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年内5次冲击IPO!鹿晗背后的公司“风华秋实”在急什么?

徐美娟
2022-10-15 22:34:08
来源: 时代周报
五战港交所,风华秋实能否成功上市仍是未知数。

2010年,名为“怒放”的摇滚演唱会在北京、上海举办,邀请了黑豹乐队、崔健、汪峰、郑钧、朴树等知名歌手、乐队进行演出,共吸引超过4.5万名观众,再次唤醒了中国大众对摇滚乐的关注,其背后的主办方北京丰华秋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丰华”)功不可没。

北京丰华是风华秋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风华秋实”)的前身,创立于2010年,是一家音乐娱乐服务供应商,主要业务是授出音乐版权和音乐录制、演唱会主办及艺人管理。

经过十余年的发展,风华秋实如今旗下有鹿晗、黑豹乐队、郝云、董又霖等一众知名艺人。据港交所披露,2022年10月12日,风华秋实向主板递交上市申请的公告,同人融资为其独家保荐人。

事实上,自2021年1月首次递表港交所,风华秋实已经在2年内5次递表港交所。

为何如此执着IPO?

2022年10月14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风华秋实,并向风华秋实微博官方账号、微信公众号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并未获得回复。

“风华秋实之所以会如此执着于IPO,一方面说明风华秋实期望通过上市融资支持自身发展的积极态度,另一方面也表明风华秋实可能存在较为严重的资金压力以及前期投资人较大的退出压力。”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不过,就当前风华秋实的营收模式来看,能否成功上市仍是一个未知数。“对于上市公司来讲,健康持续的商业模式很重要。”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而当前,风华秋实对单个艺人和头部客户的严重依赖,都会带给投资者不少担忧。

鹿晗和不被看好的明星概念股

鹿晗,曾是风华秋实的摇钱树,也是风华秋实最响的一块招牌。

作为顶流明星之一,鹿晗于2011年12月作为韩国男子团体“EXO”的成员出道,在新浪微博上拥有超过6300万粉丝,风华秋实自2015年起与鹿晗签署独家音乐合约。据招股书披露,鹿晗及鹿晗旗下的公司(下称“鹿晗集团”)为公司贡献了大部分收入及购买成本。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来自鹿晗方面的营收金额分别为7090万元、1420万元、1500万元、760万元及1070万元,分别占总营收的70.6%、25.5%、21.2%、9.3%及25.2%;而鹿晗集团也是公司前五供应商之一,总采购额分别占同期公司总购买成本的约35.8%、46.1%、29.5%、16.1%及9.2%。

除了音乐业务上的合作,风华秋实也与鹿晗建立了深度的绑定关系。2018年,风华秋实旗下子公司上海风华与鹿晗持股的东阳弘垣文化共同成立东阳飞帆,鹿晗成为了风华秋实子公司层面的重要股东。

然而,过度依赖鹿晗,也为风华秋实的业绩带来了极大的不稳定性。2019年,由于当年鹿晗没有举办线下演唱会,公司源自演唱会主办及制作的营收从6073.7万元缩减至180.6万元,整体收入则降至5560.5万元。

加之近几年,鹿晗的发展重心似乎不在歌手业务上面,风华秋实能从鹿晗身上赚到的钱也越来越少。根据QQ音乐艺人主页,鹿晗2021年仅发了3首新歌,都在上半年。而招股书显示,2021年上半年,鹿晗为风华秋实带来的收入是750万元,全年这一数据是760万元,这意味着,2021年下半年,风华秋实几乎没从鹿晗身上赚到钱。

虽然风华秋实在招股书中承认对单个艺人具有较高的依赖性,同时也认为这是业内的正常现象。不过对此,资本市场却并不埋单。

以依赖王一博的艺人经纪公司乐华娱乐为例,本来已经通过港交所聆讯,定在9月7日登陆港交所。然而,距上市只差临门一脚,乐华娱乐却于9月2日突然宣布暂时搁置上市计划。此外,与周杰伦强绑定的巨星传奇,已经冲击IPO三次,也尚未有结果。

