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田力“专网通信”骗局再揭盖!这家上市公司虚增营收512亿,或被强制退市

黄嘉祥
2022-12-03 19:57:51
来源: 时代周报
又一家上市公司被曝光联手隋田力虚构专网通信业务,虚增收入和利润

震惊资本市场的隋田力“专网通信”骗局继续揭盖。继*ST泽达(688555.SH)和合众思壮(002383.SZ)后,又一家上市公司被曝光联手隋田力虚构专网通信业务,虚增收入和利润。

12月2日晚,*ST凯乐(600260.SH)发布《关于收到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的公告》(下称《告知书》)。《告知书》显示,*ST凯乐与隋田力合作开展专网通信业务,公司仅在2016年存在少量专网通信业务,其他专网通信业务均为虚假。

自2021年7月披露卷入隋田力“专网通信”案时,*ST凯乐以“受害者”身份示人,称公司专网通信业务大额预付账款存在损失风险,并起诉隋田力关联的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新一代专网”)。时隔一年多,真相浮出水面,*ST凯乐是骗局的合谋者,由公司董事长指挥,多位高管实施造假。

令人咋舌的是,*ST凯乐虚增营收规模之大在A股也属罕见。《告知书》显示,*ST凯乐2016年至2020年定期报告存在虚假记载,累计虚增营业收入512.25亿元,虚增营业成本443.52亿元,虚增利润总额59.36亿元。如根据正式的处罚决定书,公司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公司股票将被终止上市。

骗局逐渐揭晓,下一个倒下的上市公司是谁?

5年虚增利润59亿

从目前披露的线索来看,隋田力编织的这场“专网通信”骗局始于2014年,*ST凯乐是较早“主动入瓮”的其中一家上市公司,其专网通信业务收入占比也是最高。

ST凯乐早在2015年便进军专网通信业务,从简单加工入手,2016年开始向多环节生产制造发展。专网通信产品多环节生产制造业务模式为,销售客户向公司预付10%的定金,并要求公司到具有相关资质的供应商处采购生产所需的元器件,公司全额采购元器件。在产品交付验收完成后,客户付清余下90%货款。

换而言之,*ST凯乐需要预付大量资金给供应商。而*ST凯乐以特殊业务保密为由,长期没有披露前五大供应商、客户的具体信息。在鹏元资信对ST凯乐的《2017年跟踪信用评级报告》中,隋田力身影浮出水面。

报告显示,2016年,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星地通”)是*ST凯乐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23.78亿元;新一代专网就第二大供应商,全年采购金额为20.33亿元。ST凯乐2020年9月回复上交所的监管函显示,上海星地通和新一代专网仍是ST凯乐的前两大供应商。

隋田力控股的上海星地通正是“专网通信骗局”的“总包方”,新一代专网则是推动专网通信业务的一个核心平台。

*ST凯乐的客户也与隋田力有关联。前述报告显示,*ST凯乐主要客户包括中国普天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普天信息”)、浙大网新等。

这是“专网通信”骗局中的普遍手法,供应商与客户都与隋田力有密切关联。在隋田力的操盘下,下游客户与上市公司签订销售合同后仅预付10%的预付款,交付后按约定分期支付,而上市公司则从隋田力指定的供应商处采购原材料并预付100%货款。这一做法普遍出现在融资性贸易的交易模式中,在风险暴露之前,各参与方皆大欢喜,一旦下游客户欠款,上游供应商逾期供货,上市公司便形成巨额坏账。

实际上,*ST凯乐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尝到甜头,专网通信业务成为其业绩快速增长的引擎。

2016年,公司专网通信业务营收便达到51.53亿元,占营收比重为61.19%。2017年至2020年,公司专网通信业务营收分别为111.20亿元、147.33亿元、136.96亿元和77.78亿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73.46%、86.88%、86.36%和91.51%。专网通信成为*ST凯乐的支柱型业务。

直到2021年5月上海电气(601727.SH)爆雷后2月,*ST凯乐在7月23日披露,公司向上游供应商新一代专网采购的三款专网通信产品,出现了11.51亿元的供货逾期,而公司已按合同约定支付了全部合同金额95%的预付款。5天后又公告称,经公司自查,目前新增供货商逾期供货合同23.05亿元,相关款项存在损失风险。

彼时,*ST凯乐以“受害者”自居。据公告,*ST凯乐在2021年6月19日向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案由为买卖合同纠纷,被告是新一代专网,涉案金额为11.51亿元。不过,考虑到本合同纠纷涉及刑事犯罪,因被公安机关立案受理,民事案件不宜继续推进。今年3月底,法院按照未按时缴纳诉讼费已撤回起诉处理结案。

