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通内斗不休:原董事长被立案调查,称与前山西首富有经济纠纷

李馨婷
2022-12-04 12:03:58
来源: 时代周报
一场前董事长与前实控人之间的罗生门

跨境电商行业的“黑五”已行至尾声,一场争斗却在曾经的A股跨境电商龙头企业内上演。

12月2日晚间,跨境通(002640.SZ)发布《关于原董事长、总经理因涉嫌职务侵占被立案调查的公告》,称从公安机关获悉,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徐佳东因涉嫌职务侵占已由太原市公安局万柏林分局立案侦查。在其卸任后,跨境通发现其在职期间存在侵害公司利益的犯罪行为,目前已经公安机关侦查查实,具体金额及涉案人员尚待有关部门的最终确认。

对于指控,徐佳东却另有说辞。据行业媒体报道,12月3日,徐佳东本人在朋友圈发布了公开回应。

对于跨境通方的公告,徐佳东表示,自己所面临的调查是因为跨境通曾经的实控人杨建新与他个人的经济纠纷、私人恩怨,自己2021年时被迫离开亲手创立的环球易购,而杨建新则利用强大的能量资源对他本人穷追不舍。

“对本人职务侵占公司巨额资产的指控完全是诬告陷害,是错误将经济纠纷拔高为刑事案件。本人有足够的证据自证清白,而且本人已掌握关于杨建新多年来各种违法犯罪的大量证据。既然没有退路,本人将拿起法律武器,用尽一切合法手段来争取公平正义!” 徐佳东在回应末尾如是说道。

就跨境通与徐佳东双方发布的公告,12月2日—3日,时代周报记者先后联系跨境通与徐佳东本人,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眼下,跨境通与徐佳东各执一词,纠纷走向并不明朗。但可以确定的是,徐佳东确实对跨境通的业绩有明显影响:靠着收购环球易购,跨境通的业绩规模曾经高速增长,从十亿规模飞升至百亿级别。然而,随着环球易购业务爆雷,跨境通的业绩也产生巨幅亏损,并在2021年一度濒临退市。

2022年9月,跨境通提交的撤销退市风险警示申请顺利通过,免去退市一劫。但从当前的形势看,内外交困的跨境通,业绩早已不复当年。

图源:图虫创意

靠收购实现营收增长

跨境通前身为山西百圆裤业连锁经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百圆裤业”)。百圆裤业于2011年上市,上市时,公司主营业务为服装销售,主要面向国内二、三、四线城市的门店网络,向25-55岁的中等收入消费群体销售裤装产品。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杨建新、樊梅花夫妇。

2014年,为把握跨境出口零售电商的发展机遇,百圆裤业收购了彼时国内领先的跨境出口零售电商企业环球易购。

环球易购总部位于深圳南山,被收购时拥有包括服装类与3C电子产品类在内的多个自建专业品类垂直B2C电商平台,并在亚马逊等大型电商平台上开设旗舰店。2013年,环球易购主营业务收入已达4.66亿元,同比增速达135.06%,这一营收规模,已超过百圆裤业2013年4.46亿元的营收。

而徐佳东正是环球易购的创始人。公开资料显示,徐佳东为中国国籍,出生于1977年,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获博士学位。2007年,徐佳东创建跨境电商企业环球易购。

2015年6月,由于收购环球易购后跨境电商已成为公司主要收入来源,百圆裤业更名为跨境通。徐佳东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担任跨境通董事长、总经理等职位,直至2021年5月辞去公司所有职务。

尝到了收购扩张的甜头,2015—2018年,跨境通又分4次完成了对跨境电商企业前海帕拓逊(下称“帕拓逊”)的100%股权收购。

帕拓逊主营品类为3C电子产品,公司面向欧美电商市场推出的mpow等品牌颇为畅销,2016年,公司营收已达12.89亿元。2018年1月,跨境通收购跨境进口电商企业优壹电商。

通过收购,跨境通业绩直线上升。

2014—2018年,跨境通营收从8.42亿元快速上升至215.34亿元,归母净利润则从0.33亿元上升至6.23亿元。环球易购、帕拓逊与优壹电商三家子公司构成了跨境通的主要营收来源,2018年,环球易购营收124.07亿元,帕拓逊营收34.17亿元,优壹电商则在同年2月—12月实现营收56.11亿元。

4年间,跨境通的市值增加了约15倍。通过跨境通成功的资本运作,2015—2017年,杨建新连续三年被胡润富豪榜评为山西首富。

图源:图虫创意

实控人反复变更

作为跨境通营收的功臣,2014年公司被收购后,徐佳东曾前后担任跨境通董事长、总经理,并短暂成为跨境通实控人。

2018年9月21日,跨境通发布《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暨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公告显示,徐佳东与跨境通原实控人杨建新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杨建新拟将其直接持有的占公司总股本6.94%的跨境通股票所对应的可支配表决权,一次性不可撤销地委托给徐佳东。上述协议签署生效后,徐佳东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但没过多久,2018年11月7日,徐佳东与杨建新又签署了《撤回表决权委托协议》,杨建新与妻子樊梅花重新成为跨境通实际控制人。

