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亿增持北京君正,芯片龙头韦尔股份一日浮盈逾2亿,股民:坐等抬轿

兰烁
2022-05-23 18:35:23
来源: 时代财经
龙头花大价钱增持或收购另一家公司,性价比高不高?公司是不是乱花钱?

图虫创意-1437007108590141458.jpeg(来源:图虫创意)

北京君正(300223.SZ)获大笔增持在资本市场掀起水花。

5月22日晚间,韦尔股份(603501.SH)公告称,公司全资企业绍兴韦豪拟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等方式增持北京君正股票,总投资金额不超过人民币40亿元,且增持后累计持有北京君正股份数量不超过5000万股,不超过北京君正总股本的10.38%。

韦尔股份特别指出,鉴于公司关联方华创芯原、吕大龙分别持有北京君正股权,若公司增持北京君正股权比例至5%以上,继续增持可能存在对关联方的资源倾斜或影响其投资决策,因此公司对继续增持北京君正股份事项按照与关联方共同投资的关联交易履行相关决策程序。

5月23日早盘,北京君正一度涨近17%,截至收盘报95.96元/股,收涨12.95%,全天成交额18.75亿元,总市值462.1亿元。

对比之下,韦尔股份早盘开启跌势,午盘前一度跌2.25%,午后反弹最终收涨1.1%,报收165.47元/股,总市值1451亿元。

这并非韦尔股份对北京君正的首次投资。

时代财经注意到,从去年11月起,绍兴韦豪先后斥资5.5亿元、15亿元分别参与北京君正定增、集中竞价买入,截至本次增持前,绍兴韦豪累计持有北京君正4.96%股份。而本次增持后,其持股比例超过10%。

5月23日下午,北京君正相关人士回应时代财经称,“(韦尔股份)去年已经参与了公司的定增,后续增持也是出于对公司业务的看好,目前不存在控制权的问题。如果(持股)到了一定的限制,公告该披露就会披露。”

“坐等韦尔股份抬轿”

获芯片龙头增持,对北京君正来说的确是好消息。

有投资者在股吧发帖称,“坐等韦尔抬轿”、“不拉涨停对不起人”,但同时也有股民担忧,“这是放利好拉高出货吗?”

北京君正主要从事半导体行业,拥有微处理器芯片、智能视频芯片、存储芯片、模拟与互联芯片等多条产品线,其在车载存储领域属于龙头。

财报显示,该公司2022年一季度实现营收14.14亿元,同比增长32.37%;实现归母净利润2.32亿元,同比增长92.42%。

2021年全年利润亦十分可观,全年营收52.74亿元,同比增长142.07%;归母净利润9.26亿元,同比增长1165%。

时代财经注意到,早在去年11月,绍兴韦豪斥资5.5亿元参与北京君正定增,当时以发行价103.77元/股获配后者约530万股;2022年3月24日至5月19日,绍兴伟豪又以自有资金约15.18亿元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增持北京君正约1860万股,均价约为81.61元。

截至今年5月20日,韦尔股份累计持有北京君正总股本4.96%的股份。本次交易完成后,其持有后者股份比例超过10%。

此外,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韦尔股份关联方豪威科技董事长吕大龙持有北京君正总股本0.67%的股份,而由吕大龙控制的关联方合计持有北京君正总股本3.29%的股份。

韦尔股份持续加码,是否有意谋求北京君正的控制权?

5月23日下午,时代财经多次致电韦尔股份,截至发稿未能获得相关回复。不过北京君正相关人士回应时代财经称,“(韦尔股份)去年已经参与了公司的定增,后续增持也是出于对公司业务的看好。目前我们认为,不存在谋求控制权的问题。如果(持股)到了一定的限制,公告该披露就会披露。”

北京君正的股权结构较为分散。

截至一季度末,迄唐盛芯半导体产业投资、武岳峰集成电路股权投资持股比例均为12.57%位列第一、二大股东,双创投资持股11.18%为第三大股东,公司实控人刘强、李杰为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分别为8.4%、4.68%。

