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丘婚纱城,关于“幸福”的烦恼

每日经济新闻
2024-02-01 16:13:49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寄托“幸福”的生意还好做吗?

漫步在苏州虎丘婚纱城,西式婚纱、中式秀禾(中式新娘嫁衣)⋯⋯琳琅满目的嫁衣映入眼帘。“越看,越挑不好。”记者身边路过的几位顾客也挑花了眼。

前几年,虎丘婚纱城内售卖的大部分是西式婚纱,但随着中国传统文化日益受到年轻人的喜爱,这几年,中式婚礼也越来越流行。婚纱城中,中式秀禾店铺也越来越多。

客流、物流聚集,如今的虎丘婚纱城已经形成了一条产业带,集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记者了解到,虎丘婚纱城内有不少商户都是安徽人,其中又以六安人居多。不过,2018年5月,苏州启动“331”火灾隐患大整治后,不少商户将工厂搬回了六安。

消费者喜好快速迭代、分化,虎丘婚纱城的商户们如何应对,这个寄托“幸福”的生意还好做吗?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实地走访虎丘婚纱城。

迁移:工厂从苏州到六安

2002年,安徽六安人霞姐跟随同乡一起来到虎丘打工,接触到婚纱这一行。刚来时,市场上做婚纱的还不是那么多,随着客户需求量的一步步扩大,霞姐看到了商机,决定出来单干。

2009年,在虎丘婚纱一条街,霞姐开设了自己的店铺。楼上工厂,楼下店面,几个工人、几台机器,霞姐的生意就这样起步了。

“那时候你弄个小店铺,弄个楼梯口都可以开店面。”与现在豪华的婚纱城商场不同,霞姐刚创业时,同行不少店铺都十分简陋,做出来的婚纱也远不如现在这般精致,但照样热销。

“以前的衣服哪有这么好看,随便做做,上面贴两朵花,也没有这么好的料子,(客户)还得抢,货都是供不应求的。”霞姐回忆道。

2018年,苏州启动“331”计划后,为响应号召,与大多数商户一样,霞姐将婚纱的生产端搬回了六安。在老家,工厂由原先的两百多平方米变成了七八百平方米的规模。店铺也搬到了如今的婚纱城商场内。

苏州的房租、人工费用较高,本地的工厂逐渐搬离后,工人也开始分散。留在苏州,招工也越来越困难。搬离,对于霞姐而言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生产转移回六安后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最初,霞姐的工厂设在六安丁集镇,但由于镇上人少,距离市中心有几十公里,招工依旧困难,最后不得不搬到六安市区周边。

现在,霞姐的苦恼是,年轻人不愿意从事婚纱制作行业。在霞姐的工厂里,70、80后占了绝大多数,但他们往往还兼顾着带小孩,平时得接送孩子上下学,周末只能将孩子带到工厂来。

开厂不容易,霞姐估计,目前虎丘婚纱城近八成商户没有自己的工厂,很多都是从同行那里拿货,最后卖百家货,霞姐自己就供应了商场十几家商户的部分货源。

童姐也是虎丘婚纱城的商户之一,2015年首批响应政府号召,她率先在虎丘婚纱城商场内拿下了两家门店。

不过,童姐的工厂还在苏州。为何没搬走?据童姐介绍,目前70%的工厂都已经搬离苏州,但由于自己合作的服装厂房在当地,有配套的设备,加上已定居苏州,在六安也没有合适的人脉,之前的老员工也都在苏州,因此并未选择搬走。

趋势:外贸订单占比下降

2000年,童姐进服装厂打工,当时带她的师傅是一名设计师,几番接触下来,童姐爱上了这行,决定也当一名设计师。

2006年,童姐开设了自己的店铺,开始时做的是晚礼服。当时规模不大,结构也是“上厂下店”,工人只有几个。用童姐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个“小作坊”。

2011年,童姐转行做起婚纱,“那个时候我发现,婚纱需求比较多,但做精的人并不多,我就看好了婚纱板块”。

2011年—2017年,是童姐至今难忘的黄金期:能接到大量外单,不少客户通过义乌的第三方公司进行对接,外销占总产量的65%左右,订单出口至墨西哥、斯里兰卡,以及部分中东国家。但现在,往日火热光景不再,童姐接到的外销订单只占总产量的约30%。

