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亏损、高层变动、股价波动…华润看好的金种子酒,能逆袭吗?

王松迪
2022-07-20 16:52:24
来源: 消费者报道
持续亏损的金种子,在华润系入局之后,能否如汾酒一样实现华丽逆袭?

“资本市场特别势利,你如果跑得慢了(更别提停了),它连油都不卖给你”。2001年,时任华润啤酒总经理的王群在《创业论语》中曾这样提到。

如今,面对众多强劲的对手,华润系在布局白酒的道路上似乎也不敢停下步伐。近日,华润系白酒板块不断披露消息:6月底华润集团上线小程序“芝香”,内部员工可通过优惠价格购买景芝酒;继6月下旬阜阳投发将其持有金种子集团49%股权转让给华润战投相关事项完成审批和工商变更登记后,多位华润系高管入驻金种子集团和股份公司。

入股汾酒,华润赚得盆满钵满

这不是华润系第一次入资白酒企业。

早在2018年2月,华润集团便参与了汾酒的混改。公开资料显示,汾酒集团将其持有的山西汾酒11.45%股份作价51.6亿元转让给华润创业控股的华创鑫睿,随后因山西汾酒扩大股本,华创鑫睿持股比例下降至11.38%。

“跟华润这样的顶级战略投资者合作,能够改善山西汾酒的公司结构,能够规范公司治理,同时借助华润在快速消费品行业经验,实现上市公司的优化。”当时的董秘刘卫华曾说。例如跟华润联手后,玻汾成功导入了雪花经销商的部分渠道,山西省外的销售业绩明显提升,省外营收从2018年的40.21亿元增长到2021年的117.38亿元。

山西汾酒年报显示,2018-2021年山西汾酒分别实现营收93.82亿元、118.80亿元、139.96亿元、199.71亿元,股价这几年也一路高歌猛进,从2018年华润集团受让时52.04元/股,到2022年7月11日收盘,已达到293.20元/股。

入资景芝,可否实现华润想要的“双赋能”?

华润在酒行业的野心并不止如此。2020年12月,华润集团成立华润酒业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酒业”),是华润雪花啤酒的全资子公司。2021年10月27日,华润酒业向山东景芝白酒有限公司注资人民币13亿元收购其40%的股权。

景芝曾经多次寻求上市机会:2018年10月,今世缘有意收购景芝白酒34%-49%股份;2020年1月,亚星化学发布公告称与景芝白酒签署意向,收购对方资产。然而两次收购最终都以终止告终。

通过亚星化学在2021年1月19日回复上交所《问询函》,可以得知景芝白酒的部分经营数据:2018年-2020年,景芝白酒营业收入分别为9.99亿元、12.22亿元、11.2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52亿元、0.56亿元、0.75亿元。尽管是山东龙头酒企、芝麻香型的典型代表,但是景芝的业绩表现并不亮眼。

入资半年后,近日华润上线了“芝海”小程序,华润内部员工可以通过其以优惠价购买景芝白酒。以53°500ml的一品景芝芝香20为例,内部价格为688元/瓶,销量为53笔,而外部消费者购买价格是898元/瓶。

华润酒业方面曾表示,“双方的强强联合在进一步推动景芝品牌与旗下白酒品类快速增长的同时,还会对华润啤酒目前的渠道网络带来重要的支持力和聚合力,有助于增加雪花客户的盈利模式、促进业务团队的成长与提升,从而实现“双赋能””。

华润入资首年,景芝将会交出怎样的成绩?是否会对雪花在山东区域的业务所有帮助?

金种子持续亏损,华润能成救命稻草吗?

