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涨144%!实探7月“涨停王”ST摩登:正重回服饰主业,员工忙订货会

幸雯雯
2021-07-31 08:45:43
来源: 时代财经
重心从“互联网+时尚”转回高端男装服饰的ST摩登,想要冲刺业绩,还需多下苦功。

7月29日,在广州科学城光谱中路的摩登大道时尚集团总部大厦,卡奴迪路2022春夏新品发布会暨订货会正在进行。时代财经注意到,大厦一楼空地摆放着活动背板,不远处的3个人形模特展示着卡奴迪路服饰。

微信图片_20210730212120.jpg微信图片_20210730212438.jpg图片来源:时代财经 摄

“我们这几天都在忙着订货会。”ST摩登(002656.SZ)品牌部工作人员告诉时代财经,“但新品不能预先对外展示,不方便参观订货会现场”。

公开资料显示,于2002年在广州成立的ST摩登为全球时尚品牌运营商,主营自有品牌卡奴迪路(CANUDILO)高级男装、国际香化与服装品牌代理以及移动互联网应用服务,2012年2月在深交所主板挂牌上市,为高端男装第一股。

沉寂数年后,7月,ST摩登股价因“酒企借壳”传闻“绝地反弹”,单月收获17个涨停板,截至7月30日,ST摩登收盘价为3.8元/股,最新市值为27亿元。

7B7A9065-9391-45EA-812A-4128D2E48296.jpeg图片来源:wind

不过,重返高端男装服饰业务重心的ST摩登仍面临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全资子公司资料失控、控股股东资不抵债等困境。

对于上述问题,时代财经提出采访公司高管的请求,但ST摩登的工作人员表示,需要再请示公司领导,由于公司股价波动比较厉害,接受媒体采访调研都要公告,“留意公告就好”。

7月斩获17个涨停板

7月以来,ST摩登的股价可以说是“绝地反弹”。

时代财经统计发现,ST摩登7月内收获17个涨停板,是单月涨停次数最多的股票,其股价自最低价的最大涨幅达95%。

7月行情.pngST摩登7月股票行情。时代财经制表

不过,因截至2020年1月10日,ST摩登未及时披露担保余额合计为3.3亿元,占其最近一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3.86%,公司股票交易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摩登大道”变更为“ST摩登”。

作为ST股,为何ST摩登的股价如此强势?这源于网上流传的“酒业借壳”传闻。

6月19日,名为黄淑梅的自然人以3446万元拍下ST摩登2000万股股票。天眼查资料显示,黄淑梅是广东精英会酒业有限公司的实控人,网传其与小糊涂仙酒实控人黄震宇为亲属关系。

由此,小糊涂仙酒“借壳”上市传闻一发不可收拾。尽管ST摩登多次否认传闻,但其股价仍旧“一飞冲天”。自6月19日至最新收盘日,ST摩登股价涨幅达143.59%。

而短线资金也找到了追逐的对象。

ST摩登在7月9日、13日、14日和28日换手率均超15%,月内区间换手率达144.26%。而因连续三个交易日涨跌幅偏离值累计达12%、涨跌幅偏离值达7%,ST摩登在7月内8次登上龙虎榜。

其中,7月30日龙虎榜显示,买入金额前5名买入总计7665.12万元,买入占比15.95%,卖出总计6542万,卖出占比13.61%,并且买入和卖出第一名均为知名游资大本营东方财富拉萨东环路第一证券营业部。

除此之外,东方财富拉萨东环路第二、东方财富拉萨团结路第一、东方财富拉萨团结路第二、东方财富拉萨东城区江苏大道证券营业部7月均多次出现在买入和卖出前5中。

FD117905-EE18-4E0A-8C76-292640C72AF4.png图片来源:wind

不过,在二级市场“春风得意”的ST摩登,正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

ST摩登的控股股东广州瑞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违法担保且已资不抵债,占用ST摩登款项约490万元,且其全资子公司武汉悦然心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悦然心动”)及其下属公司部分资料失控、对抗调查,存在难以持续经营的风险。

悦然心动正是5年前,ST摩登为了打造新型互联网资源开放共享平台,构建摩登大道时尚集团的全球时尚生态链而收购的公司。

最新公告还显示,ST摩登及子公司连续十二个月的累计未决诉讼及仲裁事项涉及金额合计人民币4.19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55.10%,截至2021年7月28日,ST摩登及子公司被冻结银行账户金额合计1.02亿元。

主业不振,甩卖资产

事实上,正被诸多负面新闻缠身的ST摩登仍继续经营自有品牌卡奴迪路,其董秘今年7月16日在投资者问答中也表示,公司主营业务仍为服饰品牌的运营。

从近三年财报可发现,ST摩登各业务中,自有品牌服饰及配件占营收比重逐年上升,从2018年的36.43%,上升到2019年的39.03%,2020年营收占比过半,达52.37%。

按理说,以高端男装品牌起家,毛利高达71.58%的卡奴迪路应该是ST摩登最“能打”的业务。然而,ST摩登自有品牌服饰及配件营收占比逐年上升的同时,其营收正逐年下降。

财报显示,2018年-2020年,该项营收分别为5.7亿元(5.75亿元)、5.35亿元和2.68亿元,2019年和2020年同比下降分别为6.88%和49.92%。

值得一提的是,时代财经发现,2018年和2019年财报里,其2018年服饰及配件(自有品牌)营收金额有所出入。2018年财报显示金额为“568,990,071.92元”,而2019年财报显示的是“574,984,569.81元”。对此,ST摩登证券部工作人员7月30日对时代财经表示将会核对相关数据。

2018年财报.png图片来源:ST摩登2018年年报

2019年财报.png图片来源:ST摩登2019年年报

主营业务正在“缩水”的ST摩登不得不出售资产来增加盈利。

公告显示,2020年4月,ST摩登全资子公司卡奴迪路服饰股份(香港)有限公司和摩登大道时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均以1元的价格,向自然人程蔼琳转让其持有的主营韩国香化品牌代理业务的两家资不抵债的公司——骏优集团有限公司100%股权和广州伊韵电子商贸有限公司55%股权。最终,两笔交易增加了ST摩登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合计343.95万元。

另外,2020年7月,ST摩登也将2020年净利润贡献较小的德克彼肯伯格斯国际品牌有限公司注销了。该公司主营意大利设计师品牌Dirk Bikkembergs,2020年只为ST摩登贡献了净利润83.75万元。

让人惋惜的是,那栋正在举行订货会、标记着“摩登大道”的总部大楼也早已不是ST摩登的资产了。

2019年,ST摩登把自建总部大厦的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等资产以9.75亿元(含增值税)出售给广州市健康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7月29日午饭时间,时代财经看见ST摩登位于14楼的板房还有部分工作人员在埋头工作。大厦的物管公司凯云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凯云物业”)工作人员告诉时代财经,这几天有许多ST摩登的客户上门参加订货会。

一般来说,服装行业订货会每年有两场,是服装企业预测市场需求,争夺终端市场的重要途径。

2020年,ST摩登召开了两次订货会,订货金额为5亿元,同比下降48%,2019年同期订货会执行率为102.00%。

而在李宁、安踏等国潮品牌当道的2021年,重心从“互联网+时尚”转回高端男装服饰的ST摩登,想要冲刺业绩,还需多下苦功。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MECITY 2021秋季限时快闪店上海揭幕 摩登公民,新奢衣橱
国货正当潮,红豆股份红豆男装瞄准中高端服饰赛道
刚破圈就遭重创,Live house这个夏天很难过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