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花清瘟降价38%!广东中成药集采开标,361个产品拟中选

张婉莹
2022-04-12 17:33:13
来源: 时代财经
“资本市场只看到负面影响,但其实集采对市场降价的影响是一次性的,最终集采慢慢会成为被市场忽略的东西,更多还是要看市场需求与企业的创新。”

国内第二个中成药区域联盟开标。

4月8日,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发布《公示广东联盟清开灵等中成药集中带量采购拟中选/备选结果的通知》。本次集采联盟包括广东、山西、河南、海南、宁夏、青海六省(区),涉及53个大品种,集采产品数达132个,包括清开灵、醒脑静、百令、舒血宁、复方丹参等知名产品。

结果显示,共有124家生产企业中选,56家生产企业进入拟备选名单。白云山、神威药业、香雪制药、天士力、科伦药业、盘龙药业、以岭药业、华润三九等企业均有产品拟中选。30个中成药独家品种拟中选,包括以岭药业连花清瘟颗粒、天士力复方丹参滴丸、同济堂仙灵骨葆胶囊、和黄药业麝香保心丸、九芝堂裸花紫珠栓、通化白山复方丹参喷雾剂等。

民生证券指出,广东6省中成药集采53种药品共361个产品拟入围,根据过往的历史统计数据,从3个维度来衡量广东中成药集采的整体降幅,全国最低中标价、全国中值中标价和广东2021年中标价,相对于以上三个维度的平均降幅分别为13%、34%和19%。

“与化药相比,本次集采降幅是很温和的。”长期关注中药股的曼然资管总经理马曼然告诉时代财经,因受中药材成本等影响,所以从国家政策层面,不会以低价作为集采的第一目标。

不以低价为目标,对独家产品影响有限

此次广东联盟的集采规则是,按照报量,设计了“每降价1%获得5%预采购量”的方案,以及AB组的分组规则。企业可以较为明确的计算自己产品的降价幅度和市场份额。

按公布的联采规则,广东联盟中成药集采以每家企业服用总天数占联盟地区所有企业合计服用天数的比例作为划分依据——占比从高到低累计达80%的企业列为A组采购单,其余列为B组采购单。其中,企业需进行P1、P2阶梯报价,P1降幅≥1%,P2降幅应≥P1且大于等于11%。非独家产品拟中选要求降幅在前50%,独家产品拟中选要求降幅在前70%或降幅≥21%。

也就是说,企业获得的市场和品种降幅呈正比关系。

而在第二梯级价格(P2)竞价中选的企业,除能获得本企业联盟地区采购期(2年)首年预采购量100%的比例外,还能获得增量的使用权。这意味着,只要企业充分降价,则有机会抢占其他竞品的市场份额。

这也解释了银杏叶和复方丹参片等品类为什么降幅较大,竞争较为激烈的原因。其中,上海凯宝新谊(新乡)药业复方丹参片的拟中选价格低至每片0.0435元。

1708594614.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不同于化药,一些中成药因配方、制造技术不同,具有独家性质。此次广东集采联盟单独对独家产品做区分,据风云药谈统计,独家产品平均降幅为21.8%,远低于非独家拟中标产品67.8%的平均降幅。

30个拟中标的中成药独家产品,包括以岭药业连花清瘟颗粒、康缘药业热毒宁注射液、海南九芝堂裸花紫珠栓、江西药都樟树制药大活络胶囊、同济堂仙灵骨葆胶囊等。其中,连花清瘟颗粒的拟中选价格是2.3295元/袋,相比最高有效申报价3.75元/袋,降幅达37.88%;热毒宁注射液最终中选价格为26.1885元,比66.3元的最高有效申报价降幅达60.5%。上述两款产品均为新冠推荐治疗药物。而天士力的独家产品复方丹参滴丸在“复方丹参”领域降价幅度则仅为15%。

“独家产品在制作工艺上比较难,也多在患者与医生间有较好的口碑,所以面对集采有议价空间与谈判的底气。”Biotech创新药医学顾问曹博告诉时代财经,对于中成药集采,要分具体厂家与具体产品,集采对于独家产品的影响有限。

此次集采降幅较大的产品集中在心脑血管领域,竞争较为激烈,一些独家但可替代性高的产品降幅也比较明显。

从报价来看,广东中成药集采企业和产品参与报价的比例分别为87.86%、86.88%,部分企业未参与集采报价。对此,医药战略营销专家史立臣向时代财经表示,未参与报价的企业,主要可能出于两方面考虑。

“一是自己的独家产品,现在市场销量较好,而且主要市场不是医疗机构,为了院外市场不受影响,所以不愿意报价;二是预估谈判价格较低,而原材料又上涨,很难把握利润空间,所以不敢报价。”史立臣对时代财经说,以院内市场为主的中成药,如果缺乏安全性、有效性等临床数据,又没进入临床路径,未来发展堪忧。

未来中成药集采或成常态

早在2021年9月,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便发布了关于广东联盟集采的征求意见稿,成为国内最早发布征求意见稿的中成药集采联盟。不过,去年12月,湖北牵头的19省中成药集采率先完成从文件发布到开标的全过程,共157家企业的182个产品参与报价,中选率62%,中选价格平均降幅42.27%,最大降幅82.63%。

对于中药企业来说,参与集采的目的之一是扩大企业市场份额。但对于原本销售渠道并不依赖医院的企业来说,集采对其影响并不算大。

马曼然告诉时代财经,某些公司的中成药在医院的销量为3%~5%,加入集采对企业扩大销量有利好趋势。但因中药材原料种植的长周期性长,单一品种不会大规模放量。“连翘的树得长5到8年才能进入丰果期,这种原材料的周期性决定了下游没法大规模放量。”

在地方集采持续推进的过程中,关于中成药国家集采的预期也越来越高。截至目前,广东6省中成药采购联盟和湖北19省中成药采购联盟已经累计覆盖21个省。此外,行业预计,山东省牵头的联盟将是第三个启动的中药材区域联盟,只剩下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和广西还没有开展省级以上的中成药集采。

2022年2月11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明确指出,今年将在去年部分省份已经组织中成药联盟采购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范围,实现化药、生物药、中成药三大领域全覆盖。

未来,中成药集采或将成为常态,而整体采购价格也将呈下降趋势。由于市场用量大的中成药是各级集采的重点,因此史立臣认为,“龙头药企受影响最大,独家产品优势降低,市场份额会降低,同治疗范围的中小药企会获得发展机会。”

史立臣告诉时代财经,集采产品有带量保证,在一定程度上能提升一些药企的总体销量,但整体不一定提升,甚至集采后缓慢增长的情况并不会得到改善。“未来中成药销量提升的关键是具备完善的临床数据,在DRGs(疾病诊断相关分组)全面普及的情况下,具有明确安全性和有效性的临床数据,并有明确临床价值的中成药会获得发展。”

“资本市场只看到负面影响,但其实集采对市场降价的影响是一次性的,最终集采慢慢会成为被市场忽略的东西,更多还是要看市场需求与企业的创新。”马曼然对时代财经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康弘药业热衷理财,拿出20亿元买理财产品,一季度赚近200万
津同仁深陷“同仁堂”字号抢夺战,销售费用率畸高或存商业贿赂?
奶酪基金董事长庄宏东:国内货币流动性充足,投资者需理性恢复信心
对话杜国楹:小罐茶不是大忽悠,更不想当“狼来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