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租房历险记:我缺的心眼都被“租房刺客”堵上了

郑艺阳
2022-07-29 17:31:42
来源: 时代数据



·


·


·


·


·


·



























“毕业后的第一个房子”总是令人满怀期待。因为象征着真正独立的生活就要从这个房子开始了。拥有了自己的房间,可以随心所欲精心布置,摆脱了宿管和门禁,以后大功率的电器想用就用,出去玩想几点回就几点回。

只要经历过租房的人都知道,幻想落地现实,还得先跨过租房的一千零一个坑。从看房开始,在各种老破小之间跑断腿,在生活质量、睡眠时间和钱包胖瘦之间极限三选一,再到与黑心中介斗智斗勇,与房东二房东讨价还价,与奇葩室友相互磨合……

毕业生们想要找到走出校园后的第一个落脚点,究竟有多难?

极限三选一:钱包、生活与睡眠

使人不幸的房子各有各的不幸,但公认“笋”房都大多相同。它当然要交通便利,价格实惠,通勤距离合适,周边配套设施齐全,有超市有美食,屋内设施完善……每个因素都决定了日后租房生活的舒适程度。

但舒适是有成本的。研究表明,以北京为代表的城市,住宅租金整体上呈现由市中心向外圈层递减的规律。另外,交通条件及公共服务设施对住宅租金高低起着决定性作用。这与我们的生活经验相匹配。靠近地铁,商圈繁华,靠近市中心等满足这些要素越多的房子,对应的房租也就越贵。

对于收入不高的毕业生来说,经济独立尚且是个挑战,想要实现租房自由,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一般来说,30%是房租收入比的“幸福分割线”,一旦超过则表明房租压力过大。根据贝壳研究院发布的2022年毕业生租房调研数据,近七成毕业生每月支付租金在2000元以内,超九成毕业生每月支付租金在3000元以内。其中,超八成毕业生将房租控制在占收入30%以内的合理范围。但仍有79%的毕业生认为租房经济压力大,42.8%的毕业生认为自己至少要3个月以上才能做到独立租房。

大城市的毕业生面临着更高的房租收入比,生动形象地展现了什么叫在这赚钱在这花,一分别想带回家。

小孩子才会闹着都要,成年人只能面临极限选项。想要低房租,居住环境或是通勤时间,总要牺牲一项,也可以能是好几项。为了减轻租金压力,首先被牺牲的就是租房面积。调研显示,有过半(50.2%)的受访毕业生租房面积不超过20平方米,其中,更有6.12%的毕业生租房面积在10平方米以内。“开门即是床”,绝不是一句玩笑话。

其中,由于租金压力更大,大城市毕业生租住的房屋面积更小,也更多人需要选择牺牲通勤时间住得更远来来减少租房支付。

为了节省房租,在广州、深圳这两个一线城市,应届生将毕业后第一个落脚点定在城中村的农民自建房,也成为了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数据显示,在广深地区的城中村租赁一居室或与朋友合租两居室的费用(不含水电费)多数在750元——1600元之间不等。对比租赁商品房动辄数千的开支来说,城中村中租房明显要低不少。

租房,可能是我这辈子离黑社会最近的一次

钱只是第一道门槛。租房要面对的问题,远比金钱复杂得多。到手的工资与愿意交出去的房租之间的比例,计算起来虽然难受,但至少简单,能否承受得起,一目了然。

可交出去的钱能换回来怎样的租房经历,却如同开盲盒——全靠运气。从房源、出租资质、看房、签约、入住等各个环节都有可能遭遇“套路”骗局。

首先是房源。当你疯狂刷帖,在平台上精挑细选,考虑好各种因素之后,面临第一个问题是,你看到的房子,可能是假的。

南都民调中心发布的《2020互联网“虚假房源”调查报告》显示,接近一半的受访者在看房时都遇到过房源信息不实的问题。其中,有的是发布的房屋图片模糊或过度美化,有的是户型、朝向等与实际不符,还有的甚至挂出的房源根本不存在。

贝壳的一份调研结果也印证了虚假房源的问题普遍存在:近5年高校毕业生期待住房租赁企业或中介机构改善的各方面中,对于真实房源的改善诉求最为强烈。

不到现场,你可能永远想象不到图片与实际能差得有多远。

说好的“房东直租”,来的全是中介、二房东甚至是三房东;距离地铁7分钟说的可能是直线距离7分钟或者是他的电动车7分钟,你追在后面跑需要晚10分钟才能到;房子朝向写了也不一定真的是坐北朝南,但不写的很可能是朝向歪隔断乱;你在线上看中的新装电梯房确实存在,不过实在不巧,刚刚好就租出去了,不如看看另外一套,虽然楼梯10楼但是很好爬;声称精装修的房子看起来年久失修;阳光大房是顶楼桑拿;说是loft,实际就是隔断。

即便是这样的房子,也“有别的租客在看”、“同事带看的人意愿很大”,仿佛整个城市最“笋”的房就在这了。

想要避雷,线下看房变得十分重要。屋内家电是否能够正常使用,空调、卫生间、洗衣机、水龙头等内在设施都要试用,有无甲醛异味,是否是隔断房;小区信息栏是否贴着“旧屋改造”、附近是否开始修路修地铁;白天看房注意光线,晚上看房关注噪音,以及“耐心听,如果你听到水滴声,三天后必爆水管。”

正经中介的套路尚有迹可循,如果你踏入了黑中介的大门,那么本次租房经历将立即升级为特级困难模式。

数据显示,被黑中介、二房东欺骗,超越“虚假房源信息多”,成为毕业生租房前最担心的问题。

一份关于租房人对黑中介行骗手段的投票结果显示,合同欺诈是黑中介最常用的手段,占比73.66%。

紧随其后是非法克扣押金,占比42.3%。在《每日财经新闻》的一次调查也发现,以违约、逾期退房等理由被中介克扣押金的事件非常普遍,几乎80%的租客都曾有过被克扣押金的经历。

