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贷火上浇油,00后炒鞋就像炒股票!玩家:给我来0.5个耐克

周梦梅
2021-09-24 14:51:31
来源: 时代周报
不少机构为炒鞋者提供便利的分期付款等加杠杆服务

临近国庆消费旺季,“炒鞋”话题再次登顶微博热搜榜,潮鞋炒作再次出圈。 

在潮流网购平台得物上,一款耐克出品的限量版球鞋“闪电倒钩”,由原价1599元炒到2万元,最高达到69999元,溢价超40倍。利润之高,炒作之疯狂令人咋舌。 

炒鞋只是市场疯狂的冰山一角。资本加持之下,部分商品证券化迹象明显。炒鞋、炒潮牌、炒包乃至炒螃蟹券,万物皆可炒。 

得物、Nice、Goat等球鞋交易平台已有金融化演变趋势。不少机构为炒鞋者提供便利的分期付款等加杠杆服务,部分球鞋现货交易甚至实现虚拟化,采取类股票市场模式交易,炒家们通过分期借贷、倒卖球鞋,寻求价差获利。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张成思称,普通商品金融化发展过度有可能会给实体经济带来负面冲击,这些负面冲击既包括增加商品市场的波动性,也包括加剧商品价格波动程度、增加政府平抑价格波动的成本。 

炒鞋看似利润丰厚,但潜藏的投资风险、经营乱象、货源渠道陷阱,甚至庞氏骗局套路层出不穷。商品交易平台上杠杆、期货、证券化等金融手段的运用,在放大球鞋(商品)市场的交易规模和流动性的同时,也放大了参与者风险。 

3月20日,“95后”殷某因炒鞋诈骗600万元被判有期徒刑12年。近年,各地公安机关查获多起与“炒鞋”有关的刑事案件,涉案者多以95后、00后为主,低龄化趋势明显。 

u=3980790665,741021961&fm=253&fmt=auto&app=120&f=JPEG.webp.jpg

炒鞋二级市场成型

所谓“炒鞋”,即买到限量款球鞋后再高价售出来获利,玩家们通过囤货、买断等方式,将限量款的球鞋“炒”出天价。 

“我囤鞋,也喜欢潮鞋,但我真正关心的是这些鞋能帮我赚多少钱。”潮鞋玩家马林(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炒鞋”源于球鞋文化的风靡、球鞋品牌方的饥饿营销,但对炒鞋的年轻人来说,这更多是一门生意,甚至“金融化”为“投资理财”的工具,这样的转变与出现鞋圈二级市场、平台引入金融工具息息相关。 

鞋圈一级市场,就是由品牌方直接售卖形成的零售市场,玩家们在实体店或网上购买潮鞋。品牌方多采取饥饿营销,爆款球鞋供需失衡,倒卖球鞋的二级市场由此形成。 

官方(一级市场)价和二级市场价往往相差悬殊,炒鞋有巨大套利空间。以StockX 、得物为代表的“二级交易市场”引入各种金融工具则变相助推炒鞋火爆。 

StockX是火爆北美的球鞋二级市场交易平台。它出现于2016年,创始人乔什·鲁伯当时就提出“stock market of things”概念,他把球鞋比作股票,称球鞋等商品可以像股票一样进行投资交易。 

 1.jpg

图片来源:StockX 官网截图

与证券交易一样,StockX平台上各类限量版的球鞋价格随着消费者偏好而波动,这些鞋的价格大多为数百或数千美元。StockX有着和Nasdaq 股票交易所同样的价格滚动显示屏,产品每次交易后都会更新价格,还会通过数据分析不同品牌的交易活跃度。以球鞋类交易为例,StockX 根据过去24小时的交易额编制了“炒鞋”三大指数:Jordan 指数、Nike指数以及Adidas指数,给炒家们提供行情参考。 