2019年9月12日,杨建新与新兴基金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杨建新及其一致行动人计划将合计持有的1.02亿股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的6.55%)转让给新兴基金,并将合计控制的15.47%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后者。交易实施后,新兴基金成为公司拥有表决权数量最多的股东。

在公司实控人的反复变动间,跨境通的业绩也出现了波动。

2019年、2020年,跨境通营收分别为178.74亿元与170.21亿元,归母净利润则从亏损27.08亿元扩大至亏损33.74亿元。

环球易购业绩的恶化直接导致了跨境通的业绩下滑。

2019年与2020年,受欧美市场销售规模下降带来的清理滞销存货和计提存货减值准备的影响,以及资金链紧张、信贷额度急剧缩小所引发的经营费用匮乏情况,环球易购营收从85.06亿元下降至56.29亿元,净利润亏损从26.51亿元扩大至29.53亿元。

经营情况恶化让环球易购开始大量裁员,并导致了环球易购旗下多个自营平台大量用户、业务等流失,第三方大量账号关停的情况。

同一时期,时任跨境通董事长的徐佳东也因公司年报与业绩预告披露内容差异较大、未在规定期限内对业绩预告作出正确修正行为,先后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山西监管局与深圳证券交易所采取监管措施、给予处分。

2021年,跨境通行至至暗时刻。

当年3月23日,跨境通拟将帕拓逊100%股权以20.20亿元转让。

同年5月,跨境通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和“其他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跨境通”变更为“*ST 跨境”;与此同时,徐佳东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跨境通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等职务。

12月,环球易购因无法清偿到期债务、明显不具备清偿能力等原因,被相关债权人提出破产清算申请。自环球易购进入破产程序后,跨境通丧失对环球易购控制权,环球易购将不再纳入跨境通合并报表范围。

一系列冲击下,跨境通2021年业绩风雨飘摇。年报显示,2021年,跨境通营收仅88.18亿元,同比下滑46.31%,归母净利润在此前两年的巨亏后勉强回正,为6.73亿元。

2022年上半年,跨境通营收33.94亿元,同比下滑35.88%;公司归母净利润仅为828.61万元。

图源:图虫创意

业绩大跳水

失去环球易购与帕拓逊两大营收来源后,跨境通的业绩主要靠优壹电商支撑。半年报显示,主营产品为母婴用品的优壹电商营收31.1亿元,占跨境通总营收比例为91.63%。

此外,作为跨境通服装出口业务主要经营渠道的独立站ZAFUL,经营情况也难以令人满意。

ZAFUL由跨境通子公司飒腾运营,2022年上半年,飒腾营收1.72亿元元,净利润亏损3589.09万元。

与此同时,ZAFUL的运营数据也呈下滑趋势。截至2021年6月30日,ZAFUL网站注册用户数为5309.63万人,月均活跃用户为1087.49万人;截至2022年6月30日,ZAFUL注册用户数虽然上升至5532.32万人,月均活跃用户数却下滑至771.03万人。

ZAFUL也是“高开低走”。2019年度“BRANDZ中国出海品牌50强”榜单中,ZAFUL位列中国出海品牌综合排名第23名。而根据《2021年BrandZ™中国全球化品牌50强》报告,ZAFUL排名已跌至第43位。

2022年9月28日,跨境通发布公告,称公司提交的撤销股票交易退市风险警示和其他风险警示申请已获得深圳证券交易所审核同意,公司股票简称将由“*ST跨境”变更回“跨境通”。同日,跨境通还发布公告,称收到环球易购通知,获悉环球易购全资子公司香港环球易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香港环球”)已进入强制清盘程序。

尽管摆脱了退市风险,但失去营收引擎环球易购的跨境通,如今面临的不只是前董事长与前实控人之间的罗生门。根据8月31日跨境通发布的《关于重大诉讼仲裁及进展公告》,自公司2021年4月30日开始披露诉讼与仲裁进展公告至2022年8月31日止,跨境通及下属公司累计新增诉讼、仲裁15项,涉及诉讼金额合计2.87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9.88%。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体验五分钟排队一个半小时”,环球影城客流恢复!消费者:工作人员对待游客像赶羊一样
“车圈铁娘子”来坐镇,小鹏汽车或重现哈弗H6奇迹,特斯拉、蔚来会紧张吗?
40家房企业绩预亏:新一轮人事洗牌已启动,精简区域成“动刀”重心
2022企业IPO之变:融资额、发行市盈率、破发率创十年新高!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