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基金经理年收入超千万?公募基金薪酬改革在即,业内人:年终奖还没发

宁鹏
2022-05-25 19:20:41
来源: 时代周报
一场薪酬改革飓风

近日,某地方证监局的一份通知,在公募基金行业掀起轩然大波。

该通知要求,辖区内基金公司5月底前报送薪酬激励约束机制的落实方案;还提出要抑制薪酬过高,增长过快,要有对少数冒尖情况的相关调控措施;各基金公司应通过2022年薪酬发放方案,报送2021年人均薪酬增幅比例,中位数及平均数、最高数与最低数的倍数等信息,并进行近三年薪酬等数据分析。

自1998年首批公募基金公司成立以来,公募行业一直位于人才金字塔尖,从业人员向来以高学历、高薪酬著称。伴随行业全面发展,头部基金经理和高管的薪酬,不断走高。

公募或许不是人均薪酬最高的行业,但肯定是最“稳”的高薪行业。薪酬改革方案即将落地,一场行业飓风在所难免? 

最“稳”的金领

薪酬高低与行业起伏,息息相关。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有些行业的高薪时刻已成云烟,而有些高薪神话却仍在继续。

十年前,公募基金业便有人均收入过百万的传闻。一名长期负责基金审计的人士透露,华南某头部基金公司2008年和2009年支付职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分别约为1.5亿元、2亿元。对应150人左右的员工数量,人均年收入已站上百万大关。

2020年,华夏基金股权转让,让外界得以窥得行业领头羊薪酬的冰山一角。2008年和2009年,该基金公司支付给职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分别为5亿、6.69亿元。按华夏基金在职人数估算,上述两年,其人均薪酬和福利分别达130万和124万元。

人均薪酬高的前提,是人均创收高,盈利能力强。一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公募基金的营收规模和利润体量虽然远不如银行、券商、保险,“但员工数量少,人均创收高、盈利能力强,这是高薪基础。”

“公募基金从业人员收入高,行业应如何体现社会价值,这是大家讨论比较多的。”一家银行系基金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大众眼中,高端制造业、战略性行业的社会价值高,“但二级市场炒股票听起来就不那么‘高精尖’。”

业内人士对高薪情况也有反思。一家基金公司的负责人曾公开表示,在目前大环境下,过度的、短期的激励会引发各种短期行为,进而损害投资人利益。这名负责人认为,一些过度追求短期排名的做法,会使产品的回撤和波动非常大,并且诱发投资者在比较高的价位进行申购。

公募行业薪酬改革已在路上。“现在年终奖都还没发,以往中后台的年终奖,在三四月就会结清。”一家华南基金公司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

“原以为薪酬改革只会冲击某些头部基金经理。但作为一揽子方案,一些中后台高管已经开始找员工谈话,这是一个信号。”上述华南基金公司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年终奖缩水,似乎已近在咫尺。

神话与现实

外界对公募基金天价薪酬的关注,一直没有停息。 

传奇基金经理王亚伟的千万年薪,曾被视为公募行业“天花板”。近年,头部基金经理的管理规模迅速增长,高薪传闻也愈发受人关注。

董承非自掏腰包,4000万元自购,就可管窥头部基金经理的高收入。知名基金经理蔡嵩松也曾被传年终奖高达7000万元。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了该传言。外界猜测并非毫无根据:300亿元管理规模,对应1.5%管理费,再加之基金经理15%的分成,如此算来即约为6750万元。蔡嵩松公开表示,他个人资产都在房产上,甚至“有一些学区房压力”。

“很多传言都是假的,我们公司的薪酬制度是背靠背,我根本不知道同事拿多少钱。”沪上某基金公司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2017年,太智联合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基金经理税前年薪(包括税前年终奖)中位数为169万元。太智联合数据显示,基金公司总经理平均税前年薪(包括税前年终奖)为511万元,副总经理平均税前年薪(包括税前年终奖)为337万元。

多起劳资纠纷将基金行业的绩效奖金情况公之于众。

2017年8月,中海基金前任总经理黄鹏离职,而后因递延奖金未发放而与老东家对簿公堂。黄鹏年薪为138万元,离职后并未拿到2015年专项激励计划奖金69万元。长信基金前基金经理薛天,每月工资为税前8.33万元。离职后,他向长信基金追讨2016年度绩效739.41万元。

“一家独大”的奖金分配机制也浮出水面。2015年,薛天所在的国际业务部,绩效奖励为187.62万元,实际发放薛天的绩效奖金就高达167万元。此外,薛天称2016年部门绩效奖励为850.11万元,应发放薛天的绩效奖金739.41万元。薛天“讨薪案”还披露了长信基金的奖金发放节奏。在2016年一季末发放一部分后,大头在2017年1月才先后发完。

国联安基金的“讨薪案”,则将该公司年终奖体系公之于众。2015年,这家规模排名50名开外的基金公司,计提的年终奖高达1.35亿元。该公司人力总监陈某索要的年终奖达739万元,但后续将金额降低至160万元。2015年,监察稽核部总监年终奖89万元,风险管理部总监115万元,人力资源副总监年终奖88万元。

VCG211280801262.jpg

被平均的薪酬

“我们的客服人员每月基本工资才4000元。”一家基金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不过,中后台工作人员的薪酬也靠天吃饭,依据不同行情拿月数不等的年终奖。”

仍有人愿意从头部互联网大厂跳槽到公募基金担任中后台。刘烨(化名)曾在一家互联网大厂任职,后加入上海一家中型基金公司。刘烨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薪酬超不多,但加班更少,何乐而不为。”

一家头部基金公司的高管以高收入著称,传言副总经理年薪为3000万-4000万元。

“头部基金经理的收入,对标私募基金经理。”某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以“公转私”的基金经理林鹏为例,首日发行规模为150亿元,按1%的管理费计算为1.5亿元。“除去渠道分成,大几千万跑不掉。大头还是行业惯例的20%业绩提成,遇到牛市分分钟财务自由。”这名业内人士说。

“倘若基金管理费与业绩挂钩,甚至基金经理收入与业绩表现关联,这没有问题。业绩出色的基金经理多拿点,业绩平庸的基金经理少拿一点,才是王道。”某不愿具名的基金公司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薪酬水平和工作强度也相对应。”

中邮基金因已在新三板挂牌,是一个可探究的行业样本。时代周报记者梳理,中邮基金挂牌新三板以来,高管平均年薪下降趋势明显。2016年,7名高管薪酬合计超过4000万元,人均年薪近600万元;2017年,7名高管的合计年薪已将至3877.68万元,人均554万元。2018年,中邮基金新增2名高管,9名高管的平均年薪进一步降至440万元。2019年,其高管人均年薪继续下滑,跌至190万元。此后,该基金公司高管的平均年薪始终在200万上下徘徊。

总体而言,盈利能力越强的基金公司,员工薪酬越高。“但究竟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这是一个问题。”某华南基金公司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如何平衡公司发展和员工激励机制,值得深思。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证券私募4月惊魂:规模单月缩水5554亿元,百亿私募日子也不好过
私募“大女主”李蓓官宣不再发文,劝告投资者:多关心经济,少关注八卦
千亿基金公司换帅,公募大佬王宏远隐退 ,前海开源进入李强时代
基民稳字当头? 固收领域爆款频出 ,半数债基却进入“限购”模式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