发展至今,除了球鞋,香奈儿、爱马仕、索尼PS5系列游戏机、劳力士手表都已成为StockX的热门交易商品。 

近五年,国内则诞生毒(2020年更名为“得物”)、nice、get、有货、斗牛、切克等球鞋贩售平台。部分平台还推出新玩法——预售转寄,即潮鞋炒家们所谓的“云买鞋”。以nice平台为例,在一些新款鞋上线之前,购买者在付款后可获得实物的未来所有权,待价格上涨,可将所有权直接在平台转售套现,甚至可实现T+0变现。这种做法类似金融市场上的期货交易。 

马林称,最疯狂时,有些平台将球鞋变成数字证券化的形态,发行球鞋票券,“可买0.3个AJ1、0.5个耐克,降低炒鞋资金门槛”。 

2019年资本涌入,球鞋市场规模迅速扩张,二手球鞋转卖一发不可收拾,炒鞋成为热潮。据媒体报道,2019年8月19日,26款热门球鞋单日成交总额突破4.5亿元。与此同时,“4天暴涨9倍”、“单只球鞋卖出数十万天价”、“25岁小伙子炒鞋月赚100万”等财富故事不断流传,刺激更多炒家进场。 

“在高额套利空间下,炒鞋成为一项需要技巧的职业投资活动。”马林介绍称,品牌的溢价、明星的关注度、社交平台的推荐,都在共同推动着球鞋价格波动。和操作股票一样,他会综合各种因素考虑,进行球鞋的买入、持仓、卖出等动作。 

消费贷助力炒风起 

在00后看来,“炒鞋”、“炒包”、“炒潮牌”和炒房、炒股一样可以“发家致富”。万物皆可炒背后是商品证券化后隐含的金融风险。 

马林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曾在热门球鞋Air Jordon 4价格较低时囤了5万块钱的货,没想到预测失误,球鞋价格不涨反跌,最后亏本处理,损失数万元。 

除了投资风险,炒鞋还存在着货源渠道陷阱、庞氏骗局等套路。 

今年3月,江苏镇江警方先后接到多人报警称,他们在球鞋贩子殷某处购买“期鞋”遭遇诈骗,个人最高损失100多万元。经查,殷某虚构10亿元的存款证明,通过炫富博取“炒鞋客”的信任,以明显低于市场价的价格为诱饵,向部分受害者出售“期鞋”,实则并没有真实货源。 

“稳赚不赔的永远是得物这种类交易所的平台,交易过程中平台抽取技术服务费、鉴定费、包装费等费用,加起来平台能抽5%—10%的手续费。”马林表示。 

得物作为从中抽佣金的交易平台,最大限度促成交易变成了其核心驱动力。平台还开通分期贷款,以金融工具降低资金门槛。 

2020年年末,得物上线佳物分期消费金融贷,该产品是得物与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推出的个人消费分期贷款,由360金融、乐信分期乐等机构提供贷款服务。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佳物分期产品最高额度为50000元,可以在线快速审批、实行3期、6期、12期灵活分期。不过,截至于8月23日,黑猫投诉上共有关于佳物分期的321条投诉,投诉内容包括无法提前还款、推销贷款服务、无法正常退款等,有炒家称注册佳物分期后并未使用贷款服务,但是频繁收到360借条的贷款服务广告。投诉用户不乏一些以分期付款的形式来加杠杆炒鞋的炒家。 

2.png

图片来源:得物app截图

此外,天眼查显示,得物APP公司主体为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2020年申请了多个金融类商标,包括佳物分期、溜溜花、小物分期、佳物花等。从申请详情看,这些商标用途均包括支付分期贷款、电子转账、信贷服务等。 Nice平台也提供分期借贷,支付方式为花呗以及京东白条。 

央行上海分行的简报曾指出,“炒鞋”行业背后可能存在的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金融诈骗、非法传销等涉众型经济金融违法问题值得警惕。“炒鞋”交易呈现证券化趋势,交易量巨大;其次,部分第三方支付机构为“炒鞋”平台提供分期付款等加杠杆服务,助长金融风险。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45亿元定增堪称“及时雨”,东兴证券收购新时代证券有戏?
5大机构调研厦门银行,只问了两问题?“是他们没提”,有基金在埋伏增仓
海目星:激光+自动化领头羊坐享动力电池扩产红利
安青松:建设适应高质量发展的证券人才队伍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