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前首富兰世立归来:可以说我“忽悠”,但不能说我是“赌徒”

何明俊
2022-01-10 16:12:56
来源: 时代周报
我从来就不是失败者

地处武汉市江岸区建设大道的武汉香格里拉大酒店,是兰世立多次召开发布会的地方。1月8日上午9时,一楼行政酒廊,兰世立出现在时代周报记者面前。

62岁的兰世立,语速快、思路清晰。手戴镶满碎钻的手表,灰色衬衣与绿色灯芯绒裤的撞色搭配,刚出看守所时的窘态已丝毫不见。

兰世立是武汉人,白手起家,曾被称为“中国民营航空第一人”,也一度成为湖北首富。他创立的东星集团以东星航空为核心,覆盖地产、旅游等多个领域。2007年,兰世立在《福布斯》中国百富榜中排名第70位。

高峰时期,兰世立与美国通用电气航空服务公司、欧洲空客签订价值高达120亿元的大合同,用“售后回租”的玩法,创下民营航空公司租赁、购买客机的双纪录。

2009年,东星航空破产,兰世立因逃避欠税入狱。出狱后他本“两手空空”,却很快筹得资金,在泰国开展一系列投资。“我靠自身信用融资。”兰世立说。

2016年,兰世立与合作对象决裂,后因涉嫌合同诈骗遭警方立案侦查。经历逃匿、批捕,直至2021年12月,兰世立无罪释放。出狱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是为创业项目做前期考察。在采访时,兰世立向时代周报记者展示了数张营业执照照片。

从1月6日发布会到现在,他一直忙着接受媒体采访,“开发布会,最重要的是宣布我不再是‘红色通缉犯’(俗称“红通”)”。

兰世立以一贯高调方式,出现在公众视野。兰世立说,部分企业家朋友在他出狱后与他取得联系,但兰世立拒绝透露具体姓名。

在商界,有人称他是“商界奇才”,有人说他是“大忽悠”,而兰世立本人已心如止水。“成败皆英雄。”从第一桶金谈到数次起落,兰世立没有回避过去,反而主动谈及牢狱生活对他的影响,也乐于分享对当下商业的理解。

兰世立说,自始至终,他的个人目标从未改变——“超越过去,东山再起”。

WechatIMG503.jpeg

“高调可以救命”

2016年7月,兰世立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逃匿至新加坡,随后国际刑警组织对他发布红色通缉令。兰世立用“恐惧”“无助”形容这段日子,“上了红色通缉令,全球警察都在抓你,当时觉得这辈子就完了。”

起初几个月,他隐姓埋名,闭门不出,食物全靠家人投送,失眠成为常态。“这些还不算什么。”突遭放逐,身边成了“真空地带”,要好的朋友也不敢和他联系。“说难听点,和别人打个电话,对方都说不用,没人想见你。”兰世立说。

后来,兰世立想通了,“最坏的结果不过是归国投案。”他一改“隐姓埋名”,开始在新加坡创办商业超市。

兰世立拿出手机,向时代周报记者展示照片,“这人是阿里巴巴在新加坡的国家经理,他在分析新加坡的本土新零售,讲的案例就是我在新加坡创办的商超。”兰世立对此颇为自豪,“‘新零售’这个词是马云2016年提出来的,但他是从我这里学过去的。”

兰世立记忆力惊人,对经手的项目能描述大量细节和具体时间节点。谈及泰东航案件,兰世立情绪激动,多次宣称“自己才是受害者。”

2014年9月,出狱后的兰世立高调复出。出狱后,他再次选择航空业。二次复出,他选择转战海外市场,越南、柬埔寨、印尼、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成为目标地。兰世立的辩护律师陈毓透露,“在兰世立筹划收购泰东航之前,他已从陈学锦家族收购了濒临破产的泰国暹罗航空公司。”

兰世立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泰国暹罗航空公司到他手里的时候,连飞机都没有,只有一张批文。“最初我去泰国是收购另一家航空公司,后来发现债务太多,很麻烦。”

兰世立回忆,碰巧此时,陈学锦找上门,“我就从他那里买下暹罗航空,一年之内飞起来4架飞机,赚了一两个亿。所以,后来泰东航陷入危机,他们第一个就想到卖给我。”

对于泰东航项目,上海证大集团的戴志康、麦趣尔的李刚、唯品会的沈亚以及另外两位股东都曾有浓厚兴趣,并一同考察项目。后期因股权分配等问题,决定由戴志康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市场传言,戴志康后因资金问题退出泰东航项目,由麦趣尔李氏家族顶替。兰世立否认了这一传言,他说,戴志康退出后自己最先找的是沈亚。

尽管双方初步答应合作,但因与李家交情颇深,又耐不住刚上市的李家请求,这个合作机会才落到了李家头上。

“当时第一没有钱,第二这个合同协议已经谈了好几个月,没有时间改也没有时间重谈。”兰世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15年3月20日晚,他和李刚交代,只要能全盘接受和戴志康一样的合作条件,便可合作。“后来有人还打电话来问能不能再参点股,但签了合同的事情不能改。”兰世立说。

兰世立对泰东航给予厚望,将之视为东山再起的重要砝码。天不遂人愿,不到一年,兰世立和李氏兄弟决裂。随后,兰世立经历羁押、讯问、逃匿、批捕,直至2021年12月17日获批无罪释放。

1月6日的发布会,既是兰世立重新赢得公众目光的方式,也是他打响反击的第一枪。

兰世立从来高调,每一次东山再起时都要借助媒体公之于众。“高调可以救命”,兰世立依然信奉这句话。他的手机短信和微信通知总是响个不停,时不时还有电话打入。他对此习以为常,“你看,发布会开了之后,一直不停。”

