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抵七年之痒!Airbnb关停国内业务,裁员60人,老对头喊话抢客

林心林
2022-05-24 21:05:55
来源: 时代财经
Airbnb本土化不足,也是这些年被行业和消费者诟病的主要原因。

Airbnb.jpg图片来源:Pexels

“百感交集,即使在这两年最艰难的时候,公司对待员工还是很人性化。”Airbnb中国前员工黄鑫5月24日在社交平台上更新了一条笔记。

当天早上,关于民宿平台Airbnb(中文名:爱彼迎)关停中国业务的消息不胫而走。9点,爱彼迎房东社区公众号正式宣布业务调整的决定:爱彼迎将固本培元,聚焦出境游业务,即自2022年7月30日起,暂停支持境内游房源、体验及相关预订。

“在Airbnb上收藏的好多民宿还没去过”“又一个时代的眼泪”“最喜欢的民宿预订软件了”,感慨的不止黄鑫,Airbnb国内业务的关停让一批旅行爱好者难以接受。

Airbnb给了两个月的缓冲期。通知宣布,自2022年5月24日上午11时起 ,用户将不能在平台预定入住日期在2022年7月29日(含)之后的中国大陆地区房源;自2022年7月30日0时起 ,中国大陆地区房源和体验的相关服务将全部暂停。

不过,Airbnb仍保留境外游业务,且将继续在中国维持一支上百人的团队。据悉,该团队将主要由参与全球产品和技术项目研发的工程师、以及负责Airbnb中国用户出境游的业务和客服团队组成。

黄鑫向时代财经透露,Airbnb中国区将保留150人,并裁员60人,且裁员补偿相比其他旅游公司丰厚许多。

有趣的是,同日,国内另一民宿预订平台途家发布消息,已于5月24日开通“绿色审核通道”,并即将推出“一键上线”等多项服务,帮助Airbnb(爱彼迎)中国大陆地区的房东在途家平台尽快上线。

曾收获一波用户,深圳房东:客源都是大厂员工

5月24日9点多,民宿房东朱丽按照往常打开爱彼迎APP,却在后台频道收到了一封致房东/体验达人的沟通信,宣布关停国内业务,并将免除房东5月24日至7月29日的服务费。收到消息的朱丽,直言十分错愕。

朱丽是一家深圳公司的HR,自2018年开始入驻Airbnb平台,上架了两间在深圳南山核心地段的房间,单个房间的月租金达到了三四千元。

过去几年,朱丽两间房源的预订单都很充足,而且基本都是腾讯、字节跳动等科技大厂的实习员工,一订就是几个月。除了地段比较有优势,朱丽认为还与Airbnb的用户客群与引流有关。

“我同时也在美团、小猪民宿上有挂房源,但是效果并不好,基本都是爱彼迎的流量过来的,客群也都是一些高学历高收入人群居多。”朱丽称。

不过2022年以来,在大厂裁员、疫情防控等影响下,朱丽明显感觉房子空置时间比往年多了一些。“现在的租户就是实习生,住半年了,但是过几天就要回香港了。”

新的订单还没到来,又等来了Airbnb中国业务撤出的消息。极为依赖这一民宿预订平台的朱丽感叹,“现在十分头大,还不知道怎么应对。”不过她也安慰自己,可能爱彼迎撤退了之后,其他国内民宿也会开始内卷起来。

失落的不止平台上的房东,还有一众Airbnb的深度用户。

几乎从2015年Airbnb打入中国市场起,游欣就是这一民宿预订平台的常客。这几年,游欣在Airbnb上预订的次数约十二次,除了一些国内城市,甚至还去了一趟俄罗斯海参崴。

每次出行前选房子,成为她几乎是最期待的事情。游欣告诉时代财经,在Airbnb上预订的民宿基本没有踩雷过,而且结识了很多有趣的房东。

“在上海的时候,我住在淮海中路的一个老民宅里,是艺术家房东改造的。周围都是很古老的房子,但打开门,别有洞天的两层小楼十分震撼。”但这种体验次数,却也在2019年以后少了很多。

