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向高额“苹果税”妥协背后:中小开发者敢怒不敢言,各路巨头抨击多年

冯潇慧 郑栩彤
2022-12-04 11:44:48
来源: 时代周报
开发者苦苹果税久矣

本以为近期马斯克公开指责苹果税,会为广大开发者带来福音。没想到仅两天后,马斯克便与库克握手言和,一切没有任何改变。

所谓苹果税,是指在App Store上年收入在100万美元以上的App中,苹果对应用内发生的数字内容消费收取30%的分成,年收入在100万美元以下的中小开发者抽成比例则为15%。

不仅马斯克认为苹果抽成过高,许多中小开发者同样这样认为。

赵奕(化名)是全球数千万苹果开发者中的一员,在苹果生态运营App已有几年时间。

“虽然抽成是高了一点,但没有办法,苹果的系统是闭源的,只能从App Store下载软件,我们想做苹果用户的生意,就得接受这样的规则。”赵奕向时代周报记者无奈说道。

尽管早在马斯克之前,如瑞典音乐流媒体巨头Spotify、美国游戏大厂Epic Game(下称Epic)等便已就抽成问题声讨苹果,但苹果依然不为所动。

苹果WWDC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iOS生态应用开发者数量超过2000万,遍布全球70多个国家,生态内应用数量超500万个。

在钉科技创始人丁少将看来,苹果对抽成妥协的概率不大。“虽然未来存在变数,基于市场和品牌考虑,加上行政的干预,苹果有可能会做出让步,但这种让步不会太大。”丁少将说。

绕不开的苹果税

“安卓用户自己刷礼物,苹果用户去公众号刷,别在线刷。”这是B站主播们面对粉丝打赏时常说的一句话,目的便是避开苹果对App内打赏行为的高额抽成。

早在2017年,苹果就在更新的App Store条款中正式指出,通过虚拟货币的打赏,应当被视为应用内购买,苹果将从中提取30%的分成。显然,这是针对国内粉丝经济中新兴打赏行为的一项规定,目的便是保证苹果抽成。

图源:图虫创意

往前追溯,苹果对App Store应用内数字内容付费抽取30%分成,其实由来已久。自2008年苹果上架App Store起,就有此规定。随着苹果用户规模不断扩大,至今苹果手机占据全球约20%的市场份额,2021年出货量达到两亿部,越来越多开发者加入到苹果生态。

5年前,赵奕从某公司App运营岗离职后,产生了做一款优质截图App的想法,在App Store中上架,依靠苹果生态运营,凭借内置的购买项目获得一定收入。

“刚开始打算做iOS系统的App时,我就知道苹果有这样的抽成规则。”12月2日,赵奕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因为没有更好选择,自己必须接受苹果的规则。

尽管只是运营一款小众App,赵奕依然面临苹果的高抽成。然而在他看来,比起原来每月1万多元的工资,做苹果生态的应用收入还是相对可观许多。

2020年11月,苹果宣布将年收入低于100万美元的小型开发商的抽成比例降低至15%,对于赵奕来说,来自苹果渠道的收入提升了20%左右。

面对苹果抽成,并非所有开发商都像赵奕一样乖乖支付。据报道,此前Epic在游戏中曾上线自有支付渠道,以此来绕过苹果的收入抽成。Epic随后被苹果下架,甚至被封掉开发者账号。

一名熟悉App Store运营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确实有这样的途径,设置跳转链接,但在技术上很难避开苹果的审核,一旦被发现,就如同Epic一样面临被下架的风险。”

安卓抽成比例更高

开发商苦苹果税久已,但大多都不敢像马斯克一样正面硬刚,原因很简单:没有更好选择。

第三方渠道商对开发商收取一定比例抽成,并非新鲜事。不仅苹果,安卓阵营的手机应用商城也有类似规定,抽成比例甚至更高。

“苹果就是30%,而一些安卓手机厂商的应用商店是四六分或者三七分,大头给渠道商,剩下的给开发商。”国内某上市公司负责游戏运营的张成(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图源:图虫创意

为何同为渠道商,安卓阵营的抽成比例比苹果还高出许多?

