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规模的北京农商银行贷款占比不到四成,董事长王金山连任近十年

黄宇昆
2022-05-26 10:25:04
来源: 创业圈精选
北京农商银行去年增收也增利。

文|记者黄宇昆

近日,北京农商银行空港办公区发生聚集性疫情,该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王金山等5人被问责。北京农商银行表示,该行将深刻汲取教训,全面落实北京市疫情防控的有关要求,同时发挥线上线下渠道优势,保持金融服务连续性。

北京农商银行披露的2021年年报显示,去年北京农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65.86亿元,同比微增0.1%;实现净利润75.78亿元,同比增长2.20%。作为全国资产规模排名第四的农商行,这个成绩差强人意。

4月20日,在北京农商银行2022年一季度经营分析会上,该行表示,今年一季度成功完成“开门红”目标任务,存贷款同比增长11%,一般贷款投放超900亿元、增量达到历史最高水平,经营效益同比攀升,资产质量稳固向好,实现了规模、效益、质量的协调发展。

《创业圈》人物财经记者注意到,在北京农商银行资产结构中,贷款不到四成。虽然今年一季度该行贷款规模增长迅速,但占总资产的比重仍只有38.83%,同期上海农商银行的贷款占比为53.09%。此外,在资产规模超过万亿元的4家农商行中,北京农商银行是其中唯一一家未上市的。记者就上述问题向北京农商银行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贷款占比在四家万亿农商行中排第四,去年增收也增利

目前,我国农村商业银行数量超过1500家,而其中资产总额超过万亿元的农商行仅有4家,分别是重庆农商银行、上海农商银行、广州农商银行以及北京农商银行。截至2021年末,北京农商银行资产总额达到10752.02亿元,同比增长4.46%,在四家万亿农商行中规模排名第四。

不过,从资产结构来看,北京农商银行的贷款占比在四家万亿农商行中却是最低的一家。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该行贷款余额为3622.33亿元,较2020年末增长14.88亿元,增幅0.41%,占总资产的比重仅为33.69%。而重庆农商银行、上海农商银行和广州农商银行同期的贷款占比分别为44.03%、50.85%和54.88%。

相对于增长缓慢的贷款规模,北京农商银行去年同业往来资产的增速却远超贷款规模和总资产的增速。截至2021年末,该行同业往来资产达到2611.43亿元,同比增长400.54亿元,增幅18.12%。其中存放同业及其它金融机构的款项为950.53亿元,占总资产的8.84%,同期上海农商银行、重庆农商银行该项资产占比分别为1.82%、1.34%。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北京农商银行贷款余额达到4250.14亿元,较年初增长627.82亿元。仅今年一个季度的时间,贷款增幅已经相当于该行2019年-2021年期间贷款增长的总和。

在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21年末,北京农商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42.24亿元,同比增长29.93%,不良率为1.17%,同比上升0.27%。虽然该行不良贷款率自2018年以来一直在不断走高,但仍处于同业较低水平。银保监会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四季度末,农村商业银行平均不良贷款率为3.63%。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北京农商银行规模保持稳定增长,但是该行业绩面临挑战。2018年-2021年,该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95.30亿元、188.39亿元、165.65亿元、165.86亿元;实现净利润72.52亿元、82.29亿元、74.15亿元、75.78亿元。对于营业收入连年下降的原因,该行在年报中解释称,受市场利率快速下降、减费让利等因素的影响,利息净收入同比下降。

可以看出,北京农商银行在去年似乎已经稳住了营业收入连续下跌趋势。不过,利息净收入作为北京农商银行的主要收入来源,去年实际上仍有所下降。2021年,该行实现利息净收入134.33亿元,同比减少6.19亿元。

而北京农商银行去年营业收入之所以能实现正向增长,重要原因在于其资产处置收益大幅增加。2021年,该行实现资产处置收益4.58亿元,较2020年增长4.43亿元。该行在年报中表示,2021年度资产处置收益主要为该行自有房产处置所得。

董事长接近法定退休年龄,上市没有明确进展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农商银行改制成立于2005年10月,前身是创立于1951年的北京农村信用社,是国务院首家批准组建的省级股份制农商银行,基础金融服务覆盖北京市所有乡镇。

北京农商银行董事长王金山进入该行任职的时间较早。2009年,北京农商银行陷入一起巨额骗贷案,时任行长被免职,王金山赶至北京农商银行出任行长。此前,他历任工商银行北京市分行宣武支行副行长、房山支行行长、崇文支行行长、南礼士路支行行长,工商银行北京市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等职。

2013年,北京农商银行原董事长乔瑞辞任,同年10月,银监会核准了王金山的董事长任职资格,但由于暂时未有行长人选,因此该行行长暂由王金山兼任。2015年9月,出身央行系统的张健华空降至北京农商银行担任行长。

在北京农商银行任职一年多,2017年1月,张健华离开该行前往华夏银行担任行长。张健华之后,北京农商银行行长职位一度空缺了近两年,直到2018年12月,监管核准了付东升的北京农商银行行长任职资格。

与“空降兵”张健华不同,付东升自北京农商银行成立起便一直在该行任职。资料显示,付东升历任中国人民银行北京分行计划处、银行处、外资金融机构管理处处长,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银行监管一处处长,深圳发展银行北京分行副行长,北京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主任。2005年北京农商银行改制成功后,他便在该行担任副行长。

王金山出生于1962年7月,付东升出生于1963年11月,二人目前均已接近法定退休年龄。今年已经是王金山在北京农商银行担任董事长的第十年,近日却出现了一些小插曲。5月14日,北京农商银行空港办公区发生聚集性疫情,王金山作为该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承担主要领导责任,被予以诫勉问责。

虽然是首家批准组建的股份制农商银行,但北京农商银行并没有抓住上市的机会。同年成立的上海农商银行去年8月登陆上交所;2008年成立的重庆农商银行于2010年在香港H股主板上市,2019年回A成功,成为国内首家“A+H”股上市农商行。

从历年年报来看,北京农商银行实际上一直在为上市做准备,但近两年来推进速度有所放缓。2019年,该行称严格按照上市标准,全面完成了股权确权、资产确权、公司治理制度体系建设等IPO主体工作,IPO战略稳步实施。此后在该行召开的2020年度、2021年度股东大会上,连续两次审议通过了《关于延长授权董事会办理公司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股)股票并上市相关事宜的议案》。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上海信用卡去年投诉量超6万件,兴业银行被投诉最多,信用卡仍是重点业务
指南针高价获客加剧经营困境,45亿豪赌网信证券或“东施效颦”
支付牌照续展申请中止,嘉联支付回应:尚不清楚原因,正积极沟通
印度高考有多卷?考不上印度理工,就只能去麻省理工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