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打工人,正在“占领”日本

马欢
2023-02-27 18:50:54
来源: 时代周报
他们的工资待遇,较同岗位的日本人要低很多

在日本,24小时营业便利店随处可见。

便利店里的店员说着流利的日语,动作熟练,彬彬有礼。但细心的顾客们渐渐发现,最近越来越多店员,都来自越南。

据日本媒体报道,由于工作量大,需要熬夜上班,且工资相对较低,便利店工作不太受本土日本人待见,越南人因此成了主力员工。

不仅如此,日本厚生劳动省今年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0月底,外国劳动者较上年增加95504人至182.2725万人,人数创新高。从外国劳动者的国籍来看,越南数量最多,达46.2384万人,占了整体的25.4%。

越南人以技能实习生、留学、特定技能等各种名义来到日本,一边努力学习技能和知识,一边进行打工。

在日本的外国劳动者的平均月收入大约是21万8千日元(约合人民币11195元),折合年收入的话大约是261万7千日元(约合人民币13万元)。对于这些越南人来说,在日本打工工资远比在越南高,他们省吃俭用,努力攒钱,然后汇给在越南的家人们。

但同时,他们也要忍受异乡打拼的寂寞,无良中介的盘剥,相对恶劣的劳动环境和歧视性的劳资待遇。

图源:社交媒体截图

欠债留学

一般人听到“留学生”三个字,脑海中浮现的多半是家里出钱,送出国学习的年轻学生。但在日本,相当一部分来自越南的留学生,家境一般,远赴日本是为了打工养家。

20岁的熊小姐来自越南芽庄,父母在乡下务农,家里还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其中一个哥哥已经去巴基斯坦当建筑工人了,她来到日本留学,并不是为了读书,而是希望找份好工作,养活家里人。

高中毕业后,熊小姐就在网络上看到日本留学代办中心的广告,广告上写着,“到日本去!来日本留学,一边学习一边享受生活,每个月轻松拿2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0000元)”。

越南中介机构还鼓吹,日本文明高度发达,遍地是机会,只要勤劳肯干,没有拿不到的薪水。

不富裕的熊小姐一家对此心动了。为了送她去日本,家里人把田地拿去抵押,借了15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77700元),用于缴纳中介费、留学费和路费等。

到了日本后,熊小姐和其他越南人一起住在老旧的公寓里,一边要抓紧时间学习日语,一边去打工。

在日语学校的介绍下,熊小姐找到一份工作——帮便利店做三明治。

由于日本政府对留学生打工时间有限制,一周打工时间不能超过28小时;放假期间,一天的打工时间限制在8小时之内,一周不能超过40小时。

在此限制下,熊小姐只能每周工作三天,从下午5点工作到凌晨3点,每月收入约为12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200元)。

这个收入,和留学广告鼓吹的待遇有明显差距,但熊小姐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因为背着全家债务,她不能反悔,只能继续呆在日本,努力打工。

图源:社交媒体截图

日本政府从2008年开始推出“留学生30万人计划”,积极招收来自全世界的留学生。

据日本法务省发表的《令和元年末(2019年)在留外国人人数调查》显示,在日本的越南人中,有20%左右是留学生。

这些留学生大多认为,留在日本工作,是他们重要的人生规划和目标。为此他们不惜借款欠债,也要争取留下来的机会。

甚至有些越南人不惜铤而走险,在签证到期后非法滞留。根据日本法务省出入国管理厅发布的统计数据,截止2019年7月,非法滞留日本的外国人里,越南人排到了第一名,总数为1万3325人,刷新历史记录。

对于他们来说,赴日就是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哪怕非法滞留,在日本打工的收入,也比在越南多。

外国人实习生制度

除了留学生计划,在日打工的外国人主要依靠的还有——“外国人技能实习生制度”,这是一个为了解决日本国内劳动力不足的而引入的制度。

2015年,日本政府修正了该制度,把留日时间从原来的3年延长到5年。由此,赴日的越南技能实习生人数激增,从2016年的3万余人到2019年末增至19万3千余人。

来自越南的技能实习生人数是所有国家中最多的,他们从事的工作,也大多是日本年轻人嫌苦嫌累不愿意干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比如纺织、农耕、畜牧、捕鱼、养殖、建筑、食品加工等。

这些行业大多很辛苦,工资待遇却较同岗位的日本人要低很多。

在NHK的纪录片中,同样是从事捕鱼行业,外国技能实习生在捕鱼器任务繁重,捕捞一次只能分到13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650元)的固定工资,同一艘船上的日本船员轻松就分到了2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02274元),两者相差超15倍。

“当我知道其他人赚多少钱的时候,特别失望,特别颓丧。”一位实习生无奈笑着说,“但是没办法。”

按制度规定,外国技能实习生通常只拿固定工资,而且是按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来计算。

图源:社交媒体截图

还有更过分的事情,2022年10月,日本媒体爆料,11名在日越南实习生遭遇血汗工厂。这些实习生均为年轻女性,她们被爱媛县西予市一家缝纫公司接收,自2019年以来每月加班超过100小时成常态,每人至少被欠薪约16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82000元)。

一名实习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因为担心丢工作,一直不敢对公司说(自己的诉求)。希望公司能够支付我们应得的报酬。”

缝纫公司负责人承认拖欠薪资问题,但却解释称是因为“与海外产品的竞争激烈,国内制衣工钱低,经营困难”。

面对这种收入和待遇的不平衡,导致了在日越南人犯罪事件随之激增。

据日本警方掌握的数据,越南人占在日外国人的14%,但被检举的犯罪案件占外国人犯罪的35%,成为在日外国人中犯罪率较高的群体。

日本人表示,疫情后,很多当地工厂停产甚至倒闭,大量越南务工人员没有稳定收入,经济压力也随之增大。这一系列的犯罪事件,也让越南人在日本社会中的风评急转直下。

爱知淑德大学教授指出:“现在一些对在日本生活失望而犯罪的情况很多。国家和接纳外国劳动者的企业应该重新认真思考待遇问题”。

无论如何,对于日本来说,敞开怀抱接纳外国劳动者,已是不可逆的趋势了。

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的数据,日本劳动年龄(15~64岁)人口将从2015年的772万人,下降至2030年的683万人,降幅高达11.5%。

随着劳动年龄人口数量的下降,从事制造业的人员将会愈发减少。而因为劳动力短缺,日本制造业也面临后继无人的窘境。

显然,日本需要采取新战略,更加宽容地从全世界吸引并接纳多种多样的人才。

一位外国劳工政策的研究员表示:“这些外国劳工们,虽然看上去普遍留恋日本,但他们定义幸福的坐标,始终还是在自己的故里。”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欧洲杯带火出境游,中国球迷计划30天花6万元观赛,当地酒店房价飙涨
逾期债务超43亿!傲农生物部分股权遭拍卖,法拍“牛散”838万接盘江西富豪?
安永:上半年A股IPO融资额或超300亿元,硬科技企业仍是上市主线
在美国,应届生愁找工作:双学位也没人要,有的索性回家啃老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