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推广员一天50个群劝人捐钱!每筹10块赚7块,多电商平台整改

杜苏敏
2022-06-30 19:00:29
来源: 时代周报
“高仿”筹款小程序五万一个

近日,“帮筹款人推广众筹链接,分佣我七你三”的事件被媒体曝出。

据媒体报道,有第三方组织或个人以帮助筹款人推广轻松筹、水滴筹等筹款链接为由,向筹款人收取高额“推广费”和“佣金”。甚至商家放言,“想推广的话,先交500元押金,每筹集到500元就结算一次,分佣比例为70%。”

6月17日,轻松筹、水滴筹发布联合声明,强调平台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组织或个人向筹款人提供所谓的推广服务。一旦筹款过程中出现恶意刷单、先捐后返等操作,都将触发平台风控机制,被判定为违规行为,平台将停止筹款服务,把筹款人列入筹款黑名单,已经筹集资金将原路退还捐款用户。

轻松筹、水滴筹联合呼吁电商平台屏蔽提供筹款推广服务的店铺;对于推广链接过程中可能涉及的诈骗行为,将配合各地公安机关严厉打击。

6月29日,时代周报记者以“水滴筹”“轻松筹”“水滴筹推广”“水滴筹代筹”等为关键词,在淘宝、淘特、京东、拼多多、京喜五家电商平台上检索,发现已无众筹链接转发推广服务相关的商品链接。而查看曾提供相关服务的淘宝店铺,相关商品链接也已全部清空。

图虫创意-902478413986398236.jpeg

推广店铺高额抽佣

尽管在前述五大电商平台上,众筹推广相关服务已不见踪影,但在闲鱼仍可找到相关服务。

时代周报记者以“水滴筹推广”为关键词在闲鱼App上检索,页面第二件商品即与众筹推广相关,海报上明确标有“代筹”“一对一指导+众筹渠道”等字眼。

该帖系招募众筹推广工作人员。发帖人介绍,“我们负责帮病患转发推广筹款链接,爱心人士通过我们的推广链接捐款,作为推广者,我们可以获得一定比例的佣金。微信群多的人来(做推广),也可以保证你(即参与推广人员)一天400元以上的收益。”

具体结算方式分为三种,参与众筹推广者,日筹款300-1000元以下,可按百分之四十抽取酬劳;日筹款1000-3000元,按百分之五十结算;日筹款3000元以上,按百分之六十结算。当日收益24小时后结算。

时代周报记者以需要推广众筹链接为由联系发帖人李时(化名)。他介绍,抽佣比例正常为70%,若筹款方愿意花钱买推广群,抽佣比例则可降到50%。“3块钱一个群,通常要买50-100个。”李时还称,“你可以去市场问一下,(他们抽佣)基本都到70%到75%。”

对于推广效果,李时分享了他们最近推广的案例,该案例显示众筹目标为15万元,而已筹集金额为3000元左右。“50个群今天筹了800多块,3天筹了3000多块,这只是一个兼职推手推的量。”他透露。

水滴筹、轻松筹在联合声明中强调,一旦筹款过程中出现恶意刷单、先捐后返等操作,都将触发平台风控机制,被判定为违规行为,平台将停止筹款服务,把筹款人列入筹款黑名单,已经筹集资金将原路退还捐款用户。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陶书澄律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相关“推广服务店铺、群体”采取“收取推广费、佣金,尤其是与筹款人就不特定民众的捐赠款进行分成”的模式,属于明显的、针对不特定捐款人的民事欺诈行为,不仅违反了民事法律的公序良俗原则,也违反了法律及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更违反了互联网筹款平台的公益性机制,被行政监管机关明令禁止。

“对于此种现象,不特定的公众捐款人可以要求撤回无偿捐赠,而对于筹款人来讲,也存在实施共同欺诈行为的可能,严重者甚至会与提供推广服务的店铺、群体构成刑事犯罪。”他表示。

陶书澄律师称,对于存在严重违法及违反公序良俗的交易主体即提供“推广服务的店铺和个人账号”,电商平台应及时、严肃清理,并应就已经发生或可能发生的犯罪行为,配合有关部门进行查处。

图虫创意-919490624830832661.jpeg

“高仿”筹款小程序五万一个

事实上,除了李时这样帮助推广众筹链接的从业者,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淘宝等电商平台上,还有商家宣称,可提供一比一仿制筹款平台小程序、App、公众号的服务。

时代周报记者以寻求定制为由联系相关商家。据其介绍,“App、小程序、链接都可以做,可以一比一的仿。如果只仿制与轻松筹一样的众筹功能,费用需要5万元左右。”

“众筹小程序上架需要相关资质,提供资质的话,我们这边可以包上架。没有的话,我们这边只能给您套壳上架,后期的话可能有被下架风险。”他表示,或者给做成app,就不需要这个资质了,小程序审核的有点严。据其介绍,App如果做安卓和ios双端,费用大概5.5万元。

“我们这边仿照开发完以后,您这边提供服务器、域名,我们这边就能给您安装部署了。”该商家表示。

陶书澄律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种一比一仿制,明显地侵犯了筹款平台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可以构成不正当竞争,并且在服务过程中,因缺少监管与保障,会出现大量的违法、违规的情形。”

他强调,相关筹款服务必须获得监管部门的许可与批准,接受行政监管;否则,此种面临公众的筹款可能涉嫌非法集资类犯罪、非法经营犯罪等。“这种仿制、筹款服务的提供,实际上也是对多年来平台方、政府监管部门、民政部门共同打造的已经初步具有公信力、属于公益性质的捐赠、受赠机制的严重破坏,应当予以坚决取缔。”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利用非法众筹平台骗取病患募捐款项的案件早有发生。据中国市场监管报报道,今年5月18日,平南县公安局多部门联动,对涉嫌利用“爱心捐助”“爱心筹助”“爱心筹款”“大病救助”等9个非法众筹平台诈骗患病住院老人获捐救助款系列案件进行收网。

报道称,自2020年下半年起,以郭某某为首的诈骗团伙,利用身边亲人、朋友名义注册多个空壳公司,搭建多个非法网络众筹平台,并安排地推人员冒充住院病人的陪护人混入广西、广东等省区800多家医院。

该团伙将“爱心筹款”“爱心帮助”等非法平台,伪装成全国性合法众筹平台进行众筹推广,骗取危重病人家属信任,谎称为困难病人无偿在筹款平台发起众筹,故意隐瞒要收取30%费用的事实,骗取3000多名困难病人30%以上众筹款,合计涉案金额400多万元,涉及爱心捐赠者50多万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天价月饼,惊动四部委!包装瘦身,超500元重点监管,线上商家:我们卖499元
探访改造中的上海文庙路:曾是动漫爱好者天堂,年轻人打卡怀旧络绎不绝
商汤变阵:布局家庭消费级机器人,大众消费会是“AI四小龙”必经之路吗?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