“虽然可以用知名艺人来引发市场关注,但是对于一家公司而言,营收过于依赖单一的艺人存在显而易见的市场过于集中的风险,一旦公司所依赖的知名艺人出现问题或者与公司解约,乃至不再受市场追捧,公司营收的维持风险极高。”柏文喜分析道。

对此,风华秋实也在招股书中坦言,目前与鹿晗的新合约签署至2024年,不能保证与鹿晗的合约期满后,双方是否还将继续合作。若不能与鹿晗续约,公司没有下一个鹿晗,这将对风华秋实的业绩产生巨大影响。

或许正因如此,资本市场一直对风华秋实保持谨慎态度。

图源:图虫创意

大客户依赖症与版权议价能力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就像稻草熊深度绑定爱奇艺、柠萌影业深度绑定腾讯视频,风华秋实也患上了“大客户依赖症”。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风华秋实来自最大客户X的收益分别占集团总收益的约26.2%、78.6%、68.1%、38.1%及4.9%。结合招股书中对客户X的附注——母公司在纽交所及港交所上市的集团公司,是领先中国的线上音乐及音响娱乐平台营运商,占2021年中国音乐版权行业音乐版权总支出的一半以上,或可以推测客户X为腾讯音乐。

作为音乐版权提供商,自2011年起,风华秋实就建立了自家音乐库,并且把歌曲、数码专辑、MV和影片的版权授权予腾讯音乐、咪咕音乐等平台,以获得版税收入。

在线下演出遭受重创后,音乐版权许可和音乐录制逐渐成为风华秋实的主要收入来源。招股书显示,在2019年前,风华秋实以演唱会主办及制作为主营业务,占60.5%,但从2019年开始,音乐版权许可和音乐录制的占比从上一年的30.3%升高至90.9%,并一直保持在90%以上。

根据灼识咨询报告,按2021年中国音乐版权许可及音乐录制产生的收益计,风华秋实在400多家音乐唱片公司中排名第15位,市场份额约为0.6%;而在总部位于中国的200多家音乐唱片公司中,排名第4位,市场份额约为1.5%。

不过,对于风华秋实来说,客户集中度过高,也是潜在的风险。“营收过于依赖大客户,这对风华秋实而言,同样是一个客户过于集中的风险,对于风华秋实业绩的平稳运行和可持续发展显然是不利因素。”柏文喜分析道。

尤其是目前,风华秋实或许处在一个“内外交困”的现状中。除了客户层面的风险,国内音乐版权市场的变化,也给风华秋实在这条赛道行走增加了难度。

2021年7月,国家版权局强调,音乐公司、音乐版权公司及数码音乐平台将不得订立独家版权协议,这意味着用钱砸内容版权的时代终结了。

“作为上游的制作方,随着反垄断重锤落下,风华秋实在这一块的收入必然受到影响。”中国青年剧作家、导演向凯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此外,向凯指出,外界包括像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等音乐平台开始自己培养音乐人,这对于风华秋实来说也有不小的影响。

2021年6月,腾讯音乐宣布成立内容业务线,负责音乐内容相关业务的整体规划、战略制定和统筹管理。这个音乐内容不仅有传统的音乐歌曲创造,还包括挖掘引入优质音乐人、音乐视频制作、TME Live演出合作、长音频业务发展等。

“综合当下娱乐圈、音乐市场环境来看,风华秋实的上市对于推动行业发展而言无疑是一件值得期待的好事,但是显然其发展前景中所存在压力依然不可忽视。”柏文喜表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车圈铁娘子”来坐镇,小鹏汽车或重现哈弗H6奇迹,特斯拉、蔚来会紧张吗?
40家房企业绩预亏:新一轮人事洗牌已启动,精简区域成“动刀”重心
2022企业IPO之变:融资额、发行市盈率、破发率创十年新高!
中润光学即将申购:估值偏高,产能消化能力存疑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