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银行董事长郭少泉长期连任,引发内部人控制之忧

启林
2021-08-17 09:50:12
来源: 创业圈
青岛银行2020年房地产贷款及个人贷款占比均超过监管上限。青岛银行方面回复记者问询时称,目前已制定调整优化信贷结构的计划方案。

文|记者启林 编辑|苑川

今年以来,青岛银行(002948.SZ)“补血”动作频频。5月该行成功发行20亿的二级资本债,用于补充公司的二级资本;目前50亿的配股事项也已经进入证监会审核阶段,若成功通过,全部资金将被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作为我国首批设立的城商行之一,也是全国第二家A+H股上市的城商行,发展至今,青岛银行的资本实力并不突出。2020年底该行的资产规模接近4600亿元,然而在16家上市的城商行中,资产规模超5000亿元的,就有11家。

急需外部“输血”的背后,一方面反映出了青岛银行日益增加的资本补充压力,该行的资本充足率已从2018年的15.68%,下滑至2020年的14.11%。另一方面也反映出该行内部“造血”功能的不足,特别是在最为重要的贷款业务方面。

创业圈·人物财经记者注意到,青岛银行2020年房地产贷款及个人贷款占比均超过监管上限。青岛银行方面回复记者问询时称,目前已制定调整优化信贷结构的计划方案。

图片来源:青岛银行公众号

此外,青岛银行高管长期任职可能引发内部人控制等问题也引发市场担忧,59岁的郭少泉不久前连任该行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58岁行长王麟也获连任,他们的任期已超过或接近10年。其公司治理方面如何改进,创业圈·人物财经将持续关注。

地产贷款超标,信用风险待观察

因其负债经营的行业特性,贷款规模及其质量是影响一家银行发展的关键因素。按不同的银行类型进行区分,城商行由过去的城市信用社演变而来,目的在于服务地方经济,因此地方企业往往成为主要的贷款对象。从资产端来看,公司贷款是青岛银行主要的贷款流向,2020年其贷款余额为2067亿元,其中公司贷款占比达到近71%。

进一步从细分行业来看,房地产贷款成为近几年青岛银行贷款规模迅速增长的重要来源,其规模从2015年的33.54亿,快速增长至2019年的197亿,年复合增长高达47%。2020年房地产贷款增长有所放缓,小幅增长6.6%至210亿元。

然而受监管政策的影响,青岛银行的房地产贷款规模存在一定的调整压力。2020年底,央行、银保监会联合发布《关于建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的通知》,对银行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进行管理。其中《管理制度》要求城商行的房地产贷款占比不得超过22.5%,个人住房贷款的占比上限为17.5%。

以公开的财务数据进行测算,2020年16家上市城商行的平均房地产贷款占比为23.57%,个人住房贷款占比为15.21%。其中青岛银行的上述两项指标均超过监管上限,并高于行业平均水平。2020年,青岛银行的个人住房贷款规模接近406亿元,房地产贷款和个人住房贷款占比分别为30.37%和20%。按照《管理制度》,超过管理上限2个百分点的城商行,可享有4年的业务调整过渡期。这也意味着,青岛银行需要在2025年之前达成监管指标。

青岛银行回复创业圈·人物财经记者称,有关监管新规发布后,已第一时间制定调整优化信贷结构的计划方案,以确保在规定的期限内稳步调整相关业务。

与此同时,在地产融资环境收紧的情况下,青岛银行在房地产贷款方面的信用风险暴露仍然有待观察。对此,青岛银行表示,目前地产贷款的信用风险保持可控、未放大。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近几年在地产贷款规模快速走高的同时,青岛银行的地产贷款不良率由2016年的2.82%,持续下降至2019年的0.52%。2020年该行的地产贷款不良率继续下降至0.49%,而同期不乏多家处于经济发达地区的城商行出现地产贷款不良率反弹走高的情况。例如上海银行的地产贷款不良率从2019年的0.1%上升至2.39%,宁波银行的从1.02%上升至1.37%,杭州银行则从0.27%上升至2.79%。

整体贷款质量难言出色,近三年核销不良贷款64亿

从整体的贷款指标来看,无论是对比上市城商行,还是对比山东省内其他城商行,青岛银行的贷款质量均难言出色。

近几年青岛银行加大了针对不良贷款的核销力度,2018-2020年共核销贷款超64亿元,不良贷款率虽然因此有所改善,但仍然高于其他上市城商行。

2021年一季度末,青岛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从2018年末的1.61%下降至1.51%,在16家上市城商行中排名第三。抛开区域差别的因素,齐鲁银行同为山东省内的上市城商行,2021年一季度末,其不良贷款率则为1.4%。