7月9日金种子集团召开干部大会,会上宣读了金种子集团董事会和金种子酒业董事会决议:集团董事会选举贾光明为董事长,聘任陈萌担任公司总经理、周明喜担任公司财务负责人兼财务总监、申庆辉担任公司财务副总监;金种子酒业聘任何秀侠为公司总经理、金昊为公司财务总监、何武勇为公司副总经理。

早在6月下旬阜阳投发将其持有金种子集团49%股权转让给华润战投相关事项完成审批和工商变更登记,当时便有多位华润系高管成为集团董事、监事。金种子酒业总经理何秀侠、副总经理何武勇、财务总监金昊也都在华润啤酒要职工作多年。至此,备受关注的华润战投拿下金种子49%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事件终于落幕。华润系多位高管的进驻,让业界对华润给金种子带来的变化充满期待。

年报显示,2016年至2021年,金种子酒营收均在15亿以下,2019年达到低谷,仅9.14亿元,最近三年,金种子净利润分别为-2.28亿元、-1.14亿元、-1.96亿元,持续亏损。

截至7月11日收盘,金种子酒的股价为28.03元/股,相比今年2月16日金种子14.32元/股,已经翻倍。不过与其今年最高点32.87元/股的价格相比已经有所回落。

华润啤酒(控股)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侯孝海在7月9日金种子集团干部大会表示,华润的入驻是推动央地合作、参与地方国企改革发展的必然选择,将给金种子带来三大利好:一是把华润的机制和理念与金种子有效地对接融合,实现优势互补;二是把华润的一些经验、能力、方法与金种子分享交流,实现共同进步;三是把网络管理、终端的深耕、产品的培育、品牌的宣传与金种子进行协同统筹,实现资源整合、互相赋能。

持续亏损的金种子,在华润系入局之后,能否如汾酒一样实现华丽逆袭?

作为曾经的汾老大,汾酒在20世纪90年代风靡一时,引领着清香型的潮流,有着较为广泛的消费者基础。如今,清香型也大有复兴趋势,与浓香型、酱香型能够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而与汾酒相比,馥合香的金种子香型小众,并且非常依赖省内市场。

比如金种子酒2021年年报显示,主营业务在省内的营收占比达到了92.52%。同时,金种子酒与安徽省内另外三家上市酒企古井贡酒、口子窖、迎驾贡酒都有着较大的差距。金种子酒能否借助华润的渠道打开全国市场?答案并不明朗。

成功的啤酒领域经验,难以复制到白酒行业

华润系饮酒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93年。

当年12月,沈阳啤酒厂与华润集团旗下的华润创业合资成立沈阳华润雪花啤酒有限公司。这是华润与酒结缘的开始。1996年,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华润创业成为沈阳华润雪花的大股东。在此期间,华润创业与当时的南非啤酒集团(SAB) 达成合营协议,SAB入股49%,共同拓展中国啤酒业务。

后来,华润收购大连渤海啤酒厂、大连棒棰岛啤酒公司,与吉林松源食品医药工业公司合资成立了吉林华润啤酒有限公司,并成立了华润啤酒东北集团,奠定了华润在东北的啤酒霸主地位。

立足东北以后,被誉为“蘑菇战略”的发展路径以及“沿江沿海中心城市”的扩张布局让华润啤酒不断在全国各地开辟市场,进入湖北、浙江、江苏、甘肃、新疆等区域,并在广东东莞等城市自建工厂。2016年,华润雪花啤酒完成全国布局,由7个区域公司扩张至17个区域公司,拥有98家工厂,总销量1172万千升。

当我们了解华润的啤酒之路以后,再回顾华润对白酒的布局,选择的都是地域知名酒企,并且3家酒企代表着不同的香型。华润也曾参与舍得股权的竞买,不过最终被复星拿下。从战略投资汾酒、入资景芝,到华润系高管进驻金种子核心管理层,华润对白酒的布局更加深入。

从华润集团成立华润酒业,结合华润曾经攻城掠地并最终成为国内第一大啤酒企业的发展路径,我们可以猜测,华润将继续收购酒类企业。曾有外界推测,华润的下一目标有可能是新疆伊力特,但伊力特方面对该传闻进行了澄清。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华润系白酒很难复制华润在啤酒领域的成功。现在较为集中的白酒行业格局与此前的啤酒行业分散的格局并不相同,白酒行业除了如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等领军企业以外,也已经形成了众多多酒企组成的大型酒业集团,如川酒集团,或同华润一样入股/收购多个酒类企业的外界资本,如复星系、江苏综艺等。面对众多实力对手,华润系的白酒版图将会有多大?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