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大佬集体“私奔” 沪基金业全城戒备

2010-08-19 03:59:33

2010年上半年,被称为“基金总部之都”的上海,占据中国基金行业的半壁江山,在百余天的时间内,股权变动、派系出走、内幕交易、举报信事件等种种弊端引发业绩频频跳水。

在Wind不断跳动的数据中,截至2010年7月30日,上海共60家基金公司、540人的金融队伍中,59家基金公司旗下227只基金出现人员离职风波,换人率达到42%,频率远超此前已引发高度关注的2009年全年数据。上海基金界乱象的背后,究竟原因何在?应该何去何从?

本报记者 王珏 特约记者 梅岭 发自广州、上海

事情如果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多小,它总会发生。

2010年1月21日,一纸公告拉开了上海基金业“人才离职潮”序幕。浦银安盛基金辞去公司副总经理兼首席投资官张建宏,另任他人。而后公司投资团队换血,旗下5只基金4只遭遇基金经理变动。

2009年,上海基金经理离职人员为237人,而截至2010年8月,离职基金经理人数即将赶超去年,而且此次不再局限于经理级人员变动,行业内诸多大腕纷纷转投他家。

让市场眼花缭乱的诸多离职原因逐渐被一一分解:私募“游击队”令公募大军力不从心;业绩不佳造成信心指数不断下滑带来人员变动;监管不成熟导致内幕交易;基金行业内人员素质降低带来举报信事件的另类上演。

不过,在不少基金分析师看来,上海基金业此次人事变动潮,还未达到媒体所言“疯狂”的程度,上海基金业具备一定的特殊条件,而当发展开始变缓,弊端的暴露成为阶段性事件时,市场应给予一定宽容。

内忧外患频发

通常情况下,巨大的变动因素无非内乱和外乱两种,而在今年的上海基金公司离职潮中,内忧外患可谓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国泰基金因股权变动引发人事动荡,并导致几位公募大佬转私募;而中欧基金则是外部压力频增,拟任副总许春茂涉嫌内幕交易被监管层调查引来业界一片哗然;而本欲在夹缝中求生存的小公司如浦银安盛在市场冬眠期内无法“储”人,内外压力一目了然。

今年6月,经证监会核准,意大利忠利集团获得国泰基金30%的股份,国泰基金正式成为合资公司。随着股权的变动,国泰基金的人事也有了变化。

随着投资总监归江的离去,国泰基金总经理金旭即将离开的传言开始在上海基金圈流传。有传言说,金旭可能会转投国资系统任职。国泰基金媒体负责人李晔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完全是子虚乌有的事。”

在过去的12年,作为“老十家”之一的国泰基金股权变动颇为频繁。从1998年创建公司到2003年,国泰君安作为最初的大股东持股60%。2003年到2006年,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简称“上海国资公司”)成为国泰基金第一大股东,持股24%。2006年下半年开始,上海国资公司开始了与中国建银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建投”)一年左右的谈判,在2007年中达成交易。中建投以70%的高比例绝对控股国泰基金。

正是在此时,国泰基金日后的核心骨干开始陆续进入公司。总经理金旭、主管投研的副总经理余荣权、主管后台的副总经理巴立康、主管市场的副总经理初伟斌、投资总监归江先后来到国泰基金,核心团队正式搭建完毕。

2009年10月,曾有媒体报道意大利忠利集团将收购国泰30%股权,国泰基金将成为合资公司,国泰的大股东中建投持股比例过高的问题将得到解决。

2010年6月,国泰基金发布公告,该公司股东中建投与万联证券将其所持有的合计30%的股权转让给意大利忠利集团,国泰基金变更为中外合资企业,至此意大利忠利集团收购国泰股权终于尘埃落定。此时的国泰基金股权结构为:中建投持股比例为60%,意大利忠利集团持股比例为30%,中国电力财务持股比例为10%。   

今年7月,国泰基金的投资总监归江离职。其实早在6月份,归江就已经提出辞职,成为“公转私”浪潮中又一重要成员。

外界有传言说归江离开国泰基金,与该公司刚达成股权转让成为一家合资基金公司有关。此外,还有媒体报道称,归江的离去可能与目前国泰基金拟任副总经理、分管投资的余荣权有些许关联。

然而蹊跷的是,余荣权的副总经理职务一直处于“拟任”状态,但“拟任”三年至今未获监管部门的批准。之前有媒体报道称,如此长时间的“拟任”,可能与余荣权在华宝兴业任职期间存在一些不合规行为有关。

股东矛盾加剧

与往年相比,2010年上海基金公司的人事变动,早于年初就提前上演,股东和高管之间矛盾频发成为此次基金大换血的另一要因。其中华宝兴业的6位大将离去戏剧性地造就“基金行业黄埔军校”为“他人做了嫁衣裳”;而其中,公募转私募的影子也依然闪烁其间。

两家公司非常典型—中海和华安两大基金公司同时遭遇“集体离职”事件,公司投研团队面临大换血。2009年9月,随着号称“最年轻基金公司总经理”的中海基金总经理康伟的离去,陈浩鸣正式任中海“掌门人”,此次更迭带来了一系列的人员变动。

