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液大王”科伦药业转型10年,无1款创新药上市!儿子如何接班破局?

杜苏敏
2022-11-14 17:50:05
来源: 时代周报
科伦药业明显掉队了?

输液龙头企业科伦药业(002422.SZ)控股子公司川宁生物上市一事引发市场持续关注。因计划将近七成募资用于偿还银行借款项目,连带科伦药业也受到指摘。

科伦药业始创于1996年,前身为四川科伦大药厂。此后,科伦药业一路攻城掠地,被誉为“输液大王”。2010年6月,科伦药业登陆A股,发行价高达83.36元/股,市值一度比肩恒瑞医药(600276.SH)。

2012年,面对“限抗令”出台,科伦药业欲转型创新药。创始人刘革新曾表示,创新是驱动民营企业发展的“永动机”,医药企业更应把大量精力及资源投放在创新研发上,创新性的内生式增长才稳健可靠。

转型十年,科伦药业的创新药板块已有项目进入里程碑阶段,并获得了首付款,但目前尚无创新药实现上市销售。整体而言,科伦药业创新药研发进程及项目数量不及恒瑞医药,市值约为恒瑞医药的八分之一。与恒瑞医药相比,科伦药业掉队明显。

11月14日,就创新药研发进程、销售费用变化等问题,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联系科伦药业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11月14日,科伦药业报收24.89元/股,涨4.27%,总市值352.67亿元。

图片来源:科伦药业官网

尚无创新药上市销售

近年,科伦药业为加快创新转型,不断提高研发投入,但截至目前,尚无创新药实现上市销售。

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自2012年以来,科伦药业研发投入累计超95亿元。2012年至2021年,科伦药业研发投入分别为2亿元、4亿元、3.89亿元、4.98亿元、6.13亿元、8.46亿元、11.14亿元、13.51亿元、15.16亿元、18亿元。此外,2022年上半年,公司研发投入为8.43亿元,同比增长3.5%,占销售收入的比重为 9.24%。

科伦药业2022年半年报中披露,公司创新管线在研项目33项(创新小分子11项,生物技术药22项),其中创新临床研究阶段临床项目共14项,主要涉及恶性肿瘤、自身免疫、麻醉镇痛等疾病领域。此外,临床前开发阶段项目4项,药物发现阶段项目15项。

这当中,进展最快的A167 PD-L1单抗目前已进入新药申报阶段,申报适应症为鼻咽癌。此外,关注度较高的ADC平台的两款产品中,目前A166首发适应症HER2+乳腺癌单臂关键II期研究完成所有患者入组,正在进行 pre-NDA前准备工作;SKB264于2022年7月获得CDE突破性疗法认定(BTD),用于治疗晚期或转移性三阴乳腺癌(TNBC),SKB264 治疗至少经二线治疗失败的晚期或转移性TNBC患者的III期注册临床研究于2022年4月获得CDE同意开展。

相比之下,与科伦药业并称为“药界双雄”的恒瑞医药已有11个创新药获批上市,60余款创新药正在临床开发,260多项临床试验在国内外开展,在全球药物研发管线规模最大的TOP20公司中位列第12名。

除了项目数量、研发进程不及同行,科伦药业研发人员大幅减少,核心研发人员离职曾引发外界担忧。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研发人员数量由2020年的3215人缩减至2588人,同比大减19.5%,研发人员数量占比也从原先的16.27%降至13.60%。

科伦药业随后对这一变动回复称,公司以量入为出的原则,对研发项目数量和人员进行优化。仿制药板块,拟将天津和苏州研究院合并,同时精减人员;创新药板块,美国分院实验室部分工作转移到国内,以提高效率;公共平台,如管理、后勤、EHS、安全环保等人员进行优化调整。

今年3月,科伦药业公告称收到董事王晶翼辞呈,王晶翼除继续担任科伦药业子公司四川科伦博泰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职务外,申请辞去包括科伦药业董事职务在内的以及公司其他子公司或企业的相关职务。

王晶翼出生于1960年,曾任齐鲁制药副总经理、齐鲁药物研究院院长,全面负责齐鲁制药的药物研发工作。2012年,科伦药业创始人刘革新以110万年薪,聘王晶翼为副总经理、研究院院长及首席科学家。

科伦药业2020年年报显示,王晶翼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800万元。这一高薪还曾引发舆论质疑。科伦药业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回复称,王晶翼薪酬完全合理,并强调其为科伦药业搭建了与国际接轨的仿制药、创新药和转化医学三大功能体系、技术平台和2000余人研发团队的建设,推动公司从输液到高技术综合型企业转型。