另外,暴力威胁、不履行合同义务、单方解约、破坏居住空间等,均以相对高的票数入围黑中介主要欺诈手段。

如何保护好自己成为年轻人租房一门必修课。租房合同往往是中介或者房东直接提供,要仔细阅读每一个条款,尤其是城中村的房子。城中村的房子大多都是出自二手房东,甚至是三手房东,他们从已收房东手上将城中村的房子整套租下来,然后进行改造,部分会装修成公寓,再转手租出来。尽管房租收费低,但在押金、水电费和管理费比正规的小区收费较贵,由于缺乏统一的标准,乱收费的情况也十分普遍。

因此签合同时需要格外小心留意,对要掏钱的地方如租期、租金、支付方式、转租、续租、违约、家具的维修费、退租的清理费等谁来负责,收费上限是多少等条款格外敏感,谈好的权益再小都要写进合同里,不要相信口头承诺,白纸黑字,才是真正的权益保障。

各路牛鬼蛇神的出现,硬生生将租房从一个生存游戏,变成一场扫雷游戏。即便你看房时巴不得拿放大镜,签合同时事无巨细,因巨大的信息不对等、中介行业的不规范以及一部分房东极度漠视契约精神,还是可能一转眼就成了受害者出现在社会新闻里。2020年10月,已经上市的蛋壳公寓突然暴雷,数万租客无家可归。 据不完全统计,近两年全国有超百家长租公寓暴雷,数十万人直接损失数百亿元。

若是真的不幸走到维权一步,“报警、起诉、举报一条龙”近九成毕业生都选择了重拳出击,自己拿起法律武器,仅0.46%的毕业生表示会忍气吞声。

祈求天父做十分钟好人,赐我一个好室友

从筛选房源到联系房东或中介,再到看房签约,过关斩将终于入住,到了室友这一步,你才会真正领悟到什么叫有些事,努力其实没有用。

如果你翻遍小红书、知乎、微博等各大平台的租房避雷攻略,混迹各大豆瓣租房小组,你就会发现租房环节的每一环,网友们都叮嘱地事无巨细、呕心沥血,生怕自己遭遇的血泪在他人身上再现,只有问到合租——年轻人租房时最普遍的现象时只有简洁明了的一句:不要合租,合租使人不幸。

没有人愿意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私密空间,除非缺钱。整租太贵,合租几乎是很多毕业生的唯一选项。《2022毕业季租住痛点调查报告》显示,仅有14.6%受访样本选择一人居住,大多数毕业生租住生活都绕不过与“室友”合租。

合租时,你完全想象不到隔壁会搬来一个什么样的人,是搞传销的,半夜哭三次的娃的年轻父母,还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小情侣——大多是和你人生经历完全不同的陌生人,能够发生的矛盾数不胜数。

共用卫生间成为合租生活最痛苦的事情,人有三急,室友有n个但厕所往往只有1个。

“一套四居室被“二房东”改成7间房,其中3间里面住着2两个人。100平方米的房子里住了10个人,却只有2个卫生间。”“房子是改后的五室,每天早高峰隔壁情侣一用厕所就要40分钟。”

无可奈何学会争分夺秒抢厕所,却始终解决不了共用空间的卫生习惯问题。

用过的卸妆棉坚决不扔,经常做饭却说不爱洗碗,垃圾满了从来不倒,马桶边缘时常出现不明液体或是黑色鞋印,而每当你提出共同打扫一下房间卫生的要求时,对方表示,他不觉得脏。到这里也只是小场面,在“我们租房生活”豆瓣小组中三不五时就会出现经典热门帖子“都是成年人,为什么不冲厕所?”

忍耐程度低的人总是被迫成为保洁员,直到没人愿意为了陌生人继续迁就或是善后,那么行为标准最low的那个人,基本就奠定了居住环境,合租也因此成为了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神奇世界。

调查显示,卫生习惯成为毕业生认为最容易引起室友相处冲突的问题。“隐私尊重”和“噪音”问题紧随其后。

比起“隐私”,在各种合租吐槽帖子中更常使用的词是“边界感”。像查户口一样询问工资、公司、爸妈;不打招呼就随意进入他人房间;突然家里出现陌生人;隔音不好,和别人的电话内容被室友一一复述。

当然不止电话声,游戏外放声,吵架声,婴儿哭啼声,声声入耳。白天乖巧的宠物晚上突然跑酷,室友凌晨回家,生锈的大门一秒就能吵醒你,接下来还会有开关卧室门、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噪音总在快要睡着或者是已经睡着时冷不丁地袭来,所导致的失眠转化成对新的一天的焦虑,似乎一天还没开始,就已在凌晨宣告彻底失败。

与奇葩室友合租之后,你会觉得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和陌生人一起住别说是像《爱情公寓》或是《欢乐颂》里那样成为好友,只要能和室友成为“水电费之交”就是福报。

找房子也许就是个放弃幻想,明确底线的过程。在不断衡量之间明确自己最在意的条件是什么。

为了避免各种已经可以预见的矛盾,毕业生们在筛选室友时设下了一些标准。理想中的室友以“熟人”优先。在选择合租的应届毕业生中,排在第一位的“候选室友”是自己的同学(69%)。

在各种奇葩室友揭发贴的洗礼之下,出于安全、卫生习惯和隐私等因素的考量,70%的女生介意室友为异性,有62%的人介意与情侣合租,有45.7%的人介意合租室友有宠物。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