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散冯彪“退位”,四川老乡王晓晴接盘,海南椰岛真易主还是“换马甲”?

梁春富
2022-11-30 14:23:04
来源: 时代周报
冯彪曾与曹芸、张寿清、邢荣兴、曹雅群等资本玩家组成“牛散联盟”,通过东方资本集团旗下东方财智、东方君盛、老虎汇三家机构在资本市场上翻云覆雨,或以小博大或隐名代持向多家上市公司发起攻势。

知名牛散、“东方系”实控人冯彪,相继卸任海南椰岛(600238.SH)董事长、总经理职位后,又要把实控人的位置“拱手相让”。

2022年11月28日,海南椰岛发布公告称,拟募资6.54亿元,定增事项完成后,公司实控人将由冯彪变更为董事长王晓晴。

说到冯彪,避不开他的光辉往事。冯彪曾与曹芸、张寿清、邢荣兴、曹雅群等资本玩家组成“牛散联盟”,通过东方资本集团旗下东方财智、东方君盛、老虎汇三家机构在资本市场上翻云覆雨,或以小博大或隐名代持向多家上市公司发起攻势。

2014年半路突击海南椰岛,正是冯彪在资本市场的一场标志性战役。但如今看来,故事的结局似乎并不美好。

冯彪掌舵8年来,曾经的“保健酒第一股”海南椰岛业绩堪称惨淡,一度“披星戴帽”(指*ST,警示该股票有退市风险),靠着卖楼保壳,多次被监管问询及处罚。此外,海南椰岛曾多次公告披露过冯彪及其“东方系”被债权人追债,三次发生股权被动减持。

需要提及的是,新上位的实控人王晓晴在贸易、教育领域颇有建树,但并没有酒企任职的经历。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王晓晴与冯彪同为四川老乡,而王晓晴实控的公司在冯彪的老家四川西充县曾投资过民办学校,两人在商业上也曾有联系。

11月29日,就冯彪是否将继续参与海南椰岛日常经营等问题,时代周报多次致电海南椰岛相关部门,均无人接听。

6.5亿谋实权

根据海南椰岛最新公告,公司拟以8.08元/股的价格向董事长王晓晴控制的海南信唐贸易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海南信唐”)发行股票募资不超过6.54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偿还银行借款与补充流动资金。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王晓晴通过其控制的海南信唐和海口汇翔健康咨询服务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海口汇翔”)合计持有海南椰岛3.57%股份,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若这次定增进展顺利,王晓晴将合计持有海南椰岛18.34%的股权,超过公司冯彪旗下的东方君盛公司和海口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成为第一大股东、实控人。

海南椰岛表示,公司现控股股东东方君盛所持有本公司7548.65万股股份均遭到司法冻结,对上市公司控制权的稳定性、上市公司信贷资金等方面产生了不利影响。

“通过本次非公开发行,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王晓晴,有利于增加公司股权结构的稳定性,改善上市公司信用情况,增强二级市场投资者预期,更好地维护中小股东权益。”海南椰岛还指出。

对于海南椰岛易主的影响,广东省食品安全保障促进会副会长朱丹蓬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冯彪这几年对海南椰岛也有一些内部的改革和外部的创新,但无法撼动原有老化体系,整体效果非常不如意。就算现在换了实控人,也难以挽救公司未来颓势。”

朱丹蓬进一步指出,海南椰岛的酱酒板块有所增长,但是建立在基数低的基础上。整体来看,海南椰岛近几年表现非常低迷,不论是其主打的保健酒产品椰岛鹿龟酒,还是白酒、酱酒等板块的延伸都没有太好的成效。

真易主还是“换马甲”?

2014年,冯彪及其“东方系”入主海南椰岛;2016年,其上任公司董事长直至2021年;在卸任董事长一职后,冯彪还担任了一段时间的总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擅于资本运作的冯彪在掌舵海南椰岛期间,曾多次放出豪言,要重振海南椰岛保健酒第一股的“雄风”。不过,结果并不如预期。

财报显示,2016至2019年海南椰岛的扣非净利润持续亏损,亏损数额分别为0.4亿元、1.26亿元、2.07亿元、2.7亿元,股票一度“披星戴帽”,2018年通过资产处置,才将归母净利润提正,成功保壳。

海南椰岛业绩长期不振,冯彪及其“东方系”高杠杆融资的恶果也逐渐显露。自2018年起,由于资金链问题,冯彪及其旗下的东方君盛遭遇诉讼高达数十起,其所持的海南椰岛股份也被法院冻结,冯彪也被多次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当然冯彪也曾萌生退意。2020年6月,海南椰岛披露重大重组预案,拟非公开发行股份,收购搏击赛事运营公司博克森传媒80%股权。交易完成后,海南椰岛实控人将发生变更,冯彪则借机退出。不过,这次跨界重组最后以失败告终。

