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分钟达4亿封顶价!哄抢“天价锂矿”:宁德时代亲密伙伴出手,另一公司则领深交所关注函

梁春富
2022-11-25 22:01:52
来源: 时代周报
“疯狂的石头”何时休?

赚足了眼球的“天价锂矿”争夺战,再度拉开了帷幕。

2022年11月25日10点,雅江县斯诺威矿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斯诺威公司”) 54.2857%股权第三次拍卖正式开拍,起拍价2亿元,保证金高达4千万元。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相比半年前,这一起拍价格涨了50多倍,保证金增加百倍。

虽然拍卖门槛大幅提高,但斯诺威公司热度不减,仅用时22分钟、历经26次出价就达到首轮竞拍的封顶价,触发熔断机制。

(图源:阿里资产破产拍卖平台)

从出价记录看,一位竞买号为“V8629”的神秘竞拍人出价4亿元,暂时领先。第二轮竞价预计将在第一轮拍卖结束后48小时内开启,每轮竞价增加2亿元则到达本轮封顶价。

花落谁家还未可知!

天华超净拍马“杀入”

斯诺威公司的首轮竞拍,引来了3家上市公司公开角逐。

最早入局的是协鑫能科(002015.SZ)。11月13日晚,该公司公告称,将参与斯诺威矿业重整投资人的遴选,以获得斯诺威公司的控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在协鑫能科所属的“协鑫系”的推动下,斯诺威公司得以进入重整程序,才有了斯诺威管理人面向全国公开招募并遴选重整投资人的动作。今年5月,协鑫能科还完成了对斯诺威99%债权及43%股权的收购。

而“协鑫系”即为光伏巨头江苏协鑫集团旗下的资本版图,由江苏盐城首富、“世界硅王”朱共山实控。协鑫集团有着极为强大的产业整合和资产重组能力,自2014年起,该集团通过借壳、并购重组等资本运作,将旗下业务陆续分拆上市。包括主营光伏电站项目开发及运营的协鑫新能源(0451.HK)、生产单晶硅和多晶硅太阳组件的协鑫集成(002506.SZ)、光伏材料供应商协鑫科技(3800.HK)、主营为清洁能源发电及热电联产的协鑫能科,共四家上市公司。

不止江苏“协鑫系”,发家于福建的“盛屯系”也加入了斯诺威公司的争夺战。11月20日,盛新锂能(002240.SZ)召开董事会,拟参与斯诺威公司股权竞拍的议案获得了全票通过。随后,盛新锂能火速入局本次竞拍。

盛新锂能方面表示:“公司作为领先的锂盐生产企业,产能规模不断扩大,对锂矿资源的需求亦逐渐增大。如果本次投资事项得以顺利进行,将进一步增强公司的资源储备,为公司锂盐产能的扩张提供强有力的资源保障,有利于提升公司在锂电新能源领域的竞争力,增强公司的盈利能力。”

盛新锂能背后则是福建龙岩富豪姚雄杰,通过盛屯集团,手握盛屯矿业(600711.SH)、盛新锂能、神力股份(603819.SH)3家A股上市公司。

“盛屯系”亦精于投资、并购。从2007年至2022年,经历了不下30次并购事项,相继买下了三富矿业、鑫盛矿业、银鑫矿业、埃玛矿业、风驰矿业、四环锌锗、科力鑫新材料等国内矿业资源及矿业公司。海外布局上,盛屯集团目前还在刚果(金)开采卡隆威矿山,与“世界镍王”青山控股在印尼合资设立印尼友山镍业有限公司等。

盛新锂能也是通过并购而来。2016年起,通过“受让股权+参与定增”,姚雄杰通过盛屯集团拿下了盛新锂能控股权。姚雄杰接手后,盛新锂能开始大肆并购,相继投资了惠绒矿业、Max Mind香港、奥伊诺矿业、智利锂业、致远锂业、万弘高新等多家公司。

但这次盛新锂能出手却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被要求说明在标的公司存在较高风险的情况下仍高溢价参与竞拍的原因及必要性。截至目前,盛新锂能尚未回复。

需要注意的是,在斯诺威公司拍卖开始前一晚,天华超净(300390.SZ)半路杀出。该公司公告披露称,公司董事会同意子公司天宜锂业参与斯诺威公司股权的竞拍。

天华超净来头也不小,其是宁德时代(300750.SZ)的亲密合作伙伴,此次参与竞拍的天宜锂业是由天华超净和宁德时代共同投资设立,分别持股75%、25%。2021年4月,宁德时代参与了天华超净定增,而天华超净实控人、江苏宜兴富豪裴振华则通过宁波富创间接持股宁德时代。根据《2021福布斯中国内地富豪榜单》,裴振华身家947亿元。

另外,多家媒体报道称,川能动力、融捷股份和四川路桥等企业将参与斯诺威竞拍。

一位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斯诺威公司股权遭到各方争抢,主要是由于其手握丰富的锂矿资源。斯诺威拥有德扯弄巴锂矿的探矿权,该锂矿属于甲基卡锂辉石矿区,矿山储量1814万吨,平均品位1.34%,属于中大型锂矿。

