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COM:蚂蚁与大象的战争

2009-08-24 16:40:13
来源: 时代在线网
SACOM,一个香港的民间组织连续几年发布香港上市企业内地血汗工厂报告,2009年被他们指为“血汗工厂”的是新世界地产。之前,迪士尼、戴尔、玖龙等知名企业曾出现在他们的报告中。他们的报告引起激烈的反响,取得一些有形无形的成绩。一家代工厂不愿意做出调整中止了与迪士尼的合同,并于2007年倒闭。工厂员工把倒闭归咎于SACOM。丘梓蕙,SACOM的创办人和组织者,一个26岁的香港女子,对此感到很无奈。欧美发达国家的经验表明,企业履行社会责任并非自愿,而是迫于消费者力量的崛起及压力。遗憾的是,SACOM却是一个香港的民间组织,在内地血汗工厂工作的工人们的权益,需要他人来维护。受其启发,去年岁末,几名大陆大学生发布可口可乐血汗工厂报告。在与大公司的博弈中,他们感觉到自己力量微弱。

新年伊始,SACOM与新世界中国地产开始了一场战斗。

SACOM的中文名字为“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主要针对企业侵犯工人权利、安全健康、福利及尊严等行为开展倡议运动。

这个来自香港的民间组织自2005年成立以来,致力于内地的劳工问题。随着一份又一份针对血汗工厂的调查报告的披露,SACOM将许多国际知名企业纳入了自己的监督对象,进行着一场又一场蚂蚁叫板大象的游戏。

SACOM再行动

200914SACOM发布了《2009年首季香港上市企业内地血汗工厂报告》,报告直指全国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新世界中国无视劳动法,通过非法用工赚取超额利润。

SACOM发布的报告称,20077-12月期间,SACOM及内地大学生调查员先后走访了新世界中国在大陆地产项目的工地,结果发现新世界中国工地存在劳动合同签订率接近零、工资拖欠率近100%、工时极长等十大非法用工问题。

报告公布后,双方即陷入一场口水战。

19,新世界中国针对调查报告作出正式回应,称新世界中国在国内的每一个项目都遵守当地法律经营及管理,该集团并没有允许分包商非法对待其建筑工人。

针对SACOM报告中的十项用工问题,新世界中国做出了逐条回应。该公司认为,其旗下的项目中大部分承建商都与工人签订了独立的劳动合同;新世界中国在确保工人工资按时发放上作了很多努力,其中间不可能再有分包或包工头;在工时问题上,大部分工人愿意多工作,以赚取更多的加班工资……

110下午2点,SACOM在北京召开“回应新世界发布会”。SACOM在声明中称,根据中国建筑法的规定,发展商均应对建筑工程施工过程承担管理和监督责任,不能一推了之。三个小时后,新世界公司发布了《对SACOM报告之进一步回应》。

一场口水战在所难免,这样的经历对SACOM来说并不意外。

据丘梓蕙介绍,SACOM成立至今,调查过的企业有迪士尼、佐丹奴、堡狮龙、戴尔、惠普、宏基、苹果、玖龙纸业。如今,再加上一个最新的新世界中国地产。这一长串的名单背后,是一个个实力雄厚的国际知名企业。与它们相比,SACOM的力量实在微不足道,但他们却总是扮演那只挑战大象的蚂蚁角色。

蚂蚁VS大象

SACOM发布的第一份报告叫做《寻找米奇的良心》。

2005年夏天,SACOM针对迪士尼在内地代工厂的工人权益进行监察,并在当年8月香港迪士尼乐园开张前夕抛出这份报告,谴责迪士尼的代工厂存在严重违反中国《劳动法》和迪士尼《生产行为守则》的情况。

丘梓蕙参加了这次调查。此前,身为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的学生,丘梓蕙自己十分喜爱米老鼠标志三个圆圈的设计美感,但调查经历使她对迪士尼感到失望。

这份报告引起了很大轰动。迪士尼被迫和SACOM谈判,但结果无疾而终。

2006 年暑假,丘梓蕙再次进入珠三角,对另外三家为迪士尼供货的外资厂商进行调查。在此基础上,SACOM发布了第二份报告《继续寻找米奇的良心》。

2007131,这家工厂突然关闭,800余名工人瞬间失业。迪士尼公司事后发表声明表示,授权商自己无意作出修整,认为迪士尼国际劳工准则过于严谨,并与迪士尼终止了合作关系。工人则将工厂倒闭的责任归咎于前来调查的丘梓蕙。一份旨在促进企业改善的监察报告,却在客观上加速了工厂关闭、工人被遣散的结局,丘梓蕙觉得很无奈。

