在阿巴尔于去年11月上任后,土耳其央行多次加息。当月,基准利率由10.25%上调至15%,12月上调至17%。

今年3月18日,土耳其央行再次超预期加息,将基准利率上调至19%。

消息传出后,里拉摆脱了颓势,转而升值。美元兑里拉开始下行,最低时1美元只能兑7.2里拉。

20.png

里拉曾一度摆脱颓势

然而,现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是坚定的货币宽松支持者。过去两年里,他已经辞退了两任央行行长。面对阿巴尔的加息之举,他再次出手。而新行长卡夫乔格鲁和埃尔多安惺惺相惜,同样抵制高利率。

消息传出后,里拉汇率瀑布式地狂跌16%。1美元可以兑接近8.3里拉。

里拉汇率暴跌后,土耳其财政部长紧急发表书面声明称,政府的首要任务是继续稳定物价,遏制通胀。而卡夫乔格鲁也已表示暂不考虑更改阿巴尔的政策。

然而,土耳其央行的信用恢复之路仍然漫长。

埃尔多安经济学

十年前,里拉汇率稳定,1美元顶多兑1.8里拉。土耳其经济发展良好,国际热钱持续涌入。当时,为了防止经济过热,提高利率是绝佳选择。

但任凭时任央行行长巴西克如何苦口婆心,都没法说服当时担任总理的埃尔多安提高利率。

埃尔多安坚信,他能做到低利率、低通胀。而且,如果谁不配合,就开除掉谁。

4.jpg

卡夫乔格鲁会是第四位被埃尔多安解雇的行长吗?

随着多位高级经济官员被解雇,迫于无奈,2012年, 巴西克利用“利率走廊”创造出多种利率。

土耳其前央行副行长易卜拉欣·图尔汉认为,埃尔多安的经济理念完全是19世纪的过时理念。然而,“当时的市场未能充分重视埃尔多安的反常,依然对央行充满了信心。”

2016年,土耳其局势变化,反对势力从政坛离场,埃尔多安取得了胜利。2018年连任后,他获取了能随意任免利率设定成员的权利。

在埃尔多安的经济学模型中,高利率将迫使企业提价以覆盖贷款成本,这样成本就被转嫁给了购买者,即高利率带来高通胀。此外,埃尔多安还打着减少民间借贷成本、提升民众支持率的小算盘。

埃尔多安屡次干预央行财政,最终严重打击了土耳其央行的信用,里拉也一路贬值。最直接的例子是:跟十年前相比,如今1美元能兑得大约8里拉。

6.png

2016年以来,1美元从兑3里拉到如今能兑8里拉上下

阿巴尔带来过一丝转机

为应对贬值,土耳其的外汇储备频频告急。

2020年9月13日,评级机构穆迪下调了土耳其的主权信用评级至近20年来最低。理由是外汇储备的持续下降,会导致土耳其的国际收支与经济结构失衡,并且引发金融泡沫等问题。

根据高盛的报告,2020年全年,土耳其央行为了挽救里拉的颓势,已花费超过1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阿巴尔上任的几个月时间里,外国投资者净购买了价值47亿美元的土耳其股票和债券。

为了应对2018年的危机,土耳其央行曾将利率提高至24%。2019年7月,埃尔多安因对高利率的不满,解雇了时任央行行长的穆拉特·乌伊萨尔,由副行长阿古斯托·乌伊萨尔暂时接任。阿古斯托一上任,就遵循埃尔多安的理念,超预期降息425个基点。随后,土耳其央行保持着每一两个月下调固定比例利率的速度。2020年5月22日,央行基准利率已经被下调至8.25%

在这个过程中,外国投资者逐渐失去信心,资本持续外流。但埃尔多安却指责外国投资者扰乱了土耳其的经济环境。

30.jpg

阿巴尔曾经挽回过市场信心

根据路透社的报告,2020年全年,里拉贬值了约30%。土耳其全年通胀率大约在14.2%,远超过政府的估计。

去年11月初,随着里拉跌至新低,为安抚市场,埃尔多安答应大刀阔斧地改革管理层,并承诺建立起对市场友好的经济环境。

2020年11月7日,阿巴尔上任土耳其央行新行长。阿巴尔没有让市场失望 ,当月即将基准利率从10.25%上调至15%,12月24日又上调至17%。

阿巴尔的加息举措让市场重拾信心,里拉快速暴跌的脚步逐渐被放缓。

2021年2月4日,在接受路透社独家专访时,阿巴尔表示:“土耳其央行暂时不考虑降息。如果通胀高于预期,央行可能走在市场前面,加息也是有可能的。”

有分析师认为,伴随里拉的升值,阿巴尔通过了"能够把货币政策独立于政治压力“的能力测试。

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新兴市场策略主管克里斯蒂安·马吉欧(Cristian Maggio)表示:“阿巴尔已完全通过了考验”,表明了土耳其央行“对通货膨胀越来越认真了。“

过去那些甩手离场的投资者开始重返土耳其市场。

伊斯坦布尔的经济学家哈鲁克(Haluk Burumcekci) 的测算,自去年11月至今年3月,土耳其海外资本通过掉期交易净流入约140亿美元,里拉升值约18%。

迪拜的东方资本投顾阿克马克(Emre Akcakmak)则表示:“我们永远不知道阿巴尔的方法有多么成功。但最初迹象显示,成效良好。”

然而,在阿巴尔恢复市场信心的4个月时间里,埃尔多安依然在表达他的"高利率引发高通胀"的观点。

金融市场愿意给阿巴尔一个机会,然而他被埃尔多安解雇了。

4.jpg

卡夫乔格鲁只有两个选择:降息,或者成为第4任被解雇的央行行长

即便新上任的央行行长卡夫乔格鲁表示暂不改变阿巴尔的加息政策,但市场依旧担心,卡夫乔格鲁是否会服从埃尔多安的意愿,在下期随时降息?

