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首富坐在矿车上:身家540亿,靠全球“扫货”终成一代锂王

何明俊
2022-05-19 18:55:47
来源: 时代周报
人的一生会经历三次创富机会

被誉为“周期天王”的经济学家周金涛曾提出,人的一生会经历三次创富机会。对于40岁以上人群,第一次机会在2008年,第二次在2019年,最后一次是2030年附近。

抓住一次就能实现财富跃升,赣锋锂业(002460.SZ)创始人李良彬抓住了两次。

李良彬1967年出生,今年已55岁。在过去20多年,李良彬扎根江西省新余市,带领赣锋锂业一路向上,成为“一代锂王”。

锂价一涨再涨,锂业公司盈利能力直线飙升。财富是疯狂而又浅薄的快乐,李良彬嗅到了不一样的气息。

在2022年的新年致辞中,李良彬警醒全体员工,“锂产品的周期性非常明显,有20万元的昨天,也可能有4万元的明天。”

提前布局,玩转周期,是商业巨贾的成功杠杆。唯一一家同时在AH两地上市的锂业公司,赣锋锂业还在备足“子弹”。

5月17日,赣锋锂业披露收购公告及年报问询函回函。围绕着江西省上饶市横峰县松树岗钽铌矿项目的设立合资公司投资,被深交所要求说明是否构成财务资助。

无锂寸步难行,松树岗钽铌矿项目拥有约60.4万吨氧化锂资源量。收购公告显示,每吨氧化锂资源量估值水平约2898元,整个项目勘探探矿权价值约17.53亿元。

这样的收购,李良彬此前已有多次出手,每次都让赣锋锂业再上层楼。

从2010年8月初登深交所市值59.2亿元,到2021年8月突破2900亿元,赣锋锂业市值11年增长近48倍。哪怕历经数轮股价下杀,赣锋锂业市值而今依然在1700亿元以上。5月19日,赣锋锂业报收120.53元/股,涨2.57%,总市值1733亿元。

VCG111321864637.jpg

从厂长到老板

1988年,李良彬从宜春学院化学系毕业,分配到江西锂盐厂,从事锂盐产品的研制和开发。九年,他从一名技术员成长为科研所所长、溴化锂分厂厂长。

1997年,智利化学矿业有限公司(Sociedad QuímicayMinera de Chile,下称 SQM)开发了成本更低的卤水提锂方式,国内却还在使用传统的硬岩提锂。

技术更迭必然带来行业巨大变革,李良彬看到了机遇。三十而立的李良彬决定下海。

挑选创业地点时,李良彬得知新余市河下镇正招商引资。李良彬团队面临资金紧张问题,便与河下镇政府商定以租赁形式接手赣锋金属锂厂。河下镇方面原计划出资385万元建设年产20吨的金属锂生产企业,因资金难题,经多方筹措凑够80万元,终于建成一条年产10吨的金属锂生产线。

创业总要交学费。初创团队秉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原则平分股份,团队没有“老大”。成员理念大相径庭,左右拉扯,赣锋金属锂厂濒临破产。

1998年,河下镇政府公开拍卖所持赣锋金属锂厂股权,起拍价85万元。李良彬是唯一举牌的股东,出资90万元,分五年偿还;另外向其他四位股东各支付6万元,三年付清。

李良彬带着风雨飘摇的锂厂重新出发。

他曾回忆,“当年,我们在河下镇依靠90万元资产,开始负债经营,起步非常艰难。在公司,我既是技术员、工资核算员、采购员,更是销售主力,身兼数职,拼命稳定经营局势。”

2000年,李良彬与赣锋金属锂厂签订资产转让协议,将锂厂转变成公司,更名为赣锋锂业。

李良彬是技术起家,一直看重技术研发。“民营企业要更好应对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必须不断研发新产品、新技术,推动企业转型升级。”他曾如此总结。

2005年前后,在金属锂还是市场爆品时,赣锋锂业已开始研发附加值更高的锂产品,包括电池级金属锂、电池级(高纯)氢氧化锂、电池级(高纯)碳酸锂等。这些产品净利润比传统金属锂产品高20%左右,但也因纯度较高(如电池级碳酸锂纯度须在99.5%以上)而难制备,只能缓慢推进。

李良彬依靠自身积累,带领赣锋锂业一点一点向前发展。2007年,赣锋锂业销售收入达到2亿元,净利润4000多万元。金属锂、丁基锂(聚合催化剂、烃化剂)、氟化锂销量全国第一。其中,氟化锂更占国内56.36%的市场份额。同年,公司完成股份制改革,李良彬成为最大股东。

VCG111348561362.jpg

人生发财靠周期

抓住行业周期,是风口起舞的先决条件。更大的机会在2008年终于到来。

世界范围内,近40%的锂来源于矿石,另外60%的锂来源于盐湖卤水。2008年,全球探明锂资源储量约2550万吨,中国占比约9.8%,与美国、阿根廷相当,仅次于智利和玻利维亚。