直至如今,兰世立依然是经历牢狱之灾后最高调的中国商人。

“我问你什么人可以高调?”兰世立反问时代周报记者,“有实力,你想低调也低调不了,而高调,不是你想高调就高调。”言语间,狂人本色尽显。

VCG11390767009.jpg

“新商业模式在监狱里就已思考清楚”

兰世立几度进出牢狱,每次却都能旗鼓重振,堪称商界奇迹。

“在监狱里有足够的时间回顾过去,也有足够的时间展望未来。”兰世立心态坦然,“上次在监狱三年多,我想了一个很重要问题——以后我要在国际市场上成功,比在国内还成功,起码一个航空公司要变成两个航空公司。”进军海外航空市场,是兰世立在监狱就已做出的决定。

为何选择收购泰国的两家航空公司,兰世立解释说:“泰东航有20多年历史,又拥有大飞机,旧飞机比新飞机更赚钱。9亿元买200亿元资产,交易很划算,只需要再解决耗材的问题。”

谈及往事,兰世立尤为兴奋。东星航空当年120亿元的大合同,他至今引以为傲。

2005年,兰世立筹建东星航空。次年5月,兰世立与美国通用电气航空服务公司、欧洲空客分别签订租赁购买意向协议,分5年从2家公司租赁10架空客飞机和购买10架空客飞机,价值高达120亿元。

“这笔交易用了一个商业技巧。”兰世立说,“当时,通用提供钱,买了之后就是100%的负债,我实际没付一分钱,也没有抵押和担保。为了化解这个风险,我首创了一个技巧叫‘售后回租’,也就是我买了以后卖给他们再返租回来,这样我就是0负债了。后来海航、深航都学我这个叫‘受委托业务’。”

售后回租,指航空公司先将自己的飞机出售给融资租赁公司,再由租赁方将飞机出租给原飞机使用方。对航空公司而言,飞机是重资产,“售后回租”可以帮助航空公司优化资产结构,规避未来飞机出售风险和残值风险。

这笔交易让东星航空一下获得20架新飞机,“通用出钱给我买飞机,120亿直接一下就给了,在当时是不可想象的一件事。”兰世立强调,“你要知道,那是2005年。”

东星航空时期,兰世立就被人冠以“独裁者”的名号。他经常用一句话结束业务讨论:“在我决定以前你们讲什么都可以,我决定以后就不要再多说,执行就好了。”

现如今他越来越认可企业家“独裁”的做法,“独裁能让企业变好。”

2016年,兰世立因和李家争夺泰东航项目控制权再度失去自由。直至2021年12月20日,兰世立被无罪释放。他说,“现在准备做的新商业模式包括细节,我在监狱里就已经思考得十分清楚,出来只需要执行就可以了。”

VCG111364172030.jpg

“让世人大吃一惊”

兰世立的牢狱生活,除了为自己辩护外,就是为重出江湖做准备。他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目前正在执行的一个商业项目。有趣的是,这个项目不再是他所熟悉的航空领域,而是转向图书生意。

“如果只是东山再起,我宁愿选择退休养老。至少这一次要比过去做得好一点。”他说。

东山再起不容易,向上挑战前途未卜。

他背靠椅背,轻松谈论着项目前景,“这个商业项目结合了互联网、线下实体店以及物流,瞄准学生、白领等消费群体,利润极为丰厚。”

点开手机相册,兰世立快速划过几张他正在做前期调研的照片及四张营业执照,以证明这些项目正稳步推进,“这是我花了几年去想的(项目),模仿者最多只能学点皮毛。”

说完这些,他笑言,“你(指记者)是我今天透露(商业项目内容)最多的人。”时代周报记者进一步追问细节,兰世立却拒绝透露更多信息,“这些是商业秘密,未来肯定会让世人大吃一惊。”

商业项目需要资金,但兰世立似乎对此并不担忧。

2014年,兰世立同样“两手空空”,但他很快筹来资金成功复出。这一次,他准备重复同样的操作,靠自身的信用“融资”。

兰世立说,在商界立足的根本是“信誉”。他将自己能东山再起的原因,归结为有足够“信誉”,所以有资金参投。

他也强调,如果没有能产生足够利润的项目,就无法让“信誉”变现,“进入的项目一定要有利润,有丰厚的利润才会有资金。”

纵观兰世立的商业生涯,“一两拨千斤”案例屡见不鲜,外界也曾“赌徒”形容兰世立。“我从来不赌,也不去赌场。”兰世立拒绝被贴上“赌徒”标签,“我从来都是有多少钱办多少事,抱最好希望,做最坏打算。”

“如果我欠下千亿债务,你觉得我还有机会吗?”兰世立反问。

有人说兰世立是“商业天才”,也有人戏谑他是“大忽悠”“狂人”。对外界评价,他显得坦然:“‘忽悠’也是靠信誉的,你能‘忽悠’的话,‘忽悠’一个亿我看看。”经历几次起落,兰世立自称心态已十分平和,称呼不再重要。

“我的经历是很大一笔财富。”兰世立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失败者。

2007年时,兰世立参加一次企业家聚会。会上,各企业家需要为自己写墓志铭,兰世立写的是,“庆幸这辈子没干过一件后悔的事”。

“到现在,我也不后悔。”兰世立直视时代周报记者,“如果能重来,我依然会按原来轨迹再走一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刘强东飞天梦将圆!京东航空初审已过,物流制空权迎破局者
520爱意降临,华为智能生活馆•广州至泰广场盛大开业
15周年再出发 信泰保险全面升级品牌标识
A319又出事!重庆起飞时着火,国航持有同款机型41架,被誉为“高原王子”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