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果生鲜垮掉背后:曾试图自救,负债超20亿

杨琳
2020-10-16 16:25:16
​此前曾有人将生鲜电商形容为一座围城,“钱景”火爆,但哀鸿遍野。

早起的鸟儿,不一定有虫吃。

老牌生鲜电商“易果生鲜”(以下简称‘易果’)破产重整消息引发业内关注。据天眼查,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已经向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申请人为冯向东和倪丽静,开庭时间为2020年11月3日。

易果提交的财务报告及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易果账面总资产为34.3亿元(含对外投资21.06亿元),总负债为23亿元,净资产为11.26亿元,但主要资产均为对子公司的长期股权投资和应收账款,且重要子公司安鲜达公司(涉及对外投资6.17亿元)、云象公司(涉及对外投资2.87亿元)已申请破产重整,难以回收变现。

因无法清偿到期债务,易果公司已经涉及诉讼近50件,其银行账户及其子公司股权被查封或冻结,严重缺乏清偿能力。

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律师孔磊10月15日对时代财经表示,破产重整的主要意义在于解决企业债务问题,使得债权人与债务人就债务问题的解决达成一致意见,避免企业因为债务问题陷入经营困境,从而走向破产。

“对于易果而言,成功重整关键在于能否与债权人就债务解决达成一致意见。”孔磊表示。

1602831972(1).jpg易果生鲜网截图

10月15日,易果CEO张晔在接受21Tech采访时证实,公司的确已经进入破产重整,目前已经有确定的重组方。但是,对于具体的细节他并没有透露更多。

一位在易果工作多年的前员工对此并不乐观,认为易果早已是过去式了,重新“跑”出来的希望很小。

“目前易果只剩下了少数的员工,大规模裁员从去年上半年就开始了,很多被裁员工并没有拿到赔偿金。”10月15日,上述前员工对时代财经表示。

从“宠儿”到“弃子”?

易果命运的起落,与阿里的决策不无关系。

易果曾是阿里的“宠儿”。根据公开资料,易果生鲜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致力于向注重生活品质的都市中高端家庭提供精品生鲜食材的生鲜电商。

作为生鲜电商行业的最早入场者,易果频获资本青睐,先后完成了7轮融资,累计融资超59.3亿元。在2013年至2017年间,易果获得了来自阿里系A、B、C、D连续四轮融资。

根据天眼查,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为其大股东,持股16.56%,此外,阿里巴巴香港公司持股11.83%,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持股6.92%,阿里系持股超过35%。

易观分析流通行业资深分析师赵悦10月15日对时代财经表示,天猫当时要发力自己的生鲜业务,易果多年来在供应链和物流上的积累成为关键。

在获得阿里投资同时,易果亦获得了天猫超市生鲜的独家运营权。易果集团联合创始人金光磊曾透露,2017年易果集团GMV达100亿,较2016财年披露的36亿元增长178%,预计将在2018年实现盈利。根据其2017年的数据,订单有九成来自天猫超市。此外,上述易果前员工透露,2018年易果的订单也有七八成来自天猫超市。对阿里的高度依赖性也为其日后的发展埋下了隐患。

易果的滑铁卢正是始于阿里的一份“让位盒马公告”。

2018年12月24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易果将此前负责的天猫超市生鲜运营权转交给盒马。

电商分析师鲁振旺10月15日对时代财经表示,“用户对于生鲜的诉求是当下想吃就要马上吃到,讲究的是一个快字。盒马到店到家的模式,物流成本、生鲜亏损率较低,门店的扩张速度也更快。相比之下,易果在物流成本高企,并一直处于亏损状态,阿里这次抉择并不奇怪。”

按照阿里当时的说法,虽然易果将C端业务“让”给了盒马,但在B端将继续为包括盒马、大润发、天猫超市生鲜、饿了么等提供供应链、冷链物流方面的支持。然而,随后阿里宣布组建天猫超市事业群,将淘鲜达从盒马业务体系中剥离出来,同时菜鸟单独成立超市物流团队,对接、双线服务天猫超市和菜鸟。

易果则彻底从阿里的“宠儿”沦为“弃子”。上述易果前员工表示,聚焦B端后,易果的日子明显变得不好过,大规模裁员从那时候便开始了。

今年年初,易果生鲜运营主体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被上海长宁区法院冻结价值1029.72万人民币的股权和其它投资权益,执行法院为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其冻结期限为2020年1月14日至2023年1月13日。