对于这次增持背后的考量,开源证券分析师任浪分析称,韦尔股份为图像传感器龙头,并在车载领域持续拓展显示、模拟等产品线。北京君正在计算、存储、模拟、互联芯片领域广泛布局,车载存储龙头地位稳固。本次入股有望让双方实现强强联合,产生良好的协同效应。

Wind数据显示,北京君正的股东户数5月10日为4.68万户,5月20日上升为4.8万户,10天内增加逾千户,增幅2.35%。

不过二级市场来看,北京君正的表现并不如意。2021年7月29日,北京君正盘中曾站上199.97元高点,截至5月23日收盘为95.96元,跌幅达到49.04%。因此也有投资者在股吧抱怨,“开盘即最高价”、“散户就是这样被深套”。

芯片龙头股价已近腰斩

站在中小股东立场,总会产生这样的担忧:龙头花大价钱增持或收购另一家公司,性价比高不高?公司是不是乱花钱?

40亿并不是小数目。如果以业绩作为参考的话,这笔钱占到了韦尔股份一季度营收的70%以上,同时相当于其归母净利润的4倍有余。

韦尔股份指出,本次交易的资金来源为约40%的自有资金以及约60%的银行贷款及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融资方式筹集的资金,不涉及使用募集资金。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韦尔股份的账面资金为60.16亿元,若拿出其中的40%约为2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若以5月20日收盘价计,韦尔股份持有的北京君正2390万股对应市值约为20.3亿元,浮亏约为3700万元;而以5月23日收盘价计算,韦尔股份持股市值约为22.9亿元,一日浮盈2.6亿元。

韦尔股份在增持公告中阐释了本次交易的考量,“有利于公司加强与北京君正在业务方面的战略合作,同时有望通过投资北京君正获得一定的投资收益,有助于提高公司资产的内含价值和长期投资效益,积极回报公司股东,符合公司发展战略。”

时代财经注意到,业务关联上,韦尔股份曾在2021年财报中提及,面向车载领域,由于图像传感器的渗透率、装车率以及像素等的综合提升,公司充分利用了因此带来的量价齐升的机遇,实现了销售规模和市场份额的大幅提升。

其同时表示,在车载摄像头市场,同竞争对手相比公司具备较为显著的技术优势,长期以来公司的车载摄像头主要用于欧美汽车品牌,未来公司将加大亚太市场的开发力度,提升公司产品在亚太市场的渗透率。

时代财经注意到,光大证券5月8日一份研报维持韦尔股份“买入”评级,但同时提示,考虑到智能手机景气度较弱、汽车产业受疫情和物流影响,以及目前较为激烈的CIS(接触式图像传感器)竞争情况,下休韦尔股份2022年-2023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4.6亿元(同比-7.1%)/68.2亿元(同比-4.3%),原预测分别为58.8亿元和71.3亿元。

根据最新财报,韦尔股份营收利润呈现放缓趋势。今年一季度,其营收55.38亿元,同比下降10.84%;归母净利润8.96亿元,同比下滑13.9%。

与业绩一同下滑的还有股价。2021年12月27日至2022年5月23日,韦尔股份股价从最高点321.9元跌至165.47元,跌幅达到46.28%,接近腰斩。

机构方面,韦尔股份一季度遭陆股通减持约273万股,变动比例0.33%,当前持股8.26%。与此同时,青岛融通民和投资、上海唐芯企业管理合伙均有所减持,后者股权穿透后第一大股东为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

不过时代财经注意到,由知名基金经理蔡嵩松管理的诺安成长混合型基金在一季度分别增持韦尔股份、北京君正350万股、9.23万股,当前持股比例分别为1.4%、3.27%,分别位列双方第六、第四大流通股东。韦尔股份为诺安成长的第三大重仓股,占其股票市值比超10%。

与此同时,一季度华夏基金新进其前十大流通股东,买入数量773万股,当前持股0.98%。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通达海核心技术成谜,近半募资买地建楼
科瑞思业务模式屡遭质疑,经营持续性待拷
美吉姆三年三任董事长,原董事长向交易方索贿600余万,判刑超10年
“感情不修啥都修”的啄木鸟被指漫天要价,实际收费高于市场价十倍有余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