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透露全新好暴跌内情:神秘股东精准高抛 老玩家欲行爆仓苦肉计

2021-01-25 19:39:50

时代周报记者 陶书宁

2020年12月30日至2021年1月15日的12个交易日,全新好(000007.SZ)遭遇8个跌停,累计跌幅超过60%,沦为新年“最惨”股票。

360截图20210125152925737.jpg

引发全新好股价雪崩的,是一笔766.26万元的卖单。2020年12月30日10点22分,这笔来自第一创业深圳分公司营业部席位的卖单挂出后,蝴蝶开始煽动翅膀。连锁反应之下,投资者恐慌、股东爆仓,全新好市值在短短12个交易日内蒸发18亿元,1.27万户股民人均亏损14.81万元。

全新好原名深达声、零七股份,1992年在深交所上市。公司主业曾涉及家电制造业、房地产、证券投资、物业出租等,近年来又开始向大健康产业转型。历经实控人多次变动,眼下的全新好正处无控股股东、无实控人的状态。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第一创业证券深圳分公司营业部席位是汉富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汉富控股”)的营业部席位,而汉富控股正是全新好的第一大股东。

在全新好遭遇蹊跷砸盘背后,一名离开全新好多时的“老玩家”——唐小宏悄然闪现。

唐小宏是全新好前第一大股东北京泓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泓钧”)的前实控人。他的重新回归,叠加其关联方的精准减持,让这一笔引发股价暴跌“血案”的卖单也变得似乎不那么巧合。

“他们的目标,或许是全新好的控制权。”1月17日,一名接近全新好高层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让其他股东爆仓,被动减持公司,或许只是谋划中的第一步。”

实际上,以北京泓钧2015年入股全新好为开端,以唐小宏为核心的各路人马在过去5年间渐次登场。多名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抱怨,他们或在上市公司内部身居要职,或参与上市公司相关并购暗中牟利,全新好在业绩、股价逐年下滑的同时,实则已沦为套钱工具。

暗流涌动,一场新的股权斗争似乎正在酝酿。

“唐小宏以前确实有与汉富控股结成一致行动人关系的想法。”前述接近全新好高层的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前几天,唐小宏给吴日松(全新好前实控人)打了个电话,问吴有没有卖公司股票,我估计是在试探。”

连环的蹊跷

2020年12月30日上午10点17分左右,全新好盘口陆续出现多个数十万元的卖单,但盘中承接较差,买盘低迷,甚至出现多个价位空档的局面,股价逐渐下探。

10点22分,第一创业深圳分公司营业部席位766.26万元的卖单瞬间点燃了全新好投资者的恐慌情绪。

该卖单出现后,全新好盘中几无承接,买单断档,卖盘迅速增加,股价快速下跌,直至跌停,封单金额达到2280万元。

翌日早盘集合竞价期间,全新好卖一档位骤然出现合计1.2亿元的跌停价卖单。2021年1月4日开盘,跌停封单达到2.3亿元,盘中一度达到4.1亿元,两日成交低迷,合计成交金额仅1300万元。

1月5日,有资金前来参与博弈,集合竞价撮合阶段,东兴证券上海肇家浜路席位买入4800余万元。与之对应的是,中天证券深圳海岸城席位卖出5000余万元,随后不断有资金前来跷板,但最终被大量卖单淹没,中天证券深圳海岸城席位合计卖出6800万元,约1200万股。

仅看金额,这笔卖单似乎与全新好前二大流通股东有关。2020年三季报显示,全新好前十大流通股东之中,仅有汉富控股与陈卓婷持股超过1200万股。陈卓婷同时为全新好第三大股东。

这一猜测最终被证伪。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最新股东名册信息显示,汉富控股及陈卓婷并未在二级市场减持公司股票。

“只能猜测二级市场后续的暴跌,导致部分办理了两融业务的股东遭遇强制平仓。”1月17日,一了解全新好的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汉富控股、陆尔东、李强、李钢钢、桑宏钰、李红军、张理分别是上市公司的第一、第四、第五、第七、第八、第九、第十大流通股股东,分别有3000万股、754.92万股、739.65万股、471.23万股、464.81万股、462.74万股、447.56万股办理了融资融券业务。

