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为开拓团立碑: 媚鬼原是钱作祟

2011-08-11 02:33:05
来源: 时代周报
这个时代的一个突出特征是价值观混乱,黑龙江方正县政府提供了一个最新的例证。正是在逐利观念支配下,一些官员们制作了一幕又一幕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闹剧与丑剧。

秋风

这个时代的一个突出特征是价值观混乱,黑龙江方正县政府提供了一个最新的例证。该县政府投资约70万元,在一片日本人公墓旁建了一块不小的石碑,石碑上首几个大字赫然在目:“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死者是日本投降时方正5000名死亡开拓团成员中的一部分。

日本的满洲开拓团是“九·一八”事变之后,由日本关东军组织实施的武装殖民团体。开始几批是以复员军人为主的“武装团”,后转为以农民为主的“农业团”。但自始至终,开拓团都是军事化编制,一直拥有武装。在殖民过程中,他们不仅掠夺国人大量田产,也以各种形式参与日本政府和军队对中国的侵略、对中国民众的残害、压迫,它是一个半军事化的侵略团体。苏联军队进入东北,开拓团土崩瓦解,其中不少老弱妇孺死于非命。

这样的结局当然令人怜悯,但是,凡此种种惨状,均为日本侵略所致。那么,作为他们的受害者的中国人,当如何对待这些侵略帮凶?早先,善良的方正民众把开拓团死亡者的尸骨简单归拢,于1963年建立了日本公墓。此可谓“发乎情而止乎礼”。然而,2007年,政府方面将此公墓扩建,如今由政府立碑纪念,则显然属于孔子所批评的“非其鬼而祭之,谗也”。

但如此谄媚非礼之鬼,如今在全国各地,所在多有,只不过,其所谄媚者,未必是外国之鬼。比如,有些地方政府热衷于组织专家为洪承畴翻案,建造超大规模的洪氏纪念园。有些地方花费巨资建造西门庆文化园。官员们如此谄媚非礼之鬼的理由,其实非常简单:唯利是图。

过去二十多年来,在种种政治、经济因素驱动下,一些地方政府迅速地商业化、一些政府官员迅速地商人化。这些官员们完全是在“利”字中打滚,思考问题,进行决策。这种物质性的利,首先是自身之私利,也即个人的钱财收入。其次是当地政府的物质性利益,也即当地的GDP和财政收入。当然,官员追逐政绩的目的还是在于,它能够给自己带来物质性利益:升迁的机会。

正是在这种逐利观念支配下,一些官员们制作了一幕又一幕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闹剧与丑剧。方正县官员辩解说:“死去的日本人也有他们的名字,我们是带着反省历史祈愿和平的想法立碑的。”听起来十分具有历史责任感。不过,这些官员们假如真的具有反省历史的意识,那仅仅在20世纪,应当竖碑予以纪念的人、事就太多太多了,方正县在这方面做过什么?

方正县政府出钱,独独为日本开拓团死亡者竖立纪念碑,恐怕是看上了日本人可能带来的外商投资。政府希望通过文化吸引投资,这想法当然不能说全错。但是,由于这些地方政府官员目标瞄准的是投资、是旅游收入、是经济增长,因此,文化与经济的正常关系,在决策过程中被颠倒。

本来,在正常社会中,文化应当支配经济过程。因为,文化不是物质的点缀,文化最为重要的功能是为人们提供基本价值的教化,这种教化让人明白基本的是非曲直。传统中国文化教化于人的就是仁、义、礼、智、信这样的美德。具有这样的价值观念的人进入经济活动过程中,会控制自己的欲望,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肆意欺骗、侵害他人。借助于这样的文化,经济领域不会变成人们相互伤害的场所。

但现在,一些政府官员们热衷于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让经济反过来支配文化。官员们心目中的文化,必然是扭曲的文化,更有可能是非文化,甚至是反文化的东西。所谓反文化,就是故意颠倒社会的基本价值观念。现在,在一些人的心目中,最高的价值是金钱,对金钱的狂热追求,让这些官员们根本不顾千百年来人们形成的关于历史人物之价值判断,而公然地颠倒人们心目中视为当然的是非曲直。

洪承畴、西门庆之走红,固然在颠覆社会的基本价值。方正县政府为那些侵略帮凶竖立纪念碑,同样是颠覆社会的基本价值观。中日当然应当重建友好关系,死亡者当然应当有所归宿。但是,侵略行径本身永远是错误的,那些死亡者要为他们的死亡承担主要责任。这是道德伦理之基本底线,政府必须固守这一底线。因此,国人当然可以为他们建立公墓,但是,制作宏大的纪念碑,就是非礼的行为,就是为侵略行径张目。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方正县政府如果要反省历史,那首先应当为侵略战争中死难的同胞建立纪念碑。然而,追逐利益的官员们完全倒错了反省历史的主体和对象。

此即所谓“利令智昏”。部分政府官员的价值观错乱,乃是这些政府官员行为普遍败坏的根源。媒体所披露的诸多官员的贪污、腐败、奢靡、淫乱,的确是空前的。政府官员的价值错乱,也会诱导整个社会的风俗败坏。比如,一些政府及其官员对于经济增长、对于财政收入的疯狂追求,在当代中国塑造了人类历史前所未有的物质主义精神。这个时代的诸多社会、经济、政治乱象,就出自物质主义的惊天大潮。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必须把被颠倒的价值观重新颠倒过来。换言之,当代中国,必须进行价值观的重建。其实,这正常的价值观之本源,就在具有正常的理智与情感的“中人”的心中。只要体制不再以物质利益诱惑、强制人们,人们的这种价值观就可以自然地生长,如果辅之以必要引导,社会成员就可以普遍形成较为健全的价值观,人际之间也就可以建立起正常的关系,社会各个领域也就可以走上正轨。

作者系知名学者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脊柱类耗材国采结果出炉!多款产品降幅60%-70%,国产厂商有望逆袭
日元贬值超25%,以美元计价GDP总量或退回30年前,抄底日元资产的时机已到?
人民币破7,美元理财收益仍偏低,专家:博美元升值理财收益需关注汇率风险
英镑贬值拖累李嘉诚,遭遇沽空力量,身家蒸发近100亿,紧急出手回购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