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偶流量大厂”去年巨亏3亿多,要打造数字艺人?专家:圈钱烧钱的游戏

徐美娟
2022-06-24 19:30:35
来源: 时代周报
数字艺人不会离他而去

深陷泥潭的欢瑞世纪(000892.SZ),似乎刚刚找到了自救的办法。

2022年6月21日下午,欢瑞世纪举办2021年度网上业绩说明会。在业绩会上,欢瑞世纪表示,结合自身在艺人经纪及内容制作方面的优势,数字艺人已经在研发和推进中。

数字艺人指利用数字技术建立仿真人形象,并通过网络和其他大众媒体开展各类演艺活动的虚拟人。

“现在很多文娱公司陆陆续续开始打造数字艺人,一方面确实能够抵抗真人翻车风险,另一方面也为了紧跟新兴概念风潮,在业务上去做一些尝试和突破。如果数字艺人热度足够,还能够撬动更大的商业价值,巩固自己在新旧观众眼里的地位。”易观分析文化消费行业高级分析师王媛娅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关于欢瑞世纪布局数字艺人的进展,6月23日,时代周报记者按照“欢瑞世纪”官网电话致电该公司,未能与其取得联系。

作为2006年成立的影视制作公司,欢瑞世纪曾凭借高品质影视作品赢得年轻受众的喜爱。十多年来,欢瑞世纪出品了《宫锁心玉》《古剑奇谭》《盗墓笔记》《青云志》《麻雀》《大唐荣耀》《琉璃》等多部热播剧;并“以剧带人”捧红了杨幂、李易峰、唐嫣、杨洋、杨紫、任嘉伦等一众明星,一度“霸屏”古装剧市场,是名副其实的“古偶流量大厂”。

2016年是欢瑞世纪的高光时刻。这一年,欢瑞世纪成功借壳上市。但转眼间,这个影视巨头便由盛转衰,不仅杨洋、杨幂、李易峰、杨紫等“流量”艺人接连离去,多部影视大剧积压,还被曝出财务造假等。

而今,影视制作、艺人经纪两大支柱性业务营收遭到重创,欢瑞世纪的版图开始瓦解,走投无路的它开始寄希望于数字艺人。

“抢船票”,打出“数字艺人”牌

早在业绩会之前,欢瑞世纪就有了布局“数字艺人”的苗头。在欢瑞世纪2021年年度报告中,公司就提出“艺人经纪将拥抱新媒体、新技术、多平台商业化变现、虚拟偶像等,进一步提升艺人IP价值。”

数字艺人最早可以追溯到2007年,日本一家叫Crypton的公司,以雅马哈的VOCALOID系列电子语音为基础开发音源库,采样日本声优藤田咲,开发了一套甜美清亮的新音源,并为这套音源设计了专属的拟人形象——初音未来,一个扎着绿色双马尾的16岁少女,至此,第一位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数字艺人诞生。

图源:@初音未来CryptonFutureMedia 官方微博

2021年,随着元宇宙概念在投资市场中迅速走红,越来越多企业涌入这一领域,其中不乏华谊兄弟、华策影视等影视公司。而数字艺人作为元宇宙赛道之一,由于门槛低而备受关注。有分析师称,如果将元宇宙比作驶向未来的飞船,那么虚拟人是第一张船票。

“在其他影视公司、互联网科技平台等进军数字艺人的当下,但凡有实力的公司都需要跟风。”产业分析师张书乐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欢瑞世纪布局数字艺人,一方面是占子布局、避免落后,另一方面是为了探索业务新可能。

影视宣传工作人员小凡(化名)则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布局数字艺人,可以减少欢瑞世纪对头部艺人的依赖。“相较于真实艺人,艺人经纪公司可对数字艺人行使全面控制权。”

而在中国青年剧作家、导演向凯看来,发展数字艺人只是欢瑞世纪的一次“炒作”,“连年亏损的欢瑞世纪需要给未来找一个发展目标,以此实现继续圈钱、继续烧钱的目的。”

