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名股份上市首年业绩变脸,销售遇挫股价跌跌不休

黄锐
2022-05-17 10:27:38
来源: 时代商学院

来源 | 时代商学院

作者 | 黄锐

编辑 | 孙一鸣

顶着“生鲜豆制品第一股”的光环,祖名股份(003030.SZ)上市首年业绩就暴雷。

最新年报显示,2021年,祖名股份仅实现归母净利润5572万元,同比减少44.83%,一改上市前持续增长的态势,净利规模更是跌破2018年的水平。

资料显示,祖名股份主营业务为豆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分为生鲜豆制品、植物蛋白饮品、休闲豆制品及其他类产品。该公司于2021年1月6日登陆深交所主板。

在二级市场上,祖名股份股价表现持续低迷,呈台阶式下跌态势。按前复权方式计算,4月27日,该公司股价最低一度跌至为18.03元/股,较最高峰(46.59元/股)跌去61.3%。

【概述】

祖名股份上市前,其净利润连续多年增长,上市后首年却令人大跌眼镜,净利润同比减少44.83%,几乎腰斩,主要原因是营业成本上涨过快。

2021年,祖名股份主营产品的销售量增长都不容乐观。在销售渠道方面,祖名股份也频现疲态,尤其是商超渠道产品销售遇冷。

另外,祖名股份实控人蔡祖明曾卷入一宗受贿案,涉及公司的政府补助事宜。由于保荐机构在招股书中未及时如实披露上述信息,该公司保荐代表人因此遭证监会处罚。

上市首年净利润近乎腰斩,成本承压明显

根据年报,2021年,祖名股份的营业收入为13.37亿元,同比增长9.14%;然而,同期归母净利润仅为0.56亿元,同比减少44.83%;净利率则由2020年的8.24%降低到4.17%,接近腰斩。

需注意的是,该公司于2021年1月上市,而在上市前的2018—2020年,该公司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394万元、9017万元、1.01亿元,呈持续增长态势。

换言之,上市首年,祖名股份不仅业绩大变脸,还交出近4年最差的“成绩单”。

营业收入微涨,但归母净利润却接近腰斩,这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

财报显示,2021年,祖名股份的营业总收入同比增加9.14%,但营业总成本同比增加了15.6%,增幅高出营业总收入6.46个百分点。其中,若不考虑期间费用及税金等项目,营业成本更是同比增加20.28%,增幅高出营业总收入11.14个百分点。

年报显示,祖名股份的营业成本细分为直接材料、直接人工、制造费用、运输费、其他业务成本五个子项。其中,直接材料占营业收入的比例由2020年的39.78%上升到44.38%,增加4.6个百分点;制造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由2020年的13.85%增长到15.52%,增加1.67个百分点;运输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由2020年的3.02%增长到3.57%,增加0.55个百分点。

由此可见,2021年,祖名股份的多项经营成本呈上升趋势。

图表 1:2020—2021 年祖名股份营业成本细分项占比情况.png

在直接材料中,黄豆是生产豆制品最重要的原材料。

2022年4月21日,祖名股份接受西南证券调研时表示,2020年国内大豆平均价格约4800元/吨,2021年平均价格约6100元/吨,2022年一季度大豆的平均价格已经达到6500元/吨。据此计算,2021年,大豆平均价格上涨了27.08%,2022年一季度进一步上涨了6.56%。

在成本上涨的压力下,2020年至2022年一季度,祖名股份各季度净利率分别为8.39%、9.06%、8.53%、7.14%、4.06%、6.11%、3.27%、3.45%、2.3%,下滑态势明显。

图表 2:2020Q1-2022Q1 祖名股份各季度净利率.png

由此可见,原材料成本的持续上涨极大地侵蚀了祖名股份的利润空间。若原材料价格继续上涨,不排除该公司未来陷入亏损状态的可能。

提价难改经营颓势,商超渠道黯然失色

面对持续上涨的成本压力,祖名股份也曾采取措施应对,但似乎成效不大。

该公司产品主要包括生鲜豆制品、植物蛋白饮品、休闲豆制品。2021年,这三类产品收入分别占总收入的66.85%、15.63%、4.86%,合计占比为87.34%。

2021年,祖名股份曾两次对公司产品进行提价以转移成本压力。2021年3月,祖名股份对生鲜豆制品提价约5%。2021年11月,祖名股份对以自立袋豆奶为主的植物蛋白饮品出厂价上调15%-20%。

或受产品提价的影响,2021年,祖名股份各类产品的销量增长都不容乐观。

在生鲜豆制品方面,2021年,祖名股份该类产品销售量仅相比2020年增长0.81%,是2017年以来的最低增幅,陷入增长停滞的局面。

图表 3:2017-2021 年祖名股份三类主要产品的销量变化情况.png

生鲜豆制品属于日常消费品,保质期短、运输中需要全程低温冷链,扩张半径天然受限,市场覆盖范围仅150-300km,行业天生区域化、同质化竞争严重。

江浙沪是祖名股份的“大本营”。2021年,祖名股份的生鲜豆制品在江浙沪地区的销售收入占销售总收入的94.85%。但根据西南证券的研报,即使祖名股份已成为全国豆制品龙头,2021年,其生鲜豆制品在浙江地区的市场占有率也仅为15.3%,在江沪浙地区的市场占有率仅为8.3%。

图表 4:2021 年祖名股份的市场占有率情况.png

在2021年3月祖名股份对生鲜豆制品提价后,其销售量增长明显乏力,可见客户对该类产品属于价格敏感型,对于质优价廉的高性价比产品和优惠促销活动感兴趣。一旦该公司未来持续提价,客户或遭大量流失,销售量将大幅下降,进而对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在植物蛋白饮品方面,2021年,祖名股份该类产品的销售量为5869.3升,虽然同比增长16.85%,但这一经营成果是在2017-2020年销量连年下跌的背景下达成的。而且,2021年该公司的植物蛋白饮品销售量远低于四年前(2017年)的水平,销售疲态尽显。