拨备覆盖率是一项衡量银行贷款损失准备金是否充分的重要指标,该项指标越高,意味着银行的贷款风险越可控,同时未来的利润释放空间也越大。2021年一季度末,上市城商行的平均拨备覆盖率为306.21%,而青岛银行的该项指标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为174.05%。

更值得关注的是,近两年青岛银行的贷款集中度迅速走高,不仅明显高于上市城商行的平均水平,并且逐步逼近监管红线。截至2020年底,青岛银行最大十家客户的贷款余额达到184.36亿元,贷款比率达到48.69%,监管规定该项指标不得超过50%。而2018年青岛银行前十大客户的贷款余额仅为104.67亿元,占比不到30%。

根据青岛银行给出的配股反馈意见回复,其前十大贷款客户主要集中在制造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等,集中度上升的原因在于加大了对地方重点项目的信贷支持。然而对比齐鲁银行,其近两年其前十大客户贷款集中度均在20%左右。

表内整体的贷款质量近几年有所下滑,与此同时,青岛银行的表外信贷承诺规模呈现膨胀趋势。2020年,该行的表外信贷规模从2019年的296亿,快速增长至365亿元,2021年一季度又进一步增至425亿元。在表外信贷承诺规模大幅增长的同时,针对该事项的减值准备余额却从2019年的1597万元,减少至2021年一季度的197万元。

青岛银行就此对创业圈·人物财经记者表示,表外信贷承诺的增长,主要来源于为支持相关企业融资而开展的银行承兑汇票和信用证业务。

董事长、行长长期不挪窝,引公司治理之忧

除公司银行业务外,青岛银行也在大力拓展零售银行业务。该行现任董事长郭少泉出身于招行系,在2010年加入青岛银行之初,曾致力于将青岛银行打造为“小招行”,即大力发展零售银行业务。

但是近十余年来的发展情况并不如预期,对比其他上市城商行,青岛银行在零售银行业务方面处于中下游水平。2020年青岛银行的个人存款余额为883.39亿元,占比为32.45%。而齐鲁银行的零售存款余额突破千亿元,占比达到42.43%。同期,青岛银行的个人贷款余额为607.55亿元,占比接近30%。但结合上述可知,该行接近2/3的个人贷款为住房贷款,在地产融资受到压制的预期下,青岛银行的零售业务发展受限,要想寻求破局,看起来并非易事。

近些年青岛银行在开展零售业务时,数次因贷款流向、账户监测等事项被监管开出罚单。最近一次是在今年的6月21日,该行东营分行因违规办理个人经营性贷款业务,被当地银保监局罚款75万元。

从公司治理方面看,创业圈·人物财经记者注意到,青岛银行7月15日公告,该行董事会同意选举郭少泉为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任期与第八届董事会一致。郭少泉于2009年11月开始担任该行党委书记,2010年1月出任该行董事长。

类似的情况还有青岛银行行长王麟,自2012年3月至今一直担任行长。青岛银行成立至今25年,郭少泉、王麟的在任时间已超过或接近10年,且两人年龄分别为59岁和58岁,均已接近退休。

针对如此长的高管任期是否合理,青岛银行方面回复创业圈·人物财经时表示,青岛银行高管的任职依照法律法规、公司章程等有关规定,按照公司治理实际,遵循市场化原则,由董事会、监管部门、党委政府经相关程序审议批准,非银行决定。

另外,青岛银行目前没有实际控制人,无控股股东。郭少泉、王麟长期担任主要职务,在上市银行甚至是中国银行业都不常见。有市场人士担忧,作为一家在A股和H股上市的银行,青岛银行难免内部人控制嫌疑。

青岛银行方面就此回复创业圈·人物财经记者称,目前公司外资和非国有股份占比为85%左右,属于典型的混合所有制企业。从单一股东看,青岛银行单一最大股东为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ISP),单一最大股东集团为海尔集团。前三大股东持股比例接近,既有效避免了“一股独大”,也避免了“股权过度分散”,形成了相对分散、相互制衡的股权结构。

在管理层薪酬方面,2020年该行董事长郭少泉薪酬为273万元,在16家城商行中位列第二,较同业薪酬水平高出不少。对此,青岛银行在回复创业圈·人物财经记者时表示,高管薪酬经董事会考核后发放,考核指标依据经营计划完成情况、年度考核结果等统筹而定。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