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公司被申请破产清算 众泰汽车命悬一线

李卓玲 潘卓伦
2020-12-08 02:41:31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众泰汽车仅生产汽车574辆,销售汽车1417辆,汽车销售业务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李卓玲 潘卓伦 发自广州

日前,*ST众泰(000980.SZ)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二级子公司众泰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被债权人以不能清偿到期债权,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被申请破产清算。

12月6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采访众泰新能源方面,但对方一听来意随即挂断电话。

同日,时代周报记者也就子公司被申请破产清算的具体情况、后续员工安置等问题,采访了众泰汽车方面,内部人士回应称“不清楚”。

值得关注的是,*ST众泰在公告中提示,其全资三级子公司杭州杰能动力有限公司、杭州益维汽车工业有限公司和浙江众泰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均被永康法院裁定破产清算。

事实上,今年以来,众泰汽车及其旗下子公司,被破产清算、重整等消息不断传出。此前,除了其旗下全资三级子公司湖南江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的重整申请已被裁定受理外,众泰汽车自身也进入了预重整债权登记阶段。

早期,凭借低价高仿的产品模式,众泰汽车一度成为汽车界的网红品牌,年销量曾一路攀登至超30万辆。不过,在车市变局中,因未能及时调整转型、经营方向,众泰汽车销量、业绩遭遇“滑铁卢”,徘徊在被淘汰边缘。

如今,深陷破产漩涡的众泰汽车,能否通过后续重整等举措,重获新生?

深陷破产漩涡的众泰

据悉,众泰新能源此次被法院裁定受理破产清算,主要源于杭州铁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和锦湖(中国)轮胎销售有限公司,以不能清偿到期债权,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申请。

*ST众泰在公告中指出,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后,如果众泰新能源后续因法定情形转为重整程序,且公司作为重整投资人并促成众泰新能源重整成功,众泰新能源将成为公司重要利润来源,将对公司的持续经营和发展起到重要作用。

不过,公告也称,如果众泰新能源未转为重整程序,最终被法院宣告破产,或虽转为重整程序但除公司以外的其他方作为重整投资人,则众泰汽车将丧失对众泰新能源的控制权,众泰新能源亦将不再纳入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据天眼查显示,众泰新能源成立于2011年3月,注册资本为1亿元。截至12月6日,众泰新能源开庭公告信息有170条,法律诉讼297条,被执行人记录20条等。其中,开庭公告、诉讼大多与买卖合同纠纷有关。而早在去年,众泰新能源就曾因子公司拖欠供应商比克电池货款被告上法庭。

事实上,作为全资二级子公司,众泰新能源的艰难处境只是众泰汽车困局的缩影。

据*ST众泰11月5日公告称,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根据有关规定开展该公司预重整工作,并向公司债权人发出债权登记通知。不过,众泰是否能进入重整程序尚具有不确定性。

经营情况方面,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众泰汽车仅生产汽车574辆,销售汽车1417辆,汽车销售业务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而据*ST众泰在三季度业绩预告中称,该公司下属各基地基本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汽车产销大幅下降,销售收入大幅下降,造成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业绩亏损较大。

12月6日,时代周报记者亦就最新产销情况采访众泰汽车方面,其内部人士回应称,目前工厂基本都停产了。“现在也没有多少员工了,但工资没有拖欠,全部是正常发放的。”该人士对记者说道。

作为曾经年销超30万辆的网红车企,众泰汽车又是如何一步步走向深渊?

公开数据显示,伴随中国车市SUV爆发式增长,2016年,凭借T600等多款爆款车型热销,众泰创下销量巅峰,年销量达33万辆。

不过,随着后续SUV市场遇冷、车市变局等因素影响,2017年以来,众泰汽车销量逐年下滑,由2017年的31.7万辆,跌至2018年约23万辆,再到2019年腰斩至约11.7万辆(不包括君马品牌)。

在业界看来,众泰销量不振与近两年来车市变局有关,但更深层次原因在于,众泰多年来一直以“拿来主义”为核心路线,忽视了在技术研发和产品上的更大投入。

一位汽车行业分析师向记者表示,众泰的崛起是建立在中国低端汽车市场疯狂扩张的基础之上,在几乎有车就能卖出去的年代,众泰亮眼的外形成了争夺市场的杀手锏。但随着车市遇冷和消费升级,全新的智能电动化跑道浮出水面,单纯低价高仿的产品模式已然过时。

铁牛系危机四伏

在销量不振下,众泰汽车业绩也每况愈下。

受经营亏损,叠加超60亿“商誉爆雷”,众泰汽车2019年净利润巨亏111.9亿元。

2019年年报发布后,由于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众泰汽车股票交易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于今年6月23日停牌一天,简称变更为“*ST众泰”。

值得一提的是,众泰汽车大额商誉减值的“雷”早于三年前就已埋下。

2017年,铁牛集团通过旗下上市公司金马股份以116亿元的高价,重组并购众泰汽车100%股权,形成合并商誉65.79亿元。

由于众泰汽车被收购时实际经营状况与商誉并不对等,其要维持高商誉需要实现重大突破。然而众泰汽车不仅连年未有突破,甚至在2016―2018年间,其仅累计完成目标业绩的49.25%,商誉减值不断走高。

截至目前,众泰汽车仍在艰难自救,包括向母公司“讨债”。

此前,*ST众泰发布公告称,母公司铁牛集团的破产重整申请被法院通过,众泰汽车以债权申报的方式向铁牛集团追索业绩承诺补偿债务。

补偿方式有二,若以股份方式补偿,铁牛集团应将持有的15.66亿股股份移交众泰汽车并予以注销,若股份未予补偿,则铁牛集团需履行现金补偿义务,总额为139.5亿元。

不过,*ST众泰同样在公告中提示,目前,铁牛集团破产相关方案尚未出台,该事项对公司后期利润影响尚无法准确估计。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目前,与铁牛系有关的多家公司皆危机四伏。

12月4日,旗下唯一在售车型由浙江众泰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制造的湖北大冶汉龙汽车有限公司,被曝出因生产经营严重困难自11月底起停工停产的消息。

而此前,发家史处处印有铁牛集团记号的江西上饶汉腾汽车亦陷入欠薪、停产、强制休假等一系列风波,引起广泛关注。

“欠薪的事情被媒体报道后虽然已得到经开区管委会(上饶市经济开发区)的重视,也有了一些措施,但整体的情况还是不乐观。”11月29日,接近汉腾汽车的消息人士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

上述人士透露,年内汉腾汽车涉及被担保债权数额超13亿元,而其中大部分担保人均与上饶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以及上饶市国资委旗下国资企业有关,但即便如此,公司前景仍不明朗,越来越多工人、管理层选择离开。

关于汉腾汽车与铁牛集团的关系,据上饶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官网转载《上饶日报》的一篇报道显示,铁牛集团在2014年7月9日前便已投入蓝途汽车产业园项目的建设,投资金额达37亿元。约1年后,蓝途汽车以法人出资的方式全资收购了汉腾汽车。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12月7日,全国工商联汽车商会秘书长曹鹤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车市淘汰赛已大势所趋,恐怕会有好几家车企走入历史。在他看来,众泰汽车欲“打翻身仗”的希望较小,后续看力帆重整情况如何,对其或有借鉴意义。

在母公司早已自顾不暇下,如今深陷工厂停摆、业绩亏损、债务高企、子公司被破产清算等漩涡的众泰汽车,显然命悬一线。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