图表 5:2017-2021 年三类主要产品的销量(以 2017 年数据为基准值).png

在休闲豆制品方面,2021年,祖名股份该类产品的销售量同比大跌16.85%,销售量更是为2017年以来最低,产品销售拓展极其不理想。

综上所述,2021年,祖名股份上述主营产品的销售增长后劲不容乐观。

此外,祖名股份的销售渠道也暗流涌动,商超渠道急剧遇冷。

2021年年报显示,祖名股份的销售模式分为经销、直销、商超,而这三个渠道的销售收入占当期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64.64%、11.58%、23.78%。

对于经销模式,2021年,虽然祖名股份的经销收入同比增长11.82%,但经销成本增长更快,同比增长了19.09%,导致当期经销毛利不增反减,由2020年的2.4亿元减少到2.29亿元,同比减少4.36%。

图表 6:2017-2021 年祖名股份各销售模式收入与增长率.png

对于商超渠道,2021年,祖名股份该渠道的销售收入发生巨变,首次负增长,由2020年的3.42亿元减少到3.18亿元,下降了7.08个百分点;而商超渠道毛利率更是由2020年的38.6%减少到26.2%,下滑了12.4个百分点。

资料显示,祖名股份与大润发、永辉、世纪联华等大型商超保持合作关系。

那么,2021年祖名股份商超渠道收入急剧下滑,是合作伙伴关系生变?还是该公司产品在商超不受欢迎,产品卖不动了?

对于直销渠道,2021年8月,祖名收购原线上业务运营商剩余股权,通过该子公司运营线上业务,包括天猫、拼多多、京东等传统电商渠道以及抖音、快手等新媒体电商渠道,而且还与猫妹妹、烈儿宝贝、罗永浩、叶一茜、朱丹等头部主播合作直播。

其线上电商业务主要销售保质期较长、易保存的休闲豆制品、植物蛋白饮品。但财报显示,2013-2021年,祖名股份休闲豆制品、植物蛋白饮品的销售量与销售收入呈下降态势。

图表 7:2013-2021 年三类主要产品的销售额(单位:亿元).png

其中,植物蛋白饮品销售量连续多年下跌,由2013年的2.6亿元减少到2020年的1.68亿元,降幅达35%。虽然2021年销售额回升至2.09亿元,但仍远低于2013年的水平。

休闲类豆制品销售额则由2020年的7207万元减少到2021年的6492万元,降幅为9.92%,从这来看,电商直销渠道并没有带来产品销售的大幅增长,反而继续陷入销售萎缩的状态。如果拉长时间轴看,2013-2021年,休闲类豆制品销售额从2013年的1.22亿元减少到2021年的6492万元,销售规模几乎腰斩。

祖名股份在2021年年报中表示,植物蛋白饮品和休闲豆制品为公司的发展重点。

从2013年到2021年这9年间,祖名股份尽管对植物蛋白饮品和休闲豆制品两类产品寄予重望,然而现实很骨感,这两类产品不仅没有成为新的业绩增长点,销售规模反而节节败退。

两次提价均未能改善公司盈利,核心产品生鲜豆制品收入滞涨,被寄予重望的植物蛋白饮品和休闲豆制品又持续9年未见起色,祖名股份的未来潜力将在哪里?在上市首年就业绩暴雷,祖名股份会否“出道就是巅峰”?对此,时代商学院保持关注。

实控人蔡祖明曾卷入贿赂案,保代被罚

除了业绩暴雷外,祖名股份在信息披露方面也存在不足。保荐机构和保荐代表人因招股书信披不完整遭证监会处罚。

上市四个月后,2021年5月21日,证监会对祖名股份的保荐机构第一创业、保荐代表人付林与梁咏梅予以警示函监管措施,原因是保荐机构与保荐代表人在提交的保荐工作报告等材料中,未及时报告、披露发行人及其董事长蔡祖明涉嫌行贿的行为及该事项对发行人的影响,保荐信披工作执行不到位。

公开资料显示,祖名股份实际控制人、法定代表人蔡祖明曾卷入一宗受贿案。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汪银海曾担任任杭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滨江区)农业局(以下简称“滨江区农业局”)党组书记、局长。2015年至2018年,被告人汪银海先后三次收受祖名股份法定代表人蔡某所送香烟提货券,共计价值人民币10.8万元。而汪银海利用职务便利,为祖名豆制品股份有限公司在获取有关补助资金、申报国家级农业龙头企业等事项上提供帮助。

财报显示,2016-2021年,祖名股份所获的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1609万元、786万元、516万元、1220万元、1243万元、496万元,占当期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43.46%、18.95%、8.06%、13.53%、12.31%、8.9%。尤其是2016年,政府补助金额占当期净利润的比例高达43.46%。

图表 8:2016-2021 年祖名股份获得的政府补助情况.png

尽管祖名股份实际控制人蔡祖明最终并未因该事项被追究法律责任,但作为公众上市公司,该公司在IPO期间未及时如实披露相关信息,在规范运作和信息披露义务履行不到位。

(全文3973字)

参考资料

《祖名股份招股书》.深圳证券交易所,2020-12-22

《祖名股份2021年报》.深圳证券交易所,2021-04-20

《祖名股份:2022年4月21日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公司公告,2022-04-21

《祖名股份:生鲜豆制品第一股,步入发展快车道》.西南证券,2021-07-02

《汪银海、汪银海退出的违法所得人民币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二审刑事裁定书》.中国裁判文书网,2020-04-16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