就在前不久,有媒体爆出华安基金已工作12年的总经理助理兼首席投资官王国卫已正式向公司管理层递交辞呈。而华安基金媒体负责人则向时代周报记者澄清:“他还在公司上班。”

2009年9月,康伟离去,陈浩鸣正式上任,入主中海基金不久,便开始着手对投研部门特别是基金经理进行全方位“换血”。2010年6月7日中海基金公告称,分管市场的公司副总经理方培池离任,今年4月副总经理顾建国离任。

此外有媒体称,中海基金专户投资总监魏延军也已递交辞职报告,可能将转投私募。2010年3月3日,中海蓝筹灵活配置基金基金经理杨大力和中海稳健收益基金基金经理欧阳凯同时离任,5月5日,中海能源策略基金基金经理施恒新离职。在此前后,中海基金投研中心副总经理、投资总监朱晓明,专户部投资总监和交易部的相关负责人先后离职。

投研核心人员短期如此迅速的更替,对公司业绩影响深远。今年上半年中海基金只发行了一只新基金—上证50指数增强型基金。而根据相关资料显示,中海基金管理的基金规模仅有145.65亿元,较之2009年底的204.77亿元缩水幅度达到28.87%。

同样作为基金界的“元老”之一,华安基金一直备受业界瞩目。然而去年11月,华安基金董事长徐建国宣布辞职,现任总经理俞妙根兼任董事长,并对外公开招聘总经理。原就职于上交所下属的中国投资信息有限公司李勍出任总经理一职。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在2006年之后,华安基金的11位基金经理中,先后有6位离开,其中不乏公司建立之初就加入的元老级基金经理。大量人才的流失,使得其不得不采用一名基金经理管理多只基金的方法,比如许之彦管理旗下3只基金,分别是华安中国A股、华安180ETF和华安180ETF联接;贺涛单独管理华安债券A和华安债券B;陈俏宇单独管理华安核心股票和基金安信。

和人才资源如此紧张随之而来的,是华安基金近期出现的大幅缩水。刚刚公布完毕的基金二季报数据显示,华安基金今年上半年规模、业绩双双滑落,总规模缩水258亿元,截至二季度末,华安基金以662.31亿元的规模,在所有基金公司中排第8位,而这一规模比一季度的805.51亿元缩水了143亿元。

派系斗争不断

一个行业内重要人员的离开,往往会带动一群人出走。当基金公司内因思路不同而引发的派系斗争越演越烈时,由于派系争斗,人才通常也会随之离去。

今年8月,长信基金投研团队大失血—基金经理和研究员近半退场。而联动的诺德基金的5位基金经理离职3位,使得目前公司业务艰难维系。

前不久,有媒体爆出,长信恒利优势基金基金经理曾芒和长信金利趋势基金基金经理许万国均已经离开长信基金,正式公告可能要等半年左右。加上7月7日长信基金公告的长信双利优选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基金经理张伟离任的消息,长信基金已经有三位基金经理离开岗位。根据Wind数据,包括调换职务和增聘新的基金经理,今年以来长信基金共发生过4次基金经理变动。

此外,另有传言称,长信基金的研究员也陆陆续续离开公司,现在的人数只是当初的一半而已。上述媒体称今年3、4月,长信基金研究总监、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之一的骆泽彬离开长信基金转投在同一大楼里的中海基金,一对多专户的投资经理吴云松也已离开公司。

不仅如此,长信基金的动荡还涉及到了公司的高管。2003年公司成立以来,7年内先后已经有三位总经理掌舵长信基金。

但令人唏嘘的是,每位总经理的任期都没有超过三年。毫无疑问,管理层的不稳定直接导致了公司整体的不稳定。根据Wind数据,今年上半年,长信基金公司资产合计为192.91亿元,在61家基金公司中排第32位,属于中等规模的基金公司。

2010年6月28日长信基金公告称,增聘付勇为金利趋势基金基金经理,与现任基金经理许万国共同管理该基金。同时,他还担任公司副总经理并兼任投资总监一职。

风格激进的付勇在基金业界被称作“S股大王”。付勇的能力的确让人不容忽视,在他掌管长信金利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长信金利业绩开始迅速提高,7月份的超额收益率为4.66%,在183只同类产品中排名第7。

不过,根据上述媒体的报道,由于新来的领导做事风格激进,让以前的长信老员工颇感不适应,使得不少有过优异成绩的基金经理也纷纷选择出走长信基金。

根据Wind数据,截至8月11日,长信基金旗下4只股票型基金中,业绩最好的长信恒利优势排名第95,长信银利精选排名第120,长信金利趋势和长信增利策略分别位居149名和151名。长信增利基金今年亏损14.60%,去年上涨42.98%,排名130,前年下跌52.72%。

除上述以外,“泰山易主”、举报信丑闻爆发等等,基金换血不断在继续。占国内基金业半壁江山的上海市场,一瞬间似乎将业内矛盾与弊端展露不少。“我国基金行业现在走到了一个阶段,也遇上了一个瓶颈。”德胜基金研究中心基金分析师江赛春对时代周报记者总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房企们的多元发展,碧桂园创投牵手保利资本设50亿产业链基金
“日光基”再现!现在股票基金都要卖疯了
全国第六只资产配置基金落户横琴:资产配置基金乃是大势所趋
分级基金整改提速 转型ETF意愿冷淡
扫码分享