根据天眼查,目前易果已经涉及包括劳动合同、买卖合同在内的30项法律诉讼,自身风险高达133条。

试图自救发力B端业务

易果也曾试图改变命运。

上述易果前员工表示,对于严重依赖阿里业务的潜在隐患,易果内部曾进行过多次讨论,早在2017年就在ToB业务上进行了一些努力,当时还曾提出“生鲜云”的概念,服务的对象包括超市、餐饮、无人零售以及其他电商渠道等。

2017年底,易果联合创始人金光磊在接受创业最前线的采访时曾表示,易果将从一个竞争者的角色退出,变成一个支持者。“在目前的生鲜电商领域里,至少还拥挤着几千家垂直生鲜电商。而在易果的版图里,它们都将获得易果的赋能、销售来自云象供应链的产品,并获得安鲜达1小时送达的冷链加持。”易果当时在ToB业务上的野心可见一斑。

“阿里提出将C端业务交给盒马转为B端服务时,当时我们内部并没有觉得完全不能接受。”上述易果前员工表示。

然而彼时易果在B端的业务量较小,并不足以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转,此外公司在管理与运营方面亦存在着不小的问题。

易果方面也曾对媒体公开回应,由专注C端业务战略聚焦全面转向B端,这是企业的主动性行为,因此业务模式、人员架构、组织安排等都经历了阵痛。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从业者10月15日对时代财经表示,生鲜电商九死一生,难点在于“生鲜”,对于生产流通冷链物流等环节的精细化运营方面的要求极高,对于易果这样的平台类生鲜电商来说,C端做得越大成本越高,必须要有强大的资本支持。因此,易果转做B端业务的行为确实是一种新的尝试,但是B端业务难度同样不小,目前还没有成功跑出来的案例。

“易果最大的失误应该是当时不应该完全丢弃C端业务,但确实也出于无奈,本身C端一小时达的业务未做起来,无法满足消费者对生鲜产品速度上的需求,而外部竞争中,已经有不少通过前置仓模式跑出来的后起之秀,易果重新投入竞争成本很高。”上述从业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在每日优鲜、美团、叮咚买菜等新玩家陆续进场时,易果生鲜的最后一轮融资还停留在2017年。

易果也曾想借抱住苏宁大腿进行自救。去年7月,易果与苏宁快消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拟在未来两年内将通过全面的生鲜供应链领域合作,预计完成20亿元的生鲜产品采购供应链合作计划。

在赵悦看来,苏宁本身就有自己的冷链物流布局,收购家乐福也对供应链进行了补充,对易果而言,仅靠与苏宁的合作,情况并不会变得乐观。

上述易果员工亦向时代财经证实,苏宁与易果合作的业务量很小。

再“跑”出来机会不大

此前曾有人将生鲜电商形容为一座围城,“钱景”火爆,但哀鸿遍野。

生鲜电商经历了一段快速发展期,电商智库网经社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生鲜电商交易规模为2554.5亿元,较2018年1950亿元,同比增长31%。

但“死亡名单”也在不断加长。在易果之前,仅去年底,红极一时的呆萝卜、妙生活、吉及鲜就先后爆出资金链断裂、裁员闭店等消息。

对于易果而言,如果重整失败意味着将会陷入破产境地,而它是否还有再次“跑”出的机会?

赵悦认为,受疫情影响,整个生鲜电商领域目前发展比较火热,对于易果来说,专注做好后端的供应链,机会还是有的。

不过在更多业内人士看来,易果已经属于过去式了。随着巨头的不断加码,生鲜电商领域的竞争已进入下半场。目前生鲜电商已经跑出多种商业模式,有以京东生鲜、天猫生鲜、拼多多为代表的传统B2C自营模式、平台模式,有以每日优鲜、京东到家、叮咚买菜为代表的‘到家’社区模式,还有以盒马鲜生、7Fresh为代表的‘到店+到家’模式。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10月16日对时代财经表示,综合目前生鲜电商的发展,前置仓形式已成主流,距离消费者更近,可以满足更快的配送需求。但是,前置仓的痛点在于其后台成本以及配送成本,比较符合一线城市快节奏生活下消费者的需求,要突破的话需要走到更多的城市去,那就需要形成高密度的订单,才能更好地发展。“未来,生鲜市场会呈现菜市场、超市和社区生鲜等多种业态共存的局面。”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钱多多被立案、爱钱进被申请破产 网贷清零倒计时
每日财经观察 | 男性彩妆备货增长3000%/“爱钱进”被申请破产重整/新房价格进入“万元时代”
浪奇两大仓储方:辉丰指向“萝卜章”,鸿燊已破产清算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