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妈们的战争:覆“水”难收!全球央行与“债市义警”陷入拉锯战

石恩泽
2021-03-18 09:59:12
来源: 时代周报
澳洲联储无奈妥协,欧央行恩威并施,美联储视而不见

随着世界各国加快疫苗接种的速度,步入3月后,全球也开始稳步进入经济复苏阶段。但这样的乐观局面,也让各国金融市场笼罩在通胀的阴影之下。

阴影源自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后导致的一场全球“大放水”。这场“大放水”让股市投资者乐开花,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央行的“水龙头”也总有拧紧的一天。

在经济复苏高度不确定性下,美国作为本轮“大放水”中的一股“泥石流”,投资者们不约而同地决定让美债先跌为敬。这个决定致使全球股市自开年后一直萎靡不振。

在此关键时刻,各国央行如何对投资者进行预期管理就变得尤为重要。因此,3月份围绕全球各大央行之间的货币政策立场,备受投资者瞩目,市场将其看成了一场“央妈们的博弈”。

这场博弈不仅存在于央行之间,还存在于央行与市场投资者之间。

“抽积木”比赛

正可谓是“放水易,收水难”,其实央妈们互相也要看对方的眼色行事。

这就使得各国央行的行动宛如一场“抽积木”比赛。若一不小心没跟上其他央行的购债规模,引起市场不必要恐慌,就会让正在爬升的本国或本地区经济重新跌回疫情时期的深渊里。

在这如履薄冰的节骨眼上,各央行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本国国债利率的暴涨。因为国债利率往往被看作无风险利率的锚,所以本国国债利率上涨将会带来一个连锁反应——推升国内借贷成本飙涨。这不仅导致后续本国或地区实体经济复苏乏力,还会使财政赤字堆出的债务雪球越滚越大。

市场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屡屡用推升国债收益率这一招“绑架”央行,逼迫各央行维持购债力度,以便投资者继续“浑水摸鱼”。

在众多央行中,最先按捺不住的是澳洲联储。澳洲联储于2月26日和3月1日先后两次出手,分别购买30亿澳元的3年期国债和40亿澳元的长期债券,希望以此捍卫收益率曲线目标。

继澳洲联储向市场妥协后,投资者们又开始将如意算盘打到欧洲央行的头上。

此前欧元区因主要国家在疫情期间的几轮“大封锁”,半只脚还陷在“双底衰退”的泥潭中。据欧洲中央银行(下称“欧洲央行”)数据,2020年欧元区GDP已连续两个季度衰退,全年GDP跌6.8%。叠加美国经济复苏情况优于欧洲,欧洲央行行动起来不免瞻前顾后。

图1:美国和欧洲PMI 对比.png

今年2月,美国Markit制造业PMI为58.6,而欧元区Markit制造业PMI为57.9,可见美国经济恢复优于欧洲。(图片来源:汇通财经)

而金融市场正是吃准欧洲央行的“软肋”,借由欧债收益率走高,成功“逼迫”欧洲央行在3月11日乖乖地宣布“下个季度购债速度将显著加快”。

但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也不是吃素的。她在记者会上明确指出,市场利率上升会给更广泛的融资环境带来风险,如果不加以控制,债券收益率的上升可能会导致过早的紧缩,而过早收紧支持措施是不受欢迎的。

拉加德此番威逼利诱,等同于将“达摩克里斯之剑”直接悬在了欧洲债市的头顶。被称为“欧债之王”的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非常给面子地在拉加德的演讲结束后下跌了3个基点,并带动欧盟主要国家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均全线大跌。这也促使当夜欧洲主要股指全线收涨。

美联储抄“作业

在目前混乱的局势里,欧洲已先一步出牌,美联储到底跟还是不跟呢?

果不其然,3月17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继续对市场放“鸽”,似乎并未将近期暴涨的美债收益率放在眼里,在政策操作上依旧选择袖手旁观。

但金融市场对鲍威尔“盲目鸽派”的言论已经不再买账。华创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张瑜在3月中旬的电话会上表示,“无论美国是否承认,从大环境来看,资本市场认为美联储已在货币转向的初期,只不过转得非常小心翼翼”。

再从美联储货币政策委员会(FOMC)最新发布的点阵图来看,本次18人中有7人预计2023年会加息,比去年12月份多了2人。更关键的是,这7人中有6人预计2023年的加息力度将超过0.5%。也就是说,若按照加息一次25个基点来算,届时加息可能不止一次。

图2.jpeg

今年3月和去年12月的FOMC点阵图对比。(图片来源:美联储)

