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创造了丁真:粉丝、经纪人还是网络平台?

洪若琳
2020-12-15 02:08:33

时代周报产经新闻部编辑  洪若琳

1

粉丝见面会开始之前,没有人能准确预测究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

丁真的领导杜冬甚至提前预演了“粉丝的疯狂”:先是尖叫,然后小跑到面前,搂住丁真的手臂,大喊“我好喜欢你”!

这个举动缓解了丁真的紧张情绪。但真正开始的时候,却完全不一样。

第一批粉丝显得有些“拘谨”。看到丁真先点头,以示礼貌,然后合影。

粉丝和偶像之间鲜少有对话。偶尔一句,“你要照顾好自己”,像是最为长情的告白。粉丝们都接受了丁真无法和他们畅通交流现实。

更多的人只在乎自己和丁真的合影好不好看。他们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向举着手机的工作人员,检查手机里的照片拍得怎么样,然后离开。12月6日,这是丁真的第一场粉丝见面会,前半程十分安静有序,直到有当地小孩子也闻讯而来,才显得热闹一些。

终于等来了大合照,依然没有人主动上前去和丁真聊天,大多数人第一时间“检查照片”。丁真随后被迅速安排上车,转移到一个粉丝不知道的地方去,第一次粉丝见面会结束。

2

丁真的稚嫩让我感触颇深。这与我见过的粉丝会完全不同,但细细想来,这或许就是丁真吸引人的地方。他的爆红始于一个短视频,同时也发酵于网友们的手机中。见过他的粉丝们,在合影后修图、发朋友圈;见不到他的粉丝们,在微博超话、豆瓣小组里,给丁真修图、剪视频、做表情包。

在这场围绕丁真的集体创作里,丁真的小马、丁真的公司领导杜冬和高小平、丁真的同村网红、丁真所在地政府、当地扶贫和文旅工作等,都成为丰富的素材,被解构和传播。

我离开理塘的当天,“部分男性对丁真的态度”上了热搜,部分女性为了反对“部分男性”从而对丁真路转粉,丁真甚至成为“三观”站队的参照物。

截至目前,丁真得到的一切流量几乎是娱乐圈偶像的规格。

他有“私生饭”,一位女网红在理塘蹲守多时,并在网络上放言她可以追求到丁真本人;粉丝会已初见雏形,这让丁真的幕后团队感受到压力,因为对此没有经验,不知道如何规范;连带着他的小村子也成为焦点,在豆瓣小组“下则通村喜剧人”上,截至12月14日,有1555个网友聚集在这里,她们不只是讨论丁真,还讨论着与丁真同村的小伙子们的一切,发布当地男孩的“美图”。

截至12月14日,豆瓣小组“丁真与小马”有14354 人;丁真在微博超话为颜值榜No.1,阅读量达11.1亿。

3

说到颜值,丁真其实并不符合当地的传统审美。

在理塘的旅游景点里,随处可见今年举办的首届理塘最美康巴汉子百汉秀的宣传照片,照片中,康巴汉子们均留着络腮胡子,身型高大。

当地的文旅局副局长毕雪松告诉我,最美康巴汉子的入围标准线是身高180厘米、体重90公斤。

丁真没有胡子,但有韩式刘海。从网络流出的旧照来看,他还留过长发,用美颜滤镜把自己的肤色P得很白。他很瘦,脸很小,按照“凡尔赛”式的说法,和我见过的蔡徐坤一样是小脸。

镜头对这样的脸型最友好。无一例外的是,下则通村的其他小伙也是这样的小脸,难怪能够成为网红。

但目前的丁真只有人设,没有作品。

在仅有的几场直播里、在他面对媒体镜头的几次问答里,粉丝很难更加了解他,更别说窥探到他的内心世界。

如果按照一名娱乐圈的明星来看,这显然不太合格。

对此,杜冬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我理解粉丝们的痛苦,但丁真不能按偶像的方式来‘营业’。”

事实上,在网络上,“事业粉”们也会向杜冬及其团队提出各种建议,杜冬也将这些建议视为“人间清醒”,丁真已成为众人皆可以参与和发挥的作品,甚至是能够让网友们想象的壳。

因此,当前对于丁真而言,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纯粹的颜值粉是来去自如的。”杜冬对此表示,“要让丁真知道自己是有选择权的,他不应该被外界裹挟。”

其实,无论是粉丝、公司老板,还是理塘当地,大家对丁真的希冀和塑造仍在持续,各方对丁真的关注还在提升。只是,面对这一切,纯真少年心里想的是什么呢?

我非常赞同杜冬让丁真去学习,20岁的他还有漫长的人生,外界的追捧很容易会让一位少年迷失方向,只有静下心来学习,才能够应对复杂的外界。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