2021年8月,*ST凯乐公告称,由于专网通信业务已停顿,预计短期内不能恢复,公司股票将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凯乐科技”变更为“ST凯乐”,这也是首家因“专网通信”业务波及而被ST的公司。今年5月23日,*ST凯乐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

《告知书》显示,2016年至2020年,*ST凯乐与隋田力合作开展“专网通信”业务期间,*ST凯乐仅在2016年存在少量专网通信业务。其他专网通信业务均为虚假,仅是按照合同规定伪造采购入库、生产入库、销售入库等单据,没有与虚假专网 通信业务匹配的生产及物流,以此虚增收入、利润。

5年来,*ST凯乐虚增利润总额接近60亿元。具体来看,2016年至2020年,*ST凯乐虚增利润总额分别为1.77亿元、9.21亿元、16.31亿元、17.56 亿元、14.51 亿元,虚增利润总额占当年披露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 64.97%、99.99%、144.84%、183.71%、247.45%。经测算,*ST凯乐2017年至2020年的归母净利润均为负。

图片来源:图虫

董事长指挥,多位高管实施造假

合众思壮一样,*ST凯乐多位高管也是“专网通信”骗局中的合谋者。

调查显示,朱弟雄作为*ST凯乐董事长,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拥有实际控制权,决策、组织实施财务造假,授意、指挥*ST凯乐开展虚假业务,手段特别恶劣,情节特别严重,是*ST凯乐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朱弟雄今年65岁,湖北松滋人,他是*ST凯乐的创始人,于1982年在创业,从一个乡镇塑料小厂起步,带领*ST凯乐在2000年7月上市,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第1000家上市公司。这些年来,*ST凯乐先后涉足通信、房地产、教育、白酒等,最后彻底栽在“专网通信”上。今年6月22日,朱弟雄因病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等职务。

从凯乐科技虚构专网通信业务的实施情况来看,在朱弟雄的指挥下,各大高管分工明确。具体来看,隗凯作为*ST凯乐的副总经理、朱后利作为副总经理(2020年7月隗凯辞职后由朱后利接任)负责专网通信业务的合同签订,隗凯或朱后利制作合同审批单和付款申报单交由朱弟雄审批。

*ST凯乐副总经理、董事段和平负责专网通信业务的生产、入库。朱弟雄审批后,将付款申报单交给公司副总经理赵晓城。赵晓城收到付款申报单后,由其负责资金划转。专网通信业务的财务、资金业务总负责是公司财务总监刘莲春和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张健。

证监会认为,隗凯、刘莲春、段和平、赵晓城、张健、朱后利等高管均参与*ST凯乐专网通信业务造假,是*ST凯乐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其他直接责任人员。韩平作为凯乐科技副总经理、董事兼董事会秘书,知悉凯乐科技专网通信业务造假并对凯乐科技进行信息披露,是凯乐科技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其他直接责任人员。

证监会拟决定,责令*ST凯乐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1000万元的罚 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朱弟雄给予警告,并处以 500 万元的罚款;对其他直接责任人员陇凯、韩平、段和平、刘莲春、赵晓城给予警告,分别处以200万元的罚款等。

*ST凯乐甚至还为隋田力的“专网通信”骗局“搭桥牵线”。据证券时报报道,中部省份某上市公司最初接触到“专网通信”业务及隋田力团队,是由*ST凯乐方面引荐的。

揭开专网通信骗局后,留下一地鸡毛,*ST凯乐如今面临着巨额亏损,债务与官司缠身。

财报显示,*ST凯乐2021年度亏损84.75亿元,今年前三季度亏损2.91亿元。截至2022年9月30日,该公司净资产为-21.12亿元。

2022年2月,ST 凯乐公告,债权人湖北鑫轻塑化有限公司沙市分公司因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向荆州中院提出对公司进行破产重整。*ST凯乐在12月3日公告称,公司重整申请尚未被法院受理,比照公司重整时间计划,公司预计难以在2022年底前完成重整工作。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车圈铁娘子”来坐镇,小鹏汽车或重现哈弗H6奇迹,特斯拉、蔚来会紧张吗?
40家房企业绩预亏:新一轮人事洗牌已启动,精简区域成“动刀”重心
2022企业IPO之变:融资额、发行市盈率、破发率创十年新高!
中润光学即将申购:估值偏高,产能消化能力存疑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