如今,科伦药业的创新药板块已有项目进入里程碑阶段,并获得了首付款,但收入相较近百亿元的研发投入仍然杯水车薪。在10月份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上,科伦药业方面透露,公司在研发方面实现收入3.85亿,主要原因为264项目和B项目分别获得了首付款。

今年5月,科伦药业宣布有偿独家许可默沙东在中国以外(中国包括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区域范围内研发、生产与商业化靶向TROP2的ADC药物SKB-264。两个月后,科伦药业又宣布其与默沙东在肿瘤领域达成研发合作及许可协议,开发一款用于治疗实体瘤的ADC药物(项目B),此后默沙东将根据商业化开发阶段向科伦博泰支付首付款、里程碑付款及相应净销售额提成。公告称,默沙东将根据协议内容和商业化开发阶段向科伦支付3500万美金首付款、不超过9.01亿美金的各类里程碑付款及相应净销售额提成。

儿子何时全面接棒?

科伦药业的家族特征明显。创始人刘革新的妹妹刘亚光以及妹夫尹凤刚仍为公司股东,儿子刘思川为董事兼总经理。报道显示,刘思川出生于1984年,高中毕业后即赴英留学,本科期间做商务研究,硕士研究生期间攻读国际贸易,兴趣是历史和考古,曾梦想成为一名考古学家。

谈到接班问题时,刘革新曾表示,“子承父业的接班人可遇不可求。孩子足够聪明,对行业足够了解和热爱,以及在公司众望所归,这才是接班人应该具有的。”他还表述,“如果第二棒跑不好或是不能产生众望所归的接班人,这么大的一个企业,未来的发展势必会陷入困局。”

刘革新很早就安排刘思川进入科伦药业进行历练。公开报道显示,2007年,刘思川在英国毕业后,同年10月进入科伦药业从事基层营销工作。2008年参与公司上市工作,对财务和上市公司的运营进行学习;2009年开始分管公司的非输液产品营销板块。

2014年,刘思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自言在精神层面比较清高,“我从来不去夜店,没有车,连苹果手机都是刚刚学会怎么用。”据他透露,公司设有战略决策委员会,由公司核心领导层组成。每个成员都有相应的发言权,所有人形成统一意见后颁布实施。而当时年仅30岁的他就是其中一员。

刘革新对儿子的培养十分用心,“我很早就让他到市场上去实践,比如他在医药行业挑战最大、最混乱、最困难的市场—山东,最边缘、最蛮荒的市场—云南市场,国际市场—缅甸都有过历练,他还在科伦最大的投资项目—川宁项目的所在地新疆度过了整整两个冬天。”

在刘革新看来,接班人要在实践中成长,接班之路现在看来虽然艰辛,但将来才会顺利;如果现在太顺利,将来就会有危机。

2015年9月,年仅31岁的刘思川升任科伦药业总经理。这一年,刘思川曾放话,科伦药业要在现有的基础上做大做强,除了力争让传统的输液板块获得更大突破外,未来还将扩大新药板块,达到10个销售规模超过1亿元单产品的目标,同时也将积极探索药品产业其他的领域。

然而,Wind数据显示,这一年,科伦药业营业收入出现自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下滑,归母净利润下滑幅度更甚。数据显示,2015年公司实现营收为77.63亿元,比上年下降3.24%;归母净利润6.45亿元,比上年下降35.60%。对此,科伦药业解释称,主要受研发费用大幅增加、塑瓶包装输液产品价格下降,同时玻瓶包装普通输液产品加速退出市场,使得塑瓶和玻瓶包装输液产品的收入及毛利润下降等因素影响。

2016年至2018年,科伦药业营收和净利润稳步增长,在2017年营收首次突破百亿。不过在2019年,科伦药业被曝5年来查实多起商业贿赂案,涉案金额超过300万元。同时,科伦药业销售费用高企的问题也备受关注。

2019年-2021年,科伦药业归母净利润波动明显,依次为9.38亿元、8.29亿元、11.03亿元。虽然2021年有所恢复,但距离2018年的12.13亿元仍有差距。与此同时,科伦药业的销售费用和销售费用率逐年下降,其中市场开发及维护费下降最为明显,2019年、2020年、2021年和2022年上半年依次为57.25亿元、44.72亿元、40亿元和17.90亿元。

刘革新曾表示,企业做到20亿利润就可以彻底“交班”。如今,刘革新已迈入古稀之年,20亿利润的小目标也还未实现,距离刘思川全面接棒或许还有一段时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车圈铁娘子”来坐镇,小鹏汽车或重现哈弗H6奇迹,特斯拉、蔚来会紧张吗?
40家房企业绩预亏:新一轮人事洗牌已启动,精简区域成“动刀”重心
2022企业IPO之变:融资额、发行市盈率、破发率创十年新高!
中润光学即将申购:估值偏高,产能消化能力存疑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