“李强、李钢钢、李红军、张理估计都已经爆仓了。”前述接近全新好高层的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股东名册信息显示,截至1月14日,这四名股东已不在十大流通股东之列。

蹊跷的是,同样办理了两融业务的汉富控股,却并未遭遇爆仓,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仍为7500万股。

“这种规模的暴跌没爆仓,说提前没有防备也没人信。”前述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而前述接近全新好高层的人士则透露,为汉富控股办理融资融券业务的券商是首创证券,2020年12月30日10时22分卖出99万股股票的第一创业证券深圳分公司营业部席位,正是汉富控股的营业部席位。

“这笔卖单来自汉富控股的融资盘。”该人士称,“由于融券并不影响股东持股份额,所以汉富控股持股数没有发生变化。”

尽管究竟是何人融券砸盘,暂无从得知,但全新好两名股东持股信息的变动,却让整个暴跌过程变得不再像是巧合。

田瑜是其中之一。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股东变化信息显示,2020年12月21日至12月31日期间,公司股东田瑜已清仓减持其剩余持有的31万股上市公司股票。

由于2020年12月31日公司股票早盘集合竞价期间便有大量跌停封单,鲜有成交,因此田瑜减持成交的时间大概率发生在12月31日之前。实际上,田瑜在2020年12月初便通过二级市场逐步减持公司股票,此轮减持之初的持股数为131万股,至其减持末期,全新好的股价开始暴跌。

时代周报记者经过多方确认,这位名为田瑜的股东正是唐小宏的前妻。

而发生持股信息变动的另外一名股东亦与唐小宏有关。股东名册信息显示,截至1月14日,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泓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宁波泓钧”)进入十大流通股东行列,持股211.31万股。

天眼查数据显示,宁波泓钧成立于2016年11月,注册资本1亿元,股东为李次安和唐小宏,二人认缴出资分别为9900万元和100万元。2020年8月,北京泓钧发生股东信息变更,李次安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此前北京泓钧的法定代表人和实控人正是唐小宏。

谁是实控人?

唐小宏与全新好的故事要从2015年说起。

彼时,全新好的股票名称还是“零七股份”。2015年底,公司前实控人练卫飞以借款三亿元的名义,将所持股权表决权委托给深圳前海全新好金融控股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前海全新好”)。前海全新好的主要股东为吴日松、陈卓婷夫妇。

2016年10月,北京泓钧通过竞拍获得练卫飞及第一大股东广州博融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广州博融”)因诉讼案被拍卖的3100万股,成交价8.31亿元,北京泓钧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

不久后,北京泓钧便把其所持股权的表决权委托给吴日松、陈卓婷夫妇。自此,吴日松、陈卓婷夫妇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控人,公司也更名为“全新好”。

“竞拍股份的时候,唐小宏钱不够,找吴日松借的钱,竞拍成功后委托表决权算是一种抵押。”前述接近全新好高层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该人士还指出:“尽管从外面看,吴日松夫妇是公司实控人,唐小宏也从未进过董事会,但公司实际上是由唐小宏把持。”

2017年年报显示,全新好董事会成员有吴日松、袁坚、赵鹏、智德宇、吴广、周原、卢剑波、胡开梁、徐栋8人,其中,袁坚为董事长,赵鹏为副董事长、财务总监,周原为董事、副总经理,卢建波、胡开梁、徐栋为独立董事。

“赵鹏、周原和唐小宏都是一伙的,他们在海航是同事。”前述接近全新好高层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创业邦网站中的投资人资料显示,1995年-2003年,唐小宏就职于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历任海南航空计划财务部项目经理、副经理、副总经理;2009年-2011年,就职于海航易生控股有限公司,历任副总裁、易生控股总裁;2001年初,任海航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兼国付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国付宝信息”)董事长;2012年,唐小宏从海南航空辞职创业;现为北京泓钧、泓钧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创始人。

全新好披露的高管简历显示,赵鹏、周原均有海航背景,且与唐小宏多有交集。此外三人曾同在国付宝信息任职,赵鹏时任副总裁、总裁,而周原任风控部总经理。

另外,袁坚与唐小宏的关系也相当密切。根据北京泓钧的历史工商档案及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信息,2018年,唐小宏与袁坚同为北京泓钧的董事、经理和监事。