根据欢瑞世纪2021年年报,公司2021年亏损3.34亿元,这已经是欢瑞世纪连续亏损的第3年了。财报显示,欢瑞世纪2020年亏损7.85亿元、2019年亏损5.51亿元。

成也古偶,败也古偶

究其原因,公司每年的亏损与影视制作、艺人经纪两大支柱性业务出现问题不无关系。

影视制作作为欢瑞世纪的支柱性业务之一,近年来出现严重下滑趋势。究其原因,与公司死守“古装剧”市场紧密相关。公司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2021年影视剧及衍生品收入2.68亿元,虽然相比2020年有所增长,但相比2017年的14.73亿元,下滑了近5倍。

作为国内第一批发力古装剧的公司,欢瑞世纪享受过古装剧带来的红利。2011年,《宫锁心玉》在湖南卫视一炮而红,捧红了流量女星杨幂,也让欢瑞世纪名声大噪。随后,欢瑞世纪一心扑在古偶剧上,接连出品了《古剑奇谭》《宫锁珠帘》《盗墓笔记》《青云志》等多部爆款剧集,还捧红了李易峰、唐嫣、杨洋、杨紫等当红艺人,与林心如、贾乃亮、明道等工作室建立了合作关系。

彼时的欢瑞世纪可谓是风光无限。

转折来自于“限古令”。2015 年,在新出台的《电视剧管理规定》中,广电总局明确表示:所有卫视综合频道黄金时段每月以及年度播出古装剧总集数,不得超过当月和当年黄金时段所有播出剧目总集数的 15%。这无疑给了以古装剧为产出支柱的欢瑞世纪重重的一击。

然而,吃过古装剧红利的欢瑞世纪,尽管有“限古令”挡在眼前,仍将重心放在了古装剧制作上,这也导致了公司后来出现的存货高、巨额计提等问题。

以《天下长安》为例,该剧作为欢瑞世纪斥巨资打造的古装剧,投入金额高达3.6亿元,早在2017年便杀青取得发行许可证,至今仍未播出。《天下长安》由小说改编而成,讲述了隋末唐初,李唐王朝在群雄争斗、门阀混战中崛起、走向贞观盛世的故事。

该剧迟迟未播,为欢瑞世纪带来了巨额应收账款的悉数计提。据公司2018年年报显示,当年《天下长安》的应收账款余额高达5.06亿元,公司管理层按照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 0.25 亿元。

与此同时,公司另一部斥巨资1.19亿元打造的古装剧《封神之天启》亦是遭巨额坏账计提准备,该剧由欢瑞世纪联合上海新文化联合打造,于2018年取得发行许可证。公司曾在2020年年报中表示:电视剧《封神之天启》因政策原因无法播出,根据退片及播出等概率计提坏账2.14亿元。

目前来看,欢瑞世纪旗下电视剧的播出不会很顺利。当前“限古令”仍存在,据国家广电总局发布的“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最新数据,今年5月份古代题材仅3部、110集,分别占公示总数的7.69%和8.38%,而当代题材24部、777集,分别占公示总数的61.54%和59.22%。由此可见,古代题材不再是当下的影视剧主流。

反观欢瑞世纪,其正在创作的影视剧目,古装题材仍为主流。公司2021年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底,公司拥有40余部剧本和小说的影视剧改编权。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发现,其中,《千香引》《吉祥纹莲花楼》《佳偶天成》《周瑜传》《万古修罗》《齐天至圣》《镜花缘传奇》《凤倾天阑》等均为古装题材。

大量囤积的IP注定不可能全部实现影视化改编。此前,欢瑞世纪已有不少作品无法在授权期内完成改编,例如《盗情》《诛仙 I》《失恋阵线联盟》等,这相当于白白浪费了当初购买IP的钱。而购买IP不是一笔小费用,根据年报,2017年-2021年,欢瑞世纪的剧本及版权费总计为2.61亿元。