中国是锂资源大国,但产品并不具备优势。2008年,全球碳酸锂市场由SQM、Chemetall和FMC掌控,三大巨头占据全球77%市场份额。它们都采用卤水法制备碳酸锂,吨成本在1万元-1.2万元之间,有极大成本优势。当时,中国锂业大多使用进口或自由矿石提锂,吨成本约2.5万元-3万元,无法和巨头相较。

2008年下半年,碳酸锂价格快速下探,开工率飞速下滑。受市场影响,赣锋锂业老产品的销售收入下滑。李良彬调整思路,大力发展电池级碳酸锂产品,用新产品弥补老产品下滑的收入空缺。

也是这一年,赣锋锂业在卤水提锂生产无水氯化锂技术领域取得突破,打造出国内第一条生产线。2009年,赣锋锂业成功建设卤水生产电池级碳酸锂生产线,李良彬一手将锂业成本线拉至与三巨头同一竞争水平。

当赣锋锂业新产品上市时,金融危机已至尾声,加上2008年后“低碳经济”兴起,各国纷纷出台相关鼓励措施促进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电池级碳酸锂产品填补市场空白,李良彬成功抓住了周期机会。

2010年8月,赣锋锂业在深交所上市。获得资本助力,李良彬在国际市场频繁出手扫货,加快锂资源布局。

2011年,赣锋锂业收购加拿大国际锂业,布局上游矿源;2014年,收购阿根廷Mariana卤水矿、爱尔兰Blackstair锂辉石矿;2015年收购澳大利亚RIM,布局Mount Marion矿;2016年收购西部资源,布局宁都河源矿;2017年收购美洲锂业和Pilbara,布局澳大利亚Pilgangoora锂矿。

市场开拓也在同步推进。

2013年,三星成为赣锋锂业首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客户。随后,LG化学、松下、特斯拉等也陆续成为客户。2014年,赣锋锂业收购深圳美拜电子100%股权,切入锂电池领域。2016年,赣锋循环成立,李良彬完成对废旧电池及材料循环的布局。

至此,赣锋锂业已完成从上游锂矿到下游锂电池、材料回收的生态闭环系统。

“电池行业的天花板更高一些,机会也更多。”一名赣锋锂业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目前,这几个业务的发展态势都很好。”

2018年-2019年,李良彬的第二次机会出现。

2017年,全行业碳酸锂产能飞速扩大,年末碳酸锂产品价格跳水。2018年-2019年,供给端超预期释放,供需矛盾失衡,锂产品价格大跌,行业开始出清产能。赣锋锂业也一度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局面。

曾让赣锋锂业转危为安的碳酸锂,2018年时扮演了老产品角色。此时,李良彬果断转向氢氧化锂。

在行业出清产能后,李良彬再一次得到了回报。机构调研报告显示,赣锋锂业的锂产品销量在2018年后重回高增速状态,锂化合物依然是公司核心产品,氢氧化锂的产能位居全球首位。

微信图片_20220519154538.png

图片来源:赣锋锂业官网

单笔收购花费不断攀升

即使环境较差,李良彬也没有停下投资布局。

财报显示,上市以来,赣锋锂业的投资活动产生现金流量净流出累计达184亿元。自2018年开始,赣锋锂业的投资金额逐年增加。

和很多频繁跨界的上市公司不同,李良彬从始至终都未曾踏出锂电行业一步。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随着时间推进,锂的受关注程度越来越高,赣锋锂业在每一笔收购中所花费的资金也在不断攀升。截至2021年底,赣锋锂业至少斥资50亿元在海外市场进行投资。

“从近年的收购案例能看出,赣锋锂业既有阿根廷、澳大利亚、墨西哥等海外布局,也有在青海、内蒙古、江西等地投资项目。”上述赣锋锂业的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们更多是对资源禀赋、周边配套、开采难度、风险、ESG等维度进行综合评价,以选择合适资源。”

投资的项目最终是否能够将本钱赚回来,还需要时间验证,但锂资源已为李良彬和赣锋锂业带来了足够回报。

财报显示,赣锋锂业2022年一季度实现营收53.65亿元,同比增长233.91%;归母净利润35.25亿元,同比大增640.41%;扣非归母净利润31.02亿元,同比激增956.40%。

锂价不断上涨,赣锋锂业股价水涨船高,李良彬身家也不断飙升。2021年,李良彬以545亿元财富成为江西首富。赣锋锂业也已甩开天齐锂业成为“一代锂王”。

锂业疯狂,吸引大量玩家进入。寄希望于电池业务打开新增长极的李良彬如何带领赣锋锂业突围,这将是另外一个问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实探:人少!北京环球影城重启第一天:不用排队,进去就玩
从高三听到三高,后街男孩依然火!半小时观看破1800万,视频号演唱会能火多久
“古偶流量大厂”去年巨亏3亿多,要打造数字艺人?专家:圈钱烧钱的游戏
事没搞清先撇责任!蔚来回应汽车坠楼被指冷血,创始人李斌常出争议言论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