20084月,SACOM再度发布《2008年首季香港上市企业内地血汗工厂报告》。这一次,他们将矛头指向了玖龙纸业。

当年两会期间,以全国政协委员身份出席的张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新《劳动合同法》颇有微词。她的高调引起了SACOM的注意。“香港从没有人关注过香港资本在内地的行为,既然张茵在两会时高调反对《劳动合同法》,我们就想到她的企业去看看她做得到底如何。”丘梓蕙说。

经过调查,SACOM认定玖龙长期存在严重违反中国劳动法规的情形,玖龙纸业于是被冠以“血汗工厂”的称号,SACOM称其为“港企之耻”。

当年526日,广东省总工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了“东莞玖龙纸业不是‘血汗工厂’,但存在严重的以罚代管、工伤事故较多、超时加班等四大问题”的调查报告。

“我们认为工会这次的响应相当积极,是企业与工会之间的交流合作的典范,是一个很好的经验。”对于广东省总工会的回应,丘梓蕙给予了积极评价。

一个组织的诞生

丘梓蕙是SACOM的创始人之一。2005年大学毕业即进入SACOM成为全职工作人员,拿着相当于香港刚毕业大学生的工资,却乐此不疲。

SACOM是一个“蚊型”的民间团体,全职工作人员只有3人,成员有40个左右,而全球的学者顾问多达100多人。经费部分来自学者捐款,部分向欧洲的慈善基金申请,但“所有接受的捐款不会超过本会收入的三分之一,以维持本会的独立性。”

关注大企业是SACOM的一个策略。丘梓蕙介绍说,大企业更加注重公众形象,如果它们的代工厂经过调查是“血汗工厂”,SACOM花几千块钱做一个报告,就可以让他们建立起来的良好形象被破坏。在社会压力下,工人的生产条件和待遇就会有所改观,这对其他小企业有榜样和示范作用。

中国资深劳工问题专家、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一直关注着SACOM的成长。他对SACOM的建立以及取得的成绩给予了高度评价,作为一个学生组织,揭发那些不遵守法律的企业,保护工人的权益,是“表达消费者意见的一种很重要的形式”。令他有些遗憾的是,SACOM却是一个香港的民间组织,内地还没有人从事这样的工作,“这是内地的媒体和NGO的悲哀。”

要改变工厂和大公司的态度却非常困难。SACOM已调查过的企业中,SACOM前年成功迫使迪士尼直接介入一单代工厂倒闭的工人赔偿个案。“这是三年来施压的成果,间接令迪士尼承认对其代工厂工人的责任,而且迪士尼也在考虑对工人进行培训。”丘梓蕙说。

惠普已开始进行NGO入厂做工人培训,戴尔则未有任何进展。“玖龙引起了内地极大的社会回响,最后广东省总工会介入,成立独立调查小组。”丘梓蕙说,香港的企业对SACOM的报告则很反感,而且态度很消极。

在一些人看来,SACOM在用发达地区的标准来衡量发展中地区。丘梓蕙则认为SACOM的做法非常配合国情,“我们对国情有深入的了解,而且我们并不是以国际什么标准去衡量每一间工厂的行为,而只用我们国家的法律法规(如《劳动法》)去衡量是否违法及无良。

欧美发达国家的经验表明,企业履行社会责任并非自愿,而是迫于消费者力量的崛起及压力。SACOM要想唤醒中国消费者的力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7下午2点,丘梓蕙组织了30多个学生来到位于香港中环皇后大道的新世界集团的大礼堂进行抗议,拉出横幅标语,以表示对中国农民工的支持,并要求新世界中国立即监督辖下的施工商。他们还颁给新世界集团“最差企业公民奖”,而新世界也接受了这个奖。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私募“大女主”李蓓官宣不再发文,劝告投资者:多关心经济,少关注八卦
药企加速布局中药配方颗粒领域,中药板块同步异动拉升!中药配方颗粒领域或将迎大变局
行程卡“摘星”!机票、酒店搜索猛涨,某旅游平台员工喜极而泣:重大利好
一包辣条能撑600亿估值?卫龙上市心不灭,却难逃网友吐槽食品安全、低俗营销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