旧的剧集不能按时播出,新的剧集又在陆续创作中,欢瑞世纪的存货面临“高压”。据公司2021年报披露,截至报告期末,欢瑞世纪存货余额13.67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44.75%;存货跌价准备2.52亿元,占归母净利润比例为75.37%;跌价准备余额3.03亿元,存货账面净值10.64亿元。

影视制作方面,欢瑞世纪面临巨大的瓶颈。

欢瑞世纪频失“摇钱树”

另一个支柱业务“艺人经纪”也同样不容乐观。根据公司2021年年报,当期公司艺人经纪业务收入仅1.07亿元,相较于2018年顶峰期的艺人经纪业务收入2.11亿元,几乎减半。

艺人经纪业务收入的下滑与头部流量艺人的出走有关。2021年11月,杨紫官宣与欢瑞世纪合约到期,并不再续约,至此公司最后一位“顶流”明星也离去了。

杨紫的出走,给欢瑞世纪的股票带来了“大震荡”。在杨紫官宣解约后,当日欢瑞世纪的股价下跌超过4%。 而业绩方面,公司的艺人经纪业务也将遭到重创。据公司半年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艺人经纪(艺人一)实现营收2039.26万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33.08%;2020年上半年艺人经纪(艺人一)营收1429.71万元,占当期营收的56.42%。期间,杨紫是公司最顶流的明星,所以业内普遍认为“艺人一”是杨紫。

杨紫于2015年加入欢瑞世纪,曾凭借《家有儿女》走红的她渴望打破童星标签,毕业后投入了“古偶流量大厂”欢瑞世纪的怀抱。加入欢瑞世纪后,杨紫拍摄的第一部剧是《青云志》,而后成为欢瑞世纪力捧的自制剧女一号,先后参演了《天乩之白蛇传说》《龙珠传奇之无间道》等剧。

值得注意的是,杨紫加入欢瑞世纪后,捧红她的并非欢瑞世纪的自制剧,而是三家外部公司的剧集。这三部剧集分别是《欢乐颂》《香蜜沉沉烬如霜》和《亲爱的热爱的》,而这三部剧集分别来自正午阳光、完美世界和华策克顿。

彼时,欢瑞世纪已经难以通过产出优质内容来留住人。“拍摄的古装剧集千篇一律,尤其在服、化、道、美等方面,同质化相当严重。”向凯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欢瑞世纪的内容制作水平严重下滑,是导致艺人出走的主要原因。

而在杨紫出走之前,欢瑞世纪已经历过多位签约艺人纷纷离开。其中不乏杨幂、杨洋、刘恺威、唐嫣、李易峰等流量明星。截至2021年末,公司旗下仅剩任嘉伦、成毅、李小冉、颖儿等二十余位签约艺人,与 2020 年末相比,直接减少了一半。

公司旗下核心艺人的出走,或也映射了对公司影视制作的不看好。“‘限古令’对欢瑞世纪剧集造成了影响,艺人在公司内可选择的剧集少了,只能出走。”王媛娅表示。

此外,流量艺人的出走还与艺人经纪本身“不牢固”的商业模式有关。一方面,艺人红了之后,有了更大的话语权,都倾向于独立出去,相比于寄身大公司,这样更能保证将他们的利益最大化;另一方面,公司为培养新人、给新人加戏导致剧情注水严重,也会损害头部艺人的口碑。

目前,任嘉伦成了欢瑞“一哥”,其去向也备受关注。对此,欢瑞世纪副总经理陈亚东在业绩交流会上表示,公司核心艺人稳定,不存在合约快到期的情况。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钠电池成本更低?7连板牛股封死跌停板,1.7万股民懵了,知名游资现身
房地产观察第4期 | 上半年政策暖风频出,销售端有望好转
广东省香港商会会长罗慧馨:香港企业看好大湾区机遇,年轻人要多看多试
“石榴姐”苑琼丹大湾区创业,老戏骨跨界做直播,建议香港青年学好普通话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