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在“原地”过年的生鲜人

2021-02-03 15:14:45
来源: 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记者:周逸斐


原地过年,是生鲜配送员赵琦和妻子去年8月返京那一天做的决定。

直到今年1月28日,老家上小学的两个孩子才得知这一事实,哭闹了好几天。

虽在北京生活了十多年,但夜晚熙攘交错、霓虹常亮的三里屯,似乎与赵琦的生活处在完全割裂的另一时空,他不关心,也不想知道。

“2020年上半年被困在老家,夫妻两人没赚一分钱。春节假期公司发多倍工资,所以我俩不能休假。”赵琦说。

于是,前置仓、配送地点、出租屋,拼接出他每天固定的“三点一线”运动轨迹,今年春节假期,也是如此。

自1月份国家倡导“就地过年”后,交通运输部1月20日显示,今年春运期间全国发送旅客17亿人次左右,日均4000万次,同比去年下降约四成。防疫大背景下,就地过年成为“潮流”,留守城市,意味着与以往春节期间相比,激增食、住、行等日常需求。

因此,各行各业迎来一波新“原年人”(原地过年的人),早早打出“春节不打烊”口号的生鲜产业链公司,也不例外。

这群平日里默不作声的生鲜人,选择在春节期间,继续维护各大城市毛细血管般的蔬菜生鲜链条运转,让更多家庭吃上年夜饭。

逃不掉的365天

“蔬菜生鲜配送行业的人,早就习惯了一日三餐不正常、一年365年不休息的生活。”点上烟,赵琦狠狠撮了一大口,混杂着北京室外零下十几度的寒风,慢慢吐出来这样一句话。

92年的他,是11岁女儿和4岁儿子的父亲。十年前,他带着新婚妻子来到北京。

“前八年一直做外卖配送,去年转行做生鲜配送,虽然货物重,但起码和外卖相比,压单几率小了很多。”说这话时,赵琦搓了搓手,手机已经一个小时没传出“您有新的订单,请尽快处理”的女声,他只能在自提站门外蹲着,耗等下一单的“空降”。

“疫情期间管控严格,顾客对配送蔬菜生鲜的要求更是五花八门。”赵琦的同行老乡忍不住吐露,“好几次忍不住哭,前几天有个住在酒店的顾客下单,备注显示直接把货品放在酒店前台,结果配送结束后,对方以没打电话通知取货为由,向客服投诉。我被扣了300块钱,那一天相当于白干。”

“这个行业,多劳多得,生鲜需求越多,我们接单越多,收入越高。”赵琦指了指前置仓门口的其他同行说,“这个自提点一共有二十多个配送员,现在门口等接单的十几个人都属于原地过年,春节假期选择继续工作”。

被配送时间支配的紧张感,不只存在于配送员,还有与仓储物流这一环节直接挂钩的货运从业者时间。他们每年365天如同上了发条般急速转动,其背后关联一系列环环相扣的精密流程运转,容错率低。

凌晨2点多,地处武汉三环外的江夏普罗旺斯等几个物流园,几十辆四米二的厢式货车在各园区门口不间断进进出出,司机们要在天亮前将大仓内的商品,运输到湖北各地级市的网格站。

“今年社区团购平台不打烊,我们就不能休息。”家在武汉的朱武迪,去年同时期也没来及和家人吃年夜饭,那时他负责武汉市防疫援助物资的车辆调度工作。

2020年10月从苏宁离职后,顺着社区团购浪潮,朱武迪成立了“湖北配无忧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开始为各大社区团购平台,提供大仓到网格站这一路线的物流配送业务。

每和一个新平台达成合作,朱武迪需要连续一个多星期的通宵作业。“对接客户需求、制定方案、对接大仓相关负责人、培训司机、规划新配送条线......”,熟悉一切流程后,他再分管给手下员工负责,他表示,“其实这些工作难度不高,货运司机起早贪黑真的是辛苦。所以我先打通流程,把安全系数和服务质量提高到最高,也对得起手下的一帮兄弟。”

与朱武迪从事同类工作的冉白,经常听到同行的货运司机为了赶时间,超速开车出现翻车、车祸等消息,“尽可能争取充裕的送货时间吧,大家都是困在系统里的打工人”。

无法调整的24小时

河南,十月份的一天清晨。

远处的天空泛着鱼肚白,33岁的闫冰穿着军大衣从网格站走了出来,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忙完后,回宿舍补觉”。

自九月加入某社区团购平台后,他开始了黑白颠倒的工生活作。“找他聊天基本靠缘分,他太忙了”,闫冰的朋友忍不住吐槽,“他经常私下和我们抱怨,蔬菜生鲜品质量不可控程度高,着实是一门苦差事。”

提及原地过年的原因,闫冰坦言,“入职的时候,公司就告知要做好全年无休的准备”。但闫冰本不该出现在这里,之前他是某初创社区团购平台的创办者,不用被迫按照上级主管命令办事,更不用连续多日白天负责开城,晚上在大仓、网格站轮流值班,保障仓库业务正常运作。

2020年,互联网平台重资金扎进原本一片平静的社区团购赛道,优胜劣汰之下,闫冰被迫关门停业,带着原班人马投身互联网平台。“我负责生鲜品类,但和其他品类相比,生鲜用品最容易被投诉,品质可控率不高。”

春节越来越近,西安的闫冰愈发苦恼,“当初带兄弟们出来时,保证会赚大钱,现在却只能让他们拿固定工资,每天身体还都在超负荷运转。年后我们要考虑要不要继续待下去了。”

与闫冰相反,从事生鲜供应工作20年的苏照更盼望春节假期的到来,他想的是“反正回不去,不如多赚点钱”。

与往年春节一样,像北京、上海等一二线城市,菜市场、超市、餐饮等场所会产生供应真空期,加之原地过年滞留部分异乡人,苏照必须尽可能屯更多生鲜瓜果,争取市场份额。这几天北京管控严格,车辆进出流程繁琐,他已经开始联系车队,尽快做好春节期间的生鲜供应链筹备工作。

夜,又慢慢降临,苏照正在把一箱箱水果搬上货车,晚间上货温度低,第二天品质受损的水果也会少一些。

或许,对当地人来说,正是像苏照、朱武迪这群“不归人”的默默付出,增添了过年的喜庆和热闹;而留在异乡的“生鲜人”,也在等待疫情的缓解,待春暖花开之时,补上一张回家的车票。(应采访对象要求,赵琦、朱武迪、冉白、闫冰、苏照均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