不过,即使竞拍成功,也不代表就能拿到锂矿。斯诺威公司名下虽然有矿,但探矿权早已过期。还有一点是,尽管多年手握特大型锂矿的探矿权和采矿权,但多家公司和相关评估报告均未披露过斯诺威公司的矿产开发成果。

A股抢矿大戏持续上演

各路资本不顾风险参与斯诺威重整、竞拍,背后离不开锂价的疯涨。

近年来,受终端新能源汽车需求不断攀升拉动,碳酸锂、氢氧化锂等锂电池上游原材料需求大幅上升,使得国内锂盐价格进入上涨通道。数据显示,工业级碳酸锂和氢氧化锂价格在11月已经逼近60万/吨关口,比2020年上半年的价格涨了十倍不止。

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电池百人会理事长于清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持续反复的全球性新冠疫情影响锂、钴、镍等上游原材料的开采与运输;地缘政治不确定因素也加剧了资源供应的不稳定性;新能源汽车及储能等市场需求高增长,企业备库需求增长;叠加市场炒作等因素,导致碳酸锂等上游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

而锂价疯涨之下,坐拥锂矿的盛新锂能、天华超净等新能源产业链上游企业,凭借原材料的话语权赚得盆满钵满。基于稳固行业话语权、控制成本、满足自身产能扩张需求等因素,近一年来,国内几乎所有上游锂矿、锂盐企业,乃至下游电池厂和车企都在抢矿,并且各个出手阔绰。

记者根据wind查询,2022年宁德时代先后共披露了6个投资项目,豪掷超900亿元,在全球投资锂电池基地项目。

另一产业巨头紫金矿业去年10月以来先后收购阿根廷3Q锂盐湖项目、西藏拉果错盐湖项目、湖南省道县湘源锂多金属矿,累计耗资超百亿元。近日,紫金矿业还参与了西藏珠峰公司股权竞拍,无疑是看中了西藏珠峰所握有的海外盐湖资源。

雅化集团近日公告,全资子公司雅化国际拟收购中非实业两个全资子公司70%的股权,并间接拥有纳米比亚达马拉兰矿区四个锂矿矿权70%的控制权。

可以看到,锂价“非理性”大涨之势,引A股“抢矿”大戏持续上演,斯诺威公司股权不过是其中一幕。

“疯狂的石头”何时休?

需要提及的是,锂矿、锂盐价格大涨,对于天华超净、盛新锂能等产业链上游企业无疑是一大好事,但对于下游电池厂商来说,却意味着生产成本大幅提高。

“平常也遇到一些客户对我们的抱怨,说整车厂基本上不是很赚钱,是不是你们电池厂把利润都拿走了?事实上,宁德时代今年虽然还没亏本,但是在盈利的边缘上挣扎。”宁德时代首席科学家吴凯在今年7月表示,“利润往哪儿走,大家也可以想象。”

锂价上涨的背景下,新能源行业也出现了“非理性”竞标的案例。2021年7月,赣锋锂业(002460.SZ)曾宣布以3.53亿美元与加拿大千禧锂业达成收购协议。同年9月28日,宁德时代即宣布,以19亿元人民币,溢价29%拿下千禧锂业,并愿意为此向赣锋锂业支付1000万美元违约金。但半路又杀出一位“程咬金”,美洲锂业以更高的价格再次“截胡”千禧锂业。

不少行业人士呼吁锂矿价格回归理性,有关部门对此也专门举办过座谈会。2022年9月16日,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组织召开锂资源产业发展座谈会。会议强调,从全产业链审视锂产业发展和价格问题。鼓励上下游企业通过签订长协等方式建立利益长期共享的协作关系,合力维护供应链畅通稳定,并肩打造全产业链竞争优势。

会议还强调,龙头企业要发挥表率作用,生产企业不得串通定价,不得严重背离成本定价,报价机构要规范报价,为稳定价格和预期、保障产业链供应链发挥积极作用。

对于锂能否回归理性,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中心主任纪雪洪此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近两年,锂离子电池的电动汽车发展确定性非常强,未来这个持续性也非常确定。下游快速增长,上游动力电池产能也在不断扩张。但现在电动汽车的发展瓶颈不在动力电池,而是碳酸锂这种锂矿供应。

“当前供需矛盾突出,锂矿开采产能增加周期又比较长。从投产到产出,以及考虑工业瓶颈的解决,大约需要两到三年时间,所以短期内,除非有大的技术路线变动,否则碳酸锂的价格很难下降。但是未来,随着锂矿开采,锂矿会回到一个稳定的价格。”纪雪洪说。

于清教则认为,目前的行业情况是利润往上游走,供需错配现象在短期内难以缓解,这一趋势也会延续。但长期来看,在充分的市场竞争下,电池产业链生态链会更加健康、可持续,利润会回归到一个相对合理的水平。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车圈铁娘子”来坐镇,小鹏汽车或重现哈弗H6奇迹,特斯拉、蔚来会紧张吗?
40家房企业绩预亏:新一轮人事洗牌已启动,精简区域成“动刀”重心
2022企业IPO之变:融资额、发行市盈率、破发率创十年新高!
中润光学即将申购:估值偏高,产能消化能力存疑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