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招行笔杆子”秦季章重塑吉林银行遇挫,前三季度净利润几乎缩水一半

黄宇昆
2022-12-08 12:15:14
来源: 创业圈

文|记者黄宇昆

年关将至,又有一家省级法人银行行长正式确定。

12月5日,吉林银保监局核准了秦季章的吉林银行行长任职资格。这位出生于1968年的博士是业内公认的“零售老将”,曾在招商银行工作了15年,2020年挂职担任吉林银行副行长,自此和吉林银行结下渊源。

今年6月,经吉林银行董事会审议通过,同意王立生辞去吉林银行行长职务,同时聘任秦季章为吉林银行行长,彼时,王立生已出任吉林银行董事长。日前,有媒体报道称,王立生有望出任吉林省联社理事长,这意味着,这家总资产超过5500亿元的省级城商行或由秦季章掌舵。记者就业绩、人事变更等问题拨打了吉林银行相关联系电话,未能接通。

秦季章赴任吉林银行后,该行提出打造“吉林第一零售银行”的变革愿景,但道路是曲折的,零售转型是否会出现水土不服?作为吉林省唯一一家本土城商行,吉林银行今年前三季度的业绩难言乐观,不仅营业收入同比下降,净利润更是接近腰斩。

新行长秦季章的零售基因

时隔5个月,吉林银行行长秦季章的任职资格获监管核准。

公开资料显示,秦季章出生于1968年,早年曾在进出口银行工作。2001年底加入招商银行,此时招行第二任行长马蔚华上任已有两年,秦季章依靠优秀的工作能力成为了马蔚华的左臂右膀,先后担任招商银行总行办公室副主任、主任,党委宣传部副部长、部长,党委办公室副主任、主任,工会副主席,招商银行总行业务总监兼总行办公室主任、总行运营管理部总经理、总行流程办主任,期间他还曾兼任了一段时间招商银行杭州分行行长。

2016年,秦季章被调去参与招商局仁和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筹建,后任招商局仁和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党委书记、副总经理等职。

2020年4月,秦季章挂职担任吉林银行党委副书记、副行长,此后不久,吉林银行便开启了零售变革战略。在招商银行工作时,秦季章具体负责招行战略、品牌、文化以及服务管理、流程再造等方面工作,期间见证和参与了招行2014年酝酿、2015年开始的零售转型的全过程,有业内人士评价其为招行的“笔杆子”“大内总管”,秦季章对于零售转型可以说是轻车熟路。

在吉林银行工作两年以来,秦季章在推动该行零售转型上功不可没,据该行2021年报称,截至报告期末,该行个人贷款规模达692.97亿元,同比增长20.79%,个人信贷业务净增额连续4年居吉林省单一法人金融机构首位。今年6月,吉林省政府决定,建议秦季章为吉林银行行长人选。

除行长外,吉林银行董事长今年也发生了变更。2月,吉林银行董事长陈宇龙卸任,履新长春市委常委、副市长,行长王立生被提名为董事长人选。两个月后,吉林银保监局核准了王立生的董事长任职资格。

秦季章曾撰文表示,王立生和陈宇龙搭班期间,共同谋划了吉林银行改革变革蓝图,因此,王立生接任董事长,最有利于保证吉林银行战略的连贯。

不过,有媒体日前报道称,王立生有望出任吉林省联社理事长,若事实如此,王立生将成为吉林银行历任董事长中任期最短的一位。

目前,吉林省联社理事长由高壮担任。资料显示,高壮出生于1962年11月,已到法定退休年龄。记者注意到,高壮也曾在吉林银行任职,2015年10月至2018年2月任吉林银行党委副书记、行长。根据吉林省联社官网介绍,截至今年9月末,全系统资产总额9333.3亿元,负债总额8758.3亿元,存贷款规模及增量均居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第一位。

净利润接近腰斩,不良贷款率上升

吉林银行是经银监会于2007年10月批准,由长春市商业银行更名为吉林银行,吸收合并吉林市商业银行、辽源市城市信用社而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11月再次完成吸收合并吉林省白山、通化、四平、松原等四个地区的城市信用社。截至今年9月末,吉林银行资产总额达5570.71亿元。

根据吉林银行2022年半年报,该行前三大股东分别为韩亚银行、吉林省金融控股集团、长春市融兴经济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11.92%、9.11%、8.32%,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身为省级城商行,吉林银行的经营情况并不乐观。2017年,吉林银行净利润达到历史高点31.14亿元,2018年却直接骤降至12.09亿元,此后该行净利润虽逐年回升但也再未回到巅峰。今年前三季度,吉林银行实现营业收入79.27亿元,同比下降4.01%,实现净利润7.04亿元,同比下降48.79%,似乎预示着当年净利润腰斩的情况又将重演。

对于业绩下降的原因,该行在半年报中解释称,营业收入同比减少主要因受疫情影响,部分贷款户偿还利息出现困难,逾期超90天冲减表内利息收入转表外核算导致。此外,净利润同比减少的其他影响因素为:一是受经济环境影响,不良贷款略有上升,为增强该行抵御风险能力,信用减值损失计提金额同比增加;二是薪点值优化和引进人才导致人力费用增加。

此外,吉林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偏高,截至今年6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达到2.23%,较年初上升0.44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40.79%,较年初下降10.88个百分点。联合资信出具的最新评级报告认为,考虑到吉林银行信贷资产质量仍面临较大下行压力,该行贷款拨备面临较大压力。

事实上,除了资产质量下行,吉林银行的违规问题同样不容忽视。12月以来,吉林银行收到了多张来自吉林银保监局的罚单。12月1日,该行因监管意见整改落实不力、非信贷资产风险分类不准确等被罚140万元;12月6日,该行又因投资资金未按约定用途使用被罚50万元。

总行频受处罚,其分行也不例外。12月1日,吉林银行长春分行因信贷资产风险分类不准确被罚150万元;12月2日,吉林银行长春东盛支行因贷款资金未按约定用途使用被罚50万元。

招商银行作为业内标杆,想要效仿其成功经验的银行不计其数。虽然秦季章有着在招行的丰富经验,但他能否带领吉林银行摆脱业绩泥潭,打造成“吉林版招行”,有待于观察。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