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宁生物招股书数据“打架”,关联方三年拆借超120亿元

吴桐
2021-09-14 17:28:18
来源: 时代商学院
招股书披露的员工数据与工商信息严重不一致,在建工程账面价值与母公司披露的数据“打架”,保荐机构长江证券是否履职尽责?

自2000年以来,伴随着欧美地区生产成本及环保成本的迅速上升,抗生素产业链逐步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国内企业开始大规模进入抗生素领域,并迅速扩大产能,最终在全球抗生素原料药、抗生素中间体领域占据较高的比重。

8月23日,伊犁川宁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宁生物”)首次披露招股书,拟登陆创业板,保荐机构为长江证券。

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由上市公司科伦药业(002422.SZ)控股,是抗生素中间体领域的核心企业,此次IPO属于分拆上市。

时代商学院查阅相关资料发现,川宁生物招股书的员工人数与工商年报披露的员工人数不一致,在建工程账面价值与控股母公司年报披露的数据“打架”。同时,报告期内该公司还存在金额高达逾百亿元的资金拆借、短期偿债能力远逊同行等问题。

8月30日,时代商学院就上述问题向川宁生物发函询问,截至发稿仍未收到对方回复。

川宁生物招股书数据“打架”,关联方三年拆借超120亿元

员工人数和在建工程涉嫌造假

招股书显示,2018-2020 年,川宁生物的员工人数分别为2986人、3046人、3102 人。

川宁生物招股书数据“打架”,关联方三年拆借超120亿元

然而,时代商学院翻查川宁生物的历年工商年报时发现,该公司工商年报披露的员工人数与招股书信息对应不上,差额甚至超9倍。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8-2020年,川宁生物的员工人数分别为30975 人、33337人、2976人。

川宁生物招股书数据“打架”,关联方三年拆借超120亿元

对比可以看出,该公司近四年工商年报披露的员工数与招股书无一处吻合,尤其是2019年,年报披露缴纳社保的员工数高达33337人,较招股书披露的3036人高出近10倍。即便是2020年,两者之间也相差了126人。

招股书披露的员工数为何与工商系统披露缴纳社保的员工数存在如此之大的差异?川宁生物为何连员工数量都无法确定?该公司是否存在通过虚报员工数以调节管理成本费用,进而财务造假的行为?

此外,川宁生物的在建工程账面价值也与控股股东四川科伦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伦药业”)年报披露的数据不一致。

截至2021年3月31日,科伦药业直接及间接合计持有川宁生物80.49%的股份,是川宁生物的控股股东。

据川宁生物招股书,截至2020年末,在建工程【环保补强及公用系统填平补齐/改造升级项目】一项的账面价值为13495.36万元,而据控股股东科伦药业的2020年年报,子公司川宁生物在建工程【伊犁川宁环保补强及公用系统填平补齐/改造升级项目】一项的期末账面价值为138,350,473元(13835.04万元)。二者相差339.68万元。

川宁生物招股书数据“打架”,关联方三年拆借超120亿元

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除2020年外,其余年度关于在建工程账面余额双方数据均一致。

为何仅2020年该项目账面价值出现了偏差?到底谁在说谎?保荐机构长江证券是否履职尽责?保荐代表人李忠、李振东核查是否仅仅走过场?川宁生物对此需给出合理解释。

川宁生物招股书数据“打架”,关联方三年拆借超120亿元

偿债能力远逊同行,关联方三年拆借超120亿元

除与关联方信披不一致外,报告期内,川宁生物还存在关联方频频拆借资金及与科伦药业的银行承兑汇票背书转让等财务不规范的情形。

据川宁生物招股书,报告期内,川宁生物发生的关联方拆借全部为与控股股东科伦药业之间的拆借。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川宁生物的关联方资金拆入金额分别为18.86亿元、9.11亿元、6.69亿元,合计拆入资金34.67亿元;同期,资金拆出金额分别为24.97亿元、12.35亿元、51.51亿元,合计拆出资金88.83亿元。可见,三年时间里,川宁生物与关联方的拆入和拆出资金合计金额超12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21年3月,川宁生物的总资产为98.32亿元,可见拆借资金规模之庞大。

川宁生物招股书数据“打架”,关联方三年拆借超120亿元

报告期内,川宁生物与关联方科伦药业资金拆借金额如此庞大,且时间持续多年,其资金使用是否规范?两者是否涉嫌利益输送,损害中小股东利益?川宁生物是否财务独立、经营独立?其能否有效防止大股东侵占公司资金和掏空公司资产?

此外,在资金拆借的过程中,为解决川宁生物存在的部分资金缺口问题,科伦药业还通过商业银行向川宁生物发放了3笔委托贷款,金额分别为1亿元、1亿元和1.5亿元,贷款期限均为2020年12月至2022年12月。截至报告期末,川宁生物已偿还其中一笔金额为1亿元的贷款。

对于拆借行为,川宁生物解释称,科伦药业向公司提供生产经营所需资金,相关款项视公司生产经营需要逐笔发放、偿还,拆借期限以公司实际使用期限为准。上述内部拆借根据公司实际经营需要实施,具有合理性。

日常生产经营活动需要控股股东不断向其输血提供资金,川宁生物是否缺乏持续经营能力?

向关联方持续地拆借巨额资金,背后隐现了川宁生物资金链紧张。一旦控股股东不再输血或资金链断裂,川宁生物会否就走向破产边缘?如此一来,该公司的市场竞争力表现在哪?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川宁生物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4.10%、55.22%、52.97%,同业可比公司资产负债率均值分别为44.49%、40.80%、33.63%,远低于川宁生物。

同期,川宁生物的流动比率分别为 0.51、0.57、1.38,同业可比公司流动比率均值分别为1.54、1.84、2.18;川宁生物的速动比率分别为 0.32、0.31、0.78,同业可比公司速动比率均值分别为 1.26、1.53、1.84。由此可见,川宁生物的短期偿债能力远逊同行。

此外,川宁生物的应收账款周转率与存货周转率也大幅低于同行,且存货周转率持续下滑,资金流动性较差。

川宁生物招股书数据“打架”,关联方三年拆借超120亿元

川宁生物的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均小于1,说明其资金短期偿债能力和资金流动性不足,若未来出现经营不善或遭遇突发事件,很有可能出现资金周转困难、债务违约等问题。

川宁生物招股书数据“打架”,关联方三年拆借超120亿元

总结

招股书披露的员工数据与工商信息严重不一致,在建工程账面价值与母公司披露的数据“打架”,保荐机构长江证券是否履职尽责?

报告期内,川宁生物资产负债率远高同行,短期偿债能力差,而且与关联方涉及逾百亿元的资金拆借,上述行为是否表示川宁生物陷入资金“黑洞”,资金链或随时断裂?此外,其财务及经营的独立性也需密切关注,不排除其与控股股东存在利益输送问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