“吴日松对上市公司运作并不是很懂,所以吴日松基本上也听唐小宏的。”前述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多名接近全新好的知情人士均认为,在多方助力下,唐小宏成为全新好彼时名副其实的幕后操盘手。

全新好.png

(唐小宏的熟人关系网 制图/时代周报记者 陶书宁)

并购疑云

在成为全新好大股东的一年多时间里,北京泓钧推动上市公司进行多项资产并购,涉及保险经纪及大数据资产。之后,唐小宏轻巧离去,留下全新好独自面对财誉俱损的局面。

回头再看相关事项,仍然疑点重重。

2017年3月,全新好决定与西藏厚元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厚元资本”)合作成立并购基金宁波梅山保税港区佳杉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佳杉资产“),以8亿元收购明亚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明亚保险”)66.67%的股权。这部分股权由北京朴和恒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朴和恒丰”)、北京道合顺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道合顺”)、胡忠兵、杨臣、卢洁合计持有。

全新好作为收购方的劣后级LP(有限合伙人),出资3500万元,北京泓钧出资1.65亿元,厚元资本作为GP(普通合伙人)出资100万元,方正证券等机构作为优先级LP和中间级LP出资6亿元。北京泓钧作为劣后级LP对作为优先级LP的金融机构和中间级LP的其他机构合伙份额承担回购义务。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朴和恒丰彼时的法定代表人为王昕,而北京泓钧早前亦有一位监事名叫王昕。

“两人是同一个人。”前述接近全新好高层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王昕实际上是唐小宏前妻姐姐的女儿。”

2016年9月8日,在成为全新好大股东不久前,北京泓钧工商信息发生变化,杜娟接替王昕成为新任监事,王昕淡出北京泓钧。

另据前述两名知情人士透露,彼时明亚保险的实控人杨臣与唐小宏同样关系匪浅。

天眼查显示,北京非凡领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非凡领驭”)大股东为杨臣,而非凡领驭第一任法定代表人为唐小宏。非凡领驭成立于2013年4月26日,不到半年,杨臣就取代唐小宏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并担任执行董事、经理职务。

非凡领驭投资的北京洁能环保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洁能”)同样出现王昕、杨臣以及唐小宏的身影。天眼查显示,北京洁能成立于2013年7月12日,起初唐小宏担任执行董事、经理,王昕担任监事。同年11月26日,杨臣取代王昕成为北京洁能的监事。2016年8月30日,唐小宏从北京洁能退出,其职务由刘东晖接替。

“杨臣和唐小宏在海航的时候就很熟,两人是同事。”前述接近全新好高层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明亚保险在2017年6月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中披露了杨臣的相关履历。1995年1月-1997年10月,杨臣任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计划财务部副总经理,与唐小宏同属于一个部门。

除疑似存在关联关系外,明亚保险收购案审批程序存在瑕疵,其估值合理性亦受到市场质疑。

2015年4月,朴和恒丰通过投资及股权受让,获得明亚保险1088.84万股,持股比例为43.07%。本次投资实施前,明亚保险估值为1.41亿元,投后其估值为1.89亿元。

2016年7月,全新好委托中和资产评估公司(下称“中和资评”)对明亚保险股权进行评估。经审计,明亚保险总资产价值1.71亿元,总负债2504.87万元,净资产1.46亿元。中和资评采用收益法评估后,明亚保险在评估基准日2016年5月31日的净资产公允价值评估价值为13.78亿元,较审计后账面净资产评估增值12.32亿元,评估增值率高达845.01%。

2017年3月,佳杉资产以8亿元收购明亚保险66.67%股权,100%股权对应估值为12亿元。交易完成后,朴和恒丰套现5.32亿元,明亚保险实控人杨臣套现2.68亿元。

另一方面,在收购上述资产过程中,在全新好董事会尚未表决的情形下,该宗交易已完成过户。2017年4月24日,全新好董事会通过佳杉资产收购明亚股权的议案。不过,天眼查显示,上述股权转让已于当年3月28日完成工商变更手续。明亚保险披露,2017年3月,佳杉资产成为明亚保险控股股东。

2019年12月,全新好与北京泓钧签署《回购协议书》,约定北京泓钧回购公司持有的佳杉资产8.15%份额,回购款1.2亿元。

前述接近全新好高层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截至目前,全新好尚未收到上述回购款,“这个钱全新好要了很久了,但是唐小宏一直赖着不给”。