2021年10月,是游欣近来最后一次使用Airbnb预订民宿。当时因为疫情管控,临近出行日期,游欣不得不取消旅行,但是Airbnb的退改政策并不宽松,最后扣除了近一半的费用。“找了房东、找了客服,但是都没什么用。”

游欣感叹,如今疫情反复,但是Airbnb的管理却不如其他国内旅游平台一样灵活,这让她包括身边的朋友都降低了使用意愿。

七年还是水土不服,Airbnb离场、途家捡漏

事实上,Airbnb本土化不足,也是这些年被行业和消费者诟病的主要原因。

2015年8月,通过与穷游网战略合作,Airbnb正式进入中国在线短租平台市场,内部“Win China”(赢在中国)的口号人尽皆知。很快,Airbnb在中国闯出了一番名堂,订单量暴增。

不过Airbnb强势打开中国市场之时,国内民宿市场也迎来空前活跃期,不仅有途家、木鸟民宿为代表的本土民宿平台崛起,还迎来了携程、美团等平台争抢业务。2016年,木鸟、途家、住百家、小猪短租等多家民宿平台先后获得多家资本注入。

然而,推出中文品牌“爱彼迎”的Airbnb,却仍因为商业模式与文化的差异面临水土不服的问题,譬如在发展之初不支持支付宝、微信等支付工具。

同时,与其他大型民宿平台独栋民宿、酒店式公寓的房源不同,Airbnb专注个人闲置房源,“点对点”的运营方式使得效率低下,不能积极主动处理房东与房客之间的矛盾等等,这也引来了口碑的下降。

从中国业务管理团队的多次动荡,也可以窥探出Airbnb在中国发展的不畅。据悉,自2015年以来,Airbnb已有过六任中国区负责人,包括谷歌、Facebook背景的葛宏,原面包旅行CEO彭韬等等。

尽管2020年Airbnb递交招股书之时还表示,将投入巨资扩大在中国的业务,但目前来看,Airbnb显然推翻了一切。

事实上,对于国内业务的抛弃,也有不少旅游从业者觉得不意外。“像途家、小猪短租等本土公司,已经抢占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了,而且Airbnb中国本地业务并没有在集团层面打出地位。”民宿房东李美对时代财经说道。

据CNBC数据,中国市场住宿业务仅占到爱彼迎整体收入的1%左右,即便是在疫情之前,这一数字也不过5%。因此,在这轮砍掉中国业务的同时,Airbnb还是保留了国人出境游业务。

“任何事情都有正反面,Airbnb在中国这几年,尽管没有把中国本土市场做得很好,但是在中国消费者心目中还是建立了作为民宿度假短租平台的认知度和公信力,未必是件坏事。” 克而瑞文旅事业部总经理胡晓莺说道。

在她看来,虽然Airbnb如今收缩了一个不赚钱的业务,但是过去七年间已经相当于做了一场盛大的营销,一旦出境游恢复的话仍然能获得不小机会。

而当Airbnb选择退缩的时候,另一国内民宿平台巨头途家则不放过这一机会。

从反映市占规模的房源数量来看,截至今年4月底,爱彼迎在全球活跃房源超过600万套,中国活跃房源仅有50多万套。对比其他同行的话,途家在2021年10月之后公布,途家的房源数量在230万套;木鸟民宿截至2021年底为135万套,小猪民宿截至2021年中为80万套,美团民宿官网则目前显示为70万套。

5月24日,途家开通“绿色审核通道”,喊话将帮助Airbnb中国大陆地区的房东在途家平台尽快上线。

如若能够收割Airbnb的市场份额,将进一步巩固途家的占有率。“途家也是捡了一波漏、刷了一波好感。”不过胡晓莺认为,途家能否将这种“点对点”的民宿模式走通,还需要再观望一下。

(除胡晓莺外,其他受访者均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CEO刚上富豪榜,游戏“新贵”米哈游踩雷五矿信托?资金追回难度大
中国广电5G放号首日:192号段推两种类型10档套餐,你会换号吗?
豆神教育超8亿元出售资产未遂,做新东方直播“高仿号”,卖课还卖学习机
爱啃技术硬骨头,80后北大学霸干出3D视觉第一股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