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约曝光 日本“入常”谁在撑腰

2009-07-16 18:14:31
来源: 时代在线网

2005321,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发表联合国改革报告之后,各种争论就从来没有停息过。由于各大国之间相互掣肘,致使多个改革方案无法推行,从而出现了改革方案“一提出便流产”的怪圈。

519,主持联合国政府间谈判的主席塔宁围绕联合国安理会改革问题公布了一份报告,他希望该报告能成为各国今后讨论的基础。而报告甫一提出,便引起各方的高度关注,尤其是日本的反应相当积极。用日本媒体话说,就是日本似乎看到了“入常”的曙光。

其实,这份报告不仅包括最受关注的常任理事国扩容问题—除提出常任和非常任理事国两者均扩容这两个方案外,报告还提到了新设任期3-5年的“准常任理事国”方案。

日本入常志在必得

对此,日本外相中曾根弘文在东京发表演说也指出:“安理会必须有所改变,日本将再次坚定决心,促使安理会改革,早日实现并力争成为常任理事国。”不仅如此,他还信誓旦旦地表示,日本对于“入常”志在必得。

据了解,报告总结称,2-4月举行的第一轮谈判中各国已就安理会改革的必要性达成一致,并就5项重要课题的讨论进行了概括。报告就安理会扩容问题提出了“增加近20国”与“增加25国左右”的两种方案。关于否决权问题,报告也涵盖了“进行限制等改革措施”和“维持现状”等3个方案。

其实,这是政府间有关安理会改革谈判自2月以来的首份提案,可以说是对G4(日本、德国等四国集团)作出了一定的妥协。事实上,早在420联合国安理会(15个理事国)便就扩容问题召开了联大非正式会议,反对G4入常的提案。

当时,意大利等“团结谋共识”组织在会上公布了一份提案,其中新增了设置任期为3-5年的准常任理事国等内容。提案建议,从亚洲、非洲等不同地区选出5个国家任准常任理事国,同时增加6个目前任期为2年的非常任理事国。此外,提案还要求限制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

对于这一次的联合国“小幅改革”方案,美国纽约城市大学研究院资深教授托马斯G·维斯指出,“联合国安理会的改革不过是人们的一种幻觉,如果安理会成员达到2125个的话,那么将严重影响它的工作效率。”他认为,该方案实际上是将改革归结于延长非常任理事国的任期。

意大利有心孤立日本

无独有偶,日前日本驻联合国大使高须幸雄也在联合国总部举行记者会,表示“2009年是安理会的‘改革年’,旨在扩大安理会的日本将全力以赴”。同时,他还认为非常任理事国从6个扩大到10个以后,过去40年都没有变化的安理会的构成已经不合时代潮流,所以“改革很紧迫”。

不过,长期以来,在安理会改革问题上,日本主要是利用非常任理事国的地位,与巴西、印度和德国一起努力实现安理会扩容,即所谓的“捆绑策略”。然而,因为多种原因,效果却并不显著。

首先,各国反对的声浪特别大。事实上,就在今年年初传出安理会要进行改革的“声音”后,日本入常的“死对头”意大利外交部便宣布,将于2月邀请世界70国外长级官员在罗马举行有关联合国安理会扩容问题的国际会议。但日本等希望“入常”的四国集团(G4)并没有受到邀请,分析认为本次会议是与四国集团意见相左的“团结谋共识”阵营希望加强团结、扩大国际支持的一次活动。据悉,除墨西哥、巴基斯坦、韩国等该阵营的其他成员之外,中国也受到了邀请。

其次,多国权力博弈,各有各的打算。按理来说,联合国应该是一个世界各国团结的舞台,但长期却异化为一种国际角斗的场地。其实,意大利之所以反对,主要原因是担心同在欧洲的德国因此提高国际地位。而德国则希望在入常之后,能够在欧洲与英法两国平起平坐。

最后,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对安理会的扩大都反应消极。熟悉联合国运转机制的人都知道,没有五大国的同意任何方案都将寸步难行。

美国“口惠而实不至”

虽然,在入常问题上,日本一再受到挫折,但却“屡败屡战”,勇气可嘉。究其原因,外界长期以来都不甚明白。而525美国政府解密的一个文件显示,在入常问题上日本其实一直得到了美国的承诺。

据了解,这份对日政策文件由尼克松政府于19718月秘密制定,该文件显示,当时由于中国将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美国政府为防止日本的民族主义抬头而决定支持其“入常”。文件显示,美国政府担心中国成为常任理事国可能招致日本对自身“降格”的不满和右倾化,决定无论安理会改革与否都将支持日本“入常”。

据悉,该文件保存在美国国家档案馆的尼克松总统图书馆。文件分析认为,1956年加入联合国的日本“渴望被视为大国”,对日本而言“入常”是成为“一流国家”条件中的“主要要素”。文件并称中国成为常任理事国后,“日本将对其亚洲第二的地位感到巨大痛苦”。然而,美国却总是“口惠而实不至”,对此日本已经一再声称“不能接受将扩大常任理事国问题延后”的状况,同时并积极计划寻求美国奥巴马政府和非洲国家的支持。总之一句话,无论如何日本都要坚持“入常”。

对此,美国纽约城市大学研究院资深教授托马斯G·维斯指出,美国是决不会同意旨在减少其影响力的改革,在这种意义上,联合国安理会只能是改革,而不是进行革命。

也许,就是在这种背景下,128,美国新任常驻联合国代表苏珊·赖斯28日前往日本常驻联合国代表处拜访日本大使高须幸雄,转达了新任总统奥巴马与国务卿希拉里“非常重视日本”的想法。当时,就有日本媒体指出,打出国际合作主义口号的奥巴马政府也表示了支持日本入常的姿态,因此“日本入常的愿望有可能成真”。

对此,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麦克尔·奥汗隆认为:“问题却没有这样简单。”相反,他还认为这些年来,日本入常的主要障碍并不是中国而是美国。在他看来:“因为一个机制一旦形成,就会形成惰性,拒绝变革,因为有些既得利益者害怕丧失自己的权力。”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养宠也“内卷”?“铲屎官”选粮越发精致,宠物食品赛道成融资大热
中巨芯疑似被巨化股份包装上市
人均年薪28万,20年工资涨了43.5%,韩国副总理:别涨了压力好大
香港新华集团00后董事蔡展思:不在乎“富二代”标签,传承狮子山精神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