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熙生物董事长遭举报,强制回购股票薅员工羊毛,山东证监局:仍在办理中

李傲华 张羽岐
2022-12-02 16:18:44
来源: 时代财经精选
虽然此次股权纷争被爆出的时间点恰逢“双十一”,但这似乎并没有对华熙生物直播间的火爆造成影响。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因一桩股权纠纷案,A股玻尿酸龙头华熙生物(688363.SH)被卷入舆论的风口浪尖。

据凤凰网科技报道,华熙生物前员工正在向监管部门举报华熙生物董事长赵燕侵占小股东利益,强制低价回收员工股票。

华熙生物于2019年11月6日在科创板上市,上市首周,公司总市值冲至近500亿元,目前仍稳坐“玻尿酸第一股”。据凤凰网科技从华熙生物员工处获得的举报文件显示,2020年7月,赵燕指挥公司相关工作人员,要求早期持有股票的员工将股票以90元/股转卖给赵燕本人。而华熙生物在这一时期的股票价格已超过140元/股,与回购价格相比每股超出50元。

举报文件称,赵燕只给了员工两种选择,其在会上公开表示,股票卖给她可以继续留在公司工作,否则在员工股票解禁日(即2020年11月6日)后必须离开公司,股票解禁后,GP(普通合伙人)不会帮助该类员工顺利减持。

根据凤凰网科技报道,赵燕最终以2.1亿元的低价,获得员工价值8.8亿元可套现的股票。凤凰网科技援引华熙生物前员工称,已经收到证监会、山东证监局回复,正在介入调查。

时代财经就此向山东证监局求证,相关工作人员证实了上述举报的真实性,并回应称,“投资者此前的举报已经办理,并以邮寄答复函的形式回应投资者。近期,相关举报仍在办理中。”

时代财经联系华熙生物公关部,并以投资者身份多次拨打华熙生物投资者咨询热线,截至发稿,均无回应。

11月3日,华熙生物报收110.88元/股,跌1.10%,总市值为533.43亿元。

身陷股权纠纷,律师:员工没有要回股权的可能性

天眼查显示,华熙生物董事长赵燕拥有实际控制权的企业多达181家,并且担任其中多家企业的高管,涉及行业包括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房地产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等。

本次漩涡中的华熙生物,赵燕最终受益股份达58.93%,是华熙生物的实际控制人,其他股东最终受益股份暂未显示。此次事件中关联的另一家企业为北京鸿汇翔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鸿汇翔公司”)。天眼查显示,鸿汇翔公司的法人代表为李健,是华熙集团法务总经理。

据凤凰网科技报道,鸿汇翔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赵燕,而此次举报涉及的股权回购亦由鸿汇翔公司经手。2020年9月,为了保住工作,部分员工将股份以90元/股的价格卖给了鸿汇翔公司,所需2亿元左右的资金由赵燕控制的公司用金融机构的贷款付给鸿汇翔公司。

具体出资路径为:华熙集团(实控人为赵燕)付款2.1亿元至芜湖鉴方实业有限公司,鉴方实业付款2.1亿元至鸿汇翔公司,再由鸿汇翔公司付款4000万元至华熙集团,另1.7亿元转入自己帐户,以现金形式购买华绣(天津)商业管理合伙企业、润熙(天津)商业管理合伙企业、润美(天津)商业管理合伙企业、熙美(天津)商业管理合伙企业中员工所持份额。

上述4家公司均为华熙生物在2018年股改、上市前成立的有限合伙企业,由华熙集团约80名员工成立。据凤凰网科技报道,彼时,这4家有限合伙企业按市场公允价格暨华熙生物35倍左右的PE(每股18.13元)入股了华熙生物,总入股金额1亿元。员工通过这4家合伙企业共持有华熙生物1.28%股份。

而这4家有限合伙企业的GP为北京顺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其股东为邹剑仑和李健,二人目前均为华熙集团公司高管。

按照约定,自华熙生物上市开始,也就是2019年11月6日,华绣、润美、润熙、熙美4家员工持股公司的股票锁定期一年。以解禁当日160元/股计算,这部分股票可变现8.8亿元,且持股比例5%以下的股东减持,不需要提前公告。

另一方面,华熙生物控股股东华熙昕宇则面临5年的股份锁定期。华熙昕宇的实控人为赵燕,这意味着,这5年内,赵燕手上的股票都无法变现。

此次股权回购,赵燕以2.1亿元即可获得价值8.8亿元的股票,并可套现。

另据华熙生物近日公告,公司限售股份约1.02亿股将于2022年11月7日解禁并上市流通,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21.13%。按照最新市值计算,这部分股票的市值约为112.71亿元。

2020年11月6日,鸿汇翔公司和已卖股票的员工进行合伙人工商变更,鸿汇翔公司成为新合伙人。原90元每股卖给公司股票的员工认为利益被侵占,集体要求返还合法权益。

就华熙生物这起复杂的股权纠纷,北京时择律师事务所刘云律师对时代财经表示,员工与董事长赵燕之间的股票转让行为构成了合同关系。员工如果认为自己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想追回自己的损失,需要结合员工转让股票时是否是自愿、有没有受到胁迫、双方交易对价是否显失公平等情况进行综合考量。如员工认为自己并非自愿转让股票,而是受到胁迫或有其它影响因素,股票转让合同不是自己的真实意思表示,那么,员工可以在法定期限内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股票转让合同。

但另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则对时代财经分析道,“仅就法律层面分析,员工没有要回股权的可能性。”

具体而言,首先,在《民法典》第一百五十条确实规定,一方或者第三人以胁迫手段,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受胁迫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撤销。

