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银行净利润连坐三年滑梯,董事长彭寿斌刚履新即出现业绩双降

黄宇昆
2021-06-16 15:16:23
来源: 创业圈

文|金融研究员黄宇昆 编辑|未央

中小银行新一轮改革加快推进。6月9日,辽沈银行正式开业,先行吸收合并辽宁省内的两家城商行。按既定方案,辽沈银行将合并省内12家相关城商行,但盛京银行、锦州银行、大连银行不在其列。

不过,大连银行此前向外界披露的2020年年报又一次让人失望了。董事长彭寿斌去年8月刚上任不久,即遭遇2020年全年营收和净利润双降的惨淡光景。

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大连银行资产总额为4198.57亿元,同比微增1.63%。但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其中,营收为76.15亿元,同比下跌4.82%;净利润10.04亿元,同比降低19.73%。事实上,大连银行的净利润自2018年以来节节败退,连续3年下跌。该行在2020年年报中称,“持续加大资产减值支出和不良核销力度,适当降低净利润目标”。

此外,大连银行的资产质量更是令人担忧。截至2020年末,该行的不良率为3.94%,为同期国内商业银行1.84%不良率的2倍;当年不良贷款余额高达88.25亿元,同比增加9.2亿元,这还是在加大不良核销力度后的结果。该行的贷款减值准备在3年内也翻了一番,截至2020年末,贷款减值准备高达106.53亿元,而2018年末为58.56亿元。

《创业圈》金融研究员注意到,董事长彭寿斌履新后,大连银行多次收到监管处罚,仅2021开年以来,就收到7张罚单,被处共计180万元的罚款。其中一张罚单系因异地非持牌机构在规定时限内整改不到位。

如此高的不良率,是否与大连银行放贷不严谨有关?该行内控管理出现了什么问题?《创业圈》金融研究员联系该行发送调研提纲,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净利润连续三年开倒车,不良率是别人家的两倍

2020年年报显示,大连银行当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76.15亿元和10.04亿元,同比双双下滑,其中净利润更是连续下跌3年。

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大连银行净利润分别为18.2亿元、16.3亿元、12.5亿元、10.04亿元,近三年的盈利能力一年不如一年。与2013年的历史峰值23.17亿元相比,其2020年净利润已经“腰斩”。

《创业圈》金融研究员分析大连银行年报发现,与其净利润连续下降对应的是,该行资产减值损失逐年递增。2016年,大连银行资产减值损失10.78亿元,而2017-2020年,分别增加至20亿元、25.73亿元、35.99亿元和36.37亿元,四年时间将近翻了两番。

中诚信国际出具的《2020年大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跟踪评级报告》评价称,大连银行资产减值损失计提压力上升,盈利能力及资本充足水平下滑。

自2014年起,大连银行的不良率一直保持在2%以上,2014年一度高达5.59%,2015-2018年间有所回落,2019年再次上升至3.93%。截至2020年末,大连银行不良率攀升至3.94%,为同期国内商业银行1.84%不良率的2倍。

在不良贷款率如此之高的情况下,大连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也一直在监管红线上下徘徊。截至2020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上升至120.62%,与监管要求的120%-150%相比刚好及格。

在银保监会持续收紧银行业房地产贷款的背景下,大连银行的房地产贷款占比仍然逐年升高,成为该行贷款比重最大的行业。截至2020年末,该行房地产业贷款余额453.79亿元,占贷款总额的20.27%。

值得注意的是,大连银行的单一最大客户贷款比例较高,2020年末占比达到9.13%,但该行未在年报中详细披露贷款前十大客户所在行业。

上述《评级报告》称,“(大连银行)瑕疵类贷款占比较高,未来资产质量下行压力依然较大。房地产行业风险敞口较大,贷款客户集中度较高,贷款质量容易受单一行业及客户经营情况波动影响。”

