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了”冯小刚2.35亿元,华谊兄弟的王中军却笑不出来

涂梦莹
2021-05-10 16:38:31
来源: 时代周报
华谊兄弟再一次落败热门档期

华谊兄弟(300027.SZ)押注的电影,再次票房失利。

10余部影片扎堆上映的2021年“五一档”,最终票房突破16.72亿元。在头部影片厮杀中,华谊兄弟唯一押注联合出品的影片《阳光劫匪》,总票房3984.69万元,票房占比仅2.3%。

“电影票房依旧是华谊兄弟的最根本营收,此次《阳光劫匪》的票房惨败,将给华谊兄弟今年的营收带来一定影响。”5月8日,北京看懂研究院研究员由曦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除了五一档惨遭“滑铁卢”,华谊兄弟与冯小刚的对赌协议也引起广泛关注。在2020年业绩报告中,华谊兄弟公开冯小刚1.68亿元的业绩补偿款。冯小刚合计将赔付华谊兄弟2.35亿元。

尽管“赢”了冯小刚2.35亿元,但华谊兄弟依然笑不出来。不仅五一档失利,事实上,其春节档也有“垫底”作品,2020年业绩也持续下滑。

2020年,华谊兄弟营收15亿元,同比下降33.14%,归母净利润为-10.48亿元,扣非后的归属净利润为-10.18亿元,已连续亏损三年,华谊兄弟的退路已经不多了。

最新5月7日消息,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副董事长兼总经理王中磊、华谊兄弟(天津)投资有限公司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金额超3.04亿元。

5月8日,针对影片失利及发展相关问题,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华谊兄弟相关部门并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前尚未获得回复。

热门档期再度落败

《阳光劫匪》没有给华谊兄弟“争气”。

在五天档期中,《阳光劫匪》总票房3984.69万元,与头部影片《你的婚礼》《悬崖之上》票房相差均超过10倍。除首映当天,《阳光劫匪》得到2246.9万元的最高单日票房,随后单日票房一路下滑至184.3万元,排片率也从9.5%锐减至2.8%。

截至5月10日12时,《阳光劫匪》累积票房为4256.4万元,分账票房3866.9万元,其中片方票房收益仅1418.3万元。猫眼数据显示,《阳光劫匪》预测票房为4437.7万元,“破亿”无望。

改编自日本同名小说的《阳光劫匪》,由导演李玉执导,马丽、宋佳领衔主演,包括沙溢、曾志伟等知名演员参演,但口碑最终未“过线”,豆瓣评分低至4.3,成为“五一档”口碑最差的影片。“原著导演看了要吐血”“全程如坐针毡”“尴尬到脚趾抠地”众多网友在豆瓣上如此评价。

屏幕快照 2021-05-10 下午2.45.49.png

《阳光劫匪》“扑街”背后,华谊兄弟已落败今年两大热门档期。

除去“五一档”,在此前斩获78亿元票房的2021年春节档中,华谊兄弟高成本制作的《侍神令》也以惨败收尾,仅获得2.1亿元票房,票房占比不足3%。截至目前,《侍神令》累积票房为2.73亿元,片方分成仅9363.8万元。

押注影片接连失利,华谊兄弟的一则业绩对赌也走向尾声。

近日,华谊兄弟公开了一笔高达1.68亿元,来自冯小刚的业绩补偿款。2015年,冯小刚创立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下称“东阳美拉”),华谊兄弟以高达10.5亿元获得东阳美拉70%股权。

东阳美拉是名副其实的“负资产”。被华谊兄弟收购时,东阳美拉资产总额1.36万元,负债总额1.91万元。对此,华谊兄弟与冯小刚签订长达五年的对赌协议,即2016年至2020年期间,东阳美拉需要承诺每年税后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且每年增长15%,若无法完成目标,冯小刚将以现金补足差额返还给华谊兄弟。

5月8日,IP Global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影视行业业绩受各种因素的影响波动较大,被收购方往往也给了收购方较高的业绩预期以提升自身估值,收购方为了有效控制风险,普遍设定了对赌条款。

五年时间,华谊兄弟以10.5亿元的高溢价收购,换来最终赔付2.35亿元,真正成功赚差价的是冯小刚。

押注冯小刚

不管是否牵扯业绩对赌,华谊兄弟对冯小刚早已过度依赖。

王中军曾在2014年时公开表示,“说到挫折,是华谊兄弟与冯小刚第一个合约到期,因为我是依赖冯小刚的。”早在2012年,王中磊也说过:“华谊兄弟与冯小刚的合作,谁都离不开谁。”

