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正遭自家艺人起诉!陈晓等大咖出走,欢娱影视仅剩一哥许凯?

张雪梅
2022-05-05 20:55:02
来源: 时代财经
目前,欢娱影视一哥为许凯,一姐为白鹿,其他签约艺人中,仅聂远、杨蓉、吴谨言在圈内拥有姓名。

频陷抄袭风波,经历数剧口碑分化的于正,如今又与旗下艺人打起了合同官司。

于正.pn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天眼查App显示,近日,艺人宋威龙与东阳欢娱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东阳欢娱)、霍尔果斯欢娱影视文化有限公司(霍尔果斯欢娱)相关合同纠纷新增开庭公告。5月5日,#宋威龙涉合同纠纷起诉于正公司#词条挂上微博热搜,阅读量超过1.5亿。

据了解,此次合同纠纷中,原告为宋威龙,被告为东阳欢娱及其全资子公司霍尔果斯欢娱,经办法院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目前,余征(于正)持有东阳欢娱62.22%股份,并担任监事一职。

公开资料显示,自2020年热播剧《以家人之名》后,宋威龙已经一年多的时间内未有新剧推出。

2020年年初,他和宋茜主演的以姐弟恋为题材的影视剧《下一站是幸福》在湖南卫视的首播平均收视达到1.138。同年8月,搭档谭松韵、张新成的《以家人之名》播出,首播平均收视同样破1。凭借两部热播剧,宋威龙在内地的人气快速提升。

尽管人气加身,但2020年后宋威龙却再未有热剧播出。与此同时,同剧的演员则片约不断。2021年,谭松韵和钟汉良主演的《锦心似玉》为腾讯视频年度top3剧集,播放量达51.1亿;与林更新合作的《请叫我总监》目前正在优酷播出。张新成则接连推出《变成你的那一天》《光芒》等剧集,并于上月官宣了加盟正午阳光的重点剧目《县委大院》。

另据传言称,欢娱影视已经买断了宋威龙的姓名使用权,一旦官司取得不利结果,他或许不能使用该名字在圈内发展。

20个月没有作品播出,和许凯竞争激烈

以网红身份出道后,2015年10月,16岁的宋威龙签约东阳欢娱影视,成为于正工作室旗下艺人,随后在欢娱制作的民国奇幻爱情剧《半妖倾城》中出演配角应龙,正式踏入演艺圈。

2018年,由他主演的大IP改编剧《凤囚凰》播出,该剧同样由欢娱影视制作,也是宋威龙拿下的公司最后一个自制剧资源,随该剧一起露面的还有欢娱另一位男艺人许凯,两人年龄相仿,形象定位类似。

同年,《延禧攻略》大爆,许凯凭借饰演的男二富察傅恒成为不少剧粉心中的白月光,他也由此出圈,公司资源开始往许凯倾斜。根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包括《烈火军校》《骊歌行》《尚食》等剧在内,许凯出演的欢娱自制剧已超过6部。

此外,许凯更是搭档周冬雨出演腾讯视频的S级项目《千古玦尘》,待播剧中亦有搭档杨幂的《爱的二八定律》,搭档钟楚曦的《迷航昆仑墟》。

反观宋威龙,在《凤囚凰》后陷入漫长的空窗期,直到两年后(2020年),才有《下一站是幸福》《以家人之名》等剧集播出。在两部热播剧的加持之下,宋威龙的商务资源得到一定提升,先后拿下Burberry彩妆、舒肤佳、梦龙等品牌的代言人,并成为悦木之源中国大陆地区代言人,但上述商务多为短期代言Burberry官博最后一次提到宋威龙停留在去年3月,悦木之源则停留在去年6月。

《以家人知名》收官后,宋威龙则再次断档,根据其粉丝总结,宋威龙已经1年零8个月没有新剧播出,5个月没有进组拍戏和参加线下品牌活动。

截至目前,签约于正工作室的7年内,宋威龙播出电视剧7部,电影4部,多以网播为主,对于上升期的年轻小生而言,作品并不算多,加之其在《凤囚凰》和《以家人之名》后两度空窗,更是不利于个人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或许是出于公司对其姓名使用权的保护,宋威龙的工作室微博、超话粉丝大咖等均无法使用“宋威龙”3字起名,导致搜索不便,他的官方宣传站SWL_OFFICIAL粉丝数也仅有4309人。多种因素作用之下,宋威龙与于正的欢娱影视闹上公堂或许也在意料之中。

事实上,在陈晓、何晟铭、金世佳接连出走欢娱后,公司有知名度的小生仅剩下许凯与宋威龙。如果宋威龙出走,欢娱影视"遍地糊咖"的局面将更为严重。

陈晓、金世佳等接连出走,《延禧攻略》后再无大热剧

值得一提的是,于正公司与宋威龙的合同纠纷挂上微博热搜榜后,#赵丽颖陈晓陆贞传奇开播九周年#也高挂热搜第四,《陆贞传奇》作为欢娱影视的自制剧,此时挂上热搜,也不免让外界猜测其转移视线的目的。

而该剧男主角陈晓作为欢娱影视早期签约艺人,当年在于正的力捧下,出演了《笑傲江湖》《神雕侠侣》《那年花开月正圆》等热播剧,随后于2019年,陈晓离开于正公司成立个人工作室。

此外,金世佳、何晟铭、宁静、袁姗姗、张雪迎等艺人也先后离巢,一时间欢娱影视大量知名艺人出走。截至目前,欢娱影视的一哥为许凯,一姐为白鹿,其他签约艺人中,仅聂远、杨蓉、吴谨言在圈内拥有一定知名度。

与此同时,老板于正也频频陷入抄袭风波。2020年12月31日,郭敬明就《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圈里圈外》向庄羽道歉,同日,于正就抄袭《梅花烙》向琼瑶道歉。抄袭事件也对两人的作品造成影响,比如郭敬明的电影《阴阳师》被下架,于正在综艺《我就是演员》的镜头则全部被剪。

天眼查App显示,目前,余征(于正)关联公司达到19家,其中,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有7家,担任股东的有11家。

在公司艺人流失,老板深陷抄袭风波等困境下,欢娱影视还面临新人扛不起剧的境况。自2018年《延禧攻略》大热后,公司随后播出的数部剧集都没能超越,包括《尚食》《骊歌行》《拾光的秘密》《玉楼春》《当家主母》在内均未激起太大水花,且观众口碑两极分化。其中,《拾光的秘密》和《玉楼春》大胆启用公司新人担任男主,尽管搭档白鹿、金晨等有一定知名度的女星,却仍未获得关注。

目前,宋威龙与欢娱影视的合同纠纷案已经于5月5日下午3点开庭,截至发稿,仍未有具体判决结果。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石榴姐”苑琼丹大湾区创业,老戏骨跨界做直播,建议香港青年学好普通话
怀旧是门好生意!后街西城合体,侏罗纪恐龙揽金6亿,周杰伦要出新歌了?
神秘逃税主播徐国豪:曾做过4S店销售,靠币圈大哥豪掷亿元打赏一路飞升
在迪士尼、环球影城夹缝中生存,本土乐园靠古老IP“恐龙”养活?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