换句话说,此次定增事项,或是冯彪筹划的第二次易主。需要注意的是,海南椰岛新任实控人王晓晴与冯彪为四川老乡,冯彪是四川省南充市西充县人,王晓晴则出生于四川省仪陇县。另外,二人的投资轨迹也曾重合于四川南充市西充县。

资料显示,王晓晴的任职经历横跨了教育、贸易等多个领域,并且有着多重身份。具体来看,王晓晴从2010年11月至今,任四川省张澜职业技术学校校长;2013年1月至今,任南充市张澜职业教育集团理事长;2014 年5月至今,任南充技师学院院长。

需要提及的是,四川省张澜职业技术学校、南充技师学院均位于四川省南充市西充县。而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查询发现,和王晓晴一样,冯彪以及“东方系”在南充市西充县投资项目不少。

来源:西充县人民政府官网

在商业上,2020年12月起,王晓晴任海南信唐执行事务合伙人,正式与海南椰岛产生交集;2021年6月至今,任海口汇翔执行事务合伙人。2021年9月23日至今,任海南椰岛董事长。

而冯彪曾参股海南信唐与海口汇翔两家公司。天眼查显示,冯彪于2021年9月8日入股海南信唐成为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为王晓晴;2022年11月21日,在海南椰岛“官宣”实控人变更之前,冯彪退出海南信唐,王晓晴持股达到99%。

图源:天眼查

另外,王晓晴和冯彪还分别是海口汇翔的第一大股东、第二大股东。

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冯彪和“东方系”现在可以说是自身难保,操盘海南椰岛多年没有成效,那么这家公司对于冯彪这样的资本玩家来说,便成了一个“烫手山芋”。对于海南椰岛而言,换一个没有失信记录的实控人总归是一件好事。

对于冯彪退出,资本市场给予了积极反馈,海南椰岛股价连续两天上涨。

高杠杆融资危机

冯彪上一次受到市场关注,是他与广东富豪朱拉伊争夺嘉应制药(002198.SZ)控制权。

2016年,冯彪旗下的老虎汇突击入股嘉应制药,并拿下第一大股东席位。但由于嘉应制药其余股东们地激烈反对,老虎汇一直没能顺利拿下实控权,进而导致嘉应制药长期处于无实控人状态。

事实上,利用高杠杆融资,找准时机,以小搏大,获利后迅速脱手套现,是牛散们狙击上市公司的一贯手段,也是资金实力不足的无奈之选。如若前述“套路”没能顺利实现,问题便会接踵而来。

迟迟拿不下实控权的老虎汇早已心生退意,恰逢资产实力雄厚的朱拉伊有意入主嘉应制药,双方一拍即合。2021年6月,老虎汇与新南方医疗签订《表决权委托协议》,拟通过定增引入朱拉伊控制的新南方医疗,老虎汇将所持股份不可撤销地委托了给新南方医疗,若定增完成,朱拉伊将成为嘉应制药的实际控制人,然而双方最终未能达成一致,并在高管人事安排上产生重大分歧。

冯彪与朱拉伊原本约定以4:5“瓜分”嘉应制药董事会的席位,但在后续的推进中,冯彪一方仅获得3个董事席位,且朱拉伊一方力主与冯彪向来不合的黄利兵担任执行总经理,遭到了冯彪一方的激烈反对。

不过三个月,双方从郎情妻意的“牵手”到彻底撕破脸皮。股东把董秘打成轻伤、董事抢走董秘的信披密匙、公告互撕,一桩桩离奇事相继上演。

相比于海南椰岛,冯彪对嘉应制药更为执著。即便是老虎汇的两位董事被罢免、新南方医疗占据董事会多数席位的情况下,冯彪仍咬定不放手。在2022年6月的股东大会上,老虎汇对4项议案投出反对票。

然而,老虎汇或败局已显。2022年10月24日,嘉应制药公告披露称,老虎汇所持公司股权将在12月1日悉数被拍卖。如上述拍卖最终全部成交,不排除会导致公司控制权或公司第一大股东变更的可能。

上述券商人士表示,当年以冯彪为首的牛散联盟,组团突击海南椰岛、嘉应制药等上市公司,靠的是高杠杆融资,从银行和信托借了大笔大笔的钱来收购上市公司股权。“在获得上市公司股权后,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推高股价套现,或者直接拿着上市公司股权再去银行抵押融资。要是玩砸了,投机者很有可能就被迫变成了实业家,其资金链更是压力山大。”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车圈铁娘子”来坐镇,小鹏汽车或重现哈弗H6奇迹,特斯拉、蔚来会紧张吗?
40家房企业绩预亏:新一轮人事洗牌已启动,精简区域成“动刀”重心
2022企业IPO之变:融资额、发行市盈率、破发率创十年新高!
中润光学即将申购:估值偏高,产能消化能力存疑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