即使在净利润连续三年下跌的光景下,大连银行高管薪资仍保持较高水平。2020年年报显示,该行高级管理人员的薪酬总额为1194.98 万元(不包括所有董事、行长王旭及副行长张芳的薪酬),这意味着,该行7位副行长级高管的平均年薪为171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末,大连银行应付职工薪酬高达6.5亿元,同比大增49.48%。该行解释称,主要原因系应付工资增加。

内控有些混乱,屡遭监管处罚

大连银行成立于1998年,早期的发展十分顺利,资产规模不断扩大,业绩稳中有升。早在2007年,该行当时的领导层就提出了上市目标,然而过了14年,时至今日,这个目标仍遥遥无期。

拐点出现在2013年,彼时,大连银行因经济下行、经营不善、资产约束以及股东关联交易等众多因素影响,被迫停止上市。此后该行的业绩遭遇断崖式下跌,2014年和2015年可谓大连银行的至暗时刻,甚至于该行的2014年年报至今仍未披露。

2015年年报显示,大连银行总资产在两年时间里缩水近400亿元,净利润由2013年的23.17亿元降至2014年的4.77亿元,2015年又下降至1.29亿元。

屋漏偏逢连夜雨,彼时,该行原行长王劲平因涉嫌贪污受贿于2015年11月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被逮捕,更令该行雪上加霜。

不过好在2015年下半年后,东方资产入主,接手大连银行50.29%的股权,有着丰富银行业经验的王旭2016年出任行长,这才令该行喘过气来,业绩逐渐好转。然而好景不长,近三年来,大连银行又陷入净利润下滑的漩涡,且内控问题频发,有着丰富银行业经验的彭寿斌履新董事长后,该行仍然屡遭监管处罚。

今年2月,春节刚过,大连银行便收到监管的罚单,因异地非持牌机构在规定时限内整改不到位,被罚款人民币30万元。

4月28日,大连银行天津分行因房地产开发贷款资金未按约定用途使用和贷款风险分类不准确,累计被处罚金120万元,多名相关负责人遭警告。此前,该行天津分行还因漏报案件信息受监管处罚。

值得一提的是,在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2020年7月发布的《关于银行违规涉企收费案例的通报》中,点名大连银行收取费用与提供服务不符。《通报》显示,大连银行第一中心支行收取费用2086.25万元,却没有为客户实际经营和财务状况提供实质服务。

此外,大连银行涉及司法案件众多,天眼查数据显示,从2015年到2020年,该行的年度涉案数量逐年增加。

《创业圈》金融研究员梳理年报发现,大连银行历年涉及的诉讼标的金额巨大,从2015年至2020年,作为原告的未决诉讼案件标的额分别为98.4亿元、47.7亿元、35.5亿元、20亿元、15.5亿元和7.1亿元,而同为辽宁省内的多家城商行并不存在如此庞大的重大诉讼。

大连银行前十大股东中,有三名股东均为“老赖”,其中包括大连实德集团有限公司、锦联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东兆长泰集团有限公司,分别持有该行2.94%、2.65%和1.47%的股份。

多名股东持有的大连银行股权被质押或冻结,部分股权在阿里拍卖网上无人问津,多次流拍。2020年8月,东兆长泰集团持有的大连银行2000万股股份遭遇流拍。2020年12月,锦联控股集团持有的大连银行4500万股股份以1.17亿元进行拍卖,同样流拍;两周后降价再次拍卖,但仍然遭遇流拍。

对于上任不久的董事长彭寿斌来说,可谓焦头烂额。2020年8月,监管部门核准了彭寿斌的大连银行董事长任职资格。公开资料显示,彭寿斌曾在工商银行、华夏银行任职,拥有丰富的银行业治理经验。

如今,上任还不到一年,该如何着手解决大连银行存在的问题,成为彭寿斌的当务之急。未来,该行能否重整旗鼓,实现14年前提出的上市目标,《创业圈》将保持关注。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成立三个月山西银行首度披露业绩:资产总额2776.74亿元 资本充足率超17%
空缺22个月,兴业银行董事长终落定
深圳农商银行评级报告公布:获评AAA,但房地产贷款风险敞口过大
海南银行三成贷款押注房地产建筑业,朱德镭升职后行长空缺近半年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