事实上,成立之初还未遇到冯小刚的华谊兄弟,并不是一家影视公司。1994年,华谊兄弟的前身为广告公司,从接杂志推广投放到拓展为企业进行企业形象标准化设计,中国银行、国家电力、中国联通等大型企业都曾是华谊兄弟的客户。

经过一定时间的原始资本累积后,华谊兄弟逐渐产生向其它领域发展的想法。

1998年前后,王中磊通过朋友结识冯小刚,以投资《没完没了》为起点,开始了两者长达近20年的密切合作,甚至由此为国内影史确立了贺岁档的概念,逐渐将国产商业片引入正轨。

冯小刚对于华谊兄弟的影视发展带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在王中军看来,“冯小刚为华谊兄弟做电影带来了信心”。

从一开始的《没完没了》净赚5000万元,2007至2008年,《夜宴》《集结号》《非诚勿扰》三部电影合计票房接近7亿元;2010年,《唐山大地震》上映25天票房超过6亿元;2017年,《芳华》狂揽14亿元票房。

VCG11453360289.jpg

(2014年,冯小刚和王中军在华谊兄弟20周年庆典欢迎晚宴现场。图源:视觉中国)

可以说,在此之前,华谊兄弟和冯小刚携手走的都是上坡路。

直到2018年,冯小刚执导的《手机2》被曝光“阴阳合同”,原本定于2019年贺岁档播映的计划,被无限延期搁置,影视业进入大规模调整规范期,华谊兄弟迎来至暗时刻。 

2018年华谊兄弟扣非净利润同比下降1001.4%,亏损11.8亿元。由于《手机2》缺席贺岁档,2019年一季报显示,华谊兄弟期内净利润亏损近9400万。

冯小刚作品口碑也开始急转直下。2019年,冯小刚执导的《只有芸知道》,首映首日票房只有2000万,最终票房不足2亿元。

在2020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及华谊兄弟是否过度依赖冯小刚的问题,王中磊已经没有过往那么“硬气”:“这个声音这十几年以来一直都有,我们也没有去否认什么,或争辩什么,但其实这种说法是不准确的。”

VCG11481446905.jpg

(2016年,冯小刚和王中磊在华谊兄弟“H计划”第五季发布会上。图源:视觉中国)

失效的“去电影化”

面对近年来影视行业的低迷,华谊兄弟曾试图“去电影化”。

“电影市场变化太大,如果华谊的业务仅是开展电影一项,很容易陷入困境。”在华谊兄弟20周年庆典上,王中军曾表示,华谊兄弟要寻求多元化发展,减轻电影业务的业绩贡献压力。 

2014年,华谊兄弟开始布局实景娱乐,打造电影小镇,试图建设中国版迪士尼。随之,华谊兄弟将业务逐渐整合为影视娱乐、互联网娱乐、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三大板块,即“新三驾马车”战略,开始电影全产业链多板块运营。

1-161014164309122.jpeg

但多年来的“多元化”成效并非预期,华谊兄弟电影主业依旧占比突出。

2015-2019年,华谊兄弟的影视娱乐营收分别为28.32亿、25.61亿、33.74亿、36.57亿和20.87亿元,占总营收之均超70%。2020年全年,华谊兄弟影视娱乐营收为13.09亿元,占总营收比重高达87%;同期,来自实景娱乐板块业务的收入为1.25亿元,占比8.33% 。2011-2020 年,品牌授权及创意设计服务等实景娱乐板块业务累计为华谊兄弟贡献收入仅12.03 亿元。

与此同时,华谊兄弟陷入资金瓶颈。

截至2020年12月,华谊兄弟总负债59.75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62.22%;短期借款19.15亿元,长期借款11.71亿元,应付债券为2.22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华谊兄弟总负债攀升至68.5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华谊兄弟商誉较报告期初相比再度减少31.27%,为4.09亿元。对此,华谊兄弟在报告中称主要是计提商誉减值所致。此前2019年,华谊兄弟因商誉减值大幅亏损遭深交所关注。

在柏文喜看来,华谊兄弟商誉减值的真正原因,更多在于业绩不达预期。“未来,华谊兄弟还需建立相关产业和产品的抓手,将多元化发展落到实处,加强自身运营能力。”他说。

由曦认为,华谊兄弟未来的发展方向,还是应回归主业,立足自身发展长项,“在拍出叫好又叫座的电影的基础上,再去寻找更多可变现的商业模式”。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腾讯视频号崛起密码:“游戏+影视+朋友圈”弯道超车,短视频赛道三足鼎立
腾讯视频号崛起密码:“游戏+影视+朋友圈”弯道超车,短视频赛道渐“三足鼎立”
海南影视业井喷:一年狂开3000家公司,拍摄基地排期已到明年
义翘神州上市单签最多赚15万,创始人谢良志成大赢家,兄弟公司仍巨亏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