叠加在美联储的最新经济展望中,FOMC上调了两年内美国GDP增速预期和三年内核心消费支出价格指数(PCE)通胀预期。可见,美联储对经济恢复愈加乐观了起来。

然而,美联储越乐观,市场就越是无法完全放心。自2020年12月美联储的会议纪要上首次出现“收缩(Taper)”一词后,不少投资者就已把美联储的发言当成一种可有可无的“心理按摩”。

张瑜表示,“资本市场认为在经济向好、通胀向上的环境中,美联储的‘鸽’一定是不持久的,随时都有变‘鹰’的风险。因此投资者是不敢顺着美联储‘鸽’的逻辑去做交易。”实际上,金融市场已自觉地把定价算在了美联储前面。

此外,美联储目前拿的“剧本”其实也有史可鉴。早在2012年12月,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就曾对市场用过一模一样的套路,即极力淡化市场对会议纪要中“收缩”的预期。“这就是为什么市场认为鲍威尔在‘抄’伯南克的作业,还被大家知道了作业的答案。”张瑜说。

图3.伯南克的套路.png

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套路。(图片来源:华创证券宏观张瑜团队)

但美联储也不是单纯“无脑”地抄作业。中金公司董事总经理黄海洲日前在浦山论坛上剖析了美联储的“心路历程”:两害相较取其轻。因为对比通胀,美联储更不想要“大萧条”。“美联储不惜把美国财政赤字上拉30个点,借由大规模货币宽松和财政刺激进行转移支付,稳住了居民、企业和金融三部门资产负债表的恶化。”

另外,从数据上看,黄海洲指出美国PMI(采购经理人指数)修复明显强于其他国家,这正是由于美国在疫情期间通过“大放水”为经济增长打下了基础。

“债市义警”重出江湖

当年伯克南隐忍了3年,才正式对市场提货币转向。可如今美债市场发现了鲍威尔在“抄作业”,便一而再再而三地测试美联储的底线。

站在央行的角度,可以将此看成是市场“欺负”央行,但若以债市的立场看,却又是另一道风景。市场中有一派声音认为,投资者抛售债券是为了向央行发出通胀过热的预警信号。

为此,前纽约联储银行经济学家爱德华·亚德尼(Edward Yardeni)将这群做空债市的投资者称为“债市义警(Bond vigilante)”。他还表示,当央行和财政部“无法无天”之时,“债券义警”的工作就是将经济带回法律和秩序的框架下。

回顾历史,美国债市曾在前总统克林顿执政之时发动过一起“94年债券大屠杀”,促使克林顿政府在那之后发愤图强地压减财政赤字,创造出连续五年财政盈余的神话。

反观现在,美国目前的财政状况可谓是满目疮痍。据美国财政部统计,截至2020年12月中旬,美国债务总额已高达27.39万亿美元。这意味着,平均每位美国人要背负8.29万美元的国家债务。这也难怪至今不少美国人依旧认为,克林顿是近几届美国总统中最懂经济学的。

正当资本市场被拜登政府价值1.9万亿美元的“核动力级”印钞计划吓得“魂飞魄散”之际,欧美不少媒体认为,“债券守卫者”正在踏马而来。

图4.jpeg

债券守卫者正在踏马而来。(图片来源:CNBC)

所谓英雄所见略同,“新债王(Jeffrey Gundlach,DoubleLine Capital首席执行官)”和“老债王(Bill Gross,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联合创始人)”携手在美媒上喊话,表示现阶段不看好美债。“老债王”更是直截了当地透露自己正在做空10年期国债期货和长期国债。而这股强劲的做空力量,也让市场分析师们对10年期美债在年底前破2%,基本达成共识。

然而,面对“债市义警”的步步紧逼,截至目前,美联储依然选择忽视。

对此,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付鹏分析称,实际上鲍威尔在讲话中透露出了美联储未来的一个忍耐下限,即美联储可以接受市场无序的状态,但不能让这个无序威胁到美国就业恢复。也就是说,在央行和市场之间的博弈里,央行不能够被金融市场绑架。因此,想靠金融市场波动来“绑架”美联储的想法基本可以放弃了。

而这场“战斗”何时见分晓?张瑜认为,4月或是第一个观察窗口,届时拜登百日新政后的美国政策重点将会浮现,同时美国一季度经济数据也会出炉。而黄海洲也提到,美国通胀高点有望出现在5月。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排查经营贷不能停
央行工作论文出圈:人口红利仅余十年,老龄化、少子化危机渐行渐近
鲍威尔深夜讲话:明确美元加息前兆,称数字货币是投机
强化联合防控 央行广州分行与澳门金管局探讨建立跨境洗钱风险监测合作机制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