“相对而言,苹果的抽成规则更加公开透明,而安卓阵营的抽成比例有一定议价空间。”12月2日,曾在游戏公司负责相关工作的杨聿(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因为后者属于联合运营,渠道商会根据双方协议,给到开发商一定的资源,比如精品软件推荐、开屏广告等。但苹果的规则相对简单,App Store会根据系统的综合评估去做软件推荐,这没有什么可操作的空间,另外还会扶持一些刚上新、没有收入的小游戏。”

也正是因此,对于中小开发者而言,iOS的软件生态比安卓更好。赵奕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因为安卓是开源,上架的软件很容易就被破解,出现可以替代的免费版本,但苹果不会出现这种现象。

“更重要的一点是,苹果用户质量更好,他们的付费意愿更高,我能在苹果系统上赚到的钱,在安卓系统上是赚不到的。”赵奕说。

“从收益结果上看,在iOS系统投放软件确实比安卓系统回报更大。一方面安卓阵营的手机厂商抽成更高,另一方面,安卓系统并不会向iOS系统一样在下载时App截流,我们可以通过浏览器等渠道推向用户。”杨聿表示。

苹果不妥协

对广大中小开发者而言,一方面苹果势大,另一方面App Store也是当下最优选,即便不满苹果税,也敢怒不敢言。

但巨头企业却并非如此。事实上,马斯克不是第一个抨击苹果税的商界大咖,此前,Spotify、Netflix、Epic等多家科技公司,均与苹果积怨已久,有的甚至对簿公堂。

据报道,早在2018年,流媒体巨头Netflix为反抗苹果税,关闭了App Store直接开通新会员通道,不再支持iTunes支付方式。所有想新开会员的用户,都需要通过网页浏览器或Netflix官方平台进行支付。

2019年3月,Spotify针对苹果税向欧盟提出反垄断投诉,抨击苹果公司对其应用商店的数字化服务收取30%的分成,阻碍了其业务发展。

2020年,Epic因在游戏《堡垒之夜》中上线了自己的支付渠道和苹果发生冲突。Epic认为苹果涉嫌垄断,在美国起诉苹果,指控苹果要求软件开发者为用户的应用内购买支付高达30%的佣金是不合理的。

面对多方“声讨”,苹果依然不让步,毕竟一直以来苹果税都是苹果公司的重要收入来源。根据财报,2021财年中,苹果包括App Store抽佣在内的服务业务实现营收684亿美元,毛利率高达69.7%,而同期苹果硬件产品的毛利率仅有35.3%。

图源:图虫创意

市场研究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苹果每年凭借抽成能从应用程序开发商那里收取约220亿美元的费用。

“苹果 iOS 生态拥有超过 15 万个自主创建和维护的API(数据统计截至2021年三季度),并提供无数的开发工具,这些都是我们为开发者提供的服务,理应获得相应的回报。”库克表示。

“苹果的这种抽成行为,是一种比较普遍的商业盈利模式,存在一定合理性。”12月2日,关于争议颇多的苹果税,钉科技创始人丁少将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大多数互联网公司都会对第三方App收取高额的分成,但苹果却遭到了强烈反对,原因在于苹果拥有过于强大的影响力。

“纵观移动互联网的软件生态,安卓和iOS两大系统撑起两壁江山。与前者开源不同,苹果在自己的闭源系统上有着绝对垄断的资源,使得苹果与其他开发商形成了完全不对等的地位,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确实会对创新和进步造成不利影响。”丁少将表示。

丁少将认为,苹果的高抽成建立在其软硬一体的生态模式优势上,随着此业务带来的营业收入占比越来越高,苹果对这种盈利模式的依赖性也会逐步提高,如果没有政府行政上的干预,苹果很难去做主动性的调整。

或许在部分人看来,硬汉马斯克此次“炮轰”苹果税,甚至扬言要自造手机威胁苹果,此举或许会对持续多年的苹果税产生影响。然而随着马斯克与库克“握手言和”,这一想法很快也随之破灭。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车圈铁娘子”来坐镇,小鹏汽车或重现哈弗H6奇迹,特斯拉、蔚来会紧张吗?
40家房企业绩预亏:新一轮人事洗牌已启动,精简区域成“动刀”重心
2022企业IPO之变:融资额、发行市盈率、破发率创十年新高!
中润光学即将申购:估值偏高,产能消化能力存疑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