“但在该事件中,员工是否被胁迫很难证明。员工的劳动权有明确的法律保障,只要劳动者不违反劳动法的规定,员工的工作岗位不能因领导的喜恶而丧失。”上述不愿具名的律师对时代财经指出,“即便领导提出离职威胁,员工是否丧失留下或离开的权利,在法律上是不确定的,员工的选择更可能被裁定为理性权衡后的自由选择。因此,很难证明员工在此情况下选择交易是被胁迫的。”

另外,根据《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二条,当事人受胁迫,自胁迫行为终止之日起一年内没有行使撤销权,撤销权丧失。“所以,即使员工能证明是胁迫,根据法律规定,员工的撤销权也没有了。”该律师称。

据凤凰网科技报道,未转买股票的员工,公司要求其主动离职,不离职则免去公司职务、待岗,并只发放1540元的基本生活费。至今,部分员工在举报的同时,也在准备提请诉讼。

与创始团队分道扬镳,全面转战C端

华熙生物成功登陆科创板,让赵燕成为外界眼中的“玻尿酸女王”,但仔细追溯会发现,赵燕并非是这个玻尿酸帝国的最初缔造者。

故事要从1980年“中国玻尿酸之父”张天民成功提取玻尿酸开始。

1992年,张天民的学生、时任山东省生物药物研究院院长的凌沛学在国内首创了生物发酵法工业生产玻尿酸,并推动了玻尿酸商业化、产业化。1993年,凌沛学牵头成立了山东省生化药品公司,即福瑞达集团的前身,现更名为福瑞达医药集团公司。中国第一条工业化发酵法HA生产线,正是在福瑞达旗下的山东福瑞达生物化工有限公司(下称“福瑞达化工”)里诞生。

2000年,凌沛学为福瑞达化工寻求融资,赵燕正是在此时出现在这个关于玻尿酸的故事里。

经过融资、股权更迭之后,凌沛学失去了福瑞达化工的控制权,而赵燕成为真正的掌局者,福瑞达化工的名字也一再更改,从山东福瑞达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变更为山东华熙福瑞达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再变更为今天为人所熟知的华熙生物。

2018年,华熙生物与福瑞达集团彻底分道扬镳,并于2019年在科创板上市,一时风光无两。而凌沛学则于2020年回归山东大学,担任国家糖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

值得一提的是,福瑞达医药集团公司的官网首页至今仍然挂着“中国透明质酸产业缔造者与领跑者”的标语,旗下的护肤品牌包括“瑷尔博士”“颐莲”等,颇有与华熙生物全面对标的意味。

与福瑞达集团彻底分家后,华熙生物的业务逐渐从B端转向C端,从营收结构来看,原料业务在华熙生物业务构成中的地位迅速下降,功能性护肤品业务已经成为华熙生物最重要的业务板块。

目前,华熙生物旗下已经形成4大护肤品牌矩阵,且从产品定位来看,其旗下品牌打法差异化明显,其中包括针对敏感肌的“米蓓尔”、主推抗初老的“夸迪”、专注玻尿酸的“润百颜”,以及主打生物发酵技术的“BM肌活”。

财报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华熙生物实现营业收入43.20亿元,同比增长43.43%,实现归母净利润6.77亿元,同比增长21.99%。华熙生物解释称,营业收入的增长主要是因为公司功能性护肤品收入同比取得较快增长。

2022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华熙生物功能性护肤品业务实现收入21.27亿元,同比增长77.17%,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72.46%;原料业务的收入仅为4.61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15.69%。

但在科创板上市之前,2017年、2018年,华熙生物的原料产品营收所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62.09%和51.57%,而同期功能性护肤品的营收占比则分别为11.63%和22.98%。

虽然此次股权纷争被爆出的时间点恰逢“双十一”,但这似乎并没有对华熙生物直播间的火爆造成影响。

天猫美妆洗护官方账号“天猫大美妆”发布的数据显示,根据10月24日20:00-23:59预售定金情况测算的预售成交金额计算,“夸迪”位列美妆品牌榜单第7名,排在“夸迪”前面的国产护肤品牌仅有薇诺娜和珀莱雅。

开源证券指出,“双十一”预售首日,“夸迪”的“蓝次抛”“绿次抛”等产品SKU快速售罄,测算总预售成交额超过4亿元。

从细分产品的销售榜单来看,天猫数据显示,截至11月3日11点,玻尿酸业态精华单品热卖榜TOP10,华熙生物线下的产品独占5席,其中“润百颜”的两款产品分别位列第一、第二名。

在转战C端的过程中,华熙生物的营销费用也水涨船高。2019-2021年,华熙生物的营销费用分别为5.21亿元、10.99亿元和24.3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占比分别为27.62%、41.74%和49.23%。

但从今年三季报公布的数据来看,华熙生物的销售费用率有所改善,前三季度销售费用为20.30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46.99%。

安信证券指出,华熙生物主观上进行渠道变革调整,重点布局抖音渠道,同时客观背景下超头主播投放减少,预计护肤品费用投放趋势下降,利润逐渐释放。

而国金证券研报的数据也显示,华熙生物在抖音渠道的销售增长明显。据统计,华熙生物旗下品牌4大品牌7-8月在淘系、抖音渠道合计GMV同比增长21%,其中淘系同比下降33%,抖音同比增长170%。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体验五分钟排队一个半小时”,环球影城客流恢复!消费者:工作人员对待游客像赶羊一样
“车圈铁娘子”来坐镇,小鹏汽车或重现哈弗H6奇迹,特斯拉、蔚来会紧张吗?
40家房企业绩预亏:新一轮人事洗牌已启动,精简区域成“动刀”重心
2022企业IPO之变:融资额、发行市盈率、破发率创十年新高!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