童姐称,2022年之前,顾客需要排队试穿。

为了提升竞争力,目前,童姐店铺内共展示了六十余款婚纱,并以每月六七款的速度上新,下游客户以中高端的礼服馆居多。

下游客户要求越来越高,婚纱设计要多样,能彰显个性需求,面料变化大、产品迭代快、生产成本高、招工也越来越困难。面对越来越“卷”的行业,霞姐也直言不好干。

霞姐店铺内共有百余款婚纱,但她说,这并不是全部,在老家六安的大店内,陈列的婚纱品种更齐全,为了方便顾客看货,在婚纱城的店铺中并不会挂版太多种类,未挂出的版型,客户可以直接在朋友圈里选款。

虽然品种丰富,但对于普通个人消费者而言,其实很难辨别婚纱的款式是否过时。“昨天我发现有一个客户,2017年的婚纱,他发朋友圈还在给新娘穿。”童姐说,不是专业人士,不做攻略很难知道婚纱的款式新旧。

风潮:新中式原创受欢迎

早在1997年,金宝集团就开始做婚纱了。到了2020年,当不少企业推崇国际大牌独家代理时,公司却突然转型开始做起新中式,完全剔除了婚纱板块。

金宝集团市场部总监卞小青介绍:一方面,受当时疫情影响,公司产品无法出口;另一方面,随着中国风的兴起,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热爱中华文化,公司便瞄准了新中式赛道。

为了转型,公司的设计团队全部换人。公司更需要对中国历史、文化、习俗、相关样式、工艺有深入了解的专业人员,从产品生产到实际应用过程中,有哪些“讲究”,都需要进行系统化的学习。

转型前,金宝集团的外贸订单占比过半,转行做新中式后,外贸订单占比仅在3%—4%。不过,转型成效显著:目前,青睐中式秀禾的消费者越来越多,不少高端礼服馆主动找上门寻求合作。

金宝集团的工厂目前也仍然在苏州:一方面,高端礼服制作成本高,不方便长途运输;另一方面,如果礼服不合身,也能第一时间为顾客调整。

“很卷,超级卷。”不仅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盗版难题也是制约品牌发展的一大因素。卞小青表示,不仅商家要增强版权意识,给公司设计出的婚纱、秀禾申请专利,消费者教育也是很重要的一环,要支持原创。

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起诉成本高、维权难度大、诉讼时效长。胜诉后,侵权方付出的代价较小,这些也十分困扰原创设计品牌。

童姐介绍,政府部门目前在婚纱城一楼设点,若商户申请过版权的原创设计被抄袭,对方可以帮助商户去协调或处罚。

对于盗版现象,霞姐看得比较开。产品做出来,为了宣传,商家往往会将图片发到小红书、抖音等平台,盗版厂商甚至不需要到店,就能成功仿制。若将产品放在家里,虽没人仿制,但卖不出去。“只能说大家都在仿,你趁那个机会多卖点,总归你们家是原版。”

为了应对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市场,高端化、品牌化也是商户努力的方向。

“我们现在的设计团队都是95后,甚至还有00后,都是应届生,很年轻。”卞小青说,这是为了与年轻人的审美更贴合,而为了让衣服上身更舒适,在选材时,工厂也会选用更为透气的秀禾面料及进口的辅料。配饰上,由于塑料饰品容易显得没质感、廉价,金宝就选用玻璃、仿珍珠、高档锆石等作为材料。

线上渠道方面,卞小青称,公司目前在小红书、抖音上都有推广,但并没有开设店铺,因为每一款秀禾都需要量身定制,不方便退换货。

霞姐们的烦恼却有些不同:较高的退货率,高昂的运费。“有的人,回家不喜欢就退回来;有的人穿完以后退给你。”


本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程雅 

编辑:张海妮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美团医美驶入深水区,用户数破6000万,从种草到履约保障
面临百亿债务,湖南龙头超市步步高仍在等待救援,称要“全面学习胖东来”
央行发售520心形纪念币遇冷,交易价格已跌破发行价,业内:“亏怕了”
20只东北虎死亡揭开动物租赁乱象:租老虎月均五六万,商家建议“先打招呼”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