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日票价突破1000,乐队秀费涨几十万,乐迷:这不是演出刺客,而是强盗

徐美娟
2022-07-09 15:47:30
来源: 时代周报
音乐节越来越贵

“1000元?我不如等杰伦的内场。”一位网友在社交平台发布了这样一条评论。

近年来,live house、音乐节等演出票价愈发高涨,甚至已经突破了1000元。而根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2022年4月发布的《2021全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2021年全国音乐节平均票价高达660元。

在此情况下,网友们在雪糕刺客的热度下,衍生出“演出刺客”一词。7月6日、7月7日,话题#演出刺客#、#谁来管管演出刺客#相继登上微博热搜榜,有网友调侃评论道,“这不能叫‘刺客’,‘雪糕刺客’意思是雪糕的价签密密麻麻贴在冰柜上,让人眼花,选到高价雪糕,但音乐节不一样,明码标价,所以不能叫‘演出刺客’,应该叫‘演出强盗’。”

音乐节票价为何涨至此?时代周报记者在采访多位行业人士发现,音乐节涨价与成本的提高有绝对的关系,而这之中,艺人秀费又占据大头。音乐行业从业者高物(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比如2015年头部艺人的秀费在40-70万左右,2022年可能已经提高到百万级别。

单日票价突破1000

“现在的音乐节涨价涨得好离谱啊,忽然觉得自己4年前300元看草东没有派对、后海大鲨鱼、反光镜简直太划算了。”橘子是一位摇滚乐迷,几乎每年都会去所在城市的1-2次音乐节和4-5次live house,不过这几年几乎不去了,除了疫情影响外,价格也是一大因素。

纵观近两年的音乐节市场,音乐节票价不但越来越高,甚至单日票价已经突破1000元。其中,以晓峰音乐公社主办的音乐节最具代表性。时代周报记者查询票务平台,其主办的2022星巢秘境音乐节成都站预售788元、全价988元、VIP1288元,该主办方还有一个音乐节叫仙人掌音乐节,今年的票价还没公布,去年是单日预售788元、全价988元、VIP 1388元。

此外,单日全价票500元以上的音乐节也不在少数。以近期开票的成都草莓音乐节为例,预售单日票580元,预售两日通票980元,全价单日票680元,pro单日票780元,而去年的预售单日票仅380元、全价单日票480元。

回顾音乐节的发展,从千禧年举办首届原创音乐节到现在,我国音乐节已经历了20余年的发展变迁,音乐节价格也一直在爬坡。

2000年,中国第一个原创音乐节——首届迷笛音乐节举办,包括痛仰、木马乐队在内的33支乐队参演,为期两天,门票免费。2004年,迷笛音乐节走向户外,开始第一次收费,票价10元/张。

后来,随着音乐节遍地开花,门票也随之水涨船高。近年来,户外音乐节的单日票价被业内大致定在了“300-600元”这个区间,即便是被业内称为标杆的迷笛和草莓,也基本遵守这个定价的潜规则。

“音乐节门票涨价本不是一件新鲜事,只是没想到会到单日票价突破1000元的地步。”橘子感叹道。

不止秀费,整体成本都在涨

“现在音乐节的涨价是必然,因为艺人成本涨的不是一点点,是一个乐队几十万的在涨,这一部分成本势必会分摊到乐迷头上,这是跑不掉的,不过是1000个人摊还是10000个人摊的区别而已。”青空音乐节官方微博6月曾在微博公开表示,音乐节涨价与艺人秀费不无关系。

而艺人秀费的飞涨或许与《乐队的夏天》这一档综艺节目的热播息息相关。2019年,原创音乐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走红,点燃了人们对音乐的激情,使得小众音乐节成功“出圈”,而票价也随之水涨船高。以仙人掌音乐节为例,2018年的门票价格为单日380元,2019年单日就可卖到550元。

“《乐队的夏天》肯定有一定影响,如果没有这档节目,这些乐队不会被更多的人看见,也就没有更多的人想要去音乐节。”国内领先票务平台工作人员雨浓(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此外,说唱、偶像圈的艺人加入,一定程度上也提升了票价。不过,雨浓表示,除了艺人秀费以外,音乐节票价上涨是因为其整体成本都在增加。据她透露,音乐节的成本通常包括艺人秀费、场地租赁费、搭建费、现场维护费等。

以现场维护费为例,雨浓称,近5年的音乐节安保数量直接翻倍,而且翻的不只一倍。“随着音乐节受到的关注越来越高,来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从三五千人到万人,需要的治安管理肯定不一样,管理部门的要求也会更加严格。”

此外,在疫情影响下,音乐节的可售票数量也受到了限制,“很多音乐节一天的人数不能超过五千人,原来一天都是可以批出一万五千人,最后投资者还是要算账的,成本增加,可售票人数减少,最后一定是票价高才有机会把本钱收回来,才有机会挣钱。”微博博主“嘉良刘”在微博公开表示,其简介为北京达意美施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

票价涨了,音乐节“变质”了

“现在的音乐节,看来看去就是那几支乐队。”一位乐迷吐槽,音乐节的阵容大同小异。

近年来,音乐节遍地开花,但演出阵容却越来越趋同。观察2020年和2021年的音乐节会发现,因《乐队的夏天》爆火的新裤子、刺猬、痛仰、五条人等乐队成了各大音乐节的“跑场王”。

“办音乐节,票务还是最基础的,而市场上能带有售票量的乐队就那些,可选择性有限。”雨浓解释,虽然中国有成千上万支乐队,但是真正能够成为头部、有很好的现场表现力、又有很大一部分乐迷受众群体的乐队,并不多,可能也就100支以内。

不过,雨浓也表示,和大家明面上看到的稍有不同,“如果a在北京参加了一场音乐节,那么他一个月之内不可能在北京再参加另外一场音乐节,这也是整个行业内的规定,因为a如果一个月内在同一城市参加多场音乐节,是会影响售票的。”

在这种背景下,主办方也开始破圈,以吸引不同领域的消费群。因此,以说唱、偶像、摇滚多种元素混合的拼盘音乐节开始出现。

不过,“大乱炖”的形式也让音乐节逐渐“变质”,让乐迷离开音乐节。“2019年麦田音乐节北京站,嘉宾里面有蔡依林,那些粉丝在蔡依林上场前2个小时就开始霸占前1-2排,让我没办法好好享受和乐队的互动。”橘子表示,不太能接受粉丝把粉圈行为带到音乐节中来。

雨浓则表示,新事物之间总是有对撞的,期待这种对撞之后能够形成一个新的方向。在雨浓看来,引入爱豆后势必会存在矛盾,但也确实能给乐队带来更多曝光和粉丝转化的机会。“很多粉丝是因为自己的爱豆来的音乐节,但是在等待爱豆演出的过程中,可能看到了其他一些乐队表现力还不错,因此成为了乐队的粉丝。”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透过基因发现人类进化之谜!研究人类起源的瑞典科学家斩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开发商抢收“黄金周”:全员上岗加足7天班,有楼盘预计接待超千组客户
诺贝尔奖121年:奖金越发越多,用滞后性奖项记录时代变迁
退休后,我在短视频当“网红”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