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ST的OA茅涨停见曙光?此前六天五板暴跌26%,被关联交易坑惨

魏亚霖
2022-05-13 21:04:43
来源: 时代财经
成长股爆出内部治理问题,又遭质疑业务模式合理性,这才是ST泛微股价大跌的根本原因。

这可能是一只股东阵容最豪华的ST股。在“戴帽”前,ST泛微(603039.SH)被很多投资者称作“OA茅”。

5月13日早盘,ST泛微打开连续几日下跌的局面,午后封涨停,报32.30元/股。前一日ST泛微收报30.76元每股,离跌停30.75元/股仅差一分钱。

自5月5日以来,ST泛微的股价就一直跌跌不休,此后6个交易日内,收获5个跌停板,累计跌幅26.46%。

4月28日晚,彼时泛微网络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于4月29日停牌一天并于5月5日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泛微网络”变更为“ST泛微”。

“暴雷”之后,公司和实控人亦试图稳定市值。5月12日晚,ST泛微公告称,截至5月12日,公司已累计回购50.0万股公司股份,累计回购金额为1537.5万元,占预计回购金额的比例为7.69%;控股股东韦利东已增持股份50万股,累计增持金额为1547.32万元,超过其增持计划金额区间下限的50%。

包括十大股东里的深圳市腾讯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下称“腾讯产业基金”)、社保基金、嘉实基金在内,一季度末,ST泛微股东总数为9041户,较去年同比增加58.95%。不过,股价同比则是腰斩。

5月12日晚,上交所再发问询函,追问关联交易的合理性,以及是否还有其他未披露关联交易。

时代财经注意到,2020年7月入股ST泛微的腾讯产业基金浮亏已超3亿元,社保基金在过去一年多“高抛低吸”也难逃被套。

图虫创意-963191582068048143.jpeg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还有未披露关联交易吗?

ST泛微“戴帽”的直接原因是2021年年报遭审计机构出具非标意见,根本原因则是未及时披露关联交易信息。

4月28日晚,泛微网络发布的一系列与2021年年报及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相关的公告显示,其所以被ST系因公司2021年年度报表被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否定意见,天健所认为泛微网络的内控体系存在重大缺陷。

2018年、2019年,ST泛微及子公司向上海亘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亘岩网络”)进行增资,但亘岩网络为ST泛微实控人通过关联自然人控制的公司;2021年ST泛微向两位中间人转让房产,两位中间人有计划分别与公司两名高管再次交易。这两起关联交易均未履行关联交易的决策程序且未及时进行信息披露。

在4月28日提交给交易所的回复函中,ST泛微对于两起违规均作辩解。

对于增资亘岩网络,ST泛微解释称,“在审议投资事项时公司实际控制人由于未知晓是关联交易未向公司信息披露部门告知构成关联交易事项。”换句话说,公司实控人没有意识到这是关联交易。

亘岩网络官网显示,其主营业务是电子合同签署云服务,产品名为“契约锁”。根据IDC《2020年中国电子签名软件市场份额》,契约锁以8.2%的市场份额排名第四。

Snipaste_2022-05-13_20-21-39.jpg图片来源:亘岩网络官网

而通过中间人向高管转让房产,ST泛微表示,两名高管因上海房地产限购,因此介绍中间人受让房地产,而中间人不属于公司的关联方,所以当初未认定关联交易。

除了未及时披露关联交易,ST泛微的成长能力是否符合预期?

2月16日,在ST泛微“暴雷”前,华泰证券研报预测其2021~2023年收入分别为20.09、26.70、35.12亿元,EPS分别为1.17、1.54、2.06元,并给出目标价80.16元。

ST泛微之后出炉的2021年年报数据,可以说与券商预测值相差无几:总营收20.03亿元,同比增长35.11%;归母净利润3.09亿元,同比增长34.48%;EPS为1.20元。

但看起来很美好的成长性,也在近期交易所的连环问询函中遭到质疑。5月12日晚,交易所重新翻出了公司2020年的回复函,再次追问授权业务运营中心模式的合理性。

所谓业务运营中心,就是公司各区域的合作服务企业,主要负责授权区域内的相关增值服务工作,并由公司技术支持。在结算上,公司直接与最终用户签订合同并进行业务结算,公司按约定向授权运营中心支付一定比例的项目实施费。

交易所质疑,付给授权运营中心的费用增加过快,授权运营中心人员又是否和公司存在关联关系。

除了授权运营中心,交易所还翻出了2018年投资、2020年出售的晓家网络股权,要求说明是否存在关联性。

可以说,5月12日晚的问询函中,交易所在审视公司过去任何可能存在未披露关联交易的地方。

5月13日,时代财经多次致电ST泛微证券部,对方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时代财经亦发送邮件,询问是否已消除关联交易影响,何时撤销“ST”等问题,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而上证e互动网站显示,公司的最后一条回复停留在2021年4月1日。

clip_image001.png图片来源:上证e互动

豪华股东阵容

除了“OA茅”的概念,ST泛微的十大股东名单也堪称豪华。2022年一季度,不仅腾讯产业投资基金、社保基金(一一一组合、四零六组合)稳定持股,嘉实基金归凯管理的两只基金还大幅加仓。

其中,截至一季度末,嘉实新兴产业(000751.OF)持有ST泛微365.68万股,占基金净值的2.72%,为第十大重仓股。不过,得益于近期大盘的反弹,尽管ST泛微在前6个交易日内跌去26.46%,但嘉实新兴产业的净值仍取得了2%涨幅。

相较而言,腾讯产业基金的损失惨重得多,持有市值已经接近腰斩。

腾讯产业基金是2020年7月以战投身份进入ST泛微的。当时,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韦利东之父将其所持公司5%股权转让给腾讯产业投资基金,作价7.71亿元。

公告发布次日,ST泛微一字涨停,这是ST泛微的高光时刻,腾讯产业基金也在一天之内浮盈约1.37亿元。

但好景不长,此后一年多ST泛微的股价都处于高位震荡。比腾讯产业基金更早布局该票的社保基金一一一组合,以及跟着腾讯产业基金在2020年四季度进入的社保四零六组合,在此后一年多都经历了“高抛再低吸”的过程。

但自2022年初开始,ST泛微的股价开始了一路狂泻,从高位76.18元/股,到5月13日的32.30元/股。无论是高抛低吸的社保基金,还是坚定持有的腾讯产业基金,都已经被套牢。

Snipaste_2022-05-13_20-24-59.jpg图片来源:Wind

以腾讯产业基金为例。截至5月13日收盘,腾讯产业基金持有的ST泛微市值为4.16亿元。即使加上2021年的分红,每股派0.15元——也就是加上159.22万元,腾讯产业基金这笔投资的亏损还是超3亿元。

Wind显示,自2017年上市以来,ST泛微实现分红4次,累计分红0.81亿元,分红率仅9.06%。无论是社保基金还是腾讯产业基金,投资该公司显然都不是奔着稳定的分红现金流去的,而是看中了成长能力。

成长股爆出内部治理问题,又遭质疑业务模式合理性,这才是ST泛微股价大跌的根本原因。社保基金、腾讯产业基金何时可以解套,或许取决于公司能否合理回复交易所,并继续保持业绩高增长。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南京银行48岁行长辞职,另有任用!带领大零售转型,去年存款余额过万亿
大股东刘明身兼5职,公司仅4名基金经理!东方阿尔法的日子有多难?
汉口北主播:“小白”入行半年 每天进账百万
众筹推广员一天50个群劝人捐钱!每筹10块赚7块,多电商平台整改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