毕竟就在上个月,卡夫乔格鲁还在保守派媒体Yeni Safak日报的专栏中再次批评了阿巴尔的观点:“加息并不能解决土耳其的经济问题。”

哈里曼银行分析师塞恩(Win Thin)指出,“解雇阿巴尔可能使投资者丧失信心……并且,无论阿巴尔的接班人是谁,这些人说了什么都不重要了。因为,十分明显地,现在是埃尔多安一个人主导。美元兑里拉可能会试探8.58附近的历史新高。”

两年三换行长,埃尔多安对土耳其央行的粗暴干预让央行丧失了独立性。与其说市场不信任卡夫乔格鲁的业务水平,不如说市场不认可他的独立性。

埃尔多安主张通过较低利率刺激经济增长,创造就业机会。然而根据彭博社的报告,埃尔多安的低利率政策对于土耳其这种长期遭受高通胀、依赖外国资本的经济体没有好处。降低利率同样会外国资本对土耳其资产的投资回报率降低,进而会导致里拉跟随利率降低而贬值。里拉持续贬值,通胀也会在所难免。

如果埃尔多安的如意算盘没有打响,土耳其的代价会非常惨重,而央行的信用也随时可能破产。

民众艰难,海外资金伤痕累累

根据密歇根州立大学的数据,在土耳其的前几大贸易逆差类别中,除了一些工业原材料外,还包括居民的基本生活用品,如医药品和谷物。

土耳其民众正在经历着生活成本的新一轮上涨。

备用.jpg

受害者:土耳其居民

根据土耳其媒体的统计数据,该国茄子、橙子和葵花籽油的价格在去年已经上涨超过了50%,而鸡蛋的价格则几乎翻了一番。

现年43岁的侯赛因·杜兰(Huseyin Duran)是一名伊斯坦布尔的父亲。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只买必需品,只挑最便宜的牌子。所有食品价格都在上涨,特别是婴儿配方奶”。为此,他十分担心自己孩子的生活。

事实上,许多土耳其民众都像侯赛因一样,无力承担任何额外的生活支出,他们要么只买便宜的生活必需品,要么就在商品打折时多买点囤起来。

2020年10月26日,一名妇女走过一块显示外汇汇率的显示屏(法新社).jpg

一名土耳其妇女走过汇率板

根据路透社报道,由于油价化肥等原料成本上升以及里拉贬值,土耳其的食品通胀率每年上涨达20%。土耳其由于食物涨价主导的通胀,在2018年的外汇危机后再度攀升,并在此后一直保持在两位数的水平。

经济学家纷纷将其归罪于长期的贸易赤字和国家为汇率稳定耗尽了外汇储备。自从去年里拉暴跌创下低点以来,土耳其全国食品的进口成本增加了大约90亿美元。

而政府所做的仅仅是粉饰太平。今年年初,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减免了香烟的税收。香烟占土耳其CPI指数的很大一部分,此举确实能将CPI指数粉饰的较为好看,但对土耳其民众日常所需的食品和药品价格几乎没有帮助。

22.jpg

购买打折用品,也许将成为新常态

同样可怜的,还有外汇市场的里拉多头。根据东京金融交易所数据,截至2021年3月19日,日本交易者持有的里拉-日元多头合约已经超过26万张。今年初至今,日本散户加持了更多里拉-日元合约,总合约数已经增长了约9%。可以想象,这些里拉多头,面对里拉的暴跌,顷刻间蒙受了巨大损失。

过去,得益于欧美国家非常低的利率成本,土耳其政府拿到了很多贷款。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在所有外国贷方里,西班牙和法国银行持有的土耳其未偿贷款最多。西班牙,法国,意大利和英国合计风险敞口约为1180亿欧元。但如果里拉继续贬值,土耳其政府无力偿还债务,那么西班牙和法国将“债”劫难逃,意大利和英国也会深受其害。

此外,屋漏偏逢连夜雨。里拉刚好还赶上了美债收益率上升的车。

近日,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上升到了1.7%的关口。美债收益率是全球无风险资产定价的锚,无风险利率又影响风险资产定价。所以当美债收益率上升,回报足够让投资者青睐时,会引发投资者重估资产组合。而持续贬值的里拉可能是投资者手里想要迅速抛出的不良资产。

接下来,如果外国投资者对里拉进行新一轮抛售,加重里拉的贬值幅度,土耳其人民将成为埃尔多安错误决策的最大受害者。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美债收益率上涨,新兴市场加息 陈道富:背后的通胀有资金炒作因素
信仰濒临耗尽?GME周一暴跌34%触发熔断,美股散户阵营开始松动
土耳其里拉大跌史:从人均GDP破1万美元到生活断崖式下跌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