全新好因此公开怒怼北京泓钧。2020年10月30日,全新好公告称,北京泓钧利用公司控股股东的身份,单方操作,以主导上市公司对外投资的方式占用公司资金,存在对上市公司资金的违规延续占用的嫌疑,给上市公司造成了损失,损害了贵司股东的利益及广大股民的合法权益。

北京泓钧侵蚀的不仅是全新好的资金。就在其把持上市公司期间,全新好的业绩始终未见起色。2016-2018年,全新好的营收不足4500万元,2018年还因1.5亿元的诉讼赔偿亏损近2亿元;而2014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尚有1.98亿元。

前述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唐小宏所推动的并购事宜均是有利于其自身利益的,而大多损害的是上市公司及其他股东的利益。“全新好在练卫飞时代还没有那么惨,唐小宏荼毒公司最甚,公司几乎成了他套钱的工具。”该人士称。

前景不明

2018年,唐小宏离开全新好。同年5月,北京泓钧和第三大股东深圳前海圆融通达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圆融通达”)将所持有的全新好股份全部转让给汉富控股。其中,北京泓钧转让的股份为4685.85万股,占总股本的13.53%,转让总价为9.59亿元,溢价22.8%,折合约20.47元/股;圆融通达转让股份为2570.83万股,占总股本7.42%。

自此,汉富控股持有上市公司20.95%的股权,成为全新好的控股股东,汉富控股实控人韩学渊成为全新好新的实控人。此后,汉富控股将其持有的4500万股质押予北京泓钧。

据前述接近全新好高层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唐小宏此前与韩学渊关系紧密。“韩学渊进入全新好,多少是听了唐小宏的话。”该人士称。

汉富控股董事长韩学渊.jpg

(汉富控股董事长韩学渊)

在唐小宏离场之后,汉富控股甚至违背承诺,将和解金额支付予北京泓钧。

全新好公告显示,北京泓钧向汉富控股转让股份时,双方约定练卫飞时代遗留下的涉及与吴海萌、谢楚安的四起诉讼、仲裁案件,若全新好因上述案件所受到的全部直接经济损失未得到全额补偿、赔偿的,汉富控股应立即从1.59亿元股权转让尾款中扣除相应损失并支付给全新好。

2019年4月,汉富控股将1.59亿元交易尾款作为公开承诺并提交上市公司履行披露义务,还重新明确了支付上述补偿款项的具体时间安排。在2018年年报中,全新好就1.59亿元上述诉讼仲裁案件预计负债形成的应收款项进行专项计提时进行了冲抵。

此后,相关案件结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及深圳国际仲裁院裁定合计产生2.00亿元损失,触发汉富控股的偿付义务,但汉富控股并没有履行此前承诺。2020年11月,汉富控股与北京泓钧签订了《关于<股份转让协议>之补充协议》,两者约定,汉富控股在该协议签署后一个月内直接向北京泓钧支付股权转让尾款1.59亿元。

嘴边的“鸭子”飞了,全新好因此在公告中斥责汉富控股修改收购协议、取消公开承诺,相关行为涉嫌前期虚假承诺、虚假信息披露,欺骗广大投资者。

彼时,市场普遍认为,这与汉富控股的控股地位不稳有关。2019年11月,全新好第二大股东深圳市博恒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博恒投资”)与陈卓婷、陆尔东、李强、林昌珍、陈军、刘红等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合计22.08%的持股比例超过汉富控股的21.65%,全新好实控人由“韩学渊”变更为“王玩虹、陈卓婷、李强、陆尔东、林昌珍、陈军、刘红”。

此后,唐小宏、汉富控股鲜有染指上市公司。

时至2020年10月21日,控股股东一致行动关系到期解除,全新好陷入无控股股东、无实控人的局面。截至目前,上述股东并未再次结成一致行动人关系。

而近期股价反常暴跌、除汉富控股外的股东爆仓,唐小宏身影的闪现也让全新好的前路更显扑朔迷离。

蹊跷的是,在1月23日举行的全新好股东大会上,宁波泓钧与汉富控股对聘请审计机构议案投完反对票后,唐小宏的身影再次从上